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第二十三章 少年与叛徒(2)

  他没想到会在这碰到两个被项英和陈毅派来找他的少年特工。

  他想:真是天助我也,这下好了,这下少了许多麻烦,就让这两个毛头伢崽带了去找项英陈毅,既省事又安全,小孩子家到底好对付些。

  他没有多加考虑,心想两个伢还不好解决吗,就这样,等北山各路游击队都进入了龙西石,就向白军发出了信号,埋伏在四周的敌人立刻包围了这片山凹。刚刚还寂静无声的荒僻山凹,顿时枪声大作。

  听到枪声,龚楚率众假模假式地开了几枪,就迅速地往山外撤去。撤到一个山洞里,躲在那一动不动,远远的能听到那边暴豆般的枪声,可龚楚他们听之任之无动于衷。

  冯标说:“我们的人还在里面……”

  龚楚说:“敌人的火力太猛。”

  李人杰说:“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哇。”

  龚楚说:“瞧你这伢说的,啥叫见死不救?这叫灵活机动。敌强我弱,硬拼不仅救不出我们的人,而且连自己都要搭进去。”

  李人杰还想说什么,但被冯标扯住了,那时冯标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头地方。

  “又是没有一个带花的。”冯标他附到李人杰耳边说。

  “什么?”

  “好像他们没伤一兵一卒……”冯标说。

  “是呀!”李人杰好顿悟到一点什么。

  “而且他们的行动竟然那么快捷,看不出一点慌乱……”

  “噢!”李人杰叫出声来,“我明白了!他们……”

  冯标用手捂住李人杰的嘴没让他把那几个字说出来。黑暗中他捏了李人杰一把。李人杰早明白是个什么事儿,静等龚楚他们不再注意这边,两个伢又咬着耳跟悄悄说了起来。

  “龚楚叛变了,他们是叛徒。”

  “我们怎么办?”

  “装聋作哑……”

  “然后呢?”

  “想办法脱身,事情很紧急,我们尽快把这一情况报告老周老刘他们。”

  “可我们怎么逃哇?”

  “看样子他们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弄清楚了他们的真实身份,我们只有将计就计不动声色,等天黑后再想办法。”

  4、差点上当

  天终于黑了下来,龚楚他们来到一个小村子里。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弄来了些好吃的,冯标和李人杰也不问什么,人家送上什么他们吃什么。吃得饱饱的,听到龚楚说准备在这宿营。

  四周很快静了下来,虽说折腾了一天,冯标和李人杰早疲累不堪,可是两人心里一直心急如焚,一点瞌睡也没有,一直在等那些家伙熟睡了好逃走。

  可叛徒好像偏偏与他们作对,临到睡觉前,龚楚竟然派出了很多岗哨。

  “他娘的这一带敌情复杂,我们睡觉时应多睁只眼。”龚楚说。

  冯标他们不甘心,半夜时还是试着摸出屋去,还没走出几步,黑暗里就跳出个人来。

  “哎,什么人?!”

  “是我们,我们屎急。”冯标只好用这话搪塞,好在没引起那人的注意。

  就这样,一直捱到快要天亮。李人杰说:“不行!再不走就脱不了身了。”

  冯标不同意,他想也许叛徒早存了份戒心,派人暗中盯着他俩也不一定。可李人杰什么也要再试试,冯标只好同意了。

  两人摸出屋,真的蹲在那拉了一泡屎,观察了好半天也没发现有什么动静。终于,冯标朝李人杰做了个手势,两人迅速地蹿出老远。

  并没有人发现他们,两人高兴了好一阵子。

  “我们赶快给老周和老刘他们报告。”

  “当然!”

  那时天已大亮,两人一分钟也不敢耽搁,往游击队藏身的那片山林走去。

  走着走着,冯标突然站住了。

  “不对!”他说。

  “什么不对?”李人杰说。

  “你看偏偏天亮了他们倒松懈了。”

  “也许他们实在熬不住瞌睡就睡了呗。”

  “你说,那是白军的地盘,他们用得着真派那么多岗哨?”

  李人杰好像明白了一点什么,“是呀,看样子他们是冲我们来的。”

  “夜里把我们看得紧紧,不让我们逃跑,等天亮偏放我们跑……这里面一定有鬼。”

  李人杰说:“呀!那还用说嘛,分明是故意放我们走,让我们给他们带路。”

  “他们就在我们身后的什么地方,夜里他们怕盯不住,白天好跟踪……一点不错,这就是他们的阴谋。”

  “呀!我们差点上了他们的当。”李人杰说,“现在我们怎么办?”

  冯标想了想,说:“只有先在山里胡乱走,让他们摸不清头脑,等天黑我们再抛开他们。”

  但冯标他们没有成功,龚楚毕竟是个狡猾的叛徒,天黑前他已识破了两个伢的计谋。

  冯标和李人杰在那片林子里待到天黑,刚想趁天黑摸出去,走出不远,被两个人按住了。

  冯标和李人杰又被敌人抓了起来,一个黑脸家伙把两个伢绑在一棵大树上。

  “啊哈,老龚说得一点不错,这两个伢鬼得很,早让他们识破了。”那人说。

  “叛徒呢!叫他出来。”冯标喊道。

  “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我就明跟你们说了吧。”黑脸汉子对两个少年特工说。

  “不错,龚先生已经弃暗投明投降国军了,这没什么不好,形势已经如此了,红军快要被国军消灭干净,天下已不是共产党苏维埃的了。古人说:识时务者为俊杰……”

  “呸!少废话,叫狗叛徒出来见我们。”冯标说。

  “怎么?没脸见我们了吧。”李人杰也说。

  冯标两人破口大骂了起来,可是无论两人怎么骂,叛徒龚楚还是没有出现。

  5、敌人的圈套

  并不是叛徒龚楚真的没脸见两位少年,而是此时这个狡猾的叛徒已经出现在前往油山红军游击队总部的路上。

  原来叛徒龚楚从冯标二人混乱的行进路线上已发现这两个少年对他们的阴谋已有觉察,他深知要劝少谍队小队员们投降那是不可能的事。眼见自己的计谋要破灭,他突然想到冯标曾不小心说到项英曾派三个少年特工出来寻找自己,那么第三个人一定还在这一带活动。

  他想,他肯定会去交通站,我不必太劳神他自然会找上门来的。

  就这样,他叫黑脸汉子带了一些手下在山里和冯标他们周旋,自己则火速通知已被他控制的北山各交通站。

  果然,这天中午,尚不明真相的肖乐和自投“罗网”了。

  却说肖乐和正打算在北山东面的钱谷村子找交通员联络,不想正赶上敌人在那清乡封山,他只好在密林里躲了一天一夜。这天,看见白军陆续撤走,才重又走出山林,他往钱谷村头秘密交通站走去时,在门口刚说出一句暗号,就被几男人按倒在地上。他以为是遇到了敌人,一抬头,发现是几个穿便服的大汉。一时竟不知道是遇上了土匪,还是我们的游击队,或者是保安团的人。

  他们把他五花大绑关在一间小屋子里,一直到傍晚,才有人把他带了出去,带到一间祠堂里。他一抬头,发现龚楚坐在那。

  “龚参谋长!”肖乐和吓一跳,以为自己在做梦。

  “噢!是乐和呀。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说抓了一个探子,没想到是你呀。”龚楚装出一付大吃一惊的模样说。

  “我正要找你哩,你怎么会在这地方?”肖乐和喜出望外。

  龚楚亲自帮肖乐和松绑,一边松一边说:“误会误会,他们说看见一个人斗笠上写有‘铲共团’三字,以为是敌人的探子。”

  肖乐和为了掩盖身份,故意找了一顶那样的斗笠戴着。他没想到倒让自己人也上当了,不过他想不该这样的呀,他们总该对对暗号,连暗号也没对就把人抓起来?不过他没往深里想,在敌人重重包围中打游击,这时,一个男人站出来喊道:“且慢!龚参谋长,你怎么知道这小子不会叛变投敌?”

  肖乐和一听叛变投敌等字眼,想也没多想就叫了出来。“我不是叛徒,是老周和老刘派我出来找你们的!我怎么会是叛徒?”

  “噢,他们是我从湘南带回的游击队员,以前不认识你,见你带这么一顶斗笠,有点怀疑不难理解。”

  “你们要不信,我立刻带你们去油山,到了那你们就知道我到底是什么人了。”

  龚楚要的就是这结果,捕杀项英陈毅的事一刻也不能耽搁,夜长梦多,说不定哪出现一点差错,就前功尽弃了。可是他又不能过于表达自己的焦急,怕肖乐和起疑心,于是他想出了这么个主意,他知道只要一刺激肖乐和,这伢子就会迫不急待地带他们去找项英陈毅。

  “好吧,”龚楚说,“我也想早点见到司令员。”

  6、将计就计

  肖乐和果然带着叛徒马不停蹄地往司令部驻地赶去。一路上,肖乐和发现一左一右两个大汉紧紧夹着他。

  肖乐和有些不高兴,他跟龚楚说:“干嘛这样?”

  龚楚说:“没办法,你只好先委屈一下,他们不信任你我也没办法,等见到老周他们就好了。”

  肖乐和心想,倒也是,等到了那一切都会明白的。他没往别的方面想。

  很快他们就走到油山了,走着走着龚楚好像突然有什么担忧,他问起司令部驻地的情况。“司令部有多少人,武器还不错吧?”龚楚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

  那时候肖乐和还正生那两个汉子的气哩,心想,我跟他们开个玩笑。

  “不多,”他说,“也就二十来人,每人一支匣子,百来发子弹。”

  “就这点人要遇见敌人怎么办?”龚楚故意这么说。

  肖乐和说:“你看你,你以为司令部就那么容易被人攻下?司令部周边的山上还有一支三百来人的游击队,也都是快枪,还有三挺机关枪,只要一有动静,机关枪就封住凹口,敌人再多也不怕,关门打狗,叫他们有来无回。”

  肖乐和只是信口说说的,他没想到身后响起子弹上膛的声音,一连响了好几声。

  肖乐和心里格登了一下。说的又不是敌人,怎么把子弹推上膛?他们很紧张,就要到家了,他们为什么紧张?

  就这样,肖乐和多了个心眼,他决定试探一下这些人。

  “参谋长,再走一里路就到了敌人的防区了,这一带还是保安团常出没的地方,不管揞撞上谁,黑灯瞎火的我们要吃亏。”肖乐和说。

  “没事!有我们呢。”龚楚漫不经心地答道。

  肖乐和想,说起敌人他们好像并不在意。

  “那边有个山洞,我得去那一趟。出山时我们把枪藏在那了。”肖乐和说。

  “远吗?”

  “得走一阵子。”

  “那就算了,见过老周他们再说吧。”

  “什么?你说算了,没枪我回去怎么交代?”

  龚楚说:“我给你一支吧。”他回头跟一个手下说:“给支枪给他。”

  黑暗中有人递给他一支匣子枪,肖乐和摸黑拨弄了一下,果然枪里的撞针被下掉了,那是一支没用的枪。现在,他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也想好了该怎么办。

  他不动声色继续往前走着,他知道快走到游击队的岗哨了,第一道哨离司令部驻地有一里多地,在那向驻地发出警报完全来得及。

  “好了,前面就是岗哨。”肖乐和说。

  “好哇,到家了。”叛徒龚楚面露得意之色。

  “你们在这等一下,让我先过去通报一声。”肖乐和说。

  “怎么?!”

  “司令部有规定,接近岗哨不得超过三人,否则哨兵不管是谁都会开枪。”肖乐和很镇定地说。

  龚楚半信半疑,但不得不照肖乐和说的那么做,他命令手下人停下来,却还是叫一个人紧跟肖乐和不放。肖乐和心里早已有数,走出百来米,从口里发出一声口哨,那口哨敌人听不懂,可哨兵听来却是有敌情的警报。

  顿时,山里响起了枪声,肖乐和趁枪响身后男人一愣的当机,机敏地蹿入身边不远的草丛中。

  在不远处窝棚里正等待消息的陈毅项英等人听到枪声,迅速地往密林深处转移。

  叛徒龚楚带着他的手下却怔怔地站在那不敢轻举,那是因为肖乐和的一句话,他真的相信山上有三百多人的队伍。其实当时陈毅项英躲藏的林子离敌人所处的位置不到五百米,只是敌人未敢搜山而躲过一劫。

  由于少谍队三位少年特工的机智勇敢,余汉谋勾结叛徒龚楚妄图诱捕陈毅项英等中共中央分局首脑中央革命根据地军区将领的阴谋彻底破产了。

  叛徒龚楚也因此泄愤于红军少年特工冯标和李仁杰,将二人严刑拷打百般折磨,并把他们当作要犯押往曾羁押过著名烈士方志敏位于南昌百花洲畔的军法处看守所,直至三年后国共合作才被释放。后二人和与油山下来的肖乐和所在的粤赣边区红军游击队一起,改编为新四军第一支队开赴抗日前线。

  行队接到了上级分派来的第一个任务。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