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第十五章 奇怪的旅伴(1)

  1、三个小保镖

  1933年10月的一天,谷雷三固和冯标被叫到保卫局接受任务。这一次的任务很简单,挑选三名少年特工组成一支护送队,护送一位前来苏区做生意的商人回福建。

  奇怪,派出三个得力的少年特工去护送一位商人,三少年觉得此事有些蹊哓,想不出这个做生意的福建人为什么有这么重要。

  出了门后,三固说:“怎么?这时候叫我们送人,还是个生意人?”

  冯标也说:“就是!他们赚钱,我们吃苦。”

  “可这是任务呀!”谷雷说。

  一说任务,没有人再说什么了。少年特工们不管心里怎么想,但一说任务,就什么也不多想了,一门心思想的就是怎样去完成任务。

  按上级的布置,他们在镇上找着那位生意人。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那人的长相完全出乎他们的意外。人长得很白净,说话细声慢气,不像是在生意场上混的滚瓜烂熟的那种人,倒象个书生。

  当时国民党反动派对苏区实行经济封锁,生意人要与苏区做生意都要冒杀头的危险。当然,由于具有冒险性,来往生意利润也高。这些生意人一般都是冲着苏区的钨砂来的,钨是做电灯泡不可缺少的材料,世界上钨矿蕴藏量最多的是中国,而中国钨矿产地属江西,江西钨矿矿藏最多处就在赣南。红白交战后,矿区成了战场,随后,政府又严密封锁了苏区,钨矿的价格在国际市场直线飙升。那些生意人从外面弄来盐、药品、布匹等苏区急缺的物资,换取苏区特有的钨矿。

  你想,这些生意人多么赚钱。

  那商人姓顾,据说常跑苏区做这种生意。谷雷被简教官带去见过这生意人后,就暂时成了顾老板的小伙计,他们叫他掌柜的。

  顾老板刚做了一笔生意,为安全起见,他把到手的那些钨砂巧妙地灌进毛竹里,然后扎成竹排,随便收了些平常货物装在竹排上。让排客撑了排到指定的地方,他并不随排一起走。用他们行话说,这叫“人货分流”,即使货被白军查获,也找不到货主。而货主则走陆路,翻山越岭,身上不带货,即使被抓,也一时没有“证据”。

  可商人们还是怕,一怕土匪。土匪在苏区和白区交界处活动猖獗,他们专找有钱人。来往商贾自然成了他们的主要目标。他们抓住了那些商人,不象那些白军巡逻队,找不出证据只好放人。土匪们不,他们管你身上有没有钱或货都抓,他们有办法弄钱。这很简单,他们把商人扣做人质,然后拿钱赎人。他们绑票这一招往往很灵。如没钱就撕票他们不管你那么多。有钱人都怕死,往往宁愿破财消灾。

  顾掌柜这一趟生意做得可以,他给红军弄来些奇缺的药品,红军方面也没亏待他,给了他一大笔钱。临了红军长官问他还有什么要求,他说能不能给派几个得力的人做他的向导。这事很快得到答复,红军答应给他派了三个人。

  顾老板很高兴,他本来对这事并没抱太的指望,只是说起这事信口提提,没想到会有这种满意结果。急切地要红军长官带那三个好汉来给自己看看。等带来一看,才知道三个都是毛孩子,顿觉有点那个。

  那个红军长官说:“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你别小看他们,他们本事可不小,不信,你看看他们枪法。”

  随手扔过去三支匣子枪,三个伢接了,问:“靶子呢?”

  红军长官指了指祠堂前的那棵柿子树,大家望去,柿子早已收摘,只余了一些小小果儿在高枝上受秋风捉弄,逍遥自在枝头招摇。

  红军长官说:“就它了。”

  声才落,三个伢一举手,有六声枪响,不多不少六颗小柿果就在地上跳滚。直让这姓顾的商人看得目瞪口呆。

  红军长官说:“他们不仅能做向导,紧急时也可做你的保镖。”

  顾老板很高兴,连说谢谢。不用说,这回他一百个放心了。他决定第二天上路。上路前,他到镇上给三个少年扯了布做了身新衣服,又各买了一双新布鞋。三个少年一打扮,还真象三个小伙计。

  他们在那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动身了。

  2、两个不明来历的陌生人

  这一天,潜伏在平谷一带的敌人特务接到来自福建分部的命令,说这些天红军可能派出一个神秘人物前往福州与十九路军高层人士接触。特务们丈二和尚一时摸不清头脑,怎么红军突然会与围剿他们的十九路军有什么勾当?但命令就是命令,他们得不折不扣执行。他们得把所有前往福建方向的可疑人等情况摸个一清二楚。

  原来十九路军自从在上海发动了“一二八”淞沪抗战痛击日本侵略者后,蒋介石视十九路军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立刻绝此心腹之患。对苏区的“围剿”开始后,为了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蒋介石将十九路军调来福建对付红军。这是很绝的一招棋,两虎相斗,必有一伤,甚至两败俱伤。不管红军消灭了十九路军,或是十九路军重创红军,对于蒋介石来说都是快事。

  但这一阴谋却被十九路军高层识破。“九一八事变”后,十九路军蔡廷锴将军本来就对蒋介石有所不满,后来,又目睹了蒋在民族危亡之际,假抗日,真投降,积极打内战的真面目。他决定举起反蒋抗日的大旗,成立福建人民政府。为了联合红军一起反蒋,蔡廷锴将军派人前往苏区和红军联系。通过与周思来等人的具体谈判,双方已达成某项协议。

  消息传到南京,蒋介石如坐针毡,一边几天寝食难安,整天一张脸悉眉不展。蒋介石心里非常清楚,红军和十九路军协议一签,蔡廷锴将军一拿到协议,必定是如虎添翼。而且蒋介石心里也很明白,可怕的并不是蔡廷锴,而是十九路军与红军的联合。那么一来,江西福建大部分土地就连成了一片,苏区实际上比现在又扩大了一倍,刚刚发动的第五次“围剿”就眼见要破产了。

  显然蒋介石不甘心于此,他决定不惜一切阻止红军与十九路军的联合。他把刚刚成立不久的特务组织“复兴社”头目戴笠叫到办公室。责成他不惜一切要把那个身带协议的人抓住,一定不能让那份协议落到蔡廷锴的手里。

  戴笠接受任务后,立即将其骨干潜入苏区各地。自己则从南京来到江西,坐镇南昌亲自指挥。另一方面他们在边境加强了封锁和盘查。

  这一天,潜入苏区某地的特务传来了有关情报,说最近几天,红军派出了好几个人往边境那边行进,其中可能就有那个要找的重要人物。

  话说谷雷他们动身不久,就在路上遇到两桩怪事,其实是两个不明来历的陌生人。

  第一个是在一片林子里碰到的。谷雷三个带了顾老板穿过那片林子,突然听到有人跟他们说话。他们抬头,发现不远的大石头上坐着个男人,看上去这人象是坐在那块石头上休息。那男人穿了身西装,脸白白的很斯文,不像是本地人。

  “喂,掌柜的,看你们急急的样,上哪?”那男人说。

  顾老板说:“生意人,赶路跑几个银子,我们去黄陂墟。”

  “带上我行吗?”那男人说。

  顾老板一口回绝了,“不行!”他说,“你多少该懂生意场上规矩吧?谁知道你会不会搅了我们的事?”

  那男人笑笑,没开声。

  谷雷他们一行四人继续往前走,他们发现那男人一声不响地跟在他们后面。

  “他跟在咱们后面。”三固说。

  谷雷说:“甩掉他!”

  他们走了好几道坡,回头终于不见那人的影。可才高兴不一会儿,那人却鬼影般地出现了。这么连着反复了好几次。眼见挣不脱了。四个人把那男人拦住。

  “你看你老跟了我们……”顾老板说。

  “行行好……”

  “此话怎讲?”

  当时顾掌柜和他说了一阵话,那人说姓钱,他说他是个地质学家,是专门来这一带山里考察地质的。不想在山里遇上盗贼,东西被人偷个精光。那里有他野外作业所必须的指南针和工具,还有相关证件和一些已到手的资料。现在损失殆尽,他只好打道回府。可身上没了钱,向导也找不到,他不识路,外面红白正在打仗兵荒马乱又不敢随便出山怕被人当探子抓了去,没了证件有口也说不清。只好在山里胡乱转,已经转了有两天了。

  “你们要不肯带我一起走,我非死在这鬼地方不可。”那男人说,“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

  那男人嘴巴很能说,他把顾老板给说动了。谷雷想制止顾老板的愚蠢做法,但想到自己身份只是小伙计,那么做不合“身份”会让人看出破绽,就忍住了。再说看顾老板那样子,不会轻易听他们三个毛孩子的话。

  只好带了那男人走。

  又翻过了一座山。到了一座庙里,赶上和尚们正在做道场。香火燎绕,很是热闹。

  顾老板说:“我们也拜拜菩萨,求菩萨保佑我们一路平安。”果然就燃了些香烛捐了些银钱。说也奇怪,那边老和尚正双目紧闭手敲木鱼念经,突然就睁了眼叫声“啊呀!”把香客们都吓一跳。老和尚指了顾老板说:“你近前来,我有几句话说给你听。”顾老板真就凑近老和尚。听那和尚耳语了好一阵子。只见顾老板脸上阴晴乍变。

  出得庙来,谷雷问道:“掌柜的,那和尚跟你说的什么?”

  顾老板说:“天,他怎么知道我此次行程?他说我此去路有不测,需做善事以消灾。我说我已收留一迷途客人,他说好事成双,他还说我们前去数里会遇到一残足之人,务必援手。”

  三固说:“鬼,我才不信,老和尚怎么知道?”

  他们才说着话,走不多远果然就遇到另一个男人。当时,天突然下起了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那钱先生说:“好象前面有个山洞。”说着就带着大家往那边去。一行五人看见前面果然有个崖洞,就胡乱躲了进去。他们没想到那呼呀呀地跳起个人来。他们一看,是个男人,脚上缠着绷带,象是伤得不轻。那男人说:“呵呀!我当是碰到野物了哩。”顾老板说:“你躲在洞子里冷丁跳出来,吓着的该是我们,还以为碰上鬼了哩。”那男人说:“碰上鬼的是我哟。”

  接着,他把他的遭遇也诉说了一通,他说他也是个生意人,在家里买卖做得平淡。人都说这边能赚大钱,就斗胆下决定来这边碰碰运气。不想却遇着了土匪,货被抢个干净不说,还被做了肉票,要家里拿钱来赎人。

  “好在我命大,那天遇上官兵进山清剿红军,土匪怕被官兵当成红军围攻,慌忙撤离。我就趁乱逃了出来。哪知道一不小心从坡上滚了下来,摔成这样。”那男人皱着一张苦瓜脸说。

  顾老板想起那和尚的话,说:“哎呀,那出家人算命真是灵验,看来我真要好事成双了。”他对那人说,“你就跟了我们走吧。”

  这下可把谷雷他们三个急坏了,这种巧合鬼才信,他们觉得跟了这两个男人一路上必定凶多吉少。说不定这两人中就有敌人派来的特务。可现在两个男人已经缠上了,那该怎么办呢?谷雷把两个伙伴假装拉屎叫到林子里,他们商量了一会,觉得事情蹊跷,还是要格外提防的好。

  三人正说着话,突然看见那姓钱的先生在那边探出个头来。

  “哎哎!人家拉屎有什么好看得!”三固说道。

  那人笑笑的,那人说:“我当你们在这打兔子哩,你们掌柜的说你们三个打野兔是把好手。一路上我倒想看看你们猎兔的本领,一路上也吃点野味打打牙祭。”

  “抓兔子容易,防豺狗难哪。”冯标话里有话。

  那人点着头。“这话在理。”他说。他笑着,一付欣赏的表情。这更让三个少年觉得怪得出奇。

  3、怀疑

  走了两天整,一行六人相安无事。

  这一天他们走到盖洋一带。这里是武夷山的中段,属于红白交界地方,因为战事常常在这一带发生,互相抢夺区域,你来我往,很难分清哪是红区哪是白区。按一般情况看,这一带情况最为复杂。因此从那时起,一行人不敢贸然进入村庄不说,谷雷还叫大家别生火做饭,怕烟招来白军或山匪。他们吃的是从山边地头挖来的红薯,就了泉水生嚼。到了夜里他们才敢烧一堆火。一来煨红薯烤只野兔什么的算是吃点熟食,二来用火取暖,三呢也可防狼。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