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火药桶戈兰高地 2017年以色列约旦行(6)

打印 (被阅读 次)

在我们的以色列行程中,戈兰高地是自费项目。导游原本估计绝大部分人会报名参加,“枪杆里面出政权”在这里正得到伟大的实践。没想到报名的基本是上年龄的男士,女士们以及年轻人对战争不感兴趣,自然对中东火药桶戈兰高地没有兴趣。我们的领队和以色列导游商量后宣布,整个团都前往高地,自费的团员跟着以色列导游进入兵头山(Mount Bental)上的非军事区联合国军事哨岗,其他的跟领队呆在停车场。

图1、戈兰高地地图

戈兰高地(Golan Heights)南北长71公里,中部最宽处约43公里,面积1800平方公里(其中以色列控制三分之二)。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期间被以色列占领至今。戈兰高地对以色列的生存太重要了。戈兰高地作为制高点,是一个重要的军事要地和天然屏障,谁控制了戈兰高地,谁就控制了主动权。戈兰高地又被称为中东地区的“水塔”,年降水量约500~800毫米,能为整个以色列提供40%以上的用水。戈兰高地的大片领土已有了成片的葡萄园、椰枣林和蔬菜大棚。

图2、近处翠绿的农田是以色列国土,湖区及远处的白房子为叙利亚国土

戈兰高地是在1967年以色列发动的“六日战争”中占领的。当时叙以两国已经围绕戈兰高地发生了多次冲突,加之叙利亚、埃及、约旦三国签署了共同防卫条约,以色列如芒刺在背,担心被三国围攻,于是先下手为强,采取了“先发制人”的战略,在短短的6天之内就占领了戈兰高地和西奈半岛。在争夺重要战略要地戈兰高地的战斗中,处于仰攻不利地势的以色列仅仅付出了400多人的代价,而叙利亚却损失了7500多人。

图3、沿途看到以色列军队的坦克阵地

我们的大巴进入戈兰高地,沿着山路盘山而上,一路上很少看到城镇村庄,倒是不时地看到以色列军队的坦克阵地,备战的气息浓厚。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中叙利亚对戈兰高地突然袭击造成以色列重大伤亡后,以色列大大加强了防御力量,装甲部队严阵以待。兵头山海拔1170米,除了它北边的黑门山,这算是最高点了,也因此成了第四次中东战争的争夺重地。

图4、停车场停有“UN”的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车

戈兰高地目前被色列控制了三分之二。根据以叙1974年达成的《脱离接触协定》,双方在控制线两侧划出一块隔离区,其中以色列军队让出戈兰高地东部一块1.2至3.6英里宽的狭长地带,撤出库奈特拉城,交给联合国观察员部队。隔离区内有人居住,由叙利亚当局负责维持治安。除观察员部队外,不允许其他军队进入。大概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到达兵头山上的联合国非军事区停车场。停车场停有“UN”的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车。

图5、卡通骆驼

战壕依旧,碉堡依旧,曾经的制高点依然可见弹痕累累。从停车场到山顶哨所的路上,有很多卡通铁艺雕塑,它们有的在祈祷,有的在读书,有的在聊天,有的振翅欲飞,有的正骑车前往高尔夫球场,有的在足蹬车轮射箭,有的在骑木马,有的则卧在地上张牙舞爪……造型夸张,妙趣横生,毫无战争气氛。

图6、甲壳虫

以色列导游介绍说,这些都是第三次中东战争中被击毁的叙利亚坦克拆下的零部件组装成,是荷兰犹太人艺术家 约普·德·姜(Joop de Jong)的作品,很有创意,用以提醒人们战争的残酷以及对和平的向往。用金属材料制作雕塑是地中海艺术传统,很多以色列当代艺术家都喜欢这样创作。

图7、怪兽

约普·德·姜1951年出生于荷兰,1973年来到以色列定居,这一年发生了著名的1973年“赎罪日战争”。当时兵头山是大规模坦克战的战场。以色列军队虽然以少胜多,守住了戈兰高地,但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这给年轻的约普·德·姜造成了严重的心灵创伤,从此,他成为了一名和平主义者。1978年,他应征入伍,在以色列军队服役一年。

图8、卡通人物

2000年,约普·德·姜开始对艺术投入兴趣,不久雕塑成为其主攻方向。其作品数量不少于2500件,被销售到美国等国家。他的戈兰高地雕塑园有两处,雕塑创作于2000年,除了戈兰高地的兵头山顶外,还有一处在戈兰高地附近的一座基布兹内。

图9、卡通人物

戈兰高地的这组雕塑群完全回避了跟战争有关的场景,废弃的军用金属材料组成了一个童话世界。这些雕塑都没有名字,没有为作品赋予更多的内涵和意义,作者介绍说:“我只是想表现动物形象里的运动状态和幽默感”。“我的创作理念是回收废料。我现在是一个有着强烈环保意识的艺术家,当我意识到以前搞创作浪费了太多的材料后,便选择以现在的方式为环境、为地球作偿还。”

图10、白云咖啡馆

山顶的军事工事早已拆除了枪炮,仅有几个保持战斗姿态的士兵人形。站在兵头山上,可以清楚俯视叙利亚的国土,这里距叙利亚的首都大马士革只有60公里,天气晴朗时,用望远镜就可以看到。山顶有座“白云咖啡馆”,生意不错,除了联合国观察人员是常客外,络绎不绝的游客带来很好的生意。“白云咖啡馆”其希伯莱文发音为“咖啡安南”,与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科菲·安南的名字谐音,因此人们又叫它“安南咖啡馆”,寄托着人们对和平的期望。

图11、地下掩体的洞口留念

地下掩体的洞口由钢柱做龙骨,钢板全包,一看就坚固无比。钢板筑成的阶梯通往地下掩体,因掩体完全废弃而没有灯光,黑洞洞望不到底,让人望而生畏。导游介绍,这就是以前储存弹药、无线通讯、指挥作战以及以色列士兵生活起居的地方,四通八达,有多个出口,狡兔三窟。

图12、戈兰高地东边界限黑门山

“以色列周围都是不惜一切代价置以色列于死地的邻居,它是世界上唯一没有宣示国界的国家,有的只是停战线。”导游指着远处的最高山脉黑门山(又称赫尔蒙山)说,戈兰高地的北部界限就在黑门山,最高峰海拔2814米。1967年六日战争以色列获胜后,黑门山的南坡和西坡归属以色列控制,大约占黑门山占地面积 70 % 。黑门山现在是以色列的唯一滑雪渡假区。

图13、“眼泪谷”至今仍可以看到以色列挖掘的反坦克战壕

导游指着黑门山与兵头山之间的谷底介绍说,两山之间的谷底就是著名的“眼泪谷”,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最著名的坦克大战就发生在这里。至今大家仍可以看到以色列挖掘的反坦克战壕。说起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以色列导游声情并茂,滔滔不绝,言谈中流露出对以色列军人的崇高敬意和作为以色列人的无比自豪。

图14、战壕里有单兵“猫耳洞”

1973年10月6日,埃及和叙利亚分别从西、北两面同时对以色列突然发起进攻,拉开了第四次中东战争(又称赎罪日战争、斋月战争、十月战争)的序幕。这一天正好是犹太人的赎罪日,是犹太人一年中最重要的圣日。以色列全国都不工作,同时避免使用武器、电子器材、引擎、通讯设施等,道路交通也停止了,大部分士兵放假和家人在一起,以色列处于战备最脆弱状态。

图15、远处的山包为以军的雷达站

为了突破戈兰高地,叙利亚方面集结了3000余辆坦克和战车。参加首轮攻击的有1500辆坦克和各式战车,除了T-54/55型坦克外,还有苏制T-62新式坦克。而以色列在戈兰高地总共部署了1.2万人、坦克195辆。战争初期,以色列面对埃及在西奈半岛和叙利亚在戈兰高地同时发起的突然袭击,仓促应战,极为被动,只能集中兵力首先应付埃及的进攻,以色列在戈兰高地的部队不得不单独苦苦支撑了四天,195辆坦克最后只剩下不到20辆。

图16、以色列雷达

10月6日下午2时,正当以军坦克手离开坦克,走到一旁去背诵赎罪日祈祷文时,叙军100多架米格—17战斗机粹然呼啸而来,以色列“百人队长”坦克首当其冲遭受袭击。同时,叙军近1000多门火炮向以军整个防线进行了55分钟的猛烈轰击,霎时间,戈兰高地湮没在一片火海之中。炮火刚一结束,叙军首批600辆坦克引导着数万步兵,分三路如潮水般地冲向戈兰高地。与此同时,叙军第82突击营乘直升机袭击并夺取了黑门山上的以军哨所。

图17、通向联合国观察哨的战壕

以色列战斗机刚刚起飞就遭到叙军防空火力的歼灭性打击,使失去空中支援的地面部队陷入苦战。强弱之势有如霄壤,看来以军难逃一劫。在戈兰高地的攻防战斗中,坦克成了战场的主宰,突破与反突破、割裂与反割裂、包围与反包围,交织更替,殊死搏斗,异常激烈。以色列装甲兵倚仗有利地形和坚固工事,以少击众,拼死顽抗。

图18、参观的游客

具有排山倒海之势的叙军士气高涨,收复戈兰高地志在必得。其坦克部队采用苏联军队在二战时的集群坦克“波浪式”进攻战术,战斗队形密集而有序,宛如阅兵式训练一般。当叙军距离2000米时,居高临下的以军坦克发挥了射程远的优势,先敌射击,只见叙军坦克一辆接一辆地被击中起火。最使叙军大伤脑筋的是在通过防坦克壕所面临的险境。原来这反坦克壕,口宽6米、底宽4米、深达9米,看似简单,形似古老,且颇有创新之道。

图19、 左方白楼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营房

按一般构筑反坦克壕的方法,挖掘出的土是堆在两侧。但以军却一反常规,将积土全部堆在己方一侧,并垒成了一道两米多高的松软土堤。让叙军伤透了脑筋:用推土机填平它吧,由于积土全部堆在以军一侧,而且戈兰高地是结实的火山熔岩地,推土机铲不动硬地,无土可填。无奈中叙军只得将坦克填入壕中,可填入壕中的坦克仅有2米多高,壕深却有9米,白白折损了不少坦克。

图20、维和部队的巡逻车

叙军只好用坦克架桥车架设车辙桥,可是又因为壕的另一端高出了两米多,架起的桥一头高一头低,且高的一端搭在松软土堤上,使得过桥坦克左摇右晃,动不动就翻入壕中。侥幸过来的坦克命运更加悲惨,因为跨越土堤时车体上昂,把装甲薄弱的底部暴露在外;当越过土堤下来时,又把脆弱的顶部显露无遗,“抬头露肚、低头露背”,给了以军两次绝佳的瞄准射击良机,成了反坦克炮的“活靶子”。

图21、远望以色列占领后让出的库奈特拉城

在整个戈兰高地的坦克战中,“眼泪谷”血战尤为残酷。“眼泪谷”南北长2千米、宽1.2千米。以色列驻守部队为第7装甲旅60多辆坦克。10月6日晚10时,叙军第78坦克旅向“眼泪谷”发起了进攻,遭到第7旅坦克猛烈反击,激战持续了一夜。7日上午8时,叙军发起了第二次进攻,双方坦克距离从2000米一直打到10米,最后完全是炮口对炮口的坦克白刃战,战斗到中午1时结束,叙军丢下几十辆毁坏的坦克撤退。

图22、战壕
    7日晚10时,叙军第3装甲师进入战斗,装备有T-62型坦克的第81旅作为先头部队。由于以军缺乏夜视器材,叙军坦克能比较从容的接近到以军阵地前沿,双方在30~60米的距离上再次展开坦克肉搏战。叙军携带反坦克火箭筒的步兵绕到了以军坦克的后方射击,以军的许多坦克被火箭筒击毁,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10月8日凌晨1时,双方遭受极为惨重的损失。130辆被击毁的叙军坦克以及大量装甲输送车散布在“眼泪谷”中。

图23、联合国观察哨

10月8日的整个白天,以军第7装甲旅都在与叙军第7机步师、装备有T-62型坦克的第3装甲师和“阿萨得”装甲旅激战。以军的伤亡直线上升,坦克数量不断减少,而叙军的进攻一浪高过一浪。 10月8日夜间,叙军利用T-62坦克夜视器材的优势发起进攻,战斗到9日拂晓,第7旅的坦克部队几乎消耗殆尽,剩下的9辆坦克成了叙利亚坦克洪流中的孤岛,每辆坦克混杂在一群叙军坦克之中,各自为战,一直打到10月9日上午以色列援军赶到。大约260辆叙军坦克、数百辆装甲输送车和其它车辆的残骸散布在狭窄战场上。师长艾坦准将向第7旅全体官兵发话:“你们拯救了以色列民族”。

图24、挪威和加拿大观察员
    打败埃及后,10月9日,以军增援部队主力第146、第240装甲师赶到,分3路发起反攻,叙军兵败如山倒,至10月10日,整个高地又重新落入以军手中,以军趁势沿通向大马士革的公路挺进。以军后来在伊拉克、约旦部队帮助下停止向大马士革进攻。10月24日,叙以双方签署停火协定,第四次中东战争结束。戈兰高地坦克战最终结果,叙军损伤坦克1150辆,以军损伤250辆。

图25、遇见刚入伍的以色列士兵

在兵头山,我们遇见了刚入伍的以色列装甲部队的士兵,小伙子个个精神抖擞,热情友好。以色列《兵役法》自1959 年颁布实施后,以色列一直是实行以义务役为主的征兵制国家。全球先进国家中,以色列也是唯一男女皆兵的国度。《兵役法》规定,凡是年满18岁的公民,若无特殊情况,都应服兵役。男生役期将近3年,女性约2年。多数以色列人服完兵役后,才会进入大学就读。贝都因人、基督徒和穆斯林可以志愿服兵役。

图26、军官在介绍戈兰高地重要性

以色列的全民兵役制的社会政治功能十分强大。以色列国民是由世界各国的犹太移民组成的,为了犹太复国主义的浪漫理想来到以色列,他们贫富不同,操着不同的语言,有不同的传统和饮食习惯,过不同的节日,抱有不同的观念和期待。兵役制度让这些如此不同的人共聚于军队,服从统一的规则和条令,形成共同的关系。他们进入军队时是不同国家的代表,离开军队时已经是以色列人,并做好了保卫这个国家的准备。

图27、友好合影

从学生过度到士兵,以色列青年必须参观各类战史馆、博物馆、烈士纪念碑、哭墙等等,接受类似中国的阶级教育。他们会站在哭墙前排成一列,聆听教官讲述犹太人国破家亡、圣殿被毁的惨痛历史,让青年们意识到,自己将成为以色列军人,必须肩负起保家卫国的重责大任,有职责让同胞不再重蹈过去苦难屈辱的覆辙;他们也会参观大屠杀纪念馆,目睹一幕幕惨绝人寰的画面,亲眼目睹被杀戮的犹太人惨状。今天他们来到戈兰高地,就是重温1973年那场惨烈的生死存亡的战争。在以色列军队的核心价值中,第一则就明文告诫所有军人:以色列经不起打输一场败战!所有的教育都是灌输一个极重要的理念:为何而战!

图28、步兵装备

建国以来,以色列军队历经的冲突、战役和战争超过百次;阵亡将士和百姓不计其数。但却丝毫不抹灭以色列青年愿意投身军旅的热情和意志;他们在多次实战经验中,学习到超出学校理论教授的知识和宝贵的生命体验,并成为独立、成熟、负责的公民。在多数以色列人眼里,军队是国民教育的最后一块拼图。军队为青年灌输忠诚坚韧的精神、技术能力;而退役后的人际关系让以色列成为一张紧密的网络。唯有服完兵役,才通过“成年礼”,被社会认定为真正的大人。

图29、我们下榻的瑞莫尼娜酒店

如今的戈兰高地被以军牢牢控制着,尽管历史上以色列领导曾多次提出撤出戈兰高地,以土地换和平,但都被叙利亚因错误估计形势而错过了。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提出拿戈兰高地换和平,但这个提议遭到了叙、埃、约三国的否决,三国对失败感到屈辱,还想找机会报仇灭掉以色列。

图30、酒店位于提比利亚的加利利湖畔

第四次中东战争后,1992年俄罗斯提出方案,戈兰高地被划分为三区,分别由叙利亚、以色列及联合国管辖。依此计划,戈兰高地60%的土地将归还叙利亚,20%由以色列“租借”90年,其余作为缓冲地带由多国维和部队管治。但大马士革声明:“只要有一寸阿拉伯领土置于以色列的占领下,就不可能在阿以之间实现真正的和平。”1995年5月,时任总理伊扎克.拉宾表示,可能交出戈兰高地以换取中东和平。但并没得到叙利亚的积极响应。而以色列却用西奈半岛换来埃及对以色列的外交承认。从此以、埃无战事。

图31、晚餐是丰富的以色列自助餐

现在叙利亚被内战搞得四分五裂、焦头烂额,根本无暇顾及戈兰高地。巴勒斯坦人也老实多了。以色列根本不可能归还了。由于俄国、伊朗过度介入叙利亚内战,构成对以色列的新威胁,世界老大美国态度发生转变,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弗里德曼称:“放弃戈兰高地的高处区域,可能会让以色列处于严重的安全劣势中;更不用说,我认为任何人都比(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更值得获得这个奖赏。”弗里德曼甚至提到,美国会正式承认戈兰高地是以色列领土。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