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四十

  林夕梦返回北京安心上课才半个月,卓其的信又雪花般飞来。

  夜晚,一些同学相邀在校门口那家酒馆喝酒,外表的快乐冲不掉她内心的忧虑。林夕梦悄悄走出酒馆,独自一个人漫步在校园内。该怎么办?选择卓其?她无法死心塌地就此一生;选择樊田夫?这是她唯一能为之死心塌地的男人,然而,她却总有种抓不住的感觉……

  “林夕梦?”有人叫。

  吓了她一跳。黑影里,一个高大男人正站在她不远处。

  “谁?”

  “是我,史思远。”

  她这才看清是那个留络腮胡子的人。女同学在宿舍里叫他老络。她放下心来:“哦,是你啊。”

  “怎么不喝了?”

  “我随便出来走走。”

  “你走好长时间了。”

  “我这就回去。”

  林夕梦匆匆从他身旁经过。刚进宿舍,梁晓红告诉,刚才有电话找她。

  “什么时候?”

  “刚才。”

  “他说什么?”

  “他问你上哪儿去了,什么时候回来。你等等吧,先别睡,可能过会儿他又打来。”

  果然,不过十分钟,电话铃又响了,有人喊林夕梦去接电话。

  听到樊田夫的声音,她的灵魂从天空附到身上。可是,放下电话,她却无法入睡,樊田夫那低沉的声音犹在耳边回响,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他对企业面临的经济困境、官司连串等棘手现状时所表现出的焦虑不安。在她的感觉里,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樊田夫是位集军人、商人、画家于一身的当家人和掌舵人,他所运用的工作方法、策略决定了这个企业的结局。林夕梦平时所埋怨的那些工作人员素质低、企业不正规之类,在她看来都是其次,而并非关键。樊田夫有着别人不具备的许多特质,他身上有着别人无限向往的许多财富,有着智慧、才干、野心、谋略。他身上那种独特神韵又使他容易拥有很多朋友。想一想,他还缺什么?不,什么也不缺,正好相反,他比别人多了许多许多更应该成功的财富!而他又正滥用这些财富,倚仗这些财富去做谁也不敢做谁也不敢想的事情,去碰一碰自己的运气,去赌一赌自己的命运,渴望一种冒险带来的偶然成功或奇迹的诞生。结果,把应该做的却忽视了。在这些问题上,俩人不知发生过多少次激烈的舌枪唇剑。这三年,简直可以说是他们之间舌枪唇剑激战的三年,她为此而头痛,他为此而脑伤。她深深地爱他,所以,她才能够深深地体味到他此时此刻那种焦虑的心境,尤其是目前几乎是在孤军奋战中的艰难。想到这些,她的喉部哽塞,泪水盈满了眼眶。那种举步维艰的情境,历历在目,如临其境。她现在恨不得自己立时回到公司,回到他身旁,与他同舟共济,患难与共,以使这个倾注了三年心血的企业尽快摆脱困境,走上正常运转之路。可是,目前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她唯一能做的,也许就是写一封信,给他信心,给他安慰。于是,她立即爬起来,开始给樊田夫写信。

  刚寄走给樊田夫的信,史思远又送来卓其的信,信封正面是“林夕梦妻收”,背面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何时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信中写道:

  对你只字未提我们之间的事情我深表遗憾。我在这里重复:我等不起,拖不起,更输不起,你不要太自私。我需要你作出抉择,如此拖下去对你我均无好处,我不知道你为何要拖,也不知道你在计划什么。或许你又进入恋爱角色,进入漩涡中心,但我提醒你,我们现在在婚,受法律保护,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可能再容忍你与别的男人有非正当关系,假若那样,我宁愿去死。我随时可能去北京,因为你身体欠安,或许你还需要我去照顾几天。我和孩子很好,我的胃一直不好,但我能挺住。请你尽快给我明确答复,不要等别的“许诺”。

  林夕梦请了假,匆匆赶回梧桐家中,这才明白卓其之所以说等不起,拖不起,是因为他已经向姚慧娟点明林夕梦提出离婚,姚慧娟向卓其表示:自己并不是想破坏这个婚姻,但是一旦他离婚,自己就跟他结婚。“我等着你。”姚慧娟这样对卓其说。卓其做好一切离婚准备,精神状态很好,提出牛牛归他,城南两套房子给林夕梦一套,家中其他东西任她挑取。卓其笑道:“主动权仍在你手里,你说离婚我们就离,马上去办理手续;你说不离,我们就不离。你看着办吧。”

  林夕梦犹豫了。樊田夫无法让她毫无后顾之忧地迈出这一步。

  卓其向林夕梦不厌其烦地述说他在梧桐师范新任校长那里受到器重,如何春风得意。他最后说:

  “我卓其没有想到他们会对我这样器重。我和陈暑秋前几天又去白浪岛找过潘增录,潘增录态度很明确,坚决要落实陈暑秋的事,并对陈暑秋说:‘你有卓其这样一个朋友,你还不欢喜?’陈经理说:‘我打着灯笼费大时才找来的。’我们现在已经开始研究除掉樊田夫。我已经给樊田夫老婆写好了信,先让他后院起火,包括他弟兄们,一个不留,让他们倒霉、难堪。如果你还和他有联系,你可以去通风报信,我已毫不在乎。你要跟他结婚,我成全你们。陈暑秋说:‘收拾个樊田夫还不简单?根本不需有劳潘市长。’你这些朋友现在全部站在我这一边。”

  听卓其说出这些话,看他那副得意的样子,林夕梦挖苦讥笑道:“看来我们两个人离婚的话,这些朋友就全部判给你啦?”

  “那当然。”

  “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啊。”

  卓其洋洋得意,浑然不觉她的嘲讽,继续感慨:“我现在很得意啊,我没有想到这些朋友对我会这么好,简直是一呼百应,我说怎么样,他们就怎么样……”

  “奶奶的!”林夕梦在心里骂道。卓其在她那些朋友中到处揭露她与樊田夫的私情,诉说他的不幸,那些原本就对樊田夫存有疑心的朋友,自然是同仇敌忾,大有抱成一团吃掉樊田夫的味道,现在又有卓其出面,他们一举两得,既可以发泄他们的郁愤,又落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情,何乐而不为?魏珂得知卓其放走林夕梦去北京上学,与卓其大吵一场,一气之下去深圳了,至今还没回来。卓其说如果魏珂还在梧桐,魏珂也会站在他这一面。林夕梦对魏珂是否会站在卓其一面并无把握,但她万万没料到陈暑秋竟然也介入进去。她打电话告诉樊田夫,樊田夫坚决不信,他说:“你想想,且不说我没有对不起他的事,就单单凭着他那把年纪和阅历,就断不可能。你没看他那双眼睛,一看就知已经成道,就像千年的鳖精,能水中望人,怎么能去做这种事,说出这种话来?”

  林夕梦就给陈暑秋打电话,质问他是否真有此言。

  “没有的事。不用说樊田夫对咱这样好,就是一般关系,我也不可能那样去做。”陈暑秋说。

  “如果卓其合伙其他人这样做怎么办?”

  “不可能,你放心。”

  “万一他就要这样做怎么办?”

  “我会制止他。”

  “卓其告诉我他给樊田夫家属写了一封信,你知道吗?”

  “我知道,被我制止了。简直胡来!我对卓其说,这该人家樊田夫什么事!你自己老婆不好,这能怨人家?他这才没劲了。”

  “卓其跟你怎么说的?”

  “说你跟樊田夫之间的事。”

  “你……怎么想?”

  “这还不很正常?都是年轻人,天天在一块儿,没有感情那才是怪事呢。当然这话不能对卓其讲。樊田夫老婆又那个样儿,实在不稀罕人,有你在他身边儿,他能不动心?樊田夫跟别人不一样,如果是我,早领着你远走高飞了。到什么地方不能挣饭吃,还非要在这里吃这一口?”

  林夕梦感动得差点儿哭起来,心想:“樊田夫啊,樊田夫,你怎么不能跟别人一样?”

  “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离婚,还是不离?”

  “你跟田夫还有联系?”

  她稍一沉吟,说:“没有。”

  “你每次回来他不知道?”

  “不知道。”

  “他没有给你电话?”

  “没有。”

  陈暑秋那儿沉默了一会儿说:“关键是田夫离不了婚。”

  “如果他能离了呢?”

  “那当然行。可我看不是那么容易。”

  是啊,这就是现在问题关键所在。姚慧娟又回来居住,只是白天去上班。林夕梦矛盾至极。牛牛埋怨她:“妈妈,早知道这样,你就不要把俺姚姨领来家。”林夕梦笑问:“牛牛,如果我跟你爸爸离婚,他是不是就跟你姚姨结婚?”

  “那还不定了?我早就看出来。”

  “怎么看出来?”

  “你可千万别给俺爸爸说。”

  “我不说。”

  “那天,就俺放暑假的时候,我在北间写作业,有了尿,想去天井尿尿,走到正间,看到姚姨跟俺爸爸正在南间搂抱着,把我吓得赶急溜回北间,一声也不敢出……”

  林夕梦憋不住笑,说:“如果他俩结婚你愿不愿意?”

  “也行。其实他俩也快结婚了。那天俺姚姨哭,俺爸爸说:‘你不用哭,等结婚后就好了。’”

  “哦。”

  “其实,妈,我说你可别生气。”

  “我不会生气的。”

  “他俩……晚上都在一间睡觉。”

  这倒出乎她的意料,但她听后丝毫不觉有异,相反,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想:“我真是白替古人担忧呵!”她一直担心卓其不能跟姚慧娟上床,一旦上床,对她倒是一件好事。对她来说,不与卓其离婚,是因为她需要一个丈夫。至于卓其跟其她女人怎样,她早已不当回事。不但一个姚慧娟,就是十个姚慧娟与他上床,即便在她眼皮底下,她也无动于衷。

  “牛牛,我看这样挺好,姚姨一定会照顾好你。她是不能对你不好的。”

  “她敢?!妈妈,你放心好了,你跟俺爸爸离了婚,一点儿也不用担心我。你给我准备一块这么长铁棍,也别太长,就这桌子长就行,如果后妈敢欺负我,我就把她给砸跑,让她滚回她娘家去。我以前看小画书,每看到那些后妈欺负小孩,就把我给气得啊!简直!我不是气那些后妈,我是气那些小孩,太没本事了!他们不好砸?砸不过还不会跑?怎么非得让她欺负?”

  牛牛一边义愤填膺地说,一边用拳头比画着,简直一副挑战姿态。

  林夕梦在心里暗暗揣测:“呵!这个孩子像谁?”

  “牛牛,爸爸已经跟你说过我们要离婚的事?”

  “说了。他说让我跟他。”

  “如果我再结婚,你希望我找个什么样儿的?”

  “你看着好就行。只是有一条,不要找个太贪的。”

  “什么意思?”

  “我读过一本书,有个卖花的女孩,是个孤儿,天天用纸扎些花儿去卖。有一天,一个花仙子来了,告诉女孩说,你用针扎一下手指头,滴到纸花上一滴血,纸花就变成真的。女孩就用针扎一下手指头,滴到纸花上一滴血。哎,纸花真的变成真花。她高兴极了,就去卖,卖的钱可多了。这件事被一个人知道了,就要跟女孩结婚。女孩没有家,当然愿意。结婚以后,这个人天天让女孩用针扎手指头,把血滴到纸花上,卖许多许多花,挣许多许多钱,但女孩的血快滴完了,这个人也不管,还是逼她滴。又有一天,花仙子又来了,对女孩说,你不能再滴血,你现在身上只剩下一滴血,你再滴出来,你的命就没有了。说完,花仙子就飞走了。女孩昏倒了。你想想,她身上就剩下一滴血,能不昏倒吗?这时候,她丈夫回来,一看,怎么纸花还没变成真花?就又逼她扎手指头往纸花上滴血。女孩说,花仙子不让我再滴,我身上只有一滴血,滴出来我就死了。她丈夫硬是不行,硬逼她再滴。她不滴就打她。她只好把最后一滴血滴出来。他丈夫看着纸花又变成真花,又可以卖钱了,别提多高兴了,女孩却死了……”

  林夕梦不眨眼睛地看着牛牛,仿佛不认识这个孩子似的。

  “牛牛,你放心,我听你的,我绝不去找一个贪心的男人。”

  牛牛点点头,说:“只要能这样就行。不过,我看俺姚姨挺贪心的。”

  她吃一惊,睁大眼看着他,问:“你怎么知道?”

  “你想想,就俺爸爸那个样儿,连头顶的头发都没有,她那么年轻,还不就看上咱家现在有钱,家里什么都有……”

  天哪!这个孩子!林夕梦竟然从来没有想到这些问题。她脱口说道:“牛牛,你简直可以做我的朋友。”

  “我做你的孩子不是更好?”牛牛认真地说。

  林夕梦张口结舌。

  是啊,有这样一个孩子不是更好?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