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第十七章 智擒妄法者(1)

  1、有人携款逃跑了

  1933年11月的一天,正准备出外执行一项特别任务的两名少谍队员谷雷和和许自了被简教官突然叫了去。那时候谷雷和许自了想也许关于这次任务的重要细节教官还有什么要着重交代。可走进简教官的屋子,才发现屋里还有三个人,一个是中央国家政治保卫局侦察部长胡底,另一个是中央国家政治保卫局执行部长李克农,另一个则是中央工农检察部控告局局长彭天。

  李克农是谷雷他们的顶头上司,另两个人他们也挺熟,少谍队常请有关部门的人来上课,这两人也曾多次来给谷雷他们讲过课。再说胡底彭天他们也算是苏维埃特殊战线的知名人士,少谍队员们能不熟悉?

  谷雷一见三人在那,心里就犯了嘀咕。难道又有什么变故?

  果然,简教官告诉他俩,原定的那项任务已另派人前去完成,现在有新的任务交给他们。

  “要你们去找个人!”执行部长李克农说。

  “找人?!”

  “嗯!找人。”侦察部长胡底说,接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他指了指其中的一个人说,“就是这个人。”

  许自了说:“是不是要我们去捕杀叛徒?”

  蒋介石发动对中央根据地第四次“围剿”以来,不仅加紧了军事攻势,更是辅以了“政治”攻势采取了“招降”的策略,派出特务奸细,对苏维埃政府和红军中的不坚定分子进行分化瓦解,许以美女豪宅,高官厚禄。

  我们中的一些人果然经不住诱惑叛变投敌人,为了惩治叛徒,少谍队确实曾经执行过锄奸的特殊任务,难怪一说找人,许自了就想到捕杀叛徒。

  侦察部长胡底摇摇头,“任务的要求及相关的具体细节由彭天同志说给你们听。”

  谷雷二人听完彭天的话,着实吃了一惊。

  事情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要找的这个人并不像叛徒那么简单,而是个很特殊的人。

  原来,为迎接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召开,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决定在瑞金沙洲坝兴建临时中央大礼堂,在叶坪红军广场兴建红军烈士纪念塔、红军检阅台、红军烈士纪念亭和博生堡、公略亭。人们称之中央苏区“六大建筑”。

  “六大建筑”由红军军委政治保卫局局长有“红色间谍”之誉的钱壮飞设计,国家司法部部长梁柏台担任工程总指挥,具体建设施工由中央政府总务厅负责。工程顺利开工不久,有人检举“六大建筑”工程处处长左祥云经济上手脚不干净。

  由何叔衡领导的工农检察部立刻对此进行调查,调查才一开始,就发现了问题。也就是同时,也许是听到什么风声或是做贼心虚,左祥云突然失踪了。

  调查人员了解到,左祥云失踪前借口购买建筑材料,从财务那提取了七百元现钱。由此看来,左祥云很可能携款逃跑。

  可是他去了哪里?有线索说此人可能去了黎川的德胜关。调查人员分析,这种可能极大。一来,德胜关有左祥云的一个相好;二呢,左祥云在那有个开米铺的堂兄;第三,那的地理位置较为特殊,即是赣闽两省陛邻处又是红白两地的交界地方。

  检察部决定前往该地逮捕左祥云,但在派谁去执行这一任务时犯了难。

  派成人红军前往,一来眼下第五次反“围剿”战役已经找响,敌人大兵压境,正在御敌的关键时刻,红军兵员紧张,一兵一卒都十分宝贵;二来目标大,弄不好容易打草惊蛇。逮捕左祥云不能强擒,只能智取。因为从目前情形看,左祥云挟巨款逃匿,目前还不至于选择投敌。他很明白,白军里见钱钱开的人有得是,那么做难说不会被贪心的白军军官把钱吞了。再者他带走的七百元钱是苏区纸币,这些钱到白区不能用形同废纸。就是说即使他要投敌,也不会那么快,一定会在苏区先想法把这些钱换成大洋。更重要的是此人跟白区的多家富豪有私仇,投降白军那些仇家不会给他好果子吃。可是一旦把他逼急了,左祥云当然会狗急跳墙选择投敌这着棋。这大概也是左祥云选择德胜关这么个红白交界地方落脚的重要原因。因为此人掌握了“六大建筑”的许多机密,苏维埃各方都不希望看到他投降敌人,要真那样,其后果将十分严重。

  正当大家左右为难之时,有人想到少谍队。

  “只有靠他们了,我看他们能行。”李克农说。

  “当然能行,他们不太引人注意,又有招待特殊任务的经验。”简教官说。

  “那么就叫他们去干吧!”胡底说。

  于是谷雷和许自了被叫来执行这一特殊任务。

  两个人听了胡底详细介绍了左祥云有关情况后,稍稍作了一些准备就出发了。他们知道这次任务非同一般,可能会出现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几位首长也没跟他们更多地说些什么,因为他们知道,完成任务一切得靠两位少谍队员的机智和勇敢和经验以及随机应变的能力。

  确实如此,共党掌管苏区“六大建筑”财务的一个重要人物出逃的消息,同时也被国民党南昌行营调查科潜伏在瑞金代号为“黑蚁”的特别行动小组的特务探知了。他们将这一情报送交了驻守在黎黄一带的国民党北路军陈诚部。

  敌人认为这是了解苏区“六大建筑”内情的极好机会,特为此事组建了一支别动队,专门潜入德胜关一带,迎候左祥云的到来。

  2、他想把现钱换成钨砂

  却说左祥云这一天用布口袋装了那七百元,星夜兼程来到德胜关,他先离镇子不远的一块坟地里,找了座墓穴把钱埋了。然后来到镇子东头的一幢青砖屋子里,那是他那老相好的家。

  他敲开门,把门里那女人吓一跳。

  “是你?你在瑞金做官好好的,得意得什么似的,像放个屁也香,怎么想起来这穷山沟沟里?”女人问。

  “人家想你呗。”

  “好啦,别说那许多了,怕是弄到不少银钱吧?”

  “没,现在上哪那么容易弄钱?我是被小人下了阴招在那边呆不下去了。”

  “鬼哟!鬼才信你那话,你那肚里几两货,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吗?”女人阴着脸笑了一下,“说吧,弄到多少银钱?”

  男人想:古人说得真他妈一点不错,女人在钱面前就是一条狗,你就是把钱藏得再好她也能嗅出味来。“好吧,我把实话告诉你吧。”

  于是左祥云把自己在瑞金犯事的事都给叫茵春的女人说了。

  茵春说:“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赶紧把这几百纸票换成银洋,带了这些钱我们两个远走高飞,躲到一个鬼也不知道的地方去过好日子呀。”

  “呀,现在那边封锁得这么紧,连一包盐几颗药丸粒粒都不容易过来,上哪去弄这么多的银洋。”

  “你地面上熟,认识人也多,想个办法吧。”左祥云说,“我这也是为了你呀。”

  “办法倒是有一个。”

  “你说!”

  “这些天前店墟的老黑一直在找我,他收了些砂,想叫我帮他出手。”

  “钨砂?!”

  “嗯!是钨砂……”女人凑近左祥云,好此这般地说了一通。左祥云听了女人的话后,猛一拍腿,连叫了几声好。

  原来,那女人提到的钨砂,是工业尤其是照明工业使用的一种重要原料。世界上钨矿矿藏量最多的地区是中国,而在中国钨矿藏量最丰富的地方是赣南,恰恰就是苏维埃统辖的这一片地区。本来钨砂就物以稀为贵,加上近来白军对苏区的经济严密封锁,钨砂的价格直线飙升,贵得惊人。一些人为此挺而走险,不惜拎着命在白军的枪口下走私钨砂。

  茵春告诉左祥云,这几天正好有个叫老黑的人叫她帮忙弄些砂出去,不如用那些钱把老黑的砂收下来,然后把“货”弄出去,一转手白花花的银洋不就到手了吗,而且能好好地赚一笔。

  左祥云一听这话,禁不住乐得眉开眼笑。“好好好!”他说。“这真叫人要走好运,跌个跟头也能捡着金子。”

  就这样,天一黑,屋里的一男一女就悄悄溜出门,左祥云去坟地取钱,茵春说是去找老黑。

  谷雷和许自了翻山越岭赶了两天两夜的路,这一天来到德胜关。

  闽赣交界处的德胜关,是个颇为热闹的镇子,以往是逢五赶集,但自白军封锁以来,这里成了红白两地的一个重要商埠,几乎天天都是集了。谷雷他们到那时正是傍晚,集早已散去,但两人从黄昏里满地的碎屑杂乱的脚印中仍然能感到这地方的繁华。

  两人一到那,立刻去东街的一家叫“方记”的裁缝铺找人,那是胡底给两个伢的一个联络地点,并写了一封信叫他们带交给裁缝铺的老板,说会有人协助他们。他们很快就找到那家铺子,对过暗号,有人把他们带到铺子里间的一座小阁楼上。谷雷把胡底的一封信交给那个像是老板模样的男人。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