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第十二章 石龙山的“宝藏”(1)

  1、这任务光荣而艰巨

  1933年5月的一天,正准备前往参加第四次反“围剿”战斗的少年执行队,突然接到命令,要他们去执行一项紧急任务。布置任务时,简教官不准大家多问,只说随他赶到石城就知道了,看简教官的神秘兮兮的样子,谷雷他们心里充满了好奇,可少年特工们早已习惯这一切,没多问,一声不吭地随着通讯员,马不停蹄赶到石城县某地。

  谷雷他们一到目的地,立即就被带进了一间大屋里。那里,几个男人正焦急地等待少年特工们的到来。

  进了屋,谷雷抬头看去,吓一大跳。你道屋里坐着的是些什么人哪,那可非同一般。在那坐着的都是苏维埃共和国的重要人物,其中有苏维埃保卫局邓发局长,有苏维埃财政部部长邓子恢,内务部部长周以栗,还有苏维埃国家银行行长毛泽民。满屋子的烟,显然他们已经在那呆了很长的时间,地上满地都是烟头。

  谷雷暗想,呀!肯定有重要任务。三固他们也意识到这一点。少年特工们现在已经掌握了一个规律,接受任务时越是有大人物出现,任务就越艰巨越惊险。

  果然,任务很快就明确了。

  那确实是个非常重要的任务。

  原来,前些天,红军一举攻占了福建漳州,从反动商人和土豪劣绅那筹集了一大笔款子。连银洋带金银珠宝,足足有百万元之多。这笔钱运到石城后,因部队要参加反“围剿”战斗,行军打仗带了这么多的银洋珠宝不太方便。再说当时苏维埃共和国已经成立,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国家银行。作为共和国国库的财产,这些银洋珠宝应该由政府来管理。这样,这些银元珠宝就移交给了担任苏维埃国家银行行长的毛泽民同志。有了这么多钱当然令人高兴,毛泽民乐得那几天老也合不上嘴。苏维埃正是“囊中羞涩”,这个堂堂行长也正发愁徒有其名之时,突然有了这么一大笔钱,能不开心吗?这可是国家银行的银根哪,这无论对年轻的共和国或是正在进行艰苦的反“围剿”战役的红军来说,都是急切需要和十分重要的。

  可是不久苏维埃共和国的首脑们就犯愁了,战乱时期,这么大一笔钱存放在什么地方好呢?

  那时候,即使作为苏维埃首都的瑞金,局势也相当复杂。主力红军要四处出击,粉碎敌人“围剿”。国民党除了对苏区实行经济封锁外,还往苏区内部渗透了大量的特务暗探,专门从事破坏苏区经济的活动。另外,一些土匪近来也因红白两军间的战争,得以有了大肆猖獗的机会,他们当然也对这么一大笔财宝银洋馋涎欲滴。更需要提防的是,红军内部也有败类,也难说会有利欲熏心之徒,谁也不能保证就绝对没有人为这些财宝出卖良心挺而走险。

  必须把这笔钱藏好,必须派绝对可靠的人来完成这一任务。

  这任务光荣而艰巨。

  苏维埃共和国的几位“内阁大臣”为此开了好几天的会,研究出了一个最佳方案,可是要落实谁来执行这一方案时,大家又犯了愁。研究来研究去,有人提到红军少谍队。后来,大家一至认为觉得只有运用红军少谍队来完成这一任务才最合适。一是他们人小目标也就小,不大引人注意,二是因为少年特工都是孩子,没有成年人对财富的那种既定的观念私心也不太重。

  就这样,谷雷他们被带到了石城。

  2、藏宝

  这天上午,谷雷他们开始执行这一任务。他们一行十人被一个管家模样的男人带了,在石城境内石龙山山中走着。

  银元珠宝被分放在二十只箩筐里,表面放着一些谷物山货什么的。少年特工装扮成某大户人家的挑夫,担着箩筐像是运货到某个地方。国家银行也派了一个人随行带路,就是那个“管家”。那人叫林九,脸很黑,穿着长衫,一路不说话,倒真像一个管家。

  一行人闷声不响地在深山老林间崎岖险径上行走,为了保密,下达任务时也规定了纪律,让大家不要随便说话。担心隔墙有耳,再说祸从口出,说说说不定就说漏了嘴。如此重大的任务,苏维埃国家银行的支柱命脉,也许就因为不经意间的一个字一句话给彻底毁了。

  这天天下起了雨,路上不大好走,谷雷他们一人担一担东西,东西并不太重。谷雷想,也许太兴奋了,所以觉得不重。他想,那么多的钱,他们中间还没有人见过那么多的钱哩。人们都说见钱眼开,所以少年特工心里一直很那个,总觉得很兴奋很好奇,那种兴奋和好奇像个什么怪物,在你肚子里翻腾,弄出一些话直想说出来,你越压抑了不说越是想说,嘴巴痒得难受,眨眉弄眼地弄出急不可耐的模样。直等到走入深山老林人烟稀少之地,终于有人忍不住了,那人是三固。

  三固说:“那么多的银洋,打死我也不敢想会有这么多银洋。”

  谷雷说:“你不要说话!”

  三固指了指管家模样的男人,说:“那人都不管,小声说说还不行,这么个地方鬼都没一个。”

  林九说:“说吧说吧!话不说出来闷在肚子里也烂了,人憋着多难受不是?”

  谷雷想:这同志也真是,这么重要的事情,他竟如此的大意,到底是没搞过机密工作的人。

  国家银行派来的这个林姓男人,好像真的不太在意三固的说话,除了反复强调叫大家别动箩筐表面遮掩物外,似乎对别的都很大意随便。其实那事不用他这么费劲交代,少年特工们再想饱眼福也不会擅自弄开伪装物往里看的,这是纪律,只要上级规定了纪律,少年特工每个人都会很自觉地严格执行。

  谷雷听了林九那么说,觉得姓林的汉子有点马虎,这么重要的任务怎么能随便让大家说话,就不怕突然说漏了嘴?后来,他又觉得连银行行长毛泽民也不太注重保密,好象对这种特别任务的操作比较外行。比如说象运送这些“东西”,本应最好是在夜间进行,这是起码的常识。白天行动目标大,而且目前正是敌人暗探四处活动之时,白天南来北往的那些人里难说就有敌人的眼睛。那些特务都十分狡猾,狗鼻子灵得很,这么一队“运货”人走在光天化日之下,只怕是百密而一疏,让那些家伙看出什么破绽来。为此,行动前谷雷曾向毛泽民同志提过建议,但银行行长认为这些天一直下雨夜间行走不方便。再说夜间行动必须燃火把,这么多人一起走,反而会引人注目。

  谷雷想,也许这一切都不是理由,不在夜间行动肯定有他们的道理,也许他们也不完全相信我们少年执行队的少年特工,夜间难以监督,说不定谁黑暗中抓了几把银洋藏在路上某处也不定,甚至还会有人趁月黑风高携了钱财逃走。

  他们肯定就是这么想的。谷雷想。

  总归有个原因。谷雷想。

  这么想,谷雷有几分不舒服。后来想到这些钱确实是个大数目,也确实是个特殊而艰巨的任务,人家那么安排是为了绝对保险。也许有他们的道理。心里才好受些。

  谷雷决定不想这些事了,任务只是要他们运送银洋,别的也管不了。

  走了整整一上午,他们终于走到了要去的那个地方。那是深山里一处崖壁脚下。那有个洞子。

  “就这了!”林九说。

  三固看了看,觉得好像不该是在这么个地方,他感觉这里并不是最理想的藏东西的地方。其实那时大家都有同样的一种感觉,觉得这地方并不十分安全。只是三固心直口快把话说了出来。三固说“还有比这更好的地方哩。”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