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二十八

  “夕梦,只有你在与我一起战斗。让我怎么感谢你?”天黑的时间,似乎经历一场洗礼的樊田夫紧紧地拥抱着林夕梦,仿佛是在拥抱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

  林夕梦哽咽着:“田夫,我们终于渡过了这个难关。”

  “没有你,我就渡不过去。”

  电话响了,樊田夫放开她去接电话。樊田夫说:“……对,他已不可能偿还……你不要抱希望了……起诉?行……你只有这个办法了……是啊,他妈的应该有个黑社会组织,专门清除这种人,剥夺他们在人类中的生存权利……好吧,再见。”

  樊田夫放下电话,微笑着走向林夕梦,说:“实践证明……”

  林夕梦知道他要说什么,双臂环绕他脖颈上,接下去说道:“我是爱你的。”

  “是的。”

  樊田夫紧紧拥抱着她。企业的艰辛,林夕梦已目睹身受,在这艰辛的路上,她与樊田夫携手并肩,同甘共苦。她越来越感到,她离不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的事业离不开她。每当他拥着她告诉说他爱她时,她便有一种强烈的满足感:不要离开这个男人,此生足矣。这种感觉如此强烈,几乎使她昏厥。她甚至想如果因此而失掉自我,也是值得的;如果能和他一起死就是最大的幸福。林夕梦突然想起早晨芸姑发火的事来。这实在是芸姑忍无可忍的表现。樊田夫夜里绝少十二点前回家,不是跟林夕梦在一起,就是会客访友,赶制图纸或绘画,有时干脆睡在办公室里。芸姑知道樊田夫从来没看上自己,从来不敢对他发火。樊田夫是巴不得激怒她让她发火的。芸姑质问樊田夫是不是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睡觉,他毫不隐瞒:“就是又怎么样?”芸姑便扬言要回去告诉公婆,樊田夫鼓励说:“你快说去!”农村妇人治理丈夫的办法,往往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芸姑知道,这些办法对樊田夫是毫无效用的。她唯一办法是忍气吞声。只要樊田夫不提出离婚,对她就足够了。这次樊田夫从回部队那天起,到昨天晚上,已经连续有一周没回家,芸姑又不知他去了哪里。樊田夫无论去哪里,无论干什么,从来不向芸姑打声招呼。想到这里,林夕梦小心地问他中午回去芸姑发火没有。

  “没有。”樊田夫摇摇头,“我谁也不怕!”突然,他说,“夕梦,我现在真的有一种带你走的想法。”

  林夕梦被他的变化感动着。她的努力与付出的心血、流过的泪水似乎没有白费。也许不久的将来,她就能拥有一个崭新的他,一个融合了林夕梦一半灵魂一半生命的他,那是她真正的爱人。她询问他回部队办理转业的情况。他说还不是那么容易办理,需要等一段时间。但他对此充满信心,并热切地说:“回来就好了。我们建立一个王国,我当国王,你当王后。”

  憧憬未来,他们沉浸在幸福之中。等天黑下来,走向那块属于他们俩人的麦田,展开她那条厚实的大围巾,在冬夜里席地而坐。她的双脚冻得疼痛,便脱下棉靴,把两只脚放进他怀里,双手插进他腋里。他双臂环抱着她,情意绵绵地望着她,说自己对前十年生命的活法已经有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如果现在让他死,他后悔死了。好比以前他一直被人绑着手臂,时间一长,习以为常。一旦挣脱,才恍然大悟,原来没有绳索的捆绑更好。

  林夕梦却一直处在无自由状态中,而现在被樊田夫的爱捆绑得紧紧的,却同样感到舒服。她不能再在樊田夫与其他男人中周旋,包括卓其。她已把应酬卓其床笫之事视为沉重的负担,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甚至晚上拖早晨,早晨溜之为万幸。现在,她生命里只有樊田夫,她多么渴望樊田夫带她远走高飞啊。可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樊田夫只能这样去想,这样去希望,却唯独不能这样去做。至少现在。

  “田夫,”她突然问,“现在,当你面对她的时候,有何感觉?”

  樊田夫叹息一声,说:“有时饭桌上望着她,我都在想,以后这个女人怎样去面对生活啊。”沉默片刻,他自言自语地说,“我现在从思想上、观念上、精神上,找不到一个支点。一旦找到这个支点,我就会离开这个女人,然后同你结婚。你放心,我一定会堂堂正正地娶你。”

  是的,樊田夫一直在坚信自己总有一天一定会与她结婚。可是,不知为什么,林夕梦一直没有这份信心。

  “夕梦,你与别的男人做爱也这样幸福吧?”做爱之后,樊田夫又问起这个问题。

  “……”

  “夕梦,除他之外,你还同别的男人这样做爱过吗?”

  “……”

  “夕梦,我不管你与别的那些男人怎样,我只爱你。”

  “……”

  “夕梦,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

  樊田夫半躺半坐地俯视她,问出这一连串话。林夕梦感到自己仿佛是在面对一张考卷,她在心里说道:田夫,让我怎样对你说呢?让我坦白?让我虚伪?哦,田夫,这恐怕连你自己也不知道。

  樊田夫在等她答案。

  “无论怎样,”她这样回答,“我现在不属于你一个男人,而是每天晚上躺在另一个男人身旁。”

  樊田夫像被电击中,突然全身抽搐一下,跌倒在地,僵直地仰面朝天。他痛楚地大喊一声:“天哪!我怎么办啊!”

  林夕梦幸灾乐祸地感受着他的痛苦,幸灾乐祸地想:问你面朝的苍天吧!问你头枕的大地吧!

  连续一个周,黑卯扈每天打电话来,催促林夕梦赶快把飞天资质材料送去。林夕梦同樊田夫商议后,派一名业务员送去。黑卯扈见到资质材料后,电话更是不断打来,催促林夕梦赶快把飞天法人代表叫去白浪岛签合同。不见林夕梦有行动,黑卯扈火了,在电话里吼:“林小姐你是怎么回事?别人求我要工程干,你倒好,反而成我求你干工程。现在工程急等着开工,明年五一旅游旺季到来之前开业,你却到现在没有动静,你到底干不干?不干赶快说话,我给别人……”

  “黑先生,别生气,谁说不干?这一段时间很忙……”

  “不用说忙不忙。我问你,北京飞天的人什么时候到?”

  “快了,就这几天。”

  “你什么时候来?”

  “飞天的人来我陪同一起去。”

  “你好狡猾!”黑卯扈在电话那边嘿嘿地笑,说,“好吧,林小姐,我把条件改动一下,你们给我提成。”

  “我也是这样想。你要多少?”

  “见了面再讲。”

  “行。”

  凭以往经验,谈工程只要谈到提成或回扣,这工程就差不多了。樊田夫很是兴奋,一个电话打到白浪岛,蓝宝琨风尘火火地赶来,还带着一位年近六十岁的高级工程师郑工,以及飞天在国内外施工工程样本、图片等一大包材料。樊田夫因为总结以往工程泡汤原因,决定这次不再出面,加上红豆酒店工期已到尚未完工,昼夜靠在工地上,便把去白浪岛同黑卯扈洽谈工程的任务,全权交给蓝宝琨和林夕梦,郑工负责技术问题。

  黑卯扈见飞天来了人,这才不对林夕梦发火,和气地说:“林小姐,你这才像个干事的。今天你们要是还不来,我就把工程给另外一家装饰公司。”

  说完,黑卯扈拿出一撂装饰公司的资质材料,递给林夕梦。

  林夕梦翻阅着,看到里面有上海的、深圳的、广州的,还有两家香港的,都是国内外最负盛名的装饰公司。她这才感到幸亏来了,否则,这么多工程眼看着从手里滑掉真是遗憾终生。

  蓝宝琨眨巴着那双细眼睛,拍着黑卯扈肩膀,笑着说:“黑老兄,放心吧,工程谈成功,第一功臣是您,飞天和红星哪一家也亏待不了您。”

  “这也是。可林小组迟迟不再露面,我很生气。我是看梁局长面子才把工程给林小姐的。”

  “梁局长是谁?”蓝宝琨转向林夕梦。

  林夕梦正不知如何回答,黑卯扈说:“是白浪岛土地局一位退休老局长。今天既然您蓝经理和郑工来,工程就这么定了。您先在宾馆住下,我们明天同甲方正式谈判。”

  “行。”这三个人几乎同时回答。

  中午,由林夕梦以蓝宝琨飞天的名义……这是黑卯扈向她建议的,在酒店请黑卯扈吃饭。吃过饭,林夕梦把蓝宝琨和郑工安排在海天宾馆住下。看时间还早,蓝宝琨建议她陪他买点东西。她也赞同,并说一旦谈起工程来实在无暇出去。

  他们搭车来到中山路。这是白浪岛规模最大也最为繁华的商业街。德国侵占胶州湾时期开辟南半段为主要商业街,北半段是当时德国人规划的中国人居住区,也聚集着许多商家。现在这条商业街地面大、行业全、老字号多,从早到晚人流不息,车流不息,南来北往的客人摩肩接踵,手拎肩扛着选购的商品。在一家名为蓝宝石首饰店门口,蓝宝琨停下来。

  “怎么,进去看看?”她问。蓝宝琨眨巴一下眼睛,说:“怎么?到我家了,不进去看看?”林夕梦一听就笑,看他那副可爱样子,说:“看就看呗,谁怕?”两个人走进去。蓝宝琨相中一枚灵巧细小的戒指。售货员小姐从柜台里拿出来递给他。他放在手中端详了一会儿,对售货员说:“这样看也看不出好来。”那售货员小姐立刻指指林夕梦,说:“让这位小姐戴上看看不就知道了。”蓝宝琨转向了林夕梦,眨巴着眼睛,说:“还是售货员有办法,那就只好劳驾你了。”林夕梦伸出左手,把戒指套进无名指里。果然,这只嫩滑纤长的手,突然戴上这样一枚灵巧细小闪着金光的戒指,漂亮极了。蓝宝琨脱口而出:“就要这只。”

  往回返的路上,蓝宝琨手握那枚戒指,问:“夕梦,你为什么不戴首饰?”

  林夕梦一振。蓝宝琨从未直呼她的名字。她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轻轻松松地说:“这还不清楚?我自身的分量已经够了。”

  蓝宝琨盯视着她,说:“你总该戴一枚戒指吧?”

  “并不是该不该的问题,而是……”她猛然打住。她从来没有带过戒指,卓其也从来没想到要给她买,现在即使要给她买,她也会婉转拒绝。卓其已经不是让她为之死心塌地的男人了。

  “是什么?”

  “算了,不谈这个。”

  第二天,黑卯扈带领蓝宝琨、郑工、林夕梦三个人去见工程甲方。到了那个地方,才知道对方并不是工程甲方,仍是中介方。是一个中介公司。他们说为取回工程图纸,已交上二十万元支票做抵押。如果飞天要接这个工程,就必须拿二十万现金支票来,一手交钱,一手交图纸,然后签正式施工合同。这样,林夕梦早晚往返在梧桐与白浪岛之间,陪同蓝宝琨同黑卯扈引见的一道又一道中介人落实工程情况。到第四天,还没见到真正的工程甲方。郑工实在不能再等下去,白浪岛的工程急等着他回去最后把关,只好先搭一辆出租车,连夜从白浪岛赶回去,留下蓝宝琨和林夕梦两个人继续在这里。第五天上午,黑卯扈准时又来了,满脸兴奋:“蓝经理,一切办好了。后天星期一下午三点,准时在海天这里签署正式施工合同,图纸预算甲方都做出来了,是找香港一家公司做的。你们飞天再看一遍,这样甲方把设计费这一块直接留下。”

  两个人一听,精神为之一振。

  黑卯扈继续说:“所有我这方面人的中介费,总共要工程总造价百分之一点八,你们看怎么样?”

  蓝宝琨喜出望外。在这之前,黑卯扈咬定百分之二点五不放。而北京飞天老板在电话里指示,中介费总共上限是百分之二点五。如果黑卯扈这里要百分之二点五,那就意味着红星一点儿也没有。这对蓝宝琨来说,无法向樊田夫交待。红星在承揽这个工程过程中,人力物力投资太大。蓝宝琨听到这个消息,立刻说:“行,行,太好了。”

  黑卯扈说:“那就赶快给北京打电话,星期一飞天法人代表必须来。”

  “图纸预算没看怎么办?”

  “连工程师一起来。”

  “行!”

  蓝宝琨当即在房间里挂通北京长途电话。飞天老板这些天一直守候在电话机旁,随时接进蓝宝琨汇报请示电话。他听说蓝宝琨已经进展到这个程度,当即决定,派一名副总经理带着他的授权委托书,外加一名高级工程师,一名工程预算员,携十万元支票及印件,乘坐下周一早晨八点的班机,来白浪岛签署施工合同。接下来一天,大家都很兴奋。到下午四点,北京就来电话,说飞机票已买好。黑卯扈提出晚上他请客,放松一下这几天奔波的疲倦和绷紧的神经,要林夕梦也参加,晚上就不要返回梧桐。蓝宝琨看成功在即,也建议说既然这样她就住下。

  “不!”林夕梦坚决拒绝。工程谈判的进展情况令她欢欣鼓舞,但她的头脑还很清醒。她撒谎道:“公司下午来电话找我,让我今晚必须回去,说有事。”

  林夕梦回到梧桐,见到刚从工地回来的樊田夫。她对谈判进展效果意外之好而神采飞扬,展望着明年将在白浪岛的工程进展情况,以及眼下将稳稳收取的中介费,她简直感到自己要兴奋得腾空而起。似乎那一百多万现钞已经摆在她面前。她又像去处理汤圆宝车祸事故回来路上面对那一万块钱一样,开始计算如何花这些钱来。所不同的,那一次她是在心里计算,而这一次,她是说出来,说给樊田夫听。她首先要给樊田夫买一辆高级轿车,他从部队带回那辆面包车太旧了;其次,给他买一个手机,现在的老板没有手机简直不像那么回事;……她甚至说可以就此不再干了,给双方家庭分别留下一笔钱,然后让他带她远走高飞,因为她很清楚,黑卯扈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夕梦,如果一旦你被那个家伙霸占了,我将成为盗跖第二,成为现在这个形象的另一个极端。我不容许任何一个男人像我这样拥有你。那样我会痛苦死而去杀人。”

  “田夫,我知道怎样爱你。”

  “告诉我,夕梦,如果那个男人也像我这样拥抱你怎么办?”

  她笑了:“不可能。”

  “不要说不可能!黑卯扈那小子你要当心!”

  “老老实实说,我现在是过一天算一天,工程虽然谈得这样热烈,但是,一旦出现什么意外,我会立刻拔腿。”

  蓦然,樊田夫脸上的笑容凝固,盯住林夕梦的眼睛一动不动。她不解,又重复一遍:“老老实实说,我现在确实是过一天算一天。如果工程谈好,拿到钱,我就要你跟我走。”

  他凝固的笑容仍然如旧,眼睛仍然一动不动,低声问:“如果我不跟你走呢?”

  她老实地回答:“你不走,我也不走。你在哪里,我在哪里。”

  樊田夫屏住呼吸听她说完。他从座位上站起来,一把将她揽进自己怀里。好久,他终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微声念叨:“夕梦,一念之间,你差点儿失去我。”

  林夕梦莫名其妙,好像没听清楚,问:“田夫,你说什么?”

  他在她耳际轻声叹息:“夕梦,刚才你对我是一个悬念,在那一瞬之际,你差点儿失去我。”

  她还是不明白,直到他吻她时,她才恍然大悟:樊田夫说刚才一瞬之际自己差点儿失去他!当她终于将这一信息明明白白地解读出来后,泪水夺眶而出。她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只有泪水汹涌。樊田夫吻着她的泪水,轻声叹息:“是我不好。我听错了你的话。”

  林夕梦一夜难眠。“夕梦,一念之间,你差点儿失去我。”只要这句话一回响在她耳畔,她的泪水就涌出来。早晨,去白浪岛的路上,她仍是不敢去想这句话,一想泪水就来了。她在心里祈祷:上天怜我,让我今生今世永远不要再想到这句话。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