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第二十二章 少年与叛徒(1)

  1、寻找参谋长

  1934年10月,因为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中央红军决定战略大转移,也就是后来史书里提到的震惊中外的两万五千里长征。在长征行动之前,中央决定留下部分同志成立中央分局。分局领导核心由项英、陈毅、陈潭秋、贺昌、瞿秋白等五人组成。他们的任务是牵制国民党军事力量,掩护中央主力转移,保卫中央苏区的胜利成果,使进占的敌人不能顺利统治下去,准备在有利条件下配合红军主力进行大反攻。

  可是,留下来部队极其有限,正规部队连同政府机关、伤病员加起来总共不到3万人,而枪支弹药更是奇缺,好枪和子弹都要尽量保证主力红军突围的需要,留下来的多是破枪残炮大刀梭标。当当时的中央决策层“三人团”中的周恩来问起项英还需要什么时,项英竟然提到红军少谍队。

  “能不能给我留几个精干的少谍队员,我想,会有些特殊的任务需要他们去完成。”

  “当然可以。”

  就这样,冯标和另外三名少年特工被留了下来。

  转眼就到了1935年的春天,此时,遵义会议早已开过,红军重又回到毛泽东正确的指挥路线之下,四渡赤水出奇兵,中央红军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候,正逐渐扭转被动局面摆脱危机走向胜利。可是在江西苏区,国民党军队粤军余汉谋部正加紧疯狂“清剿”红军游击队。他动用了三个师的兵力会同江西保安团近五万人,组成三道严密的封锁线将陈毅项英他们所在的方圆百多里的油山游击区围得水泄不通。余汉谋扬言,不出三个月,他要让共产党在赣南闽西断根绝种。

  余汉谋的狂言妄语也并非没有道理,那时候留在苏区的红军,遭遇超出自己数十倍的敌人的“围剿”,由原来的三万人锐减到只有两千余人,而且分散在赣南闽西的深山老林。当时的情况已十分严重,苏区的地盘早已丧失贻尽,四处都是蝗虫般的敌人,红军游击队只有藏身人烟稀少的丛林里。

  那时候冯标他们三个少年特工的主要任务是联络,别小看这一工作,在当时却十分重要,中央分局首长的重要指示主要靠他们送达各游击区,神出鬼没于莽林荒野中的各游击分队要靠他们与之保持经常的联系。

  这一天,项英把冯标和李人杰肖乐和他们三个叫了去。

  项英说:“自突围以来,我这个中央革命根据地军区司令员兼政委已经和军区参谋长半年多时间没有联系了,不知道他们现在是死是活,我想派你们中的两个前去粤北找找参谋长龚楚,务必要寻得他们的下落。一来我不能没有参谋长,二来也想叫他们配合一下,在什么地方造点声势,减缓一下敌人对我们的压力。这个任务很重要,你们一定要想法完成,越快越好。”

  冯标三人点了点头。

  等到回到窝棚里,三个少年特工就犯愁了。

  “上哪去找呢,现在到处乱哄哄的,再说敌人‘围剿’这么紧,我们的人都藏在山里,这方圆数百里都是深山老林,要在这些几乎是原始森林的地方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李人杰说。

  “不那么好找。”肖乐和说,“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即使我们运气不坏能找到什么线索,可眼下投降变节的人这么多,他们能轻易相信我们?”

  冯标说:“摆困难不是少谍队的传统,不管怎样,既然任务已经明确,我们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

  李人杰肖乐和两人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事不宜迟,接受任务后,三个人立刻改换装束,化装成砍柴的伢崽。他们首先要混出敌人的包围圈。等到混出了敌人的包围圈,三人立即分成三路,分头去寻找要找的那个人。这是他们事先商议好的计划,在敌人大肆‘围剿’的夹缝里,分头找目标小些也灵活机动,而且网撒得越开找到的可能性越大。可是敌人正在搞“清乡封山”,这一招很毒,妄图割断游击队和群众,游击队和游击队之间的联系,困死冻死饿死红军游击队。敌人封锁严密,冯标他们试了几回都没能走出包围圈。这天他们决定提前分头行动,找当地的交通员帮忙混出敌人的封锁。

  2、这消息有点意外

  冯标去的是北山,这一带他十分熟悉,前些年他曾潜入北山脚下那家财主家做红军探子,在当地地下党和群众的帮助下弄到白军的许多重要情报,为后来消灭那股敌人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这天他来到北山的一个叫砂入的小村,村里驻扎着白军的一支“围剿”部队,闹得整个村子都鸡飞狗跳的,大白天村民都门窗紧闭。

  冯标敲开老樟树下那家人屋门。那是红军的一个秘密交通站,一般情况下是不能轻易启用的。所以当屋主拉开门时,冯标看见是一张惊诧的面孔。随后,半开的门里伸出一只手,迅速地把冯标拉进屋去。

  “呀!是冯伢子,你不要命了,满村子都是他们的人,你大白天竟敢在他们眼皮底下大摇大摆走来走去。”交通员大俚伯说。

  “事情紧急,”冯标说,“首长叫我来找你。”

  交通员大俚说:“什么事这么急?”

  冯标把项英所说的联络寻找军区参谋长龚楚的事告诉交通员大俚,没想到对方听了这话呀了一声。

  “这有什么呀的?!”冯标很奇怪。

  “天下竟真有这么巧的事,”交通员大俚说:“我正准备为这事进山哩,要不是这几天敌人‘围剿’风声日紧,我早就去了你们那。”

  “怎么?!”

  交通员大俚凑到冯标耳边说:“他就在附近村子里,前几天我们还去联系过他,龚楚还说正要找我,要我带了去油山找你们哩。”

  这真让冯标感到十分意外,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出奇的顺利,竟然有些像在梦里。

  “真的!”

  “你看你,这么重要的事我能当儿戏拿来开心?那天我还亲眼看见他了哩……刚开始我也觉得很那个,没信那人的话,你想这么个乱世我能轻易信那话吗?你想参谋长他们远在乐昌,敌人又‘清剿’得这么厉害,怎么参谋长他们说出现就出现了呢?谁知道是不是敌人用参谋长的名义来套我?所以我没理那人,我装出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冯标想了想,觉得这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一带山高林密,又是粤赣闽三省交界之地,是打游击最理想的地方。近来敌人大兵压境,‘清剿’甚急,我们的几路人马与敌周旋时同时想到这个地方不是没有可能。然而交通员大俚的做法也是必要的,要搁自己也不会轻易相信别人。

  “可是那天却发生了一件事,”交通员大俚继续说道,“余汉谋的一个团长带了一团人进山‘清剿’,这伙得意忘形的家伙走到北山山脚时遇到一阵猛烈的火力袭击,被打得狼狈不堪落荒而逃。我们想,这是谁呀,最近以来,北山一带很少有人能这么跟敌人来一场干净利落的战事了。那天我们工作团几个一合计,贺敏学团长决定派我前往探听消息,结果你猜找着谁了,对,就是参谋长龚楚。”

  冯标说:“老刘和老周(分别是陈毅和项英三年游击时期的化名)还叫我去乐昌找他们呢,没想到他们就在身边。”

  交通员大俚说:“是呀,这下好了,大突围后我们几方人马全失去联系,这回大家又能拧成一股绳了,给余汉谋来些厉害的。”

  冯标提出事不宜迟,让交通员大俚立即去找龚楚。大俚笑着说,“你别急,赶早了不如赶巧了,明天正好有个会,这一带的游击队和后方群众骨干都会参加。”

  “参谋长在吗?”

  “他当然参加,这个会就是他提议开的。”

  事情有点太顺利了。可冯标没有多想,交通员大俚说:“早些休息吧,明天还要爬山”冯标真就的一侧身睡了过去……

  3、叛徒

  北山龙西石也是山高林密的一处地方,那儿有处破庙。冯标和交通员大俚赶到那时,参谋长龚楚也早早等在那了。见到冯标,龚楚异常高兴,竟一把将冯标搂住了,当时让冯标很感动。

  “你真的一直和老周老刘在一起?”龚楚说。

  “正是他们派我出来找你们。”冯标说。

  “哦,那就好,我正在四处找他们哩。这事真是太巧了。”龚楚眉开眼笑,看得出,他因为得到老周老刘的消息掩饰不住内心的极度喜悦。

  “是巧。”冯标说,“我们三人正苦恼怎样混出敌人的包围圈哩,没想到你就在眼皮底下。哎!对了,敌人围得这么样紧,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龚楚挥了挥手里那支铮亮的匣子枪说:“靠这个呀?”

  冯标想:这一带的敌人可是余汉谋的精锐部队,不那么好对付。“就你们这百来人马……”他说。

  “怎么?你们被敌人打怕了还是怎么的?”龚楚说,“有什么不好对付的,只要你不怕死,敌人就怕你。”

  交通员大俚说:“就是,龚参谋长那天还带着手下把有余汉谋左右膀之称的周文山一个营打得落花流水哩。”

  冯标毕竟是少谍队出身,听了这话,心里格登了一下,以凶残狡猾而臭名昭著的周文山独立营可不是只软柿子。他又仔细观察了一下龚楚的游击队,个个手拿快枪腰别匣子,武器甚是精良。更为奇怪的是,一场恶仗下来,竟然没有人挂花负伤。

  但疑云只是在冯标脑海里现了一下,就被一阵风给吹掉了,毕竟龚楚是军区参谋长呀,也算是身经百战的老革命了,会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呢?

  但是,冯标那时不知道,他的怀疑是有道理的,龚楚确确实实是个叛徒。

  原来,中央苏区沦陷前,按计划,中央军区领导项英陈毅龚楚贺昌等各带三支队伍分三路突围。龚楚带着部队突围到粤北乐昌湖南宜章一带时,对革命失去了信心,那时国民党正大肆劝降,开出的条件十分诱人。龚楚终于抵御不住高官和厚禄的诱惑投降了敌人。为了讨好对方,他还亲手打死了红军团政委石友生,并向余汉谋献策,阴谋捕杀项英和陈毅,消灭红军游击队。余汉谋很欣赏龚楚的“才干”和“忠心”,给他配备了精良的武器和精干的人员。于是,他带着这支化装成红军游击队的敌人来到“匪区”,妄图混入红军营地捕杀游击队首脑,与敌人里应外合,将中央根据地红军一网打尽。

  龚楚来到北山后,怎么也找不到红军踪迹,他明白要在白军残酷“围剿”的情形下找到游击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有让游击队来找自己。他找到余汉谋献上一计。就这样,余汉谋按照龚楚的计谋,安排部下周文山部和龚楚他们打了“一仗”。不用说,这一仗龚楚他们打得十分“漂亮”。果然不久北山的红军游击队就派交通员主动去跟他取得了联系。

  就这样,龚楚不废吹灰之力,就把红军给找到了。

  龚楚按捺不住满心喜悦,按他的计划,他出面召集一次会议,让游击队干部和后方人员到龙西石集中,在会上先想法把项英陈毅油山游击队的情况给套出来,然后就地把北山的红军给解决了。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