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第二十一章 飞来的横财和尼姑庵里的不速之客(3)

  5、瀑布后面的秘密

  却说三固他们三人在不空庵外等候消息,左等右等不见谷雷发出信号,不由焦急起来。

  三固把手指抠进口里,立刻从嘴里跳出一长两短猫头鹰的怪叫。一连“叫”了三回,三人侧了耳朵仔细倾听,那边没有丝毫动静。正心急如焚,忽听得“吱呀”一声,庵门被人推开了。

  三固想:耶耶?大咧咧从正门出来了,恐怕真没个什么事。正要迎过去,月光中看出庵门里走出的不是谷雷冯标,而是两个女人。

  三固扯了扯身边的伙伴,小声说:“别出声注意盯上。”

  他想:看吧,我说有鬼哩,趁天不亮下山,然后当财神爷给人家送“钱”。

  可是,两个女人并没有往山下走,而是拐到庵后的那个瀑布方向去了。三固三人牢牢盯住那两个黑影不放,拐到瀑布那,两个女人却突然消失了。

  “咦?!”三人很纳闷,明明看见他们往这边来了。这里三面都是悬崖绝壁,那边还有一口深潭,只有这一条路,他们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难道他们有障身法不成?

  正百思不得其解,突然看见瀑布后面晃出两个人影,再细看时,三个伢惊得脸都白了,他们看见的是两个男人。

  两个男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朝这边走来。

  “来了几个送炭的伢就吓成这样?”一个说。

  另一个说:“还是小心点为好,到底那女人是老戴一手栽培的高手,人家的话不会错。再说我们是在老虎嘴里过日子呀。”

  “平常还能躲着出来晒晒日头吸吸新鲜空气,这么一来几天难见天日了。”

  “算了,叫干什么就干什么,也许用不了几天赤区就收复了,是我们弟兄出头之日,领功受奖,飞黄腾达。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

  “也就指望这点了。”

  两个男人往不空庵那边走去。你道他们去干啥,原来他们是去背造纸原料比如石灰什么的。造纸浸沤原料需要石灰,石灰放在洞里太潮湿,所以特务以修庵的名义放在不空庵里。由此我们可以得知,那瀑布后面是一个山洞,就像孙悟空在花果山称王时呆过的那个水帘洞一样。那个洞才真正是特务的基地,机器什么的都在那洞子里,这地方既隐蔽而且瀑布的水声又能把机器声掩盖住。

  可是眼下三固他们并不知道这一秘密,他们只是万分诧异,觉得像置身在梦中或神话故事里一样。

  这边,天眼见就要亮了。谷雷和冯标掉进“陷井”没法脱身正百般无奈,忽听得有说话声,他们听出是两个男人。听声音好像那两个男人正往这边走来,谷雷给冯标打了个手势,两人一闪身躲到一堆稻草里。

  他们听得两个男人在说话。

  “耶?!这木板怎么掉下去了?”

  “怎么掉下去了,总不会是鬼弄的吧?鬼敢进庵里来?还不是你昨天没放好。”

  “我昨天明明放得好好的。”

  “那一回你也说放得好好的,不是也掉下过,算了吧别嚷嚷,让那女人听到没好果子吃。”

  “怪哩?”

  “我说算了,快点把这几包东西弄过去,天就要亮了。”

  洞口有了亮光,一个特务举着灯,另一个从那伸下一架梯子。

  他们下到地窟里来,举了灯在那看了好一会,没发现什么异样,然后背起两包东西走了。因为等下还要再来背东西,所以他们没撤了梯子。

  真是天赐良机,谷雷和冯标等特务的脚步步声远去,迅速地从梯子上攀出地窟。

  两人爬上庵院里那棵大枫树上,发出一长两短三声猫头鹰的叫声。

  那边不久就有了回应,是两长一短。

  “呀!两长一短,有意外!”谷雷说。

  两人迅速地翻过庵院的围墙,循声找到三固他们。

  “你们怎么在这里?”谷雷说。

  三固说:“我正要问你们哩,怎么不回信号?急死我们了。”

  冯标把刚刚的历险遭遇告诉三固他们。

  “噢!原来如此。”三固说道,接着也把他们的发现跟谷雷两人讲了。

  “这么说那瀑布后面有名堂。”谷雷说。

  “我想一定有一个洞,这一带有很多溶洞。”冯标说。

  三固说:“难道他们把作坊放在洞里?”

  谷雷说:“是在洞里,现在我全明白了,难怪我们在庵里找不到什么可疑东西,原来不空庵只是个联络据点,也起个岗哨掩护的作用,作坊在洞里,瀑布声掩盖住了机器声,流水也把污水冲走了,没有一丝痕迹。”

  “狗东西真狡猾。”

  “可是再狡猾还是被我们抓住了尾巴。”

  三固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谷雷说:“不要打草惊蛇,再说我们也不知洞里的具体情况,现在我们兵分两路,一路继续留在这监视,另一路抄近路赶紧向上级报告请求增援。”

  “好,就这么办!”

  6、原形毕露

  这是个上好的天气,日头高高地悬在无云的天空。

  特务吴娜装模作样的上香燃烛,她的左眉老是跳,这让她想起昨天的事。那几个男孩的出现,曾让她感到一丝不安。不过昨夜她已经将一切安排好了,把该转移的全部转移到了洞子里。并指示手下暂时停止一切活动。现在就是真有人来庵里来搜查,也找不到丝毫蛛丝马迹。等过几天看看风声再伺机而动,在这里做着这份事关系重大,须格外小心才是。

  也就是这时候,山谷里,正有一队人在崎岖小道上往不空庵走来,中间有一顶轿子,这么看去这些人像是前去敬香的富有人家。

  轿子在不空庵门前停了下来。

  吴娜打开庵门,看见眼前场面,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镇定下来。她是庵里主事的尼姑,要有那种僧尼的样子。她合掌呢喃,侧眼看去,看见轿里钻出个年轻男人,那男人身穿长衫,手摇薄绸绢扇。她当然不认识,这男人就是化了装的苏维埃国家银行行长,蒋委员长死对头的“朱毛”之一的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

  “小庵山门,不曾想有贵人光临。”“尼姑”问道。

  “前日我夜梦大雪封山,不空庵久困于冰雪中,昨日我置几担好炭捐给庵院可备未雨绸缪之用,可曾收到?”那男人说。

  特务吴娜听了不由一愣。她点了点头。

  “昨夜我又梦有妖魔在周边作祟,故今日亲临此地,带有银钱捐予不空庵,请菩萨保一方平安。”

  说完,男人叫跟班从挑子里拿出数叠现钞。

  特务吴娜一见那叠钱,心里咣铛了一下。你道她怎么会那样?她认出那几叠钱全是伪造的苏区壹元纸币。不过她到底是见过世面的老练角色,依然声色不动。

  “阿弥陀佛……”

  “怎么?不想收下?赚少?”男人说。

  “阿弥陀佛……”

  男人笑着说:“跟你说吧,近来我真可谓福星高照,财运亨通,俗话说得好,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确有其事,我连了几天打开门就拾钱,大叠的钱,你说怪不怪?”

  “……”

  “你看你不说话,还是嫌钱少,好吧,庵外还有金山银山哩,我们到外面看看去。”

  一出门,“尼姑”不由眼一黑。原来,那些“随从”已经在谷雷他们的带领下从瀑布后面的一条石路冲进了洞子,在洞里抓到了几名男女,还搜出造纸和印币的机器以及大量的假币。

  “啊哈哈。”毛泽民笑了起来,“难怪师太嫌那点钱少罗,原来你在庵后掘了个藏宝洞啊!”

  特务吴娜不得不低下头来,她万万没想到行营科如此周全的计划竟然这么快就破产了,她也万万不会想到,这次行动竟会栽在几个在她看来乳臭未干的毛孩子手上。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