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我的黎巴嫩(7):叙利亚街正午

打印 (被阅读 次)

Tripoli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400年,是当年腓尼基人的贸易站,现在是黎巴嫩的第二大城市,阿拉伯人或者说穆斯林占绝大多数。Tripoli的名声并不怎么好,主要是其复杂的宗教纠葛引发的街头枪战,在内战结束后也没能平息,延续至今。

_DSC5783-2
图1:兵临城上,在雷蒙德圣吉尔城堡上站岗的士兵

_DSC5859
图2:街角停着坦克

世界上伊斯兰教分为两大派:逊尼派(Sunni)和什叶派(Shia),其中逊尼派占绝大多数,约80%以上,而什叶派则占不到20%。在黎巴嫩,逊尼派和什叶派的比率基本对半,但黎巴嫩有一个伊斯兰教的少数派:阿拉维派(Alawites)。阿拉维派是一个以叙利亚为聚集地的古老的伊斯兰教派,它除了尊循伊斯兰教义外还尊重比伊斯兰教更早的基督教和拜火教的一些习俗,在逊尼派眼里它是什叶派,而对什叶派而言它是异类,因此阿拉维派长期不受重视甚至受到排挤。在以逊尼派为多数的叙利亚,阿拉维派也是少数(约占人口的14%左右),但叙利亚的独裁世家阿萨德却是阿拉维派。为什么在以逊尼派为多数的叙利亚产生了一个属少数宗教派别的独裁强人阿萨德呢?这要“归功”于法国托管当局,当年法国人为保护少数派的利益把军权交给了阿拉维派,由于富有的逊尼派不屑当兵,阿拉维派把军权坐实坐大,导致身为空军司令的老阿萨德在1970年发动军事政变上台。阿拉维派在黎巴嫩总共10万人左右,大多聚集在Tripoli。黎巴嫩阿拉维派的“扬眉吐气”与阿萨德的势力不无关联。

_DSC5830
图3:在雷蒙德圣吉尔城堡上眺望Tripoli老城

_DSC5918
图4:Tripoli的市区交通拥挤,尘土飞扬,空气混浊

_DSC5923
图5:和贝鲁特或其它城镇相比,这里的阿拉伯人显得相对不富裕

Tripoli的逊尼派和阿拉维派之间长期不和,在黎巴嫩内战期间和后来的叙利亚内战期间大打出手,把Tripoli推向了巷战的战场。其中以由逊尼派为主的Bab al-Tabbaneh街区和由阿拉维派为主的Jabal Mohsen街区之间的枪战冲突最为激烈,而分隔这两个街区的一条街叫叙利亚街(Syria Street),这条街在黎巴嫩的媒体眼里是“最不宜到访的街道”,外人基本避而远之。

2016年,贝鲁特的一个民间和平组织“长征”(MARCH,https://www.marchlebanon.org/en/about/in-the-press/571/en)把叙利亚街的一个当年枪战的弹药仓库改建成了一家咖啡店,叫Qahwetna,意为Our Cafe,又称为Culture Cafe,经营一些咖啡茶点小吃,重点是用艺术创意的形式吸引两边的青少年互相交流,消除分歧,化干戈为玉帛。这个创举在黎巴嫩曾引起不小的轰动,得到媒体的大力正面报导。

这次Tripoli的行程重点放在了走访Culture Cafe和叙利亚街。

_DSC5981-2
图6:“最不宜到访的”叙利亚街

在Culture Cafe门口碰巧遇见了MARCH的创建人Lea女士,Lea很惊讶我们怎么会找到这里。我简单地说明来意,对MARCH表示敬意。Lea高兴的感谢,介绍了Culture Cafe的环境和她的同事,希望来访的客人能帮助宣传他们的工作。

_DSC5929-2
图7:Cafe的餐厅,墙上的弹孔是特意保留的

_DSC5931
图8:Lea(左二)和她的同事们。左三和左四曾分别是逊尼派和阿拉维派的枪手,几年前还在街头互相枪战,现在同桌议事

我向Lea提出要去街区里面走走,拍些照片。Lea起先面露难色,说现在有军队驻扎,外来人员拍照要和司令官沟通一下。片刻后,Lea高兴的说长官允许了,但要有人陪同。Lea叫了那个阿拉维派青年当我们的陪同, 就这样,我的游客身份多了一份“战地记者”的色彩。

IMG_3557
图9:我和向导(前阿拉维派枪手)

叙利亚街区的枪战始于黎巴嫩内战期间,当时叙利亚军队以阿拉伯威慑力量的名义驻扎在Tripoli,阿拉维派武装借助叙利亚军队和逊尼派武装大打巷战,结果本来弱势的阿拉维派略占上峰。和其他地方的内战不同,Tripoli巷战完全是穆斯林之间的内战。

_DSC5934-2
图10:巷战废墟前的大妈好奇地看着我这个不速之客

_DSC5951
图11:破旧的房屋,枪眼清晰可见

在内战结束后的最初20多年里,虽然还有冲突,但规模和伤亡大为减少。在2010年,曾有两方儿童同时参加一个足球比赛的报导,似乎情况正向好的方向发展,和解真的来了吗?

_DSC5960-2
图12:小孩和大奔

_DSC5959-2
图13:杂货店门口的老人

_DSC5963-2
图14:理发店

但好景不长,2011年叙利亚内战全面爆发,大量难民及各种势力涌入黎巴嫩,把叙利亚内战带到了黎巴嫩的土地上,叙利亚街区枪战再度展开,称为“叙利亚内战外延(Syria Civil War Spill Over)“。最混乱的时候,逊尼派指责阿拉维派是反民主的“阿萨德集团”的走狗,而阿拉维派则骂逊尼派和ISIS一样是“恐怖份子”。从2011年到2015年间,枪战冲突造成了200多人死亡,近千人受伤。2012年,黎巴嫩政府军进入控制局势。

_DSC5939-2
图15:现在的街区已基本平静,但军警坦克到处可见

_DSC5999
图16:人们看见我们这样的少见的东亚面孔,都热情的打招呼

_DSC5949-2
图17:这位大哥竖起V字,是和平胜利了?

Lea告诉我MARCH的运作并没有得到政府的支持,靠的是外国驻贝鲁特的外交机构的赞助,Culture Cafe就是由英国大使馆资助的。

_DSC5955
图18:貌似政客的人物在和当地人交谈

参观街区加深了我的一些看法,叙利亚街的冲突的主要原因应该是贫穷和无望,特别是年青人当中,而不能简单的归为宗教极端和恐怖主义。此外,我曾看过一些YouTube的视频报导,感觉两派武装冲突的背后有当地黑社会的影子。

_DSC5948
图19:墙上的枪伤在修复,旧貌换了新颜,国旗在飘扬,真心希望冲突已变成过去

_DSC5996-2
图20:叙利亚街的美女迷人的微笑

IMG_0313
图21:叙利亚街的小女孩清澈的眼神令人难忘

正午,站在建于12世纪的雷蒙德圣吉尔城堡(Citadel of Raymond de Saint-Gilles)上远望老城,白鸽飞翔,清真寺的宣礼声此起彼伏,似乎是上苍正在唤醒着人们心里超越宗教的共同情感:理性,和平与宽容。

_DSC5871
图22:白鸽飞翔的正午

 

未完待续

 

 

lightofflower 发表评论于
有深度的游记, 很赞
xioduo 发表评论于
喜欢这个题材
旅行是一生的事 发表评论于
一直跟读你的这个系列,受益良多。
19428182 发表评论于
Thanks. I like your travel note with the Lebanon history and exp
甜酒甜 发表评论于
有Culture那样的咖啡店,和平会有希望的......
夏之茉 发表评论于
跟读!很棒的游记
胡桃架子- 发表评论于
好喜欢你这个系列!很用心的旅游,很用心的记录!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