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三十三

  樊田夫忙着跟杨鹏飞去白浪岛老刁家,处理林夕梦停工给他造成的被动,又是赔礼,又是送礼,并恢复了大华酒店施工。林夕梦恨得咬牙切齿,但却无力阻止。她唯一能做的是,不再去工地。樊田夫无奈,只好让吴爱仁接替她指挥施工。

  接下来一段时间,林夕梦的情绪时好时坏。感受着樊田夫那热烈的爱,使她愉快;一想到自己的未来,她又忧郁不已。虽然樊田夫极尽其能地安慰她,发誓一辈子到死都是这般爱她,她却总感到自己只拥有他的爱,而没有拥有他的生命。只有在做爱过程中,她才有种拥有他生命的感觉。她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想静下来写点东西,又被日常工作、一些琐碎事情缠着;想休整一段时间,又恋着樊田夫离不开。于是,她被一种无所事事的感觉困扰着。

  她已没有了往日那份执著的工作热忱。那份昂扬的工作激情,已经远逝了。樊田夫也不想让她再为这个企业硬撑猛闯了。他希望她能舒服轻松一些,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她希望或喜欢干的事,搞摄影啦,学绘画啦,设计时装啦,他都一概应允,尽她的兴致所至支持她去做,并亲自手把手教她绘画。他把她放在自己宽厚结实的臂膀下呵护备至,并要把这臂膀变成她温暖甜蜜的避风港,再也不使她受到惊吓,连做爱都时时考虑到她的需要。

  这天下午,林夕梦坐在办公室里。她手里什么事也没有,只那么一味地呆坐着。静静地思想,静静地品味;想她的昨天,想她的今天,想她的明天;品味她的欢愉,品味她的苦恼。这一切,组成了一支高深莫测、跌宕起伏的无声曲。她迷醉在这支曲子里。这是心曲吗?可它又似乎是客观地存在于她周围;这是田野的曲子吗?可这又是别人所听不到的。突然,一组极为莽撞的音符一下子跳出来:“感激——吸引——需要——”

  林夕梦一下子怔住了。

  她心里反复默念着:“感激——吸引——需要——”

  她跳起来,去找樊田夫。

  樊田夫正在忙中偷闲作画,计划春节期间在梧桐举办画展。

  林夕梦在他画案对面坐下。

  樊田夫看她一眼,说:“满脸红光,又有什么新感觉?”

  她被这样一问,反而不自然起来。稍一犹豫,说:“这次可不是什么新感觉,而是新计划。”

  樊田夫只怕她的感觉,并不怕她的计划。他又埋头作画,不经意地问:“什么计划?”

  “我计划去北京读研究生。”

  樊田夫抬起头,紧盯着她,问:“什么?”

  她又说了一遍。

  他不再放声,继续作画。过了一会儿,僵硬地说:“想得倒好,没门儿。”

  “为什么?”

  “没有理由。”

  “没有理由我就去。”

  “你敢!”

  “当然。”

  他放下画笔,走到她面前,抓住她的臂膀。

  “你敢去?!”

  她被抓痛了,大声叫:“你放开我!”

  “你说去,还是不去?”

  “你先放开我再说。”

  “你先说我再放。”

  “你不放我怎么说?”

  她痛出泪。他松了手。她臂膀上起了红印,怨恨地说:“你真狠毒!”

  “狠毒的在后面。你说吧,能说服我的话,就让你去。”

  要说服樊田夫答应这件事,实在不是容易的,林夕梦并不是没有尝试过。蓝宝琨一直想让林夕梦去他那里兼职,既帮他谈判一些项目,又便于飞天和红星合为一体。林夕梦感到只要对红星有利,这也未尝不可,樊田夫却不干。樊田夫倒不是说不同意她去,却是另用一计,对林夕梦说蓝宝琨在他面前提到过,可以利用林夕梦的姿色去为红星揽工程,这真真把个林夕梦气炸了肺,使她对蓝宝琨产生了憎恶之心,恨不得用刀去捅死他。她没有想到患难与共过的蓝宝琨,竟然对自己这样缺德,使她伤心得泪流满面。樊田夫柔声柔气地安慰她,说即使这个企业倒闭,他也决不会让她这样去做。林夕梦不知是计,她虽然有心计,但她的心计用来做一件孤立事,收效显著,一复杂起来,就没了招数。这就像下棋,樊田夫走一棋子看到的是四步五步,而她最多看出两步,再多就力不能及了。尤其她天真地认为,樊田夫对付外人善用计谋,这她知道,对她是不能也不必用计的。岂不知,樊田夫为不让她离开自己,没少用过计。这一切,她一直被蒙在鼓里。她知道的只是要离开樊田夫是非常困难的,哪怕是为他们两个人的利益。

  樊田夫回到原处继续作画。

  林夕梦捂着疼痛的胳膊,坐下去。她理清自己的思绪,慢慢地说起刚才那些莽撞音符所代表的一切。

  如果我一直这样在这个企业干下去,你对我最多的是感激。我耗费着心血、精力,如同一根蜡烛,燃烧过后,你对我还是感激。如果我去读研究生,进一步增长自己的学识,添加自己的内涵,那无疑增添了我对你的吸引。尤其是我去北京后,攻读外语,在文化圈广泛接触,那么对你未来的事业必有帮助。

  “如果我要沉溺于目前与你这种搞企业同时享拥缠绵的情爱之中,我无力离开你去读研究生,或许到头来仅仅是潇洒走一回而已;如果我能自拔,从对你的吸引和需要这更高一层去看待问题,那么,我拥有你的人生目的将变得更为切实可行。可以这样设想:有两个相同的女人,一位你对她充满了感激,另一位你被她吸引,同时又需要她,作为你来说,你会走向哪一位呢?”

  林夕梦停了一下,继续说:

  答案是明摆着的。并且,我一直认为,男人是喜新的。几乎每一个有头脑的丈夫都曾欺骗过妻子。这话几十年前说来是危言耸听的,而到今天,只有那些可怜的人儿才会感到惊奇。一个男人在其一生奋斗中,每个阶段必须有一定的刺激源。而对于一个真正的男人来说,最为恰切的刺激源莫过于一个女人。

  我们常常见到这样一种情形:一个在多方面很有前途的男人,结婚前拼命干,结婚后松一半。这便是刺激源消退的缘故。而那些对事业有着执著追求的男性,绝不会在刺激源消退的情况下等闲视之,他会毫不失时机地寻求新的刺激源。这是必要的,也是合乎人性的。为什么这样说?当男人站在第一个台阶时,他寻到了一个伴侣,并会认为那是自己人生最正确的选择,是世界上最美满的婚姻,一份无可代替的爱情。但是,随着时光的流失,工作的变迁,地位的改变,知识范围的扩大,思想内涵的丰富,已有伴侣已远远不能适应他的新的需求。

  “尤其是我们中国女人,大都有一种心理,那就是认为牺牲自己保全丈夫是自己最本分的事情,所以婚后义不容辞地挑起所有家务重担,全身心地支持丈夫的事业,成为丈夫理想的不可缺少的贤内助,而在事业上停止自己的奋发,在学识上停止自己的追求,转眼间,又从年轻漂亮的妻子变成根基牢固、坚实有力的母亲。当丈夫在精神追求、智力水平、思想文化内涵等各方面已经达到一个高的层次时,她却仍停留在原来的水平。这时的妻子便以为丈夫会心满意足地永远感激她。”

  林夕梦去倒了一杯水,喝了几口。她看着低头作画的樊田夫,接着说:

  其实,这是对你们男人的一种错误估计。她的丈夫对妻子充满着感激之情,这一方面是真实的,而另一方面也是千真万确的,那就是作为一个具有强烈事业心的男人,他深深地渴望着精神上、智力上的相通、交融,因而,他无法容忍妻子在心理上无法弥补自己心灵的空白,因而对妻子感到极为不满,甚至怨恨。这个时候的男人,便在心理上需要一个与他在同一个水准上的女子,来与他并肩向前。所以,男人们愿意追求他们自己阶层,或相近阶层的女人,结成一种性友谊的关系。这种性友谊关系是摆不出来的。

  对男人来说,这是光谱,彩色的光谱,它组成了一个男人无与伦比的内心世界,使男人拥有一个新的刺激源。这样,也就更有可能使男人投入到一种更能充分表现自我的环境中去,以求取得社会认可的地位、荣誉,或较为稳固的经济收入。因为他很清楚,只有当他征服世界时,他才能够征服女人。而一旦他确定的目标——一个女人,达到了,即被征服了,他便产生向另一个更高层次的目标拼力靠近的愿望。

  “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讲,男性的喜新是推动人类社会历史进步的动力。当然,这里所说的新,必须是优秀的女人,好的女人。所谓好的女人,就是使男人获得精神上成熟的女人。男人同好的女人交往,在思想、精神、能力等各方面都会获得提高。有哲人干脆说,一个好的女人对一个男人来说是一所最好的学校。”

  樊田夫还在一声不响地埋头作画,林夕梦将杯中的水喝完,继续说:

  “现在我想说的是,既然你们男人的本性就是喜新的,我也不敢断定将来你不会如此。但有一点我很自信,我绝对不成为你的一个台阶,一个达到另一个更高层次的台阶。我要成为你的梯子,让你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去攀登,既让你到达顶点,又让你离不开这梯子。这就是我的真实心态。”

  成为一位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这是林夕梦一生的追求。

  林夕梦差不多说了半个下午,樊田夫自始至终不出声。说完后,她忐忑不安地望着樊田夫。胜败在此一举。而她心中没底儿。

  樊田夫直到作完那幅画,把画拿起来,贴到身后墙面上,才开口说了一句:“把这幅画送给你吧?”

  她疑惑地望着他,然后又望着画面。画面是温暖神秘的紫色调,一位身穿黄色长袍的古装男子倒背双手,站在远处,这男子透过金黄色的树木,凝视着远方淡紫色云彩里那火红的夕阳……

  “把这幅画送给你。”他又说一遍。

  “……”她还是不解其意。

  “我给它起上名字你就知道了。”

  他把画从墙上取下,平铺在画案上,写道:

  “看夕阳,那是企盼;天地间唯企盼才是升腾着的太阳。”

  写完后,樊田夫又把画贴到墙上。他退到她身后,轻轻地揽住她,一起欣赏画面。他在她耳际轻语:“夕梦,刚才我一边听你说话,一边在大脑中就出现这幅画的主题……看夕阳,那是企盼;天地间唯企盼才是升腾着的太阳。”

  林夕梦转回身,望着那双深邃的眼睛,小心翼翼地说:“田夫,你同意了?”

  他拥抱她,轻声说:“是的。夕梦,因为这幅画就是在你说服我的过程中画的,所以,我送给你。”

  林夕梦这才明白了,真是欣喜过望。她激动地、忘情地去吻他。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说吧。”

  “你必须选择女教授做你的导师。”

  她一下子笑起来。

  “你别笑!如果不答应这一条,我就不放你。”

  她看他这样认真,不笑了。是啊,樊田夫是聪明男人,他的防范是完全必要的。虽然说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没有原因的结果,她却怎么也弄不明白,自己为何总是容易与自己的老师发生恋情。既然屡有前科,她自己也不得不防患于此啊。想到这里,她说:“田夫,我答应你。”

  樊田夫满意地点头。他抱起她,顺势在椅子里坐下。他抚着她的面庞,说:“夕梦,你就是最优秀的女人,最好的女人。我一辈子在你这所学校里,让你一辈子做我的校长。”

  她笑了:“那你一辈子也别想毕业。”

  “夕梦,我从进入这个学校,就再也不想出去,当然也就毕不了业。”

  “你愿意吗?”

  “哪一天我死在你怀里,那就是我毕业的日子。”

  樊田夫说,他一直害怕林夕梦比他先死,他希望林夕梦让他先死,并说无论到哪一天,即便七八十岁也要这样。林夕梦认为那样太残忍,对她不公平,应该是一块儿死才行。他总是霸道地拒绝。

  “校长先死,学生是埋葬校长的。”她说。

  “不行!必须我先死。”

  “这对我不公平!”

  “我就要这样!我必须让你体验我死掉后的痛苦。”

  “你这残忍的男人,你怎忍心……”

  “不!我是坚决不改变这个计划的。”

  林夕梦不寒而栗。稍停片刻,樊田夫低声说:“夕梦,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既然爱我,你就不应该这样残忍吧?”

  “就因为我太爱你,所以才这样残忍。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心态。”

  林夕梦也不知道。

  樊田夫提出他计划三年之内出国,并说日本是他最向往的国家。林夕梦却不喜欢日本。日本鬼子强奸那么多中国女人,这是她永远切齿痛恨的。除非中国男人去把日本女人也如数强奸一遍,否则她永远不到日本去。

  樊田夫说要出国,她并不相信。对樊田夫来说,这种计划就跟她的感觉一样,多如牛毛。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现在做事已经很少顾及周围影响,而从自身生命需要去考虑了。

  “夕梦,我怕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林夕梦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了。当她感受到他决心之大已无畏于人生时,那份喜悦无以复加。于是,她鼓励地说:“田夫,现在是不是没有什么让你害怕的了?”

  “有。”

  樊田夫的回答出乎她意料。她怔住了。许久,她才鼓起勇气问下去:“还有什么?”

  他望着窗外夜色,神情那么庄严,那么神圣,那么肃穆,说:“怕你离开我;怕你不爱我;怕你爱上别人。”

  樊田夫一口气说完三个怕,林夕梦无语而凝噎。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