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二十九

  八点钟,她走进海天宾馆蓝宝琨房间,一眼看到蓝宝琨呆坐在沙发里。蓝宝琨神情木然。她一愣,问:“昨晚是不是喝多了?”

  “没有。都什么时候了,我还能喝多。”他缩紧眉头说。

  “那你怎么?”

  “我问你,你感到黑卯扈这人……”

  蓝宝琨的话还没说完,黑卯扈推门进来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林夕梦头顶上空。

  接下来一整天,黑卯扈寸步不离蓝宝琨,说是一起等待晚上六点宴请甲方一位总工程师吃饭。下午五点,去酒店的路上,林夕梦已经感觉到事情不妙。她脑海里迅速闪现着黑卯扈今天一连串反常的举动:当蓝宝琨流露出欲打电话给北京,通过飞天老板在白浪岛政界关系,落实一下工程虚实情况时,黑卯扈一反友好常态,非常恼火,说是不理解,任凭蓝宝琨怎么解释,他仍是垂头丧气;当蓝宝琨中午请黑卯扈吃饭时,黑卯扈竭力贬低樊田夫,说从没见过这样品行低劣的人,战友从老远来了,作为地主的樊田夫竟然不出面陪同。林夕梦解释说樊田夫太忙,黑卯扈仍是一口咬定樊田夫为人太差,不可交往云云,为此,饭桌上气氛很不好。蓝宝琨只好让林夕梦先回房间。当林夕梦询问黑卯扈与工程甲方是什么关系时,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指责她水平低劣,没见过世面,然后用几乎是威胁的口吻警告她晚宴上不允许问任何一句话……

  一路上,黑卯扈传呼机死命地叫个不停。每叫一次,他就让出租车司机赶快就近公用电话亭停下,然后跳下车去,用短暂时间回完电话,又迅速跳上车。他有四十四五岁的样子,瘦长的身子却很敏捷。就这样,出租车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快到他指定的酒店时,已近六点。又一个传呼来了,黑卯扈又叫司机停下。等他刚一下车,林夕梦就迅速用手指捅了捅坐在前面的蓝宝琨。蓝宝琨转过头来,林夕梦一看,他的脸色早变了。

  “怎么办?”她脱口而出。

  “赶快逃吧还怎么办!马上给北京打电话,赶快制止他们不要来!”

  黑卯扈突然转过身朝这儿走来。他不打电话了。

  逃,来不及了。

  黑卯扈刚上车,林夕梦说:“蓝经理,这样吧,您和黑先生先去酒店,我回趟海天宾馆,马上就回来。”

  一霎时,黑卯扈翻了脸。他凶光毕露,说:“什么?你林夕梦要干什么?”

  “我有特殊情况了。”她机敏地回道。

  “少跟我来这一套。”黑卯扈把车门“啪”一声碰上,往她身旁一靠,命令道:“司机!开车!前面左转弯!”

  在黑卯扈胁迫下,林夕梦和蓝宝琨走进一家酒店。服务小姐把他们领到黑卯扈预订的雅间。一进去,浓烈的烟雾扑面而来,幽暗的灯光下,十多个男女成双成对,齐刷刷地等候在那里。看见他们进来,有的站起来朝黑卯扈点头哈腰打招呼,有的相互咬着耳根嘁喳耳语,有一对正在窗帘旁搂抱成一团,女的娇媚地荡笑……

  蓝宝琨被推向最里边主人席位。

  趁黑卯扈安排座次混乱之际,林夕梦溜出雅间。她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前台电话旁,迅速抓起话筒,拨通公司电话。

  “喂,喂……”

  “请问您找谁?”

  “小顺?快!樊经理呢?”

  “林经理?樊经理在工地上。”

  “什么时候回去?”

  “今晚加夜班不回来了。”

  “小顺,快!快去把他叫回来!”

  “公司只剩下我一个人看门,其他人都去工地了。”

  “把门锁上!快去!让樊经理回来赶快给我打传呼。”

  “是。”

  她放下电话,迅速回到雅间。所有人都已就位,剩下一个主陪座位,她坐下去。

  黑卯扈从主客位上站起来。他环视一下,嘿嘿两声,说:“安静安静,不要吵吵啦。”他又嘿嘿两声,说:“弟兄们,小姐们,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中国飞天工程有限公司白浪岛分公司蓝经理,那位是梧桐红星装饰公司林小姐,林经理。”

  在一片唏嘘声中,黑卯扈又开始介绍:“这位是黄工,就是主管‘1·27’工程的总工程师。”

  被称为黄工的人受宠若惊地站起来,咧出一口参差不齐的大黄牙,慌忙同蓝宝琨握手。

  黑卯扈指着紧挨黄工身旁的一位女子说:“这位是梅小姐。”约摸三十五六岁的梅小姐,涂着厚厚的脂粉、扭扭捏捏地站起来,嗲嗲地说:“请多多关照。”

  黑卯扈继续介绍着。

  林夕梦的头嗡嗡地响。她什么也听不见,恐惧的心不住地颤抖。蓝宝琨在黑卯扈等人的摆布下,开始了宴会。林夕梦第一次感到自己太需要樊田夫了。只要有樊田夫在身旁,她是什么也不怕的。那次她用烟灰缸砸曹孝礼,曹孝礼像疯狗一样张牙舞爪扑向她,她都毫无惧色。现在,她恐惧极了,因为樊田夫不在这里。只要樊田夫在这里就好了。不!只要有樊田夫,她绝对不会陷在这里。

  “丁零零……”

  终于有了电话声。林夕梦几乎从座位上弹起来,去拿手包,故作镇静地说:“很抱歉,我接个电话。”

  林夕梦走了出去,一听到樊田夫的声音,林夕梦腿都站不住。

  “我……我……”

  “快说!你们怎么了?”

  “我……我……”她无论如何也结不上来。

  樊田夫在那边又拍桌子又跺脚,大声喊:“快说!你们到底怎么了?”

  “我……我……们……出事了。”她终于结上来了。

  “快说!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我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地方,是……是……是个酒店。”

  “宝琨呢?”

  “他……被堵……在雅间里面,出……出不来,别……别说了,来人了!”

  “夕梦……”

  她刚放下电话,黑卯扈就嘿嘿地笑着朝她走过来了。

  “怎么,林小姐,给情人打电话?”

  “是的。”她冷冷地回答。

  “嘿嘿,难怪不给我做情人呢。”黑卯扈一边说,一边上上下下打量她,那张肌肉松弛的脸上荡着淫笑,“林小姐,你好高个子啊。像你这样漂亮身段儿,搞企业当经理实在可惜,应该去当时装模特儿,那才是你的正路。”

  “谢谢你赞美。我要去卫生间。”

  “慢着!”黑卯扈一摆手,挡住她去路,“不过,今天晚上我们做情人是做定了。不信?等着瞧。我黑卯扈从来不白替别人忙活。要么金钱,要么女人。而这次,我要定了女人。”

  林夕梦从洗手间回到雅间,刚坐下,她电话又响起来。黑卯扈火了,命令道:“现在开始,把手机全部关掉。谁的再叫,当场给砸碎。老八,你负责这件事。”

  “是!”有人回答。

  于是,大家纷纷关机。林夕梦坐着不动。黑卯扈指示那个老八去打开她的包。老八刚要站起身,林夕梦示意谢绝劳驾,自己去关掉。

  “喝酒,开始喝酒……”黑卯扈吆三喝四。

  那位黄工咧出那口参差不齐的大黄牙,说:“我提个意见,我们这些人已经喝这么多啦,只有林小姐至今没喝,怎么办?”

  立刻有人纷纷响应:“该林小姐喝了!”

  “林小姐不喝,我们也不喝。”

  “林小姐不喝坚决不行!”

  蓝宝琨歪在椅子背上。他脸色紫红,已被灌醉。林夕梦在心里咬定不喝,便顾不得那么多,说:“各位先生、小姐,实在抱歉,今天我有特殊情况,不能喝酒,请原谅。”

  “特殊情况?”那位黄工立刻站起来,拍着梅小姐的肩膀,说,“特殊情况在这里。不信?梅小姐,站起来,脱了!当场验货!”

  大家哄笑起来。有人吹口哨。梅小姐嗔怪地偎在黄工怀里,嗲声嗲气说:“真是的。”

  林夕梦被逼不过,喝了一杯啤酒。然后,她便装醉伏在酒桌上。宴席持续到深夜。一名侍应生带林夕梦去前台买菜单。她倾尽包里所有五千三百二十元,还差三十几元,酒店老板奸笑一声:“算了,都是自己人。”

  收银小姐把她手里的钱全部收下。买完菜单回到雅间,蓝宝琨不见了。雅座里只有黑卯扈和黄工两个人正在窃窃私语。一问,说去了三楼舞厅。她慌忙去找。在楼道上,酩酊大醉的蓝宝琨,正被老八和另一个五十多岁的瘦高个子,连拖带拉,死命地往舞厅里拽。林夕梦向那年长者……在她意识里,年长者更具有慈悲心……用哀求的声音说:“先生,他喝醉了,让我把他送回宾馆吧。”

  “不行!”年长者生硬地回绝。

  林夕梦憎恨地盯视着这个人。从此以后,她怀恨所有五十多岁瘦高个子男人。老八看着林夕梦,然后松开手走了。她上前搀扶起蓝宝琨,一起进舞厅。舞厅里,回荡着舞曲,却没有灯光。一位小巧玲珑的服务小姐,还端几根小蜡烛,往各个小桌上摆放。蓝宝琨仰面躺在长沙发上。林夕梦被指派坐到另一张小桌旁。其他人纷纷进舞池跳舞。那位小巧玲珑的服务小姐端着咖啡杯子,跪到林夕梦面前,双手把咖啡放到桌上。林夕梦浑身像着了火。再过几小时,北京飞天的人就上飞机了。到那时候,一切后果不堪设想。等服务小姐离开,她伸手端起咖啡,来到蓝宝琨身边。她一手搂起他脖子,一手端杯,佯装给他喝咖啡。蓝宝琨眼睛眯出一条缝,向她示意自己是装醉。她压低声音问:

  “怎么办?”

  蓝宝琨闭上眼睛,抿一点咖啡,眯起眼睛,快速地说:“戒指在我里面衬衣左边口袋里,你把它拿出来。拿它去找酒店老板,说我要吐酒。让他和你来扶我到楼下去吐。越快越好,趁现在黑卯扈还没上来。”说完,他又喝一点咖啡,装作不省人事又躺下了。林夕梦趁势把手伸进他衣服里,摸出那只戒指,攥在手心,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出去。

  林夕梦和酒店老板进来时,舞曲正进入疯狂状态。酒店老板卖力地帮她拖起烂泥般的蓝宝琨。

  “干什么?”有人厉声问。

  酒店老板不耐烦地说:“他要吐酒,吐在地毯上谁打扫?让他出去吐。”

  酒店老板帮林夕梦把蓝宝琨从三楼舞厅弄到楼底进出口处,蓝宝琨立刻发出大呕大吐的声音。林夕梦便对酒店老板说:“老板,谢谢您。这么晚了,您先进去吧。等他吐完,清醒一点儿,我自己把他扶上楼去。”

  “好好好,别客气,有什么事尽管说。”

  酒店老板乐不颠地回去了。

  酒店老板一走,蓝宝琨抓起林夕梦胳膊,撒腿就跑。他们一口气跑到大马路上,拐个弯,正好一辆亮红灯出租车驰来。他们立刻招手,出租车刚一停下,两个人迅速钻进去,几乎同时喊出:

  “快!海天宾馆!”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