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老131,徒步中虎跳(下)(有音乐)

打印 (被阅读 次)

前面说过,中虎跳峡徒步线被誉为“世界十大经典徒步线路之一”。经典在哪我不清楚,可我知道路不好走是

真的。

徒步线路有两条:一条是张老师家(客栈)后面;另一条是天梯客栈向东走不远的一个小厕所边。目标分别是

一块江边方形石和一块江心三角石。

按照网上攻略所说,中虎跳峡底江水海拔1600米,徒步起点海拔在2600米以上。一般情况徒步来回2小时,加

上游玩时间不过两个半小时。

纳西族司机老弟将我们送到徒步起点,告知:下午三点会有车在中峡旅舍接,不要误了时间。一看手机,10点

40分。屈指一算,四个多小时,我们年纪大走得再慢,也绰绰有余。

可是我们忽略了一点:高原反应。

 

一起徒步的另外仅三人,一位独行女侠和两个来自巴尔干的帅气小伙。我们分别合影留念后,小伙们先行离去。

小厕所墙边有一块告示牌,内容大意是,此路私人开凿十多年,游客走过留下修路钱,每人15元。

 

徒步开始时,我们走过很长一段斜向峡谷边的云台坡地。对岸的玉龙雪山悬崖峭壁,泉水冲刷的痕迹清晰可见。奇怪的是没见峰顶的雪。

 

快到峡谷边,隐约听到江水咆哮声,可没见水影。回头看到哈巴雪山云中时隐时现的峰顶,巍峨峻峭;满山坡的野花姹紫嫣红,最打眼的还是格桑花。

 

接下来,我们踏上农家铺设的石板路。不规则的石板东歪西斜,稍不留神就会崴脚。沿着峡谷边七弯八拐向下行进,江水声越来越响。终于,在50分钟后我们看到江水。

在一个简陋的观景台上,坐在地标石牌边留了一张臭美像。

 

又走了十分钟,来到这里。向前看,两岸的峭壁垂直,直插江底;双峰欲合,如门半开。这大概就是“一线天”了。远处好像就是中虎跳石。可这峭壁怎么过去呢?

 

带的是变焦镜头,拉近来先睹为快。三角石、方石,没错。感觉两块石头的距离真的不远。

 

我们走到一线天的悬崖边,果然是没路了。村民在岩石上用铁架、木板搭起栈道,基本上没什么保护措施,但小心点也还安全。

 

探头俯视,脚下是深不可测的悬崖,谷底是惊涛骇浪的轰鸣,颇感爽快刺激。湍急金沙江从两侧断崖间的狭窄谷间穿缝而过,奔涌而出,激起震耳的涛声。

 

突然想到在山西壶口观赏黄河瀑布的情景。那里的瀑水以巨大的瞬间落差大闻名,而虎跳峡江水以全峡210米的总体落差大闻名。唯一相似的是水都是黄色的。“金沙”的名称不无道理。

 

水穷山尽疑无路,没想到绝壁中硬抠出的了一条挂壁栈道!厉害啊,藏民兄弟!此时此刻,我感慨:比起其他内地景点动辄收费过百元,这里的过路费实在少得可怜,太值啦。

 

过了壁中小道,眼前就是中虎跳的美景了。张老师客栈下的那块方石看不到了,剩下的就是这三角江中石。金沙江在虎跳峡中有多块江心巨石,加上虎跳石本来就是传说,哪块为真,哪块为假其实已没多大实际意义。

 

对于游客来说,观峡景除了欣赏两岸的险峻雄伟外,就是品味激流江石了。

徒步过中虎跳的游客都对此处赞叹有加,不吝美词:江中礁石林立,犬牙交错,险滩密布,飞瀑荟萃;江水或狂驰怒号,石乱水激,雪浪翻飞,或旋涡漫卷,飞瀑轰鸣,雾气空蒙;它聚集力量,向崖石不断发起冲击,狂涛汹涌,飞瀑腾空,空谷轰鸣,声震山谷;江底惊涛裂岸,崖头山泉喷泻;它凌空飞下,以雷霆万钧之力冲向崖底,又弹跳而上,形成万朵雪白晶莹的浪花,旋即化作银雨乳雾,润湿了周围的岩石草木;断崖之下,千波万涛,沸沸扬扬,回旋翻滚,如千条蚊龙搅湖闹海,似万匹银马奔腾驰骋,然后乘风而去。。。

我真不知用哪组词去形容眼前的景色,一古脑都贴在这儿得了。

 

下到一个依稀可见的三岔路口,又见到同车到达的那两个巴尔干帅小伙,他们已经返回。屈指算了一下,此时我们徒步了一个半小时,到谷底尚需20分钟。也就是说这俩小伙单程只用了一个小时。我举起相机,留下他们的笑容。。。缘分啊。

 

又见到江边这块方形虎跳石。看这距离,估摸老虎跳不过去。哈哈。

 

终于临近峡底了。在距离江中石几十米的地方有一个歇脚的棚屋,一个藏族老妹在卖一些饮料苞米和土特产什么的。

 

小憩了一会儿,我们向江心石发起了最后的冲刺。到达峡底时,计算全程共用一小时五十分钟。

 

通向江心三角石有一条二十几米长的绳索木板吊桥,收费10元。登上去似乎势在必行。可LD没上去,只在岸边听涛赏景,作陶醉状。于是,独行女侠成了我的麻豆。

 

对着峡谷下游的一线天拍了一张。可惜构图不好,哈巴雪山这边的峭壁没拍下来,留下遗憾。

 

站在石上拍摄的江水别有味道。

 

随后我又走向另一块江边巨石。这里怪石嶙峋,脚下有险,上去的游客很少。

 

这对情侣玩得很嗨,成了我难得的麻豆。

 

这张起名为《峡水柔情》。

 

接下来的经历就没有什么激情了。甚至可以说只剩下“痛苦”了。

返回棚屋,我们都觉得异乎寻常的累。不应该啊。此时,我们意识到了高原反应的厉害。离下午三点不到两个半小时,上山的路虽比来路近,可更加崎岖陡峭,又没带登山杖,我们能坚持下来,按时赶到乘车地点吗?独行女侠过来告诉我们,她打算再玩一会儿。这就意味着我们要独行了。

着急的是我,LD倒是若无其事,强作正经。没二话,我收好单反,胸挂手机,推着LD就踏上返程的路。攀爬了约20分钟,来到又一座蓝顶棚屋。一位老妹和一对青年藏族夫妻在此收取过路费,每人15元。看到我们年老气喘吁吁,那男青年多盯了几眼。再往前行,经过一段绝壁窄道,小路越来越陡,脚步越来越沉重。心砰砰作响,仿佛要蹦出胸膛。我清楚,这是海拔太高的原因所致。LD越走越慢,走上十几步就站住歇一下。偶然回头一看,那对青年夫妻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此时我没想太多,只是感觉有人在旁边,心里反而踏实点。男青年主动搭讪,原来是想我们坐滑竿骑骡子。接下来,他主动帮LD拎包、搀扶她攀爬。不管有何意图,关键时候能搭把手,我还是很感激的。又走了20分钟,来到“天梯”边。

 

所谓“天梯”就是村民在近乎垂直的岩石上嵌装上的铁梯。三节铁梯连接起来,形成一条约30米长的梯子,两边没有任何保护设施。旁边还有一条路,绕的距离远很多。男青年在旁边多了一句话:爬这梯子你们年纪太大恐怕不行。何去何从?我寻思,绕路LD已经走不动,爬梯虽险我们没有“三高”(血压、血脂、血糖)怕个鬼。爬!LD在前我在后,三步一停两步一歇,大声鼓励她也壮自己的胆。快到顶时,男青年在上面探出头来,瞅了一眼,自语道:看样子能爬上来。

是爬上去了,可想想后怕。

接下来,男青年又有话了:还有一半路你们走不上去的,骑骡子吧。我看看手机,下午两点。照这速度,一个小时走不回去。况且人家也帮了你不少忙,花点银子骑个骡子吧,保命、赶时间都重要。LD骑上骡子,颠颠地,默默无语。

 

其实,剩下这段路只不过为全程的三分之一,其中最艰难的一段我们也只剩最后一哆嗦了。无事不起早,这对青年夫妻的目的也达到了。

在陡峭的小路上,骡子没人走得快。但不到15分钟我们也到了山腰的坡地。心情一好,脚下也不感觉吃力了。远处就是公路边的天梯客栈,我们的速度加快了。上公路,过神川大桥,我们回到了中峡旅舍,时钟定格在两点半。LD骑在骡子上欢呼胜利,我按下快门。。。太张扬,就不上贴了。:)

付了银子,送走骡子,转脸却看到纳西族司机老弟在冲着我们憨笑,大为惊奇。没想到接我们的还是他,缘分啦。

 

回丽江我还是坐在类似副驾驶位置上。沿路又看到滚落在公路上的山石和塌裂的路基。但是我不再担心,因为没靠峡谷悬崖边。呵呵。

 

又过金沙江的这座桥。“草原未尽送别意,雪山犹存挽留情”。有生之年我还会再来吗?

 

下午五时许回到丽江的酒店,倒头大睡。醒来,我与LD对话:

——明知有风险,为什么一定要徒步中虎跳?

——想看看风景,想证明我还没老。

——实践证明我们都已经老了。再不想去哪儿吧?

——不,下一次我想去稻城亚丁。

——Oh, my God!

 

yujing_hk 发表评论于
谢点评,老兄好诗。和一首炒菜诗。。。:))
日暮乡关 发表评论于
踏遍青山人未老,激情澎湃是青年
yujing_hk 发表评论于
好快的跟帖,谢谢。问好朋友。
wxcool 发表评论于
好贴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