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二十七

  “英子。”

  “夕梦,你怎么来了?”英子一看到林夕梦,脸上荡出一对酒窝。她责怪地说:“天这么冷也不围围巾。”

  “又为钱。”林夕梦说。

  英子笑了,去对一个正在干活的店伙计说:“小米,你去菜市场把魏珂叫回来,说夕梦来了。”

  小米听到老板娘吩咐,飞也似的跑了。店伙计都认识林夕梦。

  “夕梦,你先进里面坐坐,魏珂一会儿就回来了。我不能陪你。”

  “你忙吧。”

  英子去忙着招待客人。林夕梦焦心地等待魏珂。她这才感觉到天实在是太冷了。

  魏珂满脸汗渍地回来了,两只粗糙干裂的手冻得通红。一见林夕梦,劈头就问:“是不是又为钱?”

  她无奈地笑了,说:“魏珂,这次可不是个小数目。”

  “多少?”

  “十万。”

  “没有。”

  “魏珂,好魏珂,就这一次。最后一次。因为太急了。下周一上午八点前必须用。”

  “没有。我又不开银行。”

  魏珂怎么了?林夕梦一看他那紧绷着的脸,用好话哄他。可无论她怎么哄,魏珂就是不开口。她只好喊来英子。英子一看就明白,责怪道:“魏珂,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夕梦?”魏珂没好气地说:“她来借十万,我上哪儿去给她拿?”

  “这就是你的不对,你没有也不用出这个脸子。再说,你有多少给多少,夕梦也不能怪你。”英子说完,责怪一声“真是的”,就又忙着招呼顾客去了。

  魏珂白了林夕梦一眼,说:“不是我说你,红星又不是你的,你整天给他呼呼着借什么钱?如果这是你的,我把这个小餐馆卖掉也给你。夕梦,我真不知道你中了什么邪……”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不借行吗?我走!”

  林夕梦气呼呼地往外走,英子不知内情,只好愣着。

  在回去的路上她哭了。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感到最有希望借到的地方,竟然扑个空。回到公司,她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往外打。她几乎找遍所有朋友,甚至不得不厚着脸面向不该借钱的朋友艰难地张口借。只要听到一个“没”字,似乎就被人给击一记耳光。为了樊田夫,她低下高昂的头颅。到星期天晚上十一点钟,樊田夫才从外面回来。一进门,便问她进展怎样。她把借到的每一个人的名字和数目说了一遍。杨君曼借给他们两万,她丈夫赵一佐辞职自己搞起一个外贸公司。樊田夫一听,跌坐在椅子里。许久,才说出一句话:“没希望了。”

  林夕梦一听这话,仿佛自己被钉到十字架上,动弹不得。绝望下无助从全身的每一个毛孔涌出来,像血、像泪。樊田夫站起来,开始在屋里走来走去。在这山穷水尽的时候,他们真不知道谁才能拯救他们。星期一早晨,天还没亮,她穿衣起床。她顾不上梳头洗脸化妆打扮,围上那条大围巾,迎着刺骨的西北风,骑自行车离开了家。她把又能想到的几位熟人逐家去跑。还是一无所获。最后,她又去了万元街。她是想再去魏珂那里看看。实在是没有办法。她第一次觉得贫困使人连尊严都保留不住。什么面子,什么斯文,这些东西原来是植根在物质基础上的。

  记得几年前,她听一位学生讲述了一件事。他邻居家的二叔从台湾回来了,顿时,几个侄儿众星捧月一般把二叔接回来,大献殷勤。每个侄儿争着抢着往家拉,大摆宴席。二叔见侄儿们对他如此亲热,心里像喝了蜜,不住地说:“还是家乡的人亲啊。”三天过后,二叔拉开绿色旅行包,拿出一些香皂、毛巾之类东西,分给侄媳妇们。“这才是真正的财神爷呀。”于是,几个侄儿、侄媳妇争得更厉害。这下可好了,二叔已故爹妈都跟着沾福。第二天,几乎要平的坟被重新修好。第三天,大盘子,小盘子,也摆在坟边,盘子里放满五颜六色的贡品,成捆成捆纸钱在坟前熊熊燃烧。一星期过去,可急坏了侄儿、侄媳妇们。为啥?二叔至今闭口不提钱。难道没带回钱?他们百思不得其解。渐渐地,他们态度发生变化。二叔此时也觉察出苗头,侄儿、侄媳妇们一个劲地在他跟前说他们如何如何穷。该分钱了,他们争先恐后地来到二叔跟前,满脸堆笑:“二叔,我家穷,多分给我点。”“二叔,数我最穷,你看……”哭穷声一声比一声高。二叔摇了摇头:“这次我回来前,就听一些人说,如今的大陆人看重的是钱不是人啊。”

  当时她听到这件事,跟学生一样为那些侄儿侄媳感到害羞,因为是他们丢了大陆人的脸面。而现在,她突然明白了一点什么,理解了一点那些侄儿侄媳。

  林夕梦远远地看着魏珂和英子在饭馆忙进忙出。她不知道自己是过去还是就此往后走。她站住了,正在风口上。走过去吧,她毕竟不是那位台湾二叔的侄儿侄媳妇们;就此往后走吧,她又实在不甘心。

  她立在那里,足足有半个小时。西北风刮得像刀子一样,割着她的脸、她的残存的企盼。她头发乱蓬蓬的,脸已成紫红色,手脚早已冻僵。她感觉不出疼。

  终于,她盘算往回走了。走到公司门口,她还是不死心就此两手空空,略一迟疑,又蹬上自行车走了。她径直去林晨爽家。林晨爽交给她五千块钱,埋怨她:“我正要给你送去。幸亏不是你开公司,你开公司俺还不知要跟着吃多少累。”她望着跟自己一样着急的林晨爽,说:“你跑了两天,休息一下吧。”林晨爽嘱咐说:“姐,前天那两万是俺邻居周良臣从银行里弄出来的,只能用一个星期,你可千万别给人家误了。”

  拿着这五千块钱,她回到公司。她用钥匙去打开经理室,不料想樊田夫已坐在那里。樊辉夫也在。一问,才知道樊田夫昨晚一夜没睡,就坐在办公室里,一清早也出去了,刚从外面回来。他唇上起了一串火泡,似乎整个儿人苍老了许多。她知道昨晚他就没吃东西,便去泡了一包方便面。樊辉夫看到她进来,便走出去。

  她端着泡好的方便面,来到樊田夫跟前。樊田夫看着碗,说不想吃。她逼迫着,说不吃不行。他刚要去接碗,门被突然打开了。芸姑怒气冲冲地进来了。她朝着樊田夫大声质问:“你连家都不回去,你还要不要家了?”

  樊田夫坐在那里,高声说道:“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什么?我还能知道什么?我就知道你整天整夜不回家!你还要这个家干什么?”

  林夕梦端着碗站在那里,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听他俩吵来吵去,不知如何是好。她想向芸姑解释一下,可芸姑根本不听,扭头走了。姑根本不听,扭头走了。

  樊田夫从林夕梦手里接过碗,放在桌面上,说:“不吃了。”

  林夕梦心里很难过,为芸姑,为樊田夫,为自己。过一会儿,她从包里拿出那五千块钱,小心地问:“还差多少?”

  “四万三。”

  完了!真的没有希望了!她的心全凉了。她瘫坐在椅子里。

  “林经理,外面有人找你。”小顺敲门后进来说。

  她睁开眼睛,无力地说:“让他进来就是。”

  “他不进来。”小顺轻声说。

  她腿都抬不起来。她骂一句,拖着沉重的双腿走了出去。

  “魏珂!”

  魏珂站在公司门口。魏珂手里提一个尼龙包,看到林夕梦,先瞪视一会儿,然后皱着眉盯着她,那双曾经给她心灵上留下一片阳光灿烂的眼睛,此刻正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她,里面充满怜惜、温柔、怨恨和无奈。

  “给你,”魏珂说,“四万一千五百整。”

  林夕梦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堵塞着。她盯着魏珂那只提着尼龙包的手。那只手粗糙、干裂,已经冻得通红。她既不去接,也不说话。

  “拿着。我走了。餐馆正忙。”

  魏珂把尼龙包往林夕梦手里一放,骑上自行车走了。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