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第五章 马夫之死(1)

  1、谁也没想到会出命案

  马夫八庆被一根箩绳套住脖子悬梁上吊死了,他死得有些蹊跷。

  他死的地方是一处老碓屋,那地方不常有人去。伙房要磨面舂米什么的,伙夫蔡东根就常牵了马常去那地方磨东西。马夫八庆放心不下那匹马。担心伙夫累坏他那匹马,就常去给伙夫蔡东根帮忙。可那天马夫赶马进了那屋就再也没有出来。

  保卫局立刻派人前来破案,倒不是马夫是个什么重要人物,而是因为马夫八庆不是一般人的马夫,况且在这么个地点这么个时间又这么奇怪地死了。上头觉得总是似乎很严重,要求保卫局倾尽全力尽早破案。

  你道保卫局为什么对马夫八庆之死如此重视?这与另一个重要人物有关。这人就是中央苏区新来的军事顾问李德。马夫八庆就是李德的马夫。

  这个被人称为红胡子洋人的德国人,一到苏区,保卫局就格外重视。他们按李德的要求,单独在叶坪村的一块空阔的稻田中间建了一所房子。因为那房子前不接村后不挨店,所以大家管那处建筑叫“独立房子”。

  安排好了李德的住所比较容易,但安排他的生活就有点棘手,除了必要的警卫人员外,还必须给他选派三个特殊的人。一是马夫,二是伙夫,三则是勤务兵。说它特殊,是因为给李德配的是两匹洋马,那两匹马还刚从敌人那缴获而来,必须要个上好马夫来调教;李德是洋人,吃不惯中国的白米饭,得找个会做面包色拉什么洋玩艺的伙夫来;勤务兵呢,也是因为李德是洋人的缘故,饮食起居生活习惯都和哺育人不一样,而且脾气古怪,没个灵活听话的人根本没法跟他干勤务。

  保卫局挑来挑去,挑出了八庆,蔡东根和三固。蔡东根曾在长汀一家教堂里帮洋和尚做过饭。八庆是河南人,曾是冯玉祥将军手下的一名马夫,那时德国人送给冯将军几匹大洋马,都是八庆给驯养的,一直到中原大战结束,后来,他随二十六军在宁都起义参加了红军。而选三固做李德的勤务,是因为谷雷他们正好出外执行任务,加上三固虽然跳皮,但对洋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崇拜,连三固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与洋人有缘,那天说要个人去给洋人做勤务,整个少谍队没人吭声,只有三固表示愿意。

  三个人来到独立房子后,白天各尽其责忙自己的事,晚上回村子里休息。一整天和李德说不上话,只有他们三人说说笑笑,对于这份差事,三个人都比较满意。

  谁也没想到会出命案。

  这些天,李德去了广昌,到那视察他布置的反“围剿”防御工事。这一错误的策略,后来导致了红军第五次反“围剿”的彻底失败,致使红军不得不进行战略大转移,那是后话。

  这样,李德三个身边的随从就闲了下来,三固记得出事的前一天,马夫八庆还跟他说第二天去汪埠镇赶集,约好了在村子东头那棵老樟树下等,左等右等始终不见马夫八庆的身影。三固想去八庆信处找,就听得有人说马夫在碓屋里吊颈死了。

  2、伙夫蔡东根直喊“冤枉啊冤枉”

  国家保卫局侦察处的两位侦察员在碓屋里呆了一整天,出来时他们在案情调查报告上写了一行字:死因离奇,但他杀的可能性较大,杀人动机不明。

  没出一天,保卫局来了几个人,把伙夫蔡东根逮捕了。抓伙夫时三固在场,他看见伙夫脸攸地一变,眼惊得什么似的。“冤枉呀冤枉!”伙夫声嘶力竭地喊。

  “可现场除了你的脚印和死者的脚印外没第三人的了,你说冤枉?”侦察员说。

  “那是我前天留下的。”

  “你是说死者是自己吊死的罗?可那根梁离地面足足有一丈多高,马夫再有本事总不可能飞起来把脖子套进绳套里吧?”

  伙夫一脸的冤屈,“我昨晚一直跟三固在一起,我们在镇上那家茶铺里看人耍牌,不信你问三固。”

  侦察员说:“不必了,我们都调查过了,你们昨夜在一起不错,但天亮时你们回了家。”

  蔡东根说:“大家散了伙,不回家去哪?再说回屋了我和三固困在一起。”

  “那谁知道?”侦察员说。

  “你看你这么说。”

  “你等人家睡了溜出去把人杀了。”

  “可我为什么要杀八庆?”

  “那谁知道,这事我们要进一步调查,这也是正是我们想要知道的。”

  伙夫蔡东要命百般无奈,他被士兵带走了。

  三固在那站了好一会儿,他像根木桩。他敲敲自己的脑壳,想把脑壳里那滩乱麻理出个头绪来。昨夜他确实一直和蔡东根在一起,但侦察员说得也在理,弄死个人也不是个费时费力的事,也许趁了旁人熟睡了凶手溜出去把案作了。可是伙夫蔡东根和马夫八庆关系不错,平时也看不出有什么过节,他为什么要杀马夫呢?不过三固注意到侦察员说要进一步调查作案动机时,蔡东根眼里的确掠过一丝东西。

  三固想:侦察员说过要继续调查的,也许最后的结果很快就会出来,那样,受屈的伙夫就会彻底解脱。

  可是事情并没有像三固想的那样。

  第二天,专案组接到命令离开了村子。因为第五次反“围剿”战役打响了。三固看到,汪埠附近的部队也紧急调动开往前线。村里老少妇孺也都忙了起来,除了田里的农活,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扩红,几乎所有的青壮年男人都紧急动员加入红军。这是严峻的形势所迫,敌人几十万大兵压境,而中央红军总数尚不如人家十分之一。

  三固没去前线。一来红军不到万不得已,不让这些细伢家到战场上真刀真枪与敌人拼杀;二来李德基本上还是在他的独立房子里看着地图指挥打仗。所以,三固只好老老实实呆在那。

  三固更加寂寞了,他隐隐觉得马夫八庆死得冤,伙夫蔡东根也冤。他想,马夫八庆死了就死了一了百了,可伙夫蔡东根被当作杀人犯关在牢里,那可不好受,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人拖出去砍了头。看来这事是没法翻案了,战争时期情况特殊,一些必要的司法程序相对简单化了,就像那些屈死的AB团。

  除非找到了充分的证据证明人不是伙夫蔡东根所杀。

  三固想,反正我眼下也没太多的事,我试试看能不能找出点什么,让马夫八庆死得明白,让伙夫蔡东根解除冤屈。

  3、推不翻的结论

  三固决定去那间碓屋看看。碓屋就在小溪边,原先有只水碓,水从高处淌下,推动水碓。然后村里人把水作动力,在碓里舂米,在碾槽里石磨上碾磨东西。后来,水碓坏了,村人只好以牛为动力碓米舂谷。碓屋就废了,红军来了后,碓屋归了队伍上用了。

  马夫八庆吊死在碓屋后,就更少有人去那地方了,那是座凶宅,按当地迷信说法,吊死的人鬼魂是被绳拴在梁上了总也散不去,屋里常有吊人鬼显形。更何况保卫局将现场贴了封条封了。

  三固过去很胆小,但参加少谍队后胆子倒是越练越大,也是,从死神眼皮底下过来过去得多了,还怕死不成?不过今天他来碓屋,还是感觉身上鸡皮粒粒一阵阵泛起。碓屋藏身竹林深处,溪水发出怪响,林深草密,掩映出一种阴森可怕的气氛直逼过来。

  三固壮着胆,小心地把那门弄开,他把封门的木板撬开,用力过猛,门“吱呀”的一声突然洞开,那使三固不由瑟缩了一下。屋子是卵石磊就的,不很大,是间平房,但梁却很高,确实有近两丈的高度,屋里除了石碓石碾什么的,就没别的东西了。

  三固先看脚印。命案发生后除了两名侦察员,就没第三个人进过这间屋子。三固细细地看下来,屋里有五个人的脚印。除了自己的外,还有两个侦察员留下的,再就是死者和蔡东根的鞋印了。除人的脚印外,地面上还有牛和马的清晰的蹄印,那是因为牛和马做动力的缘故,一方黑布,蒙了牛或马的眼,让他拉了套在碓边转圈圈。

  三固抬头看那根梁,他找来根细长的竹子,比划了一下房梁的高度。然后用尺量了量,足足有一丈三尺八。死者八庆的身二最多也四尺多一点的样子,踮起脚也就添个半尺到顶了。就是跳起来,也只能跳个二尺多。那就是说死者要自己够到梁上的那根绳套,脚下必须垫上四尺多高的东西才行。

  可是事发现场根本没有这么高的东西。

  三固想,是不是有人作案后抹去了脚印,或者是爬上房梁完成这一切的?

  他试着那么做了好几遍,答案是绝对不可能。

  碓屋靠近溪边,屋里很潮湿,脚印根本没法弄去,再说就是有心弄掉,那为什么死者的脚印和牛马的蹄印没一道弄去呢?

  他攀上房梁,那梁是杉木的有些年月了承受死者的体重可能还免强能行,再加上另一个人的体重,绝对支撑不住,再说那么一根细木头,就真有飞檐走壁的本事,也没法在那上头来去自如。

  只有一个结论,那就是人确实是蔡东生所杀。

  三固被难倒了,他一方面认定蔡东生不是凶手,但调查的结果却不能证实自己的判断。

  4、一个谜揭开了又出现另一个谜

  傍晚时分,三固去溜马。马夫八庆死后,李德的马就由三固照看。马似乎很留恋过去的马夫,对三固有些欺生。三固很无奈,只有每天小小心心地伺候那马,常牵马去溪边溜。那时正夕阳西下,老人细伢和村妇都从田里归屋,牵牛荷锄,戴笠披蓑,一副乡村农事图。三固注意到河里的情形,几个牧牛伢牵牛回村,他们不走那边的木桥,而是赶了水牛下河,人骑在牛背上悠哉悠哉地涉水过河。这让三固想起以前的情形,那些日子,他也是这么做的,他让水牛从河里过以便洗去牛背上的泥垢。自己则在河里捉几条鱼摸上一会儿螺丝,他们不怕水深,水牛的背就是他们的船,细伢们坐在牛背上涉水而行,很好玩。

  三固饶有兴致地看着细伢们做着自己常做的那些勾当,那些细伢甚至比他当年还放肆,他看见一个伢在牛背上不安份,竟然稳稳地直立在牛背上,像耍杂技一样。

  三固心里突然被什么触动,他联想到一件事。

  记得那天三固和马夫在草地上聊天,马夫八庆谈起自己的骑术和驯马技艺。

  “马通人性,你只要对它真心好,它什么都听你的,叫它躺下就躺下,叫它站起就站起,它就像你的兄弟。”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