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十五、旷世阉佞魏忠贤

个人档案

姓名:魏忠贤

原名:魏进忠

曾用名:李进忠

号:完吾

生卒:1568―1627

享年:60岁魏忠贤像

魏忠贤,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宦官之一。因赌博输光钱财,他引刀自宫,入朝当了太监。凭借奸诈的手段和狡猾的头脑,他一步步从惜薪司太监升为司礼秉笔太监,直至兼提督宝和三店,兼提督东厂。看到熹宗荒废国事,昏聩无能,他便大权独揽,结党营私,极尽祸国殃民之能事。他疯狂残害东林党人,将大明王朝弄得暗无天日。他自称九千岁,后又被熹宗封为魏国公,其势可谓倾一时朝野。最终,这个恶贯满盈的阉佞,落得个自尽身亡、不得善终的可耻结局。

市井无赖自阉身不择手段谋专权

明隆庆二年(1568),魏进忠出生于河间肃宁(今河北肃宁县)。他未读过书,自小一副泼皮无赖的品性,偷鸡摸狗,欺男霸女,干尽坏事。他最精的一技,就是赌博,平时总是赢多输少。

这一日,魏进忠又来到了赌场。这次,他手气不好,几场下来,不仅分文不剩,还欠了许多赌债。那些赌徒债主逼他赶快还钱。他万般无奈,索性显出了泼皮本色,大声喊道:“老子就是不还,你们能把我怎样?”赌徒哪有好惹的,一听这话,马上拳打脚踢,群起攻之。魏进忠被打得躺倒在地。众赌徒打得手软,望着地上像一摊烂泥样的魏进忠,笑道:“就凭你这德性,也想打架?我看,干脆进宫当太监去得了。”另一个赌徒附和道:“没错,当太监多好啊,整日里和三宫六院的佳丽打交道,吃穿不愁。甭管岁数多大,也甭管是男是女,都得管你叫‘公公’。”众人哄堂大笑。一人又狠狠地踢了魏进忠几脚,道:“三天之内,你不还钱,就让你做一个真正的太监。”说罢,扬长而去。

众赌徒走了好久,魏进忠才从地上慢慢地爬了起来,离开了赌场。走到一座破庙前时,他再也走不动了。朦胧至半夜,魏进忠从梦里醒来,回想起白日里的经过,思来想去,觉得自己还真不如去当太监。于是一狠心,他找了把砍柴刀,把眼一闭,一刀切了下去。过了一个多月,魏进忠化名为“李进忠”,顺利地进宫当了太监。

魏进忠刚入宫时确实表现得忠诚、勤勉、任劳任怨,再加上他特有的机敏、狡猾和善解人意,不到几年,他就获得了宫中一个很有权势的太监魏朝的好感。魏朝是太子朱常洛的宠妃李选侍的侍卫太监。1620年,光宗朱常洛登基后,他的权势也相应增强,成为宫中少数几个炙手可热的太监之一。魏进忠认准了这个进身阶梯,千方百计地巴结奉承魏朝。魏朝被奉承得满心欢喜,多次到秉笔司礼太监王安面前称赞魏进忠。

不久,魏进忠谋到了一个令其他太监艳羡的职位――“惜薪司太监”,即给太子朱由校的生母王才人典膳,也就是负责王才人母子俩的饮食起居。

年幼的太子朱由校体弱多病,朝廷专门派了一位乳母客氏给他喂奶,魏进忠与其一同照料太子母子。据说客氏长得十分漂亮,又兼年轻,有些耐不住寂寞。但宫中除了太监就是宫女,客氏也无法可想。隶属于司礼监的太监魏朝看准机会,便来引诱客氏。一来二去,两人便做了一对假夫妻,结成了“对食”。所谓“对食”,是古代宫中的一种太监和宫女的配合方式。得宠的太监可结交一名宫女,由她照顾衣食起居,或者是由皇上特别赐予,令他们建立家庭。其实是虚凰假凤,并非真夫妻。

泰昌元年(1620)九月二十六日,刚即位一个多月的光宗在服用了一位官员进献的两颗红药丸之后神秘地死去。他的死是明末宫廷一连串的疑案之一。此案的真情从未被揭开,但大臣们都怀疑,这是神宗朱翊钧的郑贵妃指使人干的。因为郑贵妃一直想立她的儿子福王朱常洵为太子。不过,她的阴谋并没有得逞。其时,太子朱由校已经15岁,到了可以即位的年龄。十月一日,朱由校登基,是为熹宗。

熹宗即位,乳母客氏被封为“奉圣夫人”。魏进忠知道向上爬的机会来了,只要能抓住客氏,他就能更上一层台阶。于是,他翻脸不认魏朝,拼命巴结讨好客氏。魏进忠长得比魏朝高大健美,又心计百出,善于揣摩女人的心理,很快就得到了客氏的喜欢。一次,魏进忠与魏朝两人争风吃醋,竟大打出手。魏朝力怯,被魏进忠打了数下,就拉着客氏跑出去,魏进忠随后紧追。他们边追边吵,直追到乾清宫外。熹宗在睡梦中被惊醒,出来一看,才知是两人争夺客氏。熹宗大笑道:“你们俩争一妇人,也有意思,这事我不便强断,还是由客氏自择吧!”客氏选择了魏进忠。

魏进忠的命运由此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在此之前,他的影响只限于宫廷太监内部,而且远没有获得决定性地位。可是现在却不同了。魏进忠很快以他高明的手腕博得了熹宗的喜爱和绝对信赖,再加上熹宗从孩童时起就对客氏产生了依恋之情,魏进忠在天启朝廷的地位便直线上升。

存于北京大钟寺的魏忠贤钟天启元年(1621)四月,熹宗斥退了正直的王安,而改任魏进忠为秉笔司礼太监,并赐名为魏忠贤。秉笔太监是宫内宦官的最高职务,要经常帮助熹宗批阅大臣的奏疏并下达各种指令。按理说,这种职务不应该由魏忠贤担任,因为他是一个目不识丁的文盲,可是客氏对熹宗的影响这次又发挥了效力。魏忠贤利用识字的太监王体乾、李永贞等人为心腹助手,慢慢地开始插手朝政事务。

木匠皇帝帝无权阉党祸国国遭殃

魏忠贤朝夕侍奉于熹宗左右,将熹宗的秉性喜好摸得一清二楚。他对症下药,处处讨得熹宗的喜欢。熹宗对他另眼相看,魏忠贤的权势也就逐渐大了起来。

熹宗和其他艺术家皇帝、淫棍皇帝、暴君皇帝大不一样,他是一个木匠皇帝。熹宗很聪明,在木匠活上的天分尤其高。他不仅能制作一般的木器,还能盖房子,刷油漆,刀锯斧凿之类,他样样精通。对于一些小的机巧,他尤其喜爱。他曾在宫中仿照乾清宫造了一座小宫殿,其他种种玲珑的小玩物,他也造了不少。熹宗的兴趣在于当木匠,把批阅奏章和处理文件看作是令他头疼的苦差事,尽量逃避。他在引绳削墨的时候,聚精会神,绝不分心,若遇别人打扰,就很不耐烦。而魏忠贤总是摸准时刻,趁他沉浸于匠人之乐时前去奏事,于是,熹宗就扔给他一句话:“朕知道了,你照章办理就是了。”

久而久之,朝政大事的决定权便落在魏忠贤手里,熹宗已经成为一个傀儡了。不过,他乐意于当傀儡,因为这样就可以腾出手来从事他最有兴趣的木匠活,至于朝政大事,尽由魏忠贤去处理好了。

大臣们对熹宗被操纵深感忧虑。御史周宗建、马鸣起,给事中倪思辉、朱钦相、王心一以及刑部主事刘宗周等不顾个人的安危,多次向熹宗进谏,要他疏远魏忠贤,但他们无一例外遭到了熹宗的训斥。由于熹宗不能容忍任何人对魏忠贤进行攻击,魏忠贤也就更加肆无忌惮,恣行妄为了。

为了更加牢固地把握权柄,魏忠贤决定建立起由他亲手指挥的军队。于是,他串通外臣,让他们写奏章倡议开内操。熹宗批准后,魏忠贤就从锦衣卫中选拔了几千兵士,配备火器,让他们在紫禁城内日夜操练。魏忠贤又把自己的亲信安插在军中,牢牢地控制住了军权。这支军队在宫内鸣枪放炮地操练,竟把尚未满月的皇子惊死了。后来,这支军队人数增加到1万多人,势力更加庞大。一天,熹宗来视察,魏忠贤让太监试放火铳。不料火铳爆炸,不仅炸烂了太监的手,还差点伤了熹宗。不过,熹宗倒也大度,不仅为不以为意,还嘻嘻而笑,若无其事。

魏忠贤经常着戎装于大内驰马。一次,熹宗正与妃嫔坐于便殿,魏忠贤公然骑马驰过御前而不施礼。熹宗勃然大怒,随手搭箭射死魏忠贤所骑之马,拂袖回宫。魏忠贤并不认罪,反而扬言,既设内操,就可以宫内骑马。后来在其他太监的劝说之下,他才勉强对熹宗说道,奴才不知万岁爷在便殿,罪该万死。熹宗也就不再追问。还有一次,熹宗至西苑,客氏与魏忠贤公然乘大舟游湖,饮酒作乐,熹宗则和两个小太监泛小舟荡漾。后因风起,小舟翻覆,两个小太监溺死,熹宗也几乎丧命。

魏、客二人架空皇帝,引起了张皇后的不满。张皇后曾多次想将客氏处死,但却为熹宗所阻。一天,熹宗闲来无事,来到后宫,见张皇后坐在那里看书,随口问了一句:“梓童(古代皇帝对皇后的称呼)在看什么书?”张皇后答道:“《赵高传》。”熹宗笑道:“这书有什么看头,难道我大明王朝中还有赵高不成?”张皇后放下书,道:“难道陛下不知道朝中谁是赵高吗?”熹宗惊讶地说道:“哦,真有此种败类?”“有,比赵高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是谁?”“魏忠贤!”熹宗沉默半天,只淡淡地说了一句:“梓童多虑了。”然后,缓步走出,随后竟将这件事告诉了魏忠贤。

从此,魏忠贤和客氏对张皇后恨之入骨,他们诬告张皇后不是国丈亲生女儿,并买通了一个死囚犯,要他供称张皇后是自己所生。见熹宗不信,他俩又诬告张皇后的父亲谋反,并想立客氏的侄女为皇后,但终未得逞。后来,客氏侦知张皇后怀孕,就派心腹宫女去做手脚,在替她捶腰时伤及胎气,令张皇后流产。而张皇后所生三男二女,后均被魏忠贤与客氏害死。

魏忠贤如此专横跋扈,早就引起了东林党人的不满。东林党出现于万历年间,成员大部分为那些注重道德气节的正直知识分子,是明末主张维护儒家统治理想的中坚力量。天启初期,东林党在朝廷中仍保持着相当大的影响,领袖人物邹元标、赵南星、王刍、高攀龙等都身居要职;成员左光斗、魏大中、黄尊素等都是朝廷中有声望的人物;而内阁首辅叶向高、韩?也是东林党的支持者。这些大臣组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顽强地与魏忠贤阉党势力相抗衡。

天启二年(1622),光宗的庆陵建成,朝廷大力表彰魏忠贤的功劳,并推恩至魏的家族,连他的侄儿辈也都被授予锦衣卫都指挥的官职。

朝廷的滥赏再次激怒了大臣们。尚书王纪、给事中惠世扬首先发难,揭露了魏忠贤与客氏的不法行径,结果两人立刻被罢免。夏初,北京下了一场罕见的冰雹,御史周宗建借题发挥,说这是魏忠贤扰乱朝纲、堵塞言路而导致上天发怒。翰林院编修文震孟、太仆寺少卿满朝荐支持周宗建的说法,这几个人也均被罢免。

接着,魏忠贤向强有力的对手发起进攻。天启三年(1623)初,他将自己的亲信党徒魏广微安插进内阁,为大学士,然后授意听命于他的御史郭蛩弹劾周宗建、刘一?、邹元标、杨涟、周朝瑞等东林党大臣。郭蛩便攻击他们保举了平庸无能的辽东经略熊廷弼,导致辽东战事失利,犯下了奸党误国的罪行。周宗建立即予以反击,他指责郭蛩是受魏忠贤指使的爪牙。两派势力于是进行了激烈的交战。后来,御史方大任等人站到了周宗建一边。但由于熹宗的偏袒,阉党势力最终又占了上风。

同年秋天,熹宗下诏魏忠贤掌管锦衣卫,授权他可以对朝廷大臣实行公然的镇压,而无须获得熹宗的同意。此后,魏忠贤就更加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了。他将锦衣卫的武士扩充至万人,这些鹰犬爪牙们披甲带剑,成群结队地出入于皇宫内外,实行赤裸裸的恐怖统治。

天启三年(1623)冬天,魏忠贤获得兼掌特务机关东厂的权力。有了东厂和锦衣卫做后盾,魏忠贤的气焰更加嚣张。他假传圣旨,将反对派通通罢免,甚至直接关进大牢,然后在空出来的职位中安插自己的心腹党羽。

面对他的淫威,刚烈的都御史杨涟上书熹宗,弹劾魏的24条大罪。言句确凿、铁证如山,京师为之震动,群情为之激愤。一时之间,支持杨涟、弹劾魏忠贤的奏疏如山般堆上了熹宗的案牍。

得知此事,魏忠贤心中也不免有些惶恐。他急忙跑到熹宗面前跪倒,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号哭起来。熹宗不知其意,便问道:“爱卿为何作此妇人之态?”

魏忠贤重重地磕了三个头,然后才道:“臣尽忠为国,以报皇恩。为国家大业不眠不休,废寝忘食。只希望能够为皇上分担一些压力。皇上圣鉴,臣所作所为,乃是有目共睹的。”说罢,又开始号啕大哭。

熹宗听出了弦外之音,笑道:“你是为众臣的弹劾奏折而来的吧?”

“臣虽然尽心竭力,但终是一个残缺之人。蒙皇上恩宠,才有幸替君分忧。然而那些大臣们都心怀忌妒,无中生有,编织了那些莫须有的罪名来诬陷为臣。臣自知深得圣心,他们必定不肯放过我。恳求陛下可怜,别再让我干这些费力不讨好的活了,还是赐臣一个清静,让臣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哪怕一生风餐露宿,臣也心甘情愿。”说罢,又涕泪齐下。

魏大中绝命书熹宗哈哈一笑,双手搀起魏忠贤:“爱卿之心,朕最是明白。你就好好地帮助朕治理天下吧,朕不会亏待你的。至于那些流言蜚语,朕自会妥善处理。”说罢,他拿起弹劾奏章,御笔一挥,就把这些刚直之臣的正义之言统统驳回了,然后递给魏忠贤:“这样,爱卿可放心吗?”

魏忠贤又扑通跪倒,一个劲儿地磕头:“陛下隆恩,臣敢不以死相报!”

从此,朝中开始了一轮大清洗:工部侍郎万?被廷杖致死,首辅大学士叶向高,吏部尚书赵南星,左都御史高攀龙,吏部侍郎于廷,都御史杨涟,御史左光斗、魏大中,内阁首辅韩?,兵部侍郎李邦华等几十个朝中要臣在魏忠贤的高压下,被迫辞职。

离职大臣所留下的空缺职务全被魏忠贤的党羽占据。朱童蒙、郭允厚为太仆寺少卿,吕鹏云、孙杰为大理丞,霍维华、郭兴治为给事中,徐景濂、贾继春、杨维垣为御史。而趋附魏忠贤的人,如徐兆魁、王绍徽、乔应甲、徐绍吉、阮大铖、陈尔翌、张养素、李应荐、李嵩、杨春懋等人,也相继占据了高官要职,成为魏忠贤的心腹爪牙。不久,因贪污受贿而被东林领袖弹劾的御史崔呈秀,也因为投靠阉党而被重新起用。崔呈秀对魏忠贤的庇护感激涕零,他造了两本花名册,一本名为《天鉴》,那些同情或倾向于东林党的官员全部名列其中;另一本名为《同志》,收录的全是东林党成员的名单。王绍徽则根据《水浒传》一百零八将的故事,也向魏忠贤进献了一本《点将录》,将不依附阉党的大臣,通称为东林党人,而以邹元标、顾宪成、叶向高、刘一等人为党魁。此后,魏忠贤罢免官员,完全依据这几本花名册按图索骥就行了。于是,那些趋炎附势的无耻之徒,竞相奔走于魏忠贤的门下,狐假虎威,助纣为虐,党同伐异,将攻击的矛头一齐指向了东林党。

顾宪成像早在万历和泰昌年间,宫廷内发生三件大案:万历四十三年(1615)的梃击案,一名男子闯入宫中棒击太子朱常洛;泰昌元年(1620)的红丸案,即位一个多月的光宗服用官员敬献的红药丸后可疑地死去;以及同一年的移宫案,大臣们要求光宗的宠妃李选侍搬出乾清宫。其时,这三大案在天启三年(1623)完成的《泰昌实录》中已有定论,但得势的阉党官员又重提这三大案,要求洗刷自己在其中所起的不光彩作用。他们求助于魏忠贤,要求魏帮助他们翻案,并且危言耸听地说,东林党人将要陷害他。魏忠贤于是授意首辅顾秉谦重新编写了《三朝要典》,不遗余力地攻击诋毁东林党人,替阉党成员泄了私愤。

天启五年(1625)正月,魏忠贤指使他的党羽梁梦环逮捕了东林组织者汪文言,罪名是他长时期支持因作战不利而被关押的辽东经略熊廷弼。汪文言在监狱中不久即被拷打致死。魏忠贤的爪牙许显纯还炮制了一份状词,把已被革职的赵南星、杨涟等20余人牵连进此案。于是,杨涟、左光斗、魏大中、周朝瑞、袁化中、顾大章六人被逮捕入狱,受到酷刑折磨。九月中旬,“东林六君子”遭到杀害。到了年底,一份包括涉嫌同情东林党的人员名单,被印发出来并榜示天下,凡名列当中的都被视为东林党人,均被治罪。

这期间,专门负责替魏忠贤镇压异己的暴力机构东厂显得格外忙碌。那些东厂走狗以清除东林党为名,到处穿街走巷,明察暗访,稍不合他们意的人就被带走,酷刑折磨致死,根本无需司法审讯。

天启五年(1625)二月,为贺庆陵竣工,魏忠贤被朝廷赐予大都督府都督同知的世袭官职,他的族叔魏志德被授予都督佥事,外甥傅应星被提升为左都督,侄儿魏良卿被授予锦衣卫佥书,兼掌镇抚司。

次年,魏忠贤下令逮捕辞官在家的东林领袖周起元、高攀龙、周宗建、缪昌期、周顺昌、黄尊素、李应升七人。这些人退隐在江、浙一带聚徒讲学,抨击时政,由于他们崇高的威望和清廉的名声,他们的讲学在江南一带造成了很大的声势,形成了一股在野的政治力量。魏忠贤对这一派力量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结果,高攀龙投水自杀,周顺昌等六人在狱中被酷刑折磨至死,国内再也没有反对力量敢与魏忠贤抗衡了。

这时,魏忠贤开始把注意力投向边疆,他希望通过冒领边功来巩固他的地位。辽东的一名男子武长春在北京的一家妓院里寻欢作乐,他海阔天空地胡吹,并且还讲到了辽东边境明军与满洲军队作战的情况。东厂的密探偷听到了他的话,就把他抓入东厂监狱。许显纯下令严刑逼供,要他承认自己是满洲人派来的间谍。恰好在这时,明军在辽东前线取得了一次小小的军事胜利,捷报传到北京,许显纯乘机为魏忠贤邀功。他上书朝廷,谎称武长春是满族人派来的间谍,潜伏到北京图谋作乱,幸赖东厂卫士忠诚机智,将其捕获,使辽东前线的明军获得了胜利。于是,熹宗下诏晋封魏忠贤的侄子魏良卿为肃宁伯,并赐给他宅第和庄田。吏部尚书王绍徽进一步献媚,请求追封魏忠贤的祖先,熹宗就追封魏忠贤的四世祖为肃宁伯。魏忠贤还把心腹太监刘应坤、陶文、纪用派往山海关监军。这些对军事一窍不通的太监来到边境前线,严重影响了边防驻军的士气,恶化了军事形势。

朝野上下对魏忠贤的美化还在继续升温,趋炎附势的奸佞们竭尽阿谀奉承之能事,言必称九千岁,甚至九千九百岁,只比皇帝的万岁少活一百年,以讨好取悦魏忠贤。

天启六年(1626)十月,朝廷晋封魏为上公――一个特意为他创造的爵位。太监被封为公爵,这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各地官员进呈给皇帝的奏疏,也充满了对魏忠贤肉麻的吹捧。南京修复孝陵工程竣工、西北边境作战胜利、官府捉拿了逃犯,都归功于魏忠贤圣人般的德行与超凡的天才,甚至连官府草料场的一场火灾被扑灭,也归功于魏忠贤的神圣功德。

其时,朝廷内外大权全部掌握在魏忠贤的手里,他事实上已成为天启年间的最高统治者。内廷方面,有太监王体乾、李朝钦、王朝辅、孙进、王国泰、梁栋等作为他的左右助手。外廷方面,有文臣崔呈秀、田吉、吴淳夫、李夔龙、倪文焕五人帮助他出谋划策,号称“五虎”;武臣则有田尔耕、许显纯、孙云鹤、杨寰、崔应元五人充当其爪牙,号称“五彪”。又有吏部尚书周应秋、太仆少卿曹钦程等十人,作为他的心腹党羽,号称“十狗”。其他的帮凶还有“十孩儿”、“四十孙”等,可谓是豺狼遍地,充塞朝野。从朝廷的最高权力机关内阁、六部到各地的总督、巡抚无不是由阉党成员占据要职。朝廷也秉承魏忠贤的旨意,对他手下的忠实走狗滥加封赏。此时明朝政治的黑暗和腐败,可谓登峰造极,空前绝后。

只手遮天明气尽一朝身死骂名留

天启七年(1627)春,魏忠贤重新任命崔文升总督大运河的漕运,李道总督河运,胡良辅镇守天津。崔文升就是当年向泰昌帝进献药丸导致皇帝死亡的人,他后来被东林党弹劾丢官,现在通过依附魏忠贤被再度起用。各地的官员从他身上看到了升官发财的捷径,都争先恐后地谄媚魏忠贤。就连各地的地痞无赖,也捐款出资给魏忠贤建生祠。

魏忠贤生祠内阁大学士黄立极、施凤来、张瑞图等全是魏忠贤的亲信,他们代替目不识丁的魏忠贤审阅大臣递交的奏疏,然后再由魏忠贤上奏给熹宗最后定夺。可是这最后一个程序通常被省略掉,因为熹宗早已把对朝政大事的决定权托付给魏忠贤了。所以内阁大臣们就得在奏疏上签署两个名字,一个代表皇帝,用“朕”来称呼;另一个代表魏忠贤,但对这位太监的名字也得避讳,用“厂臣”来指代。因此,落款就成了“朕”与“厂臣”。山东巡抚李精白上书报告说,山东出现了麒麟,并绘成图画呈上。这又是一个向魏忠贤献媚的好机会,于是黄立极等内阁大臣模拟熹宗的口气下诏:“厂臣修德,故仁兽至。”可怜的熹宗,不但被魏忠贤玩弄于股掌之间,连魏的爪牙,也可以视他为掌中玩物了。

但魏忠贤仍不满足。也许是对自己出身的贫寒门第感受过深,这位紫禁城里的暴发户,便利用手中的无上权力,疯狂地给自己家族成员封官晋爵。到了天启末年,他那些还是幼童的族孙魏希孔、希孟、希尧、希舜和魏鹏程,以及姻亲董芳名、王选、杨六奇、杨祚昌,都被授予了左、右都督或都督同知、都督佥事的武将官职。客氏的弟弟客光先也当上了都督。天启五年(1625)十月,袁崇焕在辽东重镇宁远打败满洲军队,这一胜利本来与魏忠贤毫不相干,可魏忠贤竟借此机会封他的从孙魏鹏翼为安平伯,其侄儿魏良栋为东安侯,年长的侄儿魏良卿已被封公,所以就加封为太师,加封魏鹏翼为少师、魏良栋为太子太保。他手下的党羽爪牙也得到了相应的提升,崔呈秀为兵部尚书兼左都御史。唯独在前线浴血奋战的袁崇焕和部下将士们没有得到任何封赏。更滑稽的是,被封为伯爵、侯爵的魏鹏翼、魏良栋,竟还是在襁褓中的婴儿!

魏忠贤每次外出,都乘坐着装饰豪华的马车,四匹马拉着车奔驰若飞,车驾上的铃铛和响箭的声音,很远就能听到。锦衣卫的武士握刀提剑,紧紧跟随在左右。其他的侍卫、随从、仪仗以及各种勤务人员,往往成千上万,一同随行。车驾所过之处,士大夫望尘拜伏,口中高喊九千岁,而魏忠贤坐在车内,对跪在道路两旁的大臣们不屑一顾,扬长而过。

魏忠贤的“对食”客氏,同样在宫中作威作福。她胁持张皇后,迫害宫女,无恶不作。偶尔出皇宫一次,也是前呼后拥,气派非常。她与魏忠贤狼狈为奸,干尽了丧尽天良的坏事,将威严富丽的皇宫,变成了一座藏污纳垢、罪孽深重的人间地狱。

天启七年(1627)八月,年仅23岁的熹宗驾崩。由于他的五个孩子均在襁褓中,就由他的弟弟朱由检继承帝位,是为思宗,即崇祯皇帝。

阉党成员们正惴惴不安地观察着新皇帝的举措。魏忠贤也预感到了自己末日的来临。思宗即位后七天,魏忠贤就请求退休,但没有得到允许。很快,对魏忠贤党徒的弹劾奏章就雪片一样地飞向思宗。号称“五虎”之首的崔呈秀首先受到攻击,思宗撤去了他的兵部尚书职务。随即,便有大臣开始揭发魏忠贤的罪行。浙江嘉兴的贡生钱嘉征上书弹劾了魏忠贤的十大罪:“一并帝(架空皇帝),二蔑后,三弄兵,四无二祖列宗,五克削藩封,六无圣,七滥爵,八掩边功,九睃民,十通关节”。这其中的任何一条罪名都足以使他灭门九族!十一月,思宗命令魏忠贤前往凤阳,并将他的罪行张榜公布于天下,不久,又下令锦衣卫逮捕他。行走至河北南部的阜城时,魏忠贤得知了这一消息,就和心腹太监李朝钦一起自缢身亡,终年60岁。

思宗得知消息,命令“磔其尸,悬首河间”。尔后,又将客氏抓到洗衣局杖杀。

魏忠贤这个旷世阉佞,终于得到了他应有的下场。

宦官专权,是中国封建王朝的大忌,虽说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历史上并不算太多,但只要出了一个就足以令该朝迅速地走向衰亡。魏忠贤,可谓是其中的“佼佼者”。他那卑劣的手段,险恶的用心,毒辣的作风,令本已内忧外患的大明朝更加岌岌可危。他架空皇帝,独揽朝纲,让明朝陷入恐怖黑暗;他残害忠良,为祸一国,平添无数的冤魂;他举止放荡,生性奢靡,耗尽了民脂民膏;他大言不惭,擅自称王,在后世留下了无数的骂名。思宗即位,虽亡羊补牢,立志复兴,但也填不满魏忠贤掘出的无底深渊,使得大明王朝在17年后,终于灭亡。这是那铸铁“太监当政者死”的明太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更多

编辑推荐

1博弈春秋人物正...
2春秋战国时期社...
3俄罗斯历史与文...
4中国式的发明家...
5西安事变实录
6汉武大帝
7咏叹中国历代帝...
8大唐空华记
9红墙档案(二)...
10红墙档案(三)...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红墙档案(四)

    作者:韩泰伦主编  

    纪实传记 【已完结】

    本书以中南海为记叙轴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为记叙时段,以建国以来的重大历史事件为背景,记述了毛...

  • 红墙档案(一)

    作者:韩泰伦主编  

    纪实传记 【已完结】

    本书以中南海为记叙轴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为记叙时段,以建国以来的重大历史事件为背景,记述了毛...

  • 菊花与刀:日本文化诸模式

    作者:美 鲁斯·本尼迪克特  

    纪实传记 【已完结】

    作者运用文化人类学研究方法对日本民族精神、文化基础、社会制度和日本人性格特征等进行分析,并剖析以上因...

  • 目击天安门-(二)

    作者:韩泰伦  

    纪实传记 【已完结】

    本书选择了中国政治变迁的聚焦点--天安门这一独特的视角,完整系统地记述了天安门历经的沧桑巨变,挖掘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