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三十四

  春节前夕,樊田夫画展在梧桐文化馆展厅如期举行。八十余幅作品装裱一新,高悬墙壁。这些作品,大部分是林夕梦近两年来珍藏起来的,有小部分是为画展赶作的。作品多以捕捉瞬间现代生活感受、展示生命、回味人生为主题,但热爱故土和怀恋童年的作品也占据了很大位置。

  梧桐各阶层各行业人士应邀而来。所有朋友也来了。广播电视台、报社等新闻记者也来了。还邀请到了白浪岛一些知名画家。画展规模之大,参观人数之多,是梧桐有史以来从没有过的。

  卜田伟也来了。林夕梦微笑着迎上去:“卜老师,您好!”“哦,小林。”

  林夕梦对这称呼非常反感。既然是老师,就应该称呼她名字才是。或许他以为眼前的学生已长大了。她是长大了,可是,那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撕考卷的事却历历在目。她学生时代曾对许多个老师有过这样或那样的伤心记忆,因为她神经过于纤细,过于敏感,别人不自觉中就伤害了她。长大以后,再见到这些老师时,她总能够对他们轻松愉快地回忆起当年的事情,从而令老师们感到惊异、后悔,当然也有欢笑。这足以证明她已经理解并原谅了他们,却唯独对卜田伟这位美术老师例外。她和卓其结婚时,还请他吃过糖,喝过酒,后来时常见面,相互也算友好,但她始终没有把那次撕考卷的事告诉他。

  在她的意识里,是他卜田伟毁灭了她在绘画艺术上的梦想,是他卜田伟毁灭了她在绘画艺术上可能出现的辉煌,这是她所永远也不可能饶恕和原谅的。后来,在她的教学过程中,她总是极其小心地怕伤害那些学生的自尊心,唯恐因自己不留意的一个分数、不恰当的一次批评,而毁灭一个很有特殊天赋的孩子的前途。也是上天惩罚卜田伟,他后来找了一个干瘦如柴而且凶神恶煞般蛮不讲理的老婆;而她,直到现在,那个当画家的梦想再也没有出现过。

  此刻,林夕梦望着他,这位曾令许多女孩子心驰神往的白马王子,当年的韶华已无处寻觅,无情的岁月增添了他满脸皱纹,却没有让他的事业有所建树。她微笑着,仿佛这个画展是她本人的,落落大方地征询卜田伟的意见。

  “怎么样,卜老师?”

  “确实不错,想不到樊田夫的画进步这样快。前几年他在部队时回来搞那次画展,我也看过,效果就很不错,没想到这次比上次水平又高出一大截子。这画展要是在大城市举办,他可能一举成名。”

  听卜田伟这样赞美画展,林夕梦心里既酸楚又甜蜜。酸楚的是,如果不是他卜田伟,说不定这画展是她林夕梦的;甜蜜的是,无论怎样,这画展是她心爱人的,这里面有许多她的心血。

  在参观的人群中,林夕梦看到了杨君曼一个人在看画展。这是林夕梦特意邀请的。在林夕梦心里,樊田夫的画展就是她的画展,她渴望杨君曼逐渐了解和理解,甚至认同和支持她与樊田夫的关系,就像当年她理解和支持她与卓其相爱一样。但是杨君曼神情恍惚,脸色灰黄,勉强地与她打着招呼。林夕梦不自禁地望着她的眼睛,吃惊地发现那是一双贮满了悲苦的眼睛,从前的光辉,毫无痕迹可寻了。林夕梦正想探究下去,卓其和姚慧娟走来了,两个人正在并肩观赏作品。林夕梦走过去,问:“怎么样?”

  他俩转回头看到她,姚慧娟立刻说:“姐,我早就看见你。看你同那么多人在一起,也不敢叫你。”

  卓其打趣道:“林小姐风姿绰约,满面春风,正在那里被大家捧星拱月,我们小人物岂敢上前打扰?”

  “算了吧,大家都在看你们呢。”

  “看我们什么?是不是怀疑我拐骗一个小姐?”

  “可不是,你在这里带着慧娟成双成对,杨大夫在那里垂涎欲滴。”

  “那他试试?他有这个本事?”

  三个人正在笑着,负责拍照的柳大光过来,身边跟着仲小姐,他要给这三个人拍照。杨文杰眼疾,赶忙跑过来要四个人照。他把林夕梦拉到自己身旁,让卓其和姚慧娟紧挨着,两个女人在中间。

  拍完照,柳大光走开。卓其说:“杨大夫,你是在那里垂涎欲滴吗?”

  杨文杰两手一推,笑道:“可不是,你看看,满梧桐这么两个出色女人,一个风姿绰约,一个如花似玉,竟然都成了你卓其的,咱连一个也捞不着。没有办法,只好在一起照个相。”

  “谁让你没有本事。”卓其笑说。

  “有也不敢。您乔大姐知道不吃掉我?谁像林夕梦这样胸怀宽广?我今天早晨上班时,正看到林夕梦从轿车上下来,真是气派啊。看看咱,你卓其不消说,我混到五十岁,也还是骑自行车上班,真寒酸啊。”

  卓其道:“可不是嘛,你心思着人家林小姐,如今手持大哥大,怀搂十七八,腚坐桑塔纳,出门去吃喝,咱们怎么能跟人家比?”

  林夕梦笑道:“你们哪里知道,手中的大哥大是千斤重担,坐桑塔纳时如坐针毡,吃的是黄连,喝的是毒汁,至于十七八,你们设身处地想一想,有了上面这些,你们再让我眼前整天晃动一个七八十岁满脸皱纹的老妪,这不是存心逼我跳楼嘛?跳了楼死了我不要紧,中国搞不搞企业?要不要发展经济?这样的日子不用说你们不愿过,就是雷锋也不会愿意。谁不信让他来试试,用不上三个月,他准缴枪投降……”

  杨文杰竖起大拇指,说:“高见!高见!我们林夕梦就是胸怀宽广,非同凡响,能替天下所有男人说句公道话。”

  “他是替老板们说话。”卓其反驳。

  “老板们大多数是男人,这也算。”杨文杰说。

  卓其说:“既然有如此高见,林小姐为什么不给您樊老板找一个十七八?你这助手也太不称职了。”

  林夕梦笑道:“我想给找,可是当兵的不正常。他不要。”

  杨文杰说:“不是不要,是他不敢要吧?”

  大家不敢大声笑,都捂着嘴笑。

  “不敢要什么?”魏珂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插进来。

  大家笑着,杨文杰说:“我们刚才在这里说,林夕梦胸怀宽广呢。”

  魏珂瞪视着林夕梦,看看姚慧娟,又看看卓其,然后又回过脸来瞪视林夕梦,问:“准备酒菜了没有?别光让我们来看画展,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同时抓,县政府最近正在落实这事,没准备的话赶快给酒店打电话,现在还来得及。”

  林夕梦正不知如何解释这次画展没有准备酒宴,卓其开腔了:“看我们要吃八路军顿饭把林经理吓的。今天不吃了,魏珂,刚才陈暑秋经理已经让我告诉你,中午他请客,还有杨大夫。”

  魏珂笑道:“咱是不管八路九路,只要有酒喝就行,是不是?杨大夫?”

  杨文杰道:“行是行,人家卓其有姚小姐陪着,可咱没有怎么办?”

  卓其说:“咱这可是老婆批准的。”

  魏珂说:“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正说笑着,樊田夫陪着白浪岛来的几位画家朝这边走来。有位长者边走边指点着画面,樊田夫恭敬地含笑点头,答应着什么。

  大家开始继续参观画展,魏珂离去前狠狠地瞪视林夕梦一眼。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