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四十四

  林夕梦又万万没想到的是,卓其偷走了她部分日记,并以此为要挟,迫使她放弃家中一切财产。

  星期一上午八点,林夕梦按约准时到达陈暑秋办公室,然后同卓其去办理协议离婚手续。卓其又变卦了,房子一间也不给她。当着陈暑秋的面,林夕梦猛听此言,生气地说:“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最初是你我每人一套,后来是给我一套的一半,现在连这一半也不给,是不是再过些日子,就让我倒找给你钱?”

  “我没说让你找我钱。”卓其生硬地回答。

  “现在不是一天一个样吗?”

  “你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咱就上法院!”

  卓其歪着头,瞪视着她,凶狠地说。

  林夕梦不放声,看他气焰如此嚣张,心中明白八九分。果然,卓其又开口:“你敢上法院?你那些东西敢去法院抖搂?你去我奉陪!”说完,扭头就走了。

  林夕梦看看陈暑秋,他一直不吭气地坐在那里。

  “卓其怎么能这样?”她说。

  在这一瞬间,她为自己与卓其生活十几年而感到后怕。就是这样一个男人,竟然让她执迷不悟,难舍难离。十几年来,她过的是什么日子啊。而走到现在这一步,这位两天前还口口声声说永远爱她至死不变的班主任,竟然又留这么一手。她实在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十几年来的辛酸往事又一次涌上心头,她的泪水哗哗地流出来。

  陈暑秋还是不放声。

  “你说怎么办?”她问。

  陈暑秋沉思片刻,说:“算了,已经到这一步,你不要了。”

  “我倒无所谓。关键是我没法向父亲交待,这样我就像被卓其赶出家门一样了。”

  “不能。我虽然没见过你父亲,但上次卓其打电话那件事,他从电话簿上查到我家电话,给我打了电话。在电话里,我听你父亲那人非常通情达理。他说,陈经理,我是林夕梦的父亲不错,孩子有错是做父母的管教不够,父母失职。我就担这个罪名。我问他卓其有什么权利辱骂我林天明?有什么权利辱骂我其他孩子?又有什么权利搞得我全家鸡犬不得安宁?你向卓其转告,他现在不接电话,我林天明要挖出他那两个狗眼让他娘重新给他安装,让他好好看看我林天明是干什么的。陈经理,你也是做父亲的人,我们拉扯孩子也就拉扯个小,孩儿大不由爷。他们是夫妻,我们当父母的能知道些什么?……他讲的哪一句不在理?句句在理,小鸡吞蝎子……还挺歹毒的。”

  林夕梦不知道父亲竟然还给陈暑秋打过电话,父亲是真被气到极点了。

  “差劲!卓其太差劲!无论怎么样,他不应该打那些电话。你们夫妻之间的事,该人家亲戚什么事!真是胡来!”

  陈暑秋站起来,离开桌子,气愤难忍,脸色更加冷峻。

  是啊,已经到这一步,还要什么房子?父亲那里大不了又能怎样?想到这里,林夕梦便说:“但他必须把我写的东西全部给我。”

  陈暑秋走了出去。

  很快地,卓其拿着一个记事本走进来,甩给她,说:“给你。”

  林夕梦接了,说:“还有。”

  “没有了。”

  “还有。”

  卓其扭头走了。

  陈暑秋站在那里。林夕梦对他说:“还有。”

  “你能断定还有?”

  “一定,我知道。”

  卓其又折回来了。

  林夕梦对卓其说:“你当着陈经理面,打开所有抽屉,我看看才相信。”

  “我为什么打开我抽屉给你看?你算老几?”

  “不看我怎么能相信?请你打开。”

  “不打。”

  俩人僵持着。

  陈暑秋看到这局面,一个坚决要看,一个坚决不让看,便对卓其说:“既然没有,打开又有什么?到这个时候,酸的臭的各归各。”

  卓其还是坚决不让看。

  陈暑秋也叹了口气。

  眼看快近中午,卓其气呼呼地甩手回家了。

  林夕梦对陈暑秋说:“你回家吃饭去吧,我中午必须守在这里,否则卓其一定会转移我的东西。”

  “什么东西?不要不行?”

  “一些日记,还有……”她止住了,还有樊田夫那封信的复印件,这才是最最关键的。原件在她去北京之前,用五千块钱从卓其手里赎回来的。她说:“还有一些我一时也说不清。反正这些东西是我必须要回来的。”

  陈暑秋不再放声,从衣袋掏出一千块钱,给她。

  “我不要。”

  “拿着吧。你现在像个刚下生的婴儿,浑身光溜溜的了。”

  他安排人给林夕梦订来饭菜,然后就走了。

  林夕梦接了钱,一等他离开,立刻给樊田夫打电话,叫来小顺带着锣丝刀之类工具,撬开卓其写字桌抽屉,里面整整齐齐放了半抽屉她的日记、记事本。在一个信封里,找到了樊田夫那封信的复印件,还有一封卓其写给樊田夫妻子的信。她从储存间翻找出一个大床单,把这些东西放到床单上,包裹好,足有五六公斤之多。

  一切收拾停当。

  林夕梦将包裹藏在大衣内,活像个快要临产的孕妇,什么也顾不得,迅速从后门离开了这里。

  下午两点,卓其发现抽屉被撬,知道这一定是林夕梦干的,死命地来砸林晨爽家的门。

  “林夕梦!快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出来!”

  卓其气急败坏地在门外乱吼乱叫,把门砸得震天响。

  这早在林夕梦预料之中。林晨爽下午没上班在家陪伴她。当卓其第二次砸门不停时,林晨爽给林天明拨电话,又给丈夫拨电话。丈夫说万一紧急时就拨110电话。卓其又开始疯狂砸门,林夕梦给陈暑秋拨电话,他不在公司,她顾不了其他,紧接又拨他家的电话,庆幸他在家。一听到陈暑秋的声音,林夕梦就像抓到了救命绳:“快!快!卓其疯了。”

  “怎么了?”

  “你……你……你没听见砸门声?”

  “听见了,是谁砸门?”

  “是卓其,我中午把东西拿出来了。卓其现在发现了,就在门外,像条疯狗。你赶快来想办法,你的司机知道我这里,你让他开车送你过来。快!”

  “好。”

  林夕梦刚放下电话,门外没有了动静,估计卓其再三砸不开就走了。她又给陈暑秋电话:

  “卓其走了,可能回你们公司了,你赶快回公司去吧。”

  这时,林晨爽笑吟吟地示意她向楼下看。

  原来,在她所住这栋楼的前面,已有两辆轿车停放在那里,车里面的人不时地盯着这个窗口,时刻听从这窗口发出的号令,只要这里一有动静,他们就会绕过来冲上来。林夕梦只看到林朝阳,其他人没看清。

  林夕梦释然了,是父亲,一定是他,是他找来人保护我的,她不禁哭了起来。在这个家庭里,父亲是一头猛虎,母亲是一只母鸡,母鸡生养一群小鸡,保护责任便是猛虎的。只要谁敢动这群小鸡一根羽毛,无论是谁,天王老爷子也不放过。自从林夕梦执意要嫁给卓其,她曾令父亲多么地失望过啊,她曾多么地希望卓其能使她在父母面前抬起头来,使她在父母面前有所交待啊。然而,这一切都失败了。这还不说,现在连离婚都连累父亲,让他为此大动肝火,而又不得不为她操心。看来,此生注定她既不是一位好母亲,又不是一个好女儿……

  正在林夕梦为自己对不起父亲而万分难过时,电话铃响了。

  此时此刻,林夕梦一听到父亲的声音,真是百感交集,低低地叫了声:

  “爸爸。”

  “别怕!卓其要胡来你别怕!房子的事我知道了,你都给他!你嫁给他的时候也没有房子,现在要什么房子!不要!”

  林夕梦流着泪答应着。

  果然,陈暑秋熄灭了卓其头顶的怒火,使卓其冷静下来。再加上林夕梦的釜底抽薪,他感到无路再择,一旦继续闹腾下去,说不定家庭财产和房子不得独吞。晚饭时,卓其来电话,很温和地说,“明天去街道办事处协议离婚。”

  办理完协议离婚手续,两个人走出街道办事处,卓其对林夕梦说:“我们两个现在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了。”

  “卓其啊,你是在用这些财产来抵偿我给你的伤害;那么我呢?这十多年里你给我的伤害用什么去抵偿?”想到这里,她的泪水哗哗地流下来。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