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与展望】高加索风情,格鲁吉亚徒步

打印 (被阅读 次)

高加索风情,格鲁吉亚徒步

我能和高加索(Caucasus)联系起来的只有茅盾写的”第比利斯(Tbilisi)的地下印刷所”,也因为这个,知道这是斯大林出生的地方;记得很久以前的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读完一篇介绍“巴库”(Baku)的文章,全新的感受,完全出乎我的意外,知道这座阿塞拜疆(Azerbaijan)的首都就在里海(Caspian Sea)的边上,世界上最大的湖泊。千万别混了,虽然称之为海,这湖太大,又有点咸的,远古时代,因为见不到边,所以觉得这是海洋,由此得名;当然我的旅行经常要找一点可以徒步的地方,格鲁吉亚(Georgia)的北面就是赫赫有名的里海和黑海之间的高加索山脉。欧洲的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峰(Mt. Elbrus),俄国境内,就属于高加索山脉。就这样,促成了这趟高加索之行。

高加索旅行示意图

巴库街景,阿塞拜疆

第比利斯的城堡,格鲁吉亚

徒步途中,Svaneti,格鲁吉亚

连接俄国和格鲁吉亚的军事公路,Kazbegi,格鲁吉亚

Yerevan街景,亚美尼亚(Armenia)

从第比利斯到斯大林的故乡Gori也就一个来小时的车程,但除了在第比利斯雇一个出租车全程来回,跟团的选择几乎没有。贵了点,住在hostel,这点比较好,前台介绍的都是便宜的选择,“自己地铁加Marshrutky过去,容易的很”,她轻松的说。(注:Marshrutky/Marshrutka,小巴,在苏联,前苏维埃国家,巴尔干半岛国家,保加利亚等国家,是一个及其常用的词。旅行一定会用上。)坐地铁到了长途电话站,找了一辆shared出租车,不用吹灰之力,司机最后一个把我留在Gori的斯大林博物馆外面。博物馆转完,回来的时候抓瞎了:偌大一个Gori的大街,我居然找不到一个能说英文的,叫停每一辆经过的Marshrutky,司机都摇摇头开走了,不能给我任何帮助。半个小时过去了,一辆Marshrutky停下,司机还是摇摇头,说了一个词我好像听懂了,“autobuz”,不就是"autobus“汽车站吗?我高兴的跳上车,十几分钟后,司机把车停在一座桥边,让边上的年轻人带我下车,我要付钱,他摇摇头,就把车开走了。桥边没有任何其它车子的痕迹,这是长途汽车站?桥下是高速公路。”autobuz"原来是“autobahn(高速公路)",我这才搞明白。年轻人示意我和他一起走下桥去,就在高速公路边上,他伸出大拇指,一付要搭顺风车的样子,很快的,一辆标明Tbilisi的Marshutky停了下来,年轻人目视着我上车,我以为他要和我一起去第比利斯,扭头回去,他已经往桥上走去。原来,他下车就给我指个路!!!免费小巴,一个热心人,回来很久了,我没太记住Gori和斯大林博物馆什么样子,可就记住了这一幕,就像我护照上那个科索沃的图章一样。

斯大林博物馆

在格鲁吉亚的Svaneti地区,完成Mestia到Ushguli四天的徒步是我这次旅行的重点,两个半星期的假期,我选择了OpenJaw的机票,从阿塞拜疆的巴库进,格鲁吉亚的第比利斯出。订了巴库前两晚的旅店,至于中间干些什么,除了徒步,我完全没有安排,就和我以前的旅行没有任何区别。

国家地理介绍巴库的文章已经给了我一个标杆,但机场出来看到的巴库还是让我目瞪口呆:就像是西亚的杜拜,里海边的沿湖大道上,欧洲有名的名牌店一个不拉,稀奇古怪的现代建筑比比皆是。一个保守的穆斯林国家,但这又是一个和我以前去过的地方无法找到任何共同点的国家,和伊朗是邻居,却没有任何波斯人的痕迹;和俄国是邻居,还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一部分,很多人脸部却没有俄国人的特征。后来去了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英语的普遍程度,“落后”的都市建筑,都远不如我第一个到的阿塞拜疆。

 

燃烧的塔,巴库的地标建筑。

阿塞拜疆出石油,富得流油,19世纪末的时候,就是举世闻名的石油基地。外国的石油公司驻扎在巴库,很多人都在里面打工,很多年下来了,当地人多多少少会点英文。阿塞拜疆经济的腾飞和受教育程度高也全是依赖石油。一出巴库城里,满目油井,很为壮观,很多就在住宅区的边上,钻井平台也延伸到里海上,毫不夸张地讲,这是一个浮在油田上的国家。

里海边的油田,阿塞拜疆

 

格鲁吉亚的Svaneti地区在高加索的大山里,高加索最高的十座山峰里,其中四座就坐落在这个地区。这是我去的主要原因。和俄国接邻,那里住的是格鲁吉亚的少数民族,Svans。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把高加索(Caucasus)和高加索人种(Caucasian)联系起来。在美国英文里:Caucasian的意思是,“白人”,或是”欧洲人的后裔“。其实这是18世纪的一个德国学者Christoph Meiners最早提出来的,人种就分为白人(Caucasian,欧洲人)和黄种人(蒙古人)。于是高加索人就变成了白人。几个星期前去一个车行,看着卖车的有点俄国人的脸型和口音,一问,巧极了,原来卖车的来自阿塞拜疆,我们聊得太开心了。他就自称,”别搞错了,我们才是正宗‘白人’“。彼此哈哈大笑。如果是这样的话,大概高加索大山里的Svans算是白种人里的鼻祖了。

从巴库坐夜间火车到了第比利斯,没待两天,我就继续坐夜间火车到了Zugdidi,Svaneti地区的首都,然后无缝衔接的Marshutky到Mestia,马不停顿的开始了我的徒步。

Mestia到Ushguli直线距离也就57公里左右,这是一个四天的徒步:

http://www.caucasus-trekking.com/treks/mestiaushguli

以上网站是高加索地区徒步的圣经,没有第二,因为路上见到徒步的人全用这个。难度,天气,怎么走,住什么地方,一清二楚,借此给网站的主人Jozef磕个头以示感谢。因为路上我们经过村庄,不需要带帐篷和吃的,这也是高加索徒步的”可口可乐“路径,相对来说比较容易的。

 

第一天,徒步起点,Mestia,格鲁吉亚

 

第一天,Mestia去Zhabeshi的路上(1)

 

第一天,Mestia去Zhabeshi的路上(2)

 

第二天,Zhabeshi去Adishi的路上

 

Svaneti地区最有名的是村庄里高高矮矮中世纪用来防御的塔屋,这是在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UNESCO)名单上的。这些塔屋,用来居住,储物,更是由来防御。在我们徒步的终点Ushguli附近,多达200个塔屋依然存在。可谁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一个村庄里几乎每个家里都有一个,而不是村庄周围的制高点建几个?如果一个被包围了话,烟一熏不是全玩完了吗?

 

第二天,Adishi的塔屋

 

Adishi的“白人”嘻嘻

 

第二天,Adishi的塔屋

 

 

第三天清晨,Adishi去Iprali的路上

 

第三天,过河。途中遇到的搭档,爱尔兰人Paul。

 

第三天,Adishi冰川,这也是全程最辛苦的一段。

 

第四天,Iparali去Ushguli的路上。山雨欲来风满楼。为了让旅程变得更刺激,不像绝大多数的徒步客,Paul和我选择了一条岔路,倾盆大雨让原本很简单的下山变得异常艰苦。

 

第四天终点,Ushguli(1)

 

 

第四天终点,Ushguli(2)

 

第四天终点,Ushguli(3)

 

徒步回来,又回到了第比利斯,多出来四五天,无所事事的我,还跑去了一趟亚美尼亚的Yerevan(埃里温),回来路上还在亚美尼亚的乡间转了一圈。

 

在第比利斯的最后一个晚上,我是早上三点的飞机,反正hostel的房间也满了,干脆在Envoy Hostel的楼顶酒吧喝酒吹牛:一个出生在南非在新加坡工作的飞行员,一个英国伦敦来的白领,一个苏格兰来的大篷车司机,按美国的标准大概是红脖子了。(这不是一般的大篷车,你可以去oasisoverland.co.uk看看那种大篷车的样子,Oasis最有名的overland是从开普敦(Cape Town)到开罗的非洲大陆之旅,我在非洲的乌干达和纳米比亚多次见过他们的团),一个印度人,当然还有我一个黄种人,典型的hostel组合。谈着谈着,伦敦来的白领谈到英国的Brexit,这是绝大多数人都不愿碰的话题,政治。于是,一场激烈的辩论开始了,就像在美国正在发生的一样。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个世界上少了很多容忍性和多元性,你如果不是站在他一边的,那你一定是他的敌人,似乎没有任何人可以站在中间的。说起上面提到的白人和蒙古人之分,我在读Wiki学习Caucasian人种的时候,其中还有一个人类学家,Johann F. Blumenbach,有过这样的分类:蒙古人就是黄种人,美洲人就是红种人,高加索人就是白种人,马来人就是棕色种人,而埃塞俄比亚人就是黑种人。我突发奇想,要是埃塞俄比亚人混上高加索人不就有了我们黄种人吗?马来人再和高加索人混混不也变成黄种人吗?深黄和浅黄而已。弄了半天,这世界都是一家人,难道不是吗?我们为什么不能多点容忍呢?

 

人在旅途,始终都在学习,学无止境。我相信,看多了,容忍性大了。

 

 

 

 

 

下列一组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风光

巴库街景(1)

 

 

巴库街景(2)

 

Qobustan岩画,5000~20000年前,阿塞拜疆

 

泥火山边的苏联老式汽车。后来才知道,这种车就是为了那些怀旧的人保留的,这辆车也就十来年新旧,现在终于停产了。阿塞拜疆

 

 

经典的”发展中国家”,阿塞拜疆高速公路上。

 

第比利斯街景,格鲁吉亚

 

第比利斯的Hostel,Envoy Hostel,格鲁吉亚

 

 

David Gareja修道院,格鲁吉亚

 

David Gareja修道院,阿塞拜疆边境上,格鲁吉亚

 

从David Gareja修道院远眺,阿塞拜疆边境上,格鲁吉亚

 

Yerevan街景,亚美尼亚

 

大屠杀纪念馆,Yerevan,这段历史可以参考这里的链接。亚美尼亚

 

经典亚美尼亚教堂,Yerevan去第比利斯的路上,亚美尼亚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dztang 发表评论于
太让Tusheti着迷,于是发现了这个链接
dztang 发表评论于
谢谢回帖,不一一回复了。如果说还有什么拉下的,那就是:
FreeGo 发表评论于
向背包客致敬
甜酒甜 发表评论于
胆儿大呀:))
田园景色1230 发表评论于
悄悄话已发
三步两桥 发表评论于
对啊
三步两桥 发表评论于
看起来你也在那过夜了,我在火边自己搭了个帐篷过了一夜:-)
甜酒甜 发表评论于
Btw,记得他人说的如果三个国家都想去走走,最好是先Azerbaijan,再Armenia
甜酒甜 发表评论于
哈哈,互相叩拜:)). 你帖的这个Tusheti地区,我一个人应该不敢去走,还要住帐篷啥的:))
田园景色1230 发表评论于
收藏了,一直想去这三个国家
dztang 发表评论于
风坛的人都是见多识广,叩拜一个
田园景色1230 发表评论于
照片
田园景色1230 发表评论于
我今年四月也去过,但没找到你这张照片的机位。
dztang 发表评论于
Azerbaijan需要预先签,其他落地即可,出入都很方便
北美愚医 发表评论于
What a wonderful adventure!!!
mao83515 发表评论于
美国护照要不要签证?容易签吗?还是很麻烦?
borisg 发表评论于
Really nice.
甜酒甜 发表评论于
地狱之门吧?
甜酒甜 发表评论于
喜欢! 没有在Kazbek停留莫?我去年就
栗子湾 发表评论于
一气读完你这篇”回顾与展望“游记,真好。喜欢你的经历和故事,更喜欢你的世界都是一家人,
toLife 发表评论于
谢分享!
三步两桥 发表评论于
It is the Door to Hell in Darvaza,Turkmenistan
dztang 发表评论于
谢留言。Yanar dag? 您好像去过很多地方。
三步两桥 发表评论于
好熟悉的画面,刚刚穿越过这条路,还有这里。。。
chufang 发表评论于
我乘过一次阿塞拜疆的航班,觉得他们和新疆维吾尔人很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