2018波斯归来:昔日帝国今安在 - 设拉子和波斯波利斯

打印 (被阅读 次)

2018波斯归来后,在坛子里发了几篇游记,后来事情一多烂尾了。现在“三步两桥”也伊朗归来了,我蹭个热点吧,顺势把后面几篇补上。

设拉子(Shiraz)距德黑兰约900公里,伊朗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伊朗的火车因为速度慢票难买,已经慢慢被咱们国人抛弃了,所以从德黑兰到设拉子,我选择了坐飞机。梅赫拉巴德机场,伊朗国内航线的杂牌航空公司基本以那里为基地。40美金坐飞机你在逗我玩吗?可在伊朗坐飞机真的都是逗你玩的价格,根本不需要像买廉价航空那样可怜巴巴的深夜守在电脑前抢票,这里根本就是随走随买的白菜价机票啊!

这样的航班信息叫俺怎么看的懂涅?

伊朗的祈祷室是一个休息的好地方,机场也有,可以靠着墙躺在室内铺着地毯的地上。这里男女分开,不必担心任何骚扰的问题。

波斯波利斯当属伊朗最重要的历史古迹,位于设拉子东北约50公里。就好像到中国不能不去长城,来伊朗一定要看波斯波利斯。在我看来,波斯波利斯如同我们西安的兵马俑一般,很有考古遗址的韵味。

伊朗所有景点的门票,基本上是十五万或二十万里亚尔,按我去旅游时的汇率,也就折合两美金,可以说相当划算了。问题是波斯波利斯这样重量级的景点,门票才二十万里亚尔,其他一个小小的陵墓或花园也收十五万,就相当不合理了。

在波斯波利斯古城遗迹附近,大约十来公里的山崖里,有一处地方叫做纳什洛斯坦Naqsh Rostam的波斯帝陵,通俗的叫法是“四帝墓”。如果去波斯波利斯的话,肯定会顺道先参观那里。普通游客可能觉得那些雕刻在半山上的墓葬和摩崖石刻没有什么意思,因此去之前至少要恶补一下波斯简史。如果懂得历史的话,Naqsh Rostam是个了不得的地方。

空旷的大地,高耸的峭壁,四个墓穴,埋葬着居鲁士大帝之后的四位神话般的帝国君主。从左往右分别是:薛西斯一世;大流士一世;阿尔塔薛西斯一世;和大流士二世(位于右面远一点的另一座山崖上)。这些波斯帝墓开凿呈十字型,正上方刻着琐罗亚斯德教的(拜火教)的标志,还有该教唯一信奉的神阿胡拉·马兹达的守护。墓穴峭壁上刻有大量的楔型文字记录着帝王的生平,已经风化千年,依然隐约可见。墓穴的门是半开着的,当年蒙古人入侵波斯打开了这些墓穴并将里面洗劫一空,所以现在的陵墓只剩下外面的雕刻。

波斯帝国的几代君主没有哪个是怂货,可以接连不断的把帝国势力继续扩张,当年那些江湖豪杰:印度、埃及、以色列,纷纷归顺,当时世界上已知的文明国家,基本都被波斯收归麾下,这是之前任何一个文明古国都无法达成的宏伟业绩。

四帝陵是全露天,整个区域没有一株植物,即便是下午还是相当晒,所有讲解都是在这个棚子里进行。跟波斯辉煌的历史相比,站在帝陵下的我们是多么的渺小。我脑海里闪现着《斯巴达300勇士》,《亚历山大大帝》,《帝国崛起》等电影里讲述的故事。去伊朗前如果有机会补看一下这些电影。你会发现几乎波斯帝国的每个战场都埋伏了好莱坞编剧的身影。

看到没,伊朗的女性游客都是这副打扮。这种天气环境,让你露估计也不敢露了。

古波斯帝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帝国,那个时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都还没出生,连西方列国的祖宗罗马也还没有出现。波斯第一帝国是当时世界上疆域最大,国力最强盛的国家。

要想了解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曾经的荣耀,没有比波斯波利斯更好的地方了。这里曾是波斯帝国的首都,由“万王之王”大流士一世于公元前520年开始建造。整个工程由大流士一世、薛西斯一世和阿塔薛西斯一世三代历经70年才完成。200多年后,马其顿君王亚历山大挥师东进灭亡波斯,为了报复当年波斯人焚毁雅典卫城的举动,亚历山大下令将波斯波利斯付之一炬。成了一片废墟的波斯波利斯,沉寂了两千多年,直到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才由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主持进行了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和修复整理。1979年,波斯波利斯遗址成为伊朗首批世界文化遗产。

古迹入口处有波斯波利斯复原3D效果仪出租。在特定的标识前戴上3D效果仪,2000多年前的人物和石雕以及场景,会栩栩如生的复活起来。

现在的木质台阶覆盖在古老的石阶之上,起保护作用,怕过多的游客踩踏毁坏古物。当年这些台阶也是这样低矮平缓,因为古波斯人穿长袍,台阶矮一点不需要高抬腿,姿势比较优雅,台阶上就是整个宫殿建筑群。

大流士一世开始建造波斯波利斯,因为当时的埃及和古希腊的一部分都被波斯王朝占领,所以波斯波利斯宫殿群在建筑设计上也受到了这些风格的影响。

波斯一词与伊朗之不同,在于它是一个地名,源于波斯湾岸边的法尔斯地区,而不是源于民族名。波斯帝国对于此后的伊朗来说,也是文明的根基。居鲁士大帝不仅统一了当时中东地区的“天下”,而且由于他的宽容政策,成为了诸文明的保护者和集大成者,被拥戴为“万王之王”。在他之后的冈比西斯、大流士、薛西斯等帝王,也都各领风骚,将帝国的事业推向了顶峰,完全改变了古代中东世界的政治格局,确立了印欧语系人种在中东地区的统治地位。

这里曾经是帝国的心脏,显赫一时,从帝国各地掠夺而来的财宝堆积如山。传说建设宫殿采用的埃及白银,黎巴嫩雪松,花剌子模天青石,埃塞俄比亚象牙,何其气派辉煌。众多浮雕表现在帝国巅峰之时,各国来使不远千里来进贡朝拜的场面。伊朗最后一个国王巴列维一直感到,自己与居鲁士大帝在冥冥之中有某种联系。他曾梦想伊朗将跻身于世界强国之列,实现伟大波斯帝国的复兴。1971年10月,他在此举行了纪念波斯帝国建国2500周年的隆重盛会。当时全世界的大批高官显贵纷至沓来,巴列维国王的统治达到了顶峰,至少从形式上做到了。但谁成想,这之后历史峰回路转。伊朗是一个多民族国家,这群参观者猛一看是一群巴基斯坦人,实际上是居住在伊朗东南部,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交界地区的俾路支人,跟伊朗的邻居同文同种,面相和穿着打扮跟咱们的“巴铁”更接近。说到这里插一句,至少在民族问题上,霍梅尼倒是跟巴列维穿一条裤子,即加强对少数民族的控制与同化。在霍梅尼神权政治体制下,伊朗政府不承认民族区别,而是以宗教差异将伊朗人划分为伊斯兰逊尼派、基督教、祆教和犹太教等宗教群体,议会席位的分配标准也是按照宗教信仰。

根据网上查到的攻略,我特意让导游安排在下午从设拉子去波斯波利斯,为的是能在日落时分,看到太阳的余晖照在这片遗址上的景色。说实话伊朗的古迹没有埃及和希腊保存的那么完整,相对比较寒碜;清真寺的体量和自然风光,又几乎完全输给隔壁的土耳其。

天下的景色,一半是风光,一半靠讲解。盘腿坐炕上点菜这位爷,是设拉子土著,我的导游。波斯波利斯这种地方,一定得事先找个好导游,否则就是一堆乱石头。因为世事上下千年,却偏要说出瞬间(高晓松语)。

设拉子Shiraz位于波斯文化的中心地带,被誉为伊朗文明的心脏,以鲜花,美酒,诗歌著称,号称是“夜莺与玫瑰”的城市。

设拉子城本身也很有意思,是座气氛轻松休闲的文化城市。粉红清真寺大名叫莫克清真寺(Nasir-al-Mulk Mosque),是大陆游客打卡必到之处。

与伊朗多数蓝色调为主的清真寺不同,这里大量使用粉色调彩釉瓷和彩色玻璃,图案以在设拉子备受钟爱的蔷薇玫瑰为主。阳光透过五颜六色的玻璃窗投射到地毯上,色彩醉心的美,粉红清真寺也因此而得名。这里面积不大,却小巧精致,对色彩偏爱的人尤其不能错过。一般早9点以后粉红清真寺就会人潮涌动,想敞开了搔首弄姿摆拍照相的,要趁早去。灯王之墓(Shah Cheragh)就在粉红清真寺旁边不到五分钟的路程,什叶派第七伊玛目卡迪姆(葬在巴格达)的两个儿子Ahmad和Mohammad葬在这里。陵墓就规模和艺术价值而言无法与马什哈德的伊玛目礼萨(Ahmad的兄弟)陵寝相比,但内部庭院非常大。外国游客必须由圣陵的工作人员带领,女士还要披上从头到脚遮住全身的Chador。参观这个神圣殉道者的墓地,男女是分开的。墓室大厅数不清的小镜片则让室内充满了光芒,一进去一下子睁不开眼,到处都明晃晃的,四周和天花板都是镜子,果真一片光明。

设拉子城里的卡里姆汗城堡(Arg Karim Khan)。

城堡内部十分简单,观赏性不大,反而从外面看更漂亮些。

伊朗文化中,人们对诗歌都非常喜爱。伊朗历史上最伟大的诗人哈菲兹,就是设拉子人,相当于波斯版的李白吧。哈菲兹墓(Tomb of Hafez)在城北,其实更像是一座花园。长廊后一座黑顶八角亭里面,就是哈菲兹的大理石棺。

哈菲兹(Hafiz)是诗人的笔名,意思是“能背诵《古兰经》的人”,棺盖上镌刻着他的一部作品。哈菲兹笃信伊斯兰教,也倾慕美女与佳酿,是世俗精神与宗教精神的结合体。据说诗人的墓志铭是:拿酒来,让酒染我的长袍,我因爱而醉,却被人们称为智者。看来有好酒就有好诗人,在伊朗哈菲茲的地位崇高,被誉为"诗人中的诗人"。他的诗集的发行量仅次于古兰经,是每个家庭必备的书籍。还有一种说法,伊朗的家庭,即便家里没有古兰经,也至少会有一部哈菲兹的诗集。

这里的人气超高,很多青年男女聚集在此。诗人埋身处,百姓休憩所,波斯的古诗有名,波斯女人很美。

必须承认,这个章节我写的很辛苦。因为从小到大,我的历史学的不咋地,中学时常常对厚厚的历史课本感到头痛。如果还有哪个国家的学生跟我心有戚戚焉,估计就是伊朗人了。教科书上的伊朗历史,的确也是相当的乏味。

如果有心读读伊朗历史,你会发现无论是朝代,人物还是事件,很多地方和我们的历史是多么相似,经常能够找到可以对应的。比如阿契美尼德王朝 - 秦汉时代;伊尔汗国 - 元朝;萨法维王朝 - 明朝;恺加王朝 - 清朝;巴列维王朝 - 民国;伊斯兰革命后 - 1949至改革开放前;居鲁士 - 秦始皇;大流士 - 汉武帝;阿巴斯 - 康雍乾;巴列维 - 蒋介石;霍梅尼 - 毛泽东......还有很多。

为了让我的伊朗之旅更加精彩更有特色,同时也为了搜集游记的一些历史资料,我在youtube上看了不少视频来进行脑补。比如前一阵我就在看文学城《影视人生》栏目的“锵锵行天下”,听文涛插科打诨讲土耳其希腊历史。如果把伊朗的历史与希腊,罗马甚至中国联系在一起看,那些历史八卦还是蛮有几分趣味的。

 

KTM 发表评论于
局势不妙,但汇率很好啊。波斯吸引我们的地方,更多的还是人文方面。
tang07059 发表评论于
你的总结有意思
3wa 发表评论于
一路羡慕!
KTM 发表评论于
若不是时间紧,我倒是很想尝试夜车的包厢,因为听到过很多好玩的故事。
三步两桥 发表评论于
照片中有许多熟悉的画面。我在伊朗境内坐了火车。火车很准点,车厢内也很整洁,服务还是不错的==》
borisg 发表评论于
波斯很牛啊,有文化,阿拉伯就是一堆土克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