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三十一

  林夕梦终于把姚慧娟送到了卓其身旁。

  这主意是樊田夫提醒的,具体操作起来由林夕梦出面。那一天,林夕梦张罗着给姚慧娟介绍对象,樊田夫知道了,把林夕梦叫到一旁,说:“没有你这样的傻子。”林夕梦一愣,不解其意,但很快立刻明白过来,惊异地望着樊田夫。显然,这是樊田夫蓄谋已久的。于是,两个人坐下来,潜心研究出一个秘密的计划与方案。实施这个计划与方案,要达到预想目的,对于体内流淌着林天明血液的林夕梦来说,也是需要费一番工夫的。难度不在姚慧娟,而在卓其。

  卓其无法把对林夕梦的爱转移到另一个女人身上。姚慧娟好办,虽然年轻、漂亮,却思想简单,林夕梦几句话就把她那个恋爱对象给打发走了。姚慧娟不是她这种女人。姚慧娟既理性又现实,永远不会为哪个男人死去活来,永远不会为哪个男人柔肠寸断,只是想如何实实在在地生活。

  由于俩人身材相似,林夕梦便把自己一些漂亮衣裳源源不断地让姚慧娟穿,此外还给姚慧娟购买项链、手链、各种晶亮别致的胸花、手袋。对于一个家境贫寒、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农村女孩子来说,这就足以使她对林夕梦感激不尽了。林夕梦让卓其给姚慧娟配全家所有门钥匙,又装修出一个铺有红地毯的房间,供姚慧娟居住。姚慧娟白天去工厂做工,早晚取代林夕梦在家中炒菜做饭,洗锅刷碗,星期天、节假日则洗衣服改善生活。姚慧娟把卓其和牛牛日常起居安排得井井有条。同时,一些原来应该由林夕梦和卓其一起出席的朋友聚会、举家外出之类的事情,林夕梦也推给姚慧娟,由姚慧娟同卓其一起参加,有时还带上牛牛。林夕梦告诉她在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戴什么饰品,讲什么话,如何待人接物,如何保护和维护卓其,一一道来,唯恐疏漏。半年来,林夕梦在姚慧娟身上花去许多时间和精力,千方百计想达到预期结果。

  晚宴结束时已有九点,樊田夫驾车送林夕梦回家。同往常一样,车在离家还有三十多米地方停下了。黑暗里,樊田夫顺手将她搂进怀里,低声说:“夕梦,明天我回部队,家里一切只有让你更加辛苦了。这次回去,我一定争取把一切手续办完。”

  “什么时候回来?”

  “有四五天就差不多了。”

  “大华酒店款还不到怎么办?”

  “不要停工。为那海中家大工程,再放慢进度。下午我跟老刁通过电话,他说明后两天在梧桐建行五十万贷款就可生效。”

  “你感到老刁可信吗?”

  “搞企业都很难,这也是正常的。”

  “万一这是个骗局怎么办?这工程本身就是另一家公司干过的,吴爱仁听别人说,就因为老刁款迟迟不到,才停下并撤出去的,并不是像老刁所说的,是他们干得不好赶走他们的。”

  “他敢?反了他?他跟别人这样行,跟我他要好好掂量掂量。那样我不雇人去收拾他全家性命才是怪事。再说,毕竟这工程是在梧桐地面上,他一个外地人想歪歪也得寻思寻思。你早点儿休息吧,我明天早晨六点的火车。我也累了。”

  林夕梦点点头松了手,开门下车,樊田夫目送她走进家门。

  牛牛已入睡,卓其和姚慧娟紧挨身子并排坐在长沙发上,两个人笑意盈盈。看到林夕梦回来,姚慧娟起身帮她接过皮包去放好,端来一杯热茶。

  林夕梦端茶坐在沙发另一端拐弯处,喝着茶,欣赏面前这两个人。

  姚慧娟坐回原处,说:“姐,我把送给俺哥哥礼物的事说给你听听。”

  “说吧,买了什么礼物?”

  “我从您公司出来,去了商店,实在不知道买什么好,最后挑选了一张有刘德华照片的生日卡片。我满心欢喜回家来。俺哥哥下班回来,我正在厨房做菜,没顾得给他。等我做完菜,洗了手,双手捧着卡片,俺哥哥正在擦地,我就对他说:‘哥哥,你看!我给你买的生日礼物!’他伸手来接,拿到手里一看……你猜他说什么?”

  “他说什么?”

  “他大声说:‘我就死讨厌这些东西!’”

  林夕梦笑了,这在她看来再正常不过。

  “他说完后,把卡片扔到桌子上,继续擦地,也不理我。姐,我原以为他会欢喜的,没想到……”

  林夕梦是深知卓其的,他不知道掩饰为何物,也从来不关注别人的感觉,只是那么生硬地一味黑白分明,并以此作为自己骄傲的闪光点,说是有个性。还没等姚慧娟说完,林夕梦就笑道:“慧娟,这就是你的错了。”

  姚慧娟迷惑地瞪大眼睛望着她。林夕梦说:“你想想,你喜欢刘德华,认为你哥哥也喜欢?如果你送给他一张女明星的卡片,或者干脆把你的照片送给他,你看看他能不能再说‘我就死讨厌这些东西’?”

  姚慧娟笑着不放声。

  卓其扭头看着身旁的姚慧娟,说:“就是嘛。我说喜欢还来不及呢。”

  林夕梦继续说:“所以,慧娟,送礼是一门学问。你首先要研究接受礼品的人,分析他的身份、职务、爱好、家境、年龄、姓别,甚至想到他接受礼品时的心境等等;然后再分析你自己,你的经济承受能力,你要达到什么目的,你要给对方留下什么印象;这礼品是前期投入,还是后期回谢,是长久之计,还是眼前利益,等等;最后,就是选择送礼的时间与场合,这也是很关键的。有一些礼品只能是晚上送到对方家中,有一些礼品却只能是白天当面交给对方本人;送大礼品需要速去速回,不可久留人家家中,送小礼……”

  姚慧娟似懂非懂地认真听着,那张漂亮的面庞泛着娇滴滴的光泽。林夕梦来了兴致,喝了杯水,又滔滔不绝地向她讲授起来:

  “选择礼品还要注意包装,这恰如一个女人需要化妆一样。如果一个女人外在形式非常漂亮好看,而内在内容空洞乏味,这样的女人乍一看很迷人,但是,一旦打开包装,也就是一旦与她交谈起来,里面空空荡荡,则令人大失所望;相反,如果一个女人内在内容生动丰富,而外在形式丑陋难看,这样的女人,则让人失去了去打开包装的兴趣,即使她有再好的内容,别人也看不到。所以,慧娟,你记住,要成为一位优秀女人,必须同时具备两种东西:一是外在形式,一是内在内容。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你现在已经具备优秀外在形式这一条,作为女人,这是上天赐给你的财富,你已经很幸运了。你所缺少的是内在的东西,也就是我所说的内容。内容不是一天就能填充满的,当然我所说的内容是高雅的、高品位的,而不是俗气的、低级的。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需要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不懈努力,苦修苦炼……”

  姚慧娟还在似懂非懂地认真倾听,趁林夕梦端起杯子喝茶间隙,她说:“姐,我看你正是你刚才所说的那种优秀女人。”

  “我现在还不能算是优秀女人,但是,我相信我一定会成为优秀女人,那是我的奋斗目标。”

  “姐,我是不行了。”

  “不,慧娟,你能行。你必须对自己充满信心,然后……”

  “姐,”姚慧娟打断她,“我才初中毕业,没上你那么些学,怎么能行?”

  “这要看你的悟性,你的刻苦程度。我感到你那次能给我打电话,就不简单。否则的话,你在我心里永远跟马正岩搁在一起。”

  “那只是因为我太喜欢你,想跟你套近乎,可以再看见你。”

  “怎么样?你的目的达到了吧?”

  姚慧娟开心地笑:“不仅达到,还远远超过。”

  “所以,慧娟,你想得到的东西,只要去努力,你就能够得到。你想想,古代那些女子,能读七八年书就不算少了,但她们中不乏优秀女人。”

  姚慧娟笑道:“姐,我试试看吧。如果不行,你也不要太失望。”

  “我会全力帮你的。”

  “这个我知道,反正我早已经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你。”

  两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得正欢,卓其看完电视站起来。他伸了伸懒腰,说:“看样子好像要培养接班人了。”两个女人都笑。

  姚慧娟说:“就怕不合格。”

  林夕梦朝卓其笑道:“你放心,她没拿到合格证我是不会让她上岗的。”

  三个人说笑着准备睡觉。姚慧娟对卓其说:“哥哥,今晚你到我房间去,我要跟俺姐一起睡。”卓其头一歪,笑道:“看吧,好歹不说两个老婆,却让我光杆一根,我不去。”姚慧娟已经脱掉鞋子跳上大床,硬是不下来,林夕梦便对卓其说:“她要在这儿睡,就让她在这儿吧。你过去吧。”她是求之不得这样的。每次姚慧娟要与她一起睡,她都是这句话。卓其说:“不行!要不我也在这间。”两个女人哈哈大笑。林夕梦边笑边招手:“那好啊,你上来吧。”

  卓其无奈,只好去姚慧娟房间。

  关灯后,姚慧娟说:“姐,俺哥哥怎么能这样?”

  林夕梦知道她还在为那生日卡片的事。这可以理解,但她在姚慧娟面前,必须把卓其所有缺点都乔装成优点,再把他所有优点像彩扩照片那样毫不失真、无限扩大出来,就像她十多年来在所有外人面前一贯做的那样,让姚慧娟不仅欣赏卓其的优点,更重要的是让她欣赏他的缺点。

  “慧娟,这你就不懂,这正是你哥哥身上闪光的地方。你想想,他不喜欢就说不喜欢,丝毫不会伪装成喜欢的样子,这种坦诚并不是一般男人能有的。”

  “可他也不用使用那种口气。姐,你没听他那口气是什么样儿,真让人受不了。”

  林夕梦在黑暗里笑:慧娟啊,我没听那口气是什么样儿?我听了十几年!我受了十几年!

  “慧娟,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缺点。缺点又分两种性质的,一种是无意识流露出来的,一种是有意识做出来的。你哥哥是无意识流露出来的。这种缺点是可以原谅的。你想想,如果他不务正业,整天在外面吃喝嫖赌,或是在家里坐吃清穿,什么也不干,只会在你面前说好听的,又有什么用?”

  “这也是。”

  “他勤劳,节俭,任劳任怨,从来不出去拈花惹草,对爱情忠贞专一,像这种男人,如今社会上太少了。”

  “这也是。”

  “他学识渊博,很有见地,连陈暑秋这样的人都非常欣赏他。”

  “哦。”

  “所以,慧娟,选丈夫就要选他这样的男人。”

  “再上哪儿去找?就这么一个又让你选了。”

  两个人又偷偷地笑了。

  “姐,不过,我第一次见到俺哥哥的时候,心里可不是这样想的。”

  “你怎么想的?”

  “我一见到他,就想,俺姐姐怎么能找这么个男的,看他长的那样儿……别让他听见,比你差太远太远,根本不般配。”

  “慧娟,我是不相信命运之说的。可是,有些事情又实在让人说不清。我时常想,如果我父亲不是过于关心我,让慕老师给我当班主任;就算慕老师当班主任,他不被调走;就算他调走,而不是像父亲那样关心我,嘱咐接替他的班主任,也就是你哥哥,让他继续关心我,锻炼我,那么,我现在会在哪里,会是什么样子,会有个什么家,会有个什么丈夫,……结果,关心加关心,就把我送到现在这张床上。”

  “你怎么看上他的?”

  “我……”

  林夕梦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天的午后,她正躺在床上,杨君曼提一网兜衣物从外面走进宿舍,叫道:“林夕梦,卓其老师叫你。”

  她一下子从铺上坐起。她跳下床,走出宿舍,朝办公楼急急走去。她脸忽地燥热起来。卓其正站在阳台上朝她这里注目。星期天的校园是宁静的,整个办公楼几乎再看不到人影。林夕梦上楼后,卓其领路在前面,她跟在他身后。她从后面打量他:中等个子,窄肩细腰,极其瘦弱的身材致使他走起路来头部伸向前下方,看起来既像怕羞把脸掩饰起来,又像随时准备发现地面有什么东西似的。体质多么瘦弱的老师啊!难怪有同学背后称他“排骨队长”。他实在瘦弱得让人担心他的健康。

  卓其推开办公室门,让林夕梦先进去,随后将门掩上。他让林夕梦坐到他办公桌对面一把木椅上。林夕梦低着头,忐忑不安地坐着,为掩饰紧张,不住揉搓两根发辫。发辫子用一条绿色绸带子扎束,快被揉开了。卓其用钥匙打开抽屉,取出一叠整齐白纸,双手递到她手里。林夕梦疑惑地抬起头,迎视的又是那双摄人心魄的眸子。她迅速低下头,一触到手里的东西,更紧张了,几乎要哭起来。她没有一丝一毫勇气当他面看这些东西。她把它折叠起来,刚准备放进衣袋,不料,卓其大声说:“不!我要你现在就看!”

  他神情严肃,口气生硬,没有任何商量余地。林夕梦吓坏了,极度的紧张使她一时失禁,尿了裤子。她想哭,但不敢哭,只得紧张地把它再打开。这是一封热烈似火的情书,她只模模糊糊地看到这样几句话:“你,是我最可爱的人,是我最敬佩的人,你是大海上的纱巾,你是光明和美丽的精灵。失望者,从你的身上找到了信心!你可曾知道,我在偷偷地爱你,你是我心中的玫瑰,你永远牵挂着我的心。我,一个普通农民的后代,不爱金钱,不爱地位;我只爱高尚的情操,伟大的美德。这样的人,我愿做她的终身伴侣。呵!我太激动了,心跳得太厉害了,爱慕之情犹如滚滚黄河,翻腾咆哮!当我在梦中看见你的时候,多么想在梦中唤醒你。”

  林夕梦自己心跳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她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内心开始了有生以来最激烈的思考,这毕竟是人生中最重大的事情啊。虽然她崇拜他、尊重他,但没想到此时此刻他就这样向自己明明白白地提了出来。她羞得几乎想哭。想说,又不好意思,他毕竟是她的老师,她又毕竟是他的学生啊。这让她如何开口?想不说,他早已站起来,在室内走来走去,等待她的话。她的心为难死了,矛盾死了。也许这将是她一生中最矛盾的时刻,以后再也不会有了。真是天无绝人之道!急中生智,她拿起桌面上一支笔,又顺手拿过一张纸,写道:“老师,您真心爱我?”“哦,”她想,“这样总比用口说出来好多了。”

  她仍坐着,等卓其踱到桌边,她把这张纸推到他近前,示意他看。万万没有料到,卓其看到后立刻暴怒地跳起来,扯着嗓子高声大吼:“这还能是假的吗?!这样重大的事情还能胡来?!”

  也许,这声音对别人来说,一定会被激怒的;也许,世界上任何人对她使用这种声音,她也会泪流满面痛苦而死。然而,奇怪的是,她既没有流泪,也没有痛苦,反而感到这声音似乎是那样动听,那样悦耳,那么富有温情。于是,她又继续写道:

  “我也在偷偷地爱着您。”

  这次,卓其看后没有再吼,而是在她的字下边写道:“我永远等着你;我等着你毕业,等着你使用期(注:中师毕业后一年才能转为正式国家干部,这一年内不准结婚,称为使用期)的结束;我永远是属于你的。”

  “只要我的生命存在,我就是属于您的;只要我的灵魂存在,我就是属于您的;只要您等着我,我就是您的终身伴侣。”林夕梦写下这些,卓其看完后,站在她面前。她也只得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双手抓起她的手,紧紧地握住。林夕梦这双纤细的手从未被一个男人触摸过;这一相握,就私订了终身。

  “姐,说呀,你怎么看上他的?”

  “很简单,”林夕梦想一想,说,“我班有个女同学叫辛媛,看上一个男同学吴立人,就因为吴立人在运动会上跑得很快,总拿第一名。而我呢,就因为你哥哥那时很用功,一边教学还一边天天自学。”

  “就这么简单?”

  “现在看就是这么简单,当时不是这样认为。你想想,我那时候想到,结婚只要有张大床就行。可是后来连张床也没有就结了婚,这是令我最难过的……”

  林夕梦猛然意识到自己远离话题,赶快住口。幸好夜深屋里漆黑,相互看不清表情,姚慧娟没大在意她后面的这句话。她说:“姐,你真够浪漫的,竟然想到结婚只要有张床就行了,我可不是这样想。”

  “你怎么想?”林夕梦放下心来,轻松地问。

  “最起码要有房子,物质上比较说得过去……”

  “慧娟,我看你的条件够高的。在县城不比农村,青年结婚是很难马上有房子的。”

  “没有房子连谈都不用谈。只要有房子,人差一点也将就,我是农村户口,这……”

  “这不难,只要找一个能带出你户口来的不就解决了?”

  “……”

  “我看啊,慧娟,你的条件太苛刻。你想想,还要有房子,还能农转非,还要像你哥哥这样的人,上哪儿去找?”

  “我也这样想。”

  “只有一个人才具备这些条件。”

  “谁?”

  “你哥哥。”

  “你又开玩笑。”

  “真的,慧娟,你想想,我跟你哥哥今年春刚刚在城南建了四间私房,是两套,还有现在这套公房,总共三套,你愿要哪套就要哪套;你哥哥是讲师,又能带出家属户口;他为人又是这样与众不同,不用说梧桐就这么一个,就是再大范围……”

  “这个我知道,可这怎么可能?”

  “我说过,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只要你想怎样,就一定会怎样。这就看你想的程度。你想,你既不愿意离开我,愿意天天看到我,又需要你哥哥这样一个丈夫,我们何不三个人一起生活呢?”

  “可……”

  “我们不管社会那一套。在南方一些开放城市,一夫多妻的人多得是。在我们梧桐这种情况也有,只是他们不公开而已。我有位搞建筑的朋友,他就是这样,家中有老婆,在外面又有一个女孩子。前些日子我见到他们,他们告诉我要计划生孩子。他们是偷偷摸摸,唯恐家中老婆知道,而我们还不用这样。你说,这有什么不好?再说年龄,你哥哥跟你无非差十五岁,这有什么?”

  姚慧娟迟疑着,说:“就怕俺哥哥他不同意。”

  “这没关系,由我慢慢去做工作。但你必须配合我。”

  “我不知道怎么配合。”

  “像金子那样。你哥哥不是时常在你面前提到金子吗?”

  “南方那个?”

  “对,就是那个女孩儿。”

  “他每次在我面前提起她别提那个高兴样儿,说她怎么怎么迷人,可我不会。”

  “你学啊,金子的迷人在于她的娇媚柔顺,其实她并不比你漂亮。你想想,你哥哥那么一个生硬男人,怎么会再喜欢一个生硬女人。世界就是这样,他自身过于生硬,反而渴慕柔顺,我想这就是当年他抓住我不放的原因。现在,你必须柔顺起来,只有这样才行。”

  “我努力看看。”

  显然,姚慧娟这一关已经没有问题。只要姚慧娟能够再稍稍柔媚一些,卓其那里也就好办多了。直到这时,林夕梦才想起自己到底还要不要卓其。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