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三十二

  樊田夫从部队办理完退伍手续,连夜赶回。回来时,正是早晨八点,他兴奋得脸上泛着红光。

  林夕梦一见到他,从他的神情就知道他已办妥。杨鹏飞在跟前,她不好问,他也不便说。樊田夫退伍一事对外人是保密的,怕他家人知道,那将遭到兄长们阻拦。樊田夫东西还没放下,就问:“怎么样?”

  樊田夫是问大华酒店工程进展情况。杨鹏飞脸色难看地站在那里。林夕梦去给樊田夫倒一杯开水,放到他面前。等他坐定,她说:“停工了。”

  “什么?!”樊田夫霎时变了脸色,大声说:“谁让你们停工的?”

  “我。”林夕梦平静地回答。

  “你!你简直……为什么不告诉我?”

  “来不及。”

  “打电话!为什么不打电话?”

  “……”

  “工人呢?现在工人呢?”

  “放假让他们回去了。”

  “你!……”

  看樊田夫气坏了,杨鹏飞这才开口说话:“我刚刚为这事还在与林经理争论。老刁火了,来电话说不干就拉倒,那海中家也别干了。”

  “你没说我回部队不在家?”

  “我说了。”

  “他怎么说?”

  “他一听你不在家口气才缓下来。他说怎么您家有个林经理,是个女的,让签了什么协议。我说我也不知道,她是俺家副经理,主责大华酒店施工,他就说等您回来与他通电话。”

  林夕梦自己去倒水喝,心想:只要樊田夫今天不给她耳光就行了。她喝一口水,故作镇静地说:“这是个骗局。”

  “你净胡说!骗局!骗局!你整天就知道骗局!一个黑卯扈就把你吓破了胆,留下后遗症,再遇到大工程就说是骗局……”

  樊田夫气得不知如何发作,可一提起黑卯扈自己竟然笑了。林夕梦和杨鹏飞也笑起来。自从那次遇险以来,她和蓝宝琨的惊吓,以及她打算如何花掉那一百多万计划,成为大家的笑料,什么时候提起就大笑一场。樊田夫又总是活灵活现添油加醋地描绘。

  林夕梦说:“可这次真是个骗局。”

  樊田夫大声说:“就是骗局也不用你管!谁像你和蓝宝琨两个废物!一个黑卯扈就说成是黑社会。就算是黑社会,让他来找我。我就站在这里不动,要杀要割全由他,我明确告诉他:让他先动手,最好能一刀杀死我,一刀杀不死我,只要我还有一口气,那么,小子就看我的了。你们倒好,被人家像提小鸡似的提着,深更半夜丢盔卸甲跑回两个抖成小鸡筛糠般人形,后来再去招魂儿,在梧桐招过不行再去白浪岛招,害得我整天写招魂儿帖……”

  杨鹏飞笑弯了腰,问:“不是还有那一百万提成?”

  “一百多万呢!快别提了,你没看她那副兴奋模样儿,说要给我买高级轿车,买房子,还买什么什么,就差没把中南海列入采购计划。林经理,你买啊,你买的在哪里?俺怎么都没看到……”

  “就你强!”林夕梦浑身冒汗,坐不住了,只好转守为攻,说,“把个马正岩弄到公司,说这次我可挖到一棵参了。说他对财务很有一套,又能跑工商,又能跑税务,又能贷款,又能打官司,就差不能生孩子。结果呢,来了三天就骗走两万块钱。不到一月,大山庄饭店就签了八千饭费。你不是说他对财务很内行,说起来很有一套,还……还……还说那决定具有里程碑意义……”

  “还……还……还……又结不上来了。”樊田夫说,“你忙什么?谁能抢你的?谁像你去找个学生来当业务员,叫什么来?张明生?对,就叫张明生,来下海三个月没揽到一块工程,后来揽到一个三万块钱的小活儿就卷铺盖卷跑了,连个招呼都不打。还说是个班长,你说你那些不是班长的学生能怎么样?……”张明生是卓其的学生,樊田夫总诬说是林夕梦的学生。

  “我看啊,”杨鹏飞说,“您两个是狗咬狗一嘴毛,谁也别说谁,乌鸦别嫌猪黑,猪也别嫌乌鸦大长嘴。不过这一次,是不是林经理看我们要先买上高级轿车,就眼红了?”

  “那还不定呢。”樊田夫说,“咱先说下,等我们买回高级轿车来,不许你坐。你敢上去坐,我和鹏飞就把你从车上踹出去;你要放赖不下去,就把你直接送回三十九中学,去当你的结巴老师去。”

  有人来找杨鹏飞,杨鹏飞边笑边走出去。林夕梦看樊田夫火气差不多消了,就说:“你走后,我一天不知几遍去催庄工,就是老刁手下监督这工程的老庄。老庄总说款快到了。前天,我又去,老庄说,老刁让他转告我,款已贷下来,就从梧桐建行贷的,但还需两三天才能启用。那时,工人们已经没有材料干活……”

  “怎么就不能对付点材料先干着,明夫就是死脑筋死心眼……”

  “这跟明夫无关!你先听我说。”

  樊田夫被制止住,林夕梦接着说:“我一听还需再等两三天,知道他们这又是在拖。他们很清楚,再干两三天大量材料就进去了。我当即返回公司,查找梧桐建行行长电话号码,对老刁贷款事进行查实。人家不认识我,说这是银行保密的事。我只好说久仰人家大名,眼下为公司利益,不得不落实是否有此事。他这才说那姓刁的是托人找过他,但现在只是他们有这个意向,建行却并没说贷给他们,至于已经贷下几十万,更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他要我心中有数就可以,所以在杨鹏飞面前我没提。”

  “我并不在意这大华酒店,我看中的是海中家。你想想,那么大的工程,就算大华我们给白干,又能怎样?”

  “可是,他连几十万都没有,哪里来的上千万?”

  “人家是贷款!”樊田夫大声说。

  “他连几十万都贷不下来,怎么能贷下上千万?”她也开始吼了。

  “人家上千万是从白浪岛银行贷!”

  “行了!我不信这一套。”

  “书呆子!你不信是你的事,你停工干什么?”他火气又上来,声音越来越高。

  “我不能眼看着把钱白扔进去。”

  “就你聪明!我看出你这个书呆子半仙聪明样儿来!”

  “半仙也比你这个弱智儿强!弱智到连考大学资格都没有!”

  “滚回你学校去!在这里净破坏我的计划!”

  “滚回你部队去!去当你的痴死兵!”

  两个人扯着高嗓音,声嘶力竭,大吵大叫,谁也说服不了谁。吓得隔壁办公人员大气不敢出。当林夕梦去卫生间回来时,胡小玉叫住她,对她耳语说:“林经理,你先软一点儿吧。他现在正在气头上,恐怕一时你难说服他。这样都太伤身体了。连门口卖糖葫芦老大爷都认为你们在打仗,进来让我们去劝劝你们,可谁也不敢进去。正好见你出来,我跟你说说。”

  林夕梦嗓子已嘶哑,对胡小玉说:“我必须说服他。明夫呢?”

  “早吓跑了。他说快临到他头上。”

  林夕梦回到原来位置上坐下,说:“我在大华已见过那个姓高的小青年,就是在我们之前给大华干过的。他一脸哭相,说投进五万多,现在老刁还不承认,打官司都没着落,因为现在施工的又是我们,说他白投了。”

  “你现在停工不是也白投了?就算是个骗局,这岂不正中他下怀?”

  “他想这样,但他不敢。”

  “你这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刚才你还说那姓高的小青年白白投了,临到你了,你又说他不敢。我问你,老刁要不承认你能怎样?”

  “我能怎样?”林夕梦顺手拉开抽屉,取出那份停工协议书,上面注有红星进驻工地时间、人数,已投入资金数额及停工原因,还有她和老庄代表甲乙双方单位的签名。她说:“我能拿着这个去法院。”

  樊田夫气呼呼一把拿过去。

  让老庄签这份协议可不是一件容易事。那天中午,林夕梦请他吃了顿饭,她再三劝酒,直到把他灌醉。等他回到宿舍睡得迷迷糊糊,她拿着一式两份的协议去找他,说鉴于款项不能到位这个原因,她决定暂时停工,但怕他无法向老刁交待,替他想了个办法,签份协议。老庄欢天喜地地签了,感激林夕梦为他着想。当他睡醒后,就给老刁打电话,汇报这事。结果,遭到老刁厉声臭骂,命他立刻向她索要协议。老庄索要协议时脸色惨白,她说协议已捎回公司。那时她正在指挥工人撤退,老刁三番五次打电话追问是否要回去,老庄就三番五次来哀求她,说让她看在他那一大把年纪上可怜他。

  樊田夫看完协议,火气消了一些,说:“无论怎样,你应该等我回来。”

  林夕梦说:“并不是不能等你回来,而是我跟明夫商议,必须赶在你回来之前!我们知道你回来是绝对不会让停工的。”

  “你们两个倒臭味相投,一拍即合。”樊田夫讽刺道。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