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三十八

  卓其的信像雪花般纷纷飞来,让林夕梦心烦意乱,坐立不安。每接一封信,她给回一次电话,她不得不提出,希望少来信,给她一点时间和空间,让她沉淀一下感觉,否则她要焦头烂额。结果,快件很快又来了:

  你在电话里竟然责备我给你写那多封信。你对我造成的伤害有多大,制造的痛苦有多深,你无法感受和理解的,因为你毕竟没有体会。我确实是得胃病了,天天胃痛,火烧火燎。也许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毁灭自己。这个世界实在应该毁灭了,到处充满欺骗和背叛。我正在采取一步步措施,让樊田夫这个混蛋付出代价,这一点你“保护”不了他,不管我们是不是夫妻我都需要这样做。多年来,你一直在苦苦寻求“适合”你的男人,你像试衣一样逐个去试,许许多多的男人像走马灯似的从你生活里走过。如果你还爱,如果你还想与我一起步入黄昏的话,那么我请你自重,停止你苦苦的寻求。我们之间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你的若无其事解脱不了任何问题。我承认你有心计,你与樊田夫之间能够发展到这种地步,是因为我深爱你,对你无限信任和支持,对你毫无戒心,但你也不要忘记中国有句古语,“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希望你与樊田夫之间就此为止,不要再有任何联系,为你自己,也为他的家庭。我在这里再重复一遍:如果你不与樊割断关系,那么,我就与你断绝关系。你说是“胁迫”,实际上是你对樊的一种保护,我已经识破你的阴谋。我这样告诉你,我不是你老师,我便兵刃相见,六亲不认!你不仁我为何义?

  林夕梦被卓其这些信搅得六神无主,坐卧不安。她不得不给他回信,希望卓其给她一点时间和空间,让她把感觉沉淀一下,再作抉择。因为身在梧桐,父母、朋友、社会对她的影响使她得不到沉淀的机会。发出给卓其的信后,她情绪平静一点。转眼间,卓其的信又来了:

  在你收到这封信之前我可能已进京。此时我头痛欲裂!我从来不头痛,这是你知道的。昨天那封信,我对你说了一些,关于樊林一章,我无奈,我痛苦,但我不能不接受这个事实。你活得不一定比我轻松,我太累了,以至没有勇气继续再活下去。你信任我,我感激你,但我毕竟没有辜负你的信任,我珍惜我们的爱情,珍惜我们的家庭,我更不想让别人戳我的脊梁骨。我烦闷得很,这是我最脆弱的时期。昨天下午我独自在家哭嚎:苍天啊,你睁开眼吧!但我必须面对现实,正视现实,为了孩子,我还得去承受不愿承受的一切,希望你也能如此。你的来信,丝毫读不出你的自责,为此我十分悲哀,亲爱的,你不要逼我!

  卓其要来北京!

  理智告诉林夕梦必须立刻作出反应。最好是马上回家阻止他来。然而,回家又能怎样?现在离婚吗?不,为时还早。首先,樊田夫至今让她担忧,这是一个说话不算话、不能对自己言语负责的男人,她不敢轻举妄动,把自己的一生交付给他。万一有丝毫闪失,她没有心理承受能力去承受这种一时迷失的选择。再说,刚刚离开梧桐一个月就离婚,战火仍在樊田夫那里蔓延着。午饭时,那个络腮胡子史思远又送来三封信,两封卓其的,一封樊田夫的。面对卓其苦苦的难以割舍之爱,她实在不忍心弃他;而樊田夫那炽热的情爱,更使她万般苦痛!矛盾已使她彻底焦头烂额,嘴唇生疮。她看完信,一语不发,放下刚打回的饭菜,躺下了。很快地,她进入了梦乡。

  她与樊田夫在一间无任何摆设的房间里席地躺着做爱,她的性兴奋点像那汹涌的波涛在鼓动着,不断地从那海中心涌向海岸,一荡,一荡……她呻吟着,呻吟着……樊田夫的喃语也随着性之亢奋而时隐时现……直到她在性之快感中满足,那樊田夫才拖她起来,她说她已睡着了,睁不开眼……

  梦醒时,阳光正直射在床上,暖洋洋的。

  林夕梦终于明白,她是离不开樊田夫的。性之梦暗示她,在情与性之间,人是倾向于性的。人可以没有情,但是却不能没有性。没有性也就没有了生命。她和卓其之间,情是浓烈的,夫妻情,师生情,爱情,感情,然而,性爱已不存在,那点燃生命之火的性爱已经死亡,这是她无法挽救的;而樊田夫,他们之间除了炽烈的爱之火外,更多的是性之爱。性爱在他们之间像那熊熊燃烧的火焰,它熔化着一切,燃烧着一切,它使她感觉到了生命之灿烂多彩、美艳夺目。没有这份性爱,她无法想象生命将暗淡成什么样子。

  林夕梦终于决定离婚了。

  她这才明白,樊田夫电话里告诉说有人给市长写匿名信,指控红星艺术社偷税漏税达十万元之多,但到底猜不出是谁告的,现在看来必是卓其!这是她万万没有料到的!这艺术社是今年春天她一手经营的,她大声反抗:“那你告的是我!你知道吗?”

  卓其义无反顾,恶狠狠地回答:“你也不足惜!你不就是个带×的女人!”

  这最后一句话深深地伤害了她。

  她第一次有种爱已被全部丧失了的感觉,这使她反而轻松了一点儿,感到自己与卓其离婚已理由十足,只是个时间问题。慕宏宽天天来看她,劝她慎重考虑。她想应该让牛牛有点心理准备。

  这天下午,她带牛牛来到校园西北角居住过的那间“饲养室”的地方。那栋“饲养室”,那栋生养过牛牛的“饲养室”,已经永远地从这地面上消失了。地面上,已生长出一片新的翠竹,附近已经盖上了新的教学实验楼。正是假日,校园没有人影。林夕梦给牛牛在竹林旁照了几张相,然后让他坐到自己身边,说:“牛牛,你还记得这里的那栋小屋?”

  “嗯。”

  “一个人一生中会经历许多大的事情,谁也不例外。”她说。

  牛牛涌出的泪珠滴落在地上,点点头。

  “假如有两种情况,一是妈妈死,二是妈妈与爸爸离婚,你选择哪种?”

  “我都不选择。”

  “如果必须选择呢?”

  “为什么必须选择?”

  “是这样……这些日子……你感受到我跟你爸爸之间的一些事情,是不是?”

  “嗯。”

  “你爸爸爱我,我也爱他,但是我们的性格差别太大。我们生活在一起,妈妈苦恼,爸爸也苦恼……”

  “那必须选择?”

  “对。”

  “我不让你死。”

  “牛牛?你同意妈妈离婚?”

  “同意。”

  “为什么?”

  “这样妈妈还活着。”

  林夕梦哭了,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牛牛也哭了。母子哭了许久。她哭得几乎要晕过去,几乎动摇了离婚的决心。牛牛反过来宽慰她,千方百计地让她高兴些回到家后,牛牛把在课堂上用一只易拉罐手工制作的小椅子,放到她面前,说:“妈妈,这是我亲手做的,送给您,您在上面放我的照片。”

  林夕梦强忍着泪,把它摆在沙发上,一直不忍心放进包里。第二天,牛牛又提醒她:“妈妈,别忘了拿小椅子。”

  孩子啊,我不是不想拿,更不是忘了拿,我是心碎拿它不动啊!我实在是世界上最罪该万死的母亲!我永远也偿还不了对你所欠的一切!我为什么要这么狠心?我的心为什么如此之狠?我一直去掩盖母子分离那种痛楚神经,不敢去触摸它,一旦触摸着,我心之剧痛是我所承受不了的。孩子,原谅妈妈,你总会长大,而妈妈却只有这一次选择。

  卓其拉她走进卧室,将门掩上,在她面前跪下去。“亲爱的,我为我们孩子,也为我自己,我求你。”

  林夕梦泪如泉涌,也跪下去,说:“我求你不要这样。”

  “亲爱的,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卓其执意不起来,要她答应不离婚后方肯起来。

  她哭出声,说:“如果你这样,只能促使我现在就离婚。”

  “我求你,不要逼我。”林夕梦跪在那里,哭着。事到如今,她不想再掩饰什么,她把多年来自己对丈夫的爱被蚕食尽以后的心灵变化全说了出来。“我的感情世界太广大、太丰富,而你已无法填满我的精神世界。如果说我的精神世界是这个房间,而你对我来说,仅仅是这个房间的一张写字桌,房间其余的空间全部空荡荡的,我空得痛苦,空得孤独,空得难以忍受,不得不去寻找其他东西来填充这些空间……”

  卓其拉她起来,让她坐到写字桌旁,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他说:“好了,亲爱的,我理解你。我同意离婚。但是,在你没有找到一个适合你的男人以前,我们不要离婚。你什么时候找到了,我们什么时候办理手续。否则,我不能放心你。”

  “苍天!我怎忍心舍弃了这个男人!”林夕梦陷入了另一种绝望。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