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二十六

  回到梧桐,天色已经黑了。樊明夫在公司等候她,一见到她,像见到救命星似的,说樊辉夫来了不下五遍电话找樊田夫,樊田夫不在又找她,说等她回来赶紧打电话给他。她让樊明夫赶快打电话,不知什么事让樊辉夫这样着急。

  林夕梦打开经理室门,走进去,放下包,泡上茶,等待樊辉夫。在樊家诸多兄弟中,自从樊田夫回来搞企业,唯一能给予理解与支持的,便是樊辉夫了。电话铃响,她伸手拿起电话。

  “喂,您找谁?”

  “马正岩在不在?”传来一个女人声音。

  “不在。”

  “他上哪儿去了?”

  “不知道。”

  “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那他在不在这里上班?”

  “不知道。”

  “都不知道?”

  “不知道。”

  放下电话,发现樊辉夫已来了。显然他已听到刚才的电话,他笑道:“找谁的?”

  “马正岩。哥,你坐。”

  樊辉夫坐下说:“林老师,我感到马正岩这个人不太地道。你们怎么能让这样一个人来公司?”

  “你弟弟喜欢他。”

  “你为什么不阻止?”

  “田夫是你弟弟,你还不了解?他认准的事,不用说九头牛拉不回来,就是九千头牛也拉不回来。谁能阻止得了?”

  “马正岩来后怎么样?”

  “怎么样!这一段,从早到晚,来公司找马正岩讨账的人络绎不绝。”

  “是些什么人?”

  “有的是他生意上的伙伴,有的是借钱给他的朋友,还有的是饭店老板、出租车司机等等,讨债电话更是一个接一个,有时一天接到十几个,那些打电话的人,有时候因听说马正岩不在甚至向接电话的人发火。”

  “田夫知道不知道?”

  “知道了。他已通知几个饭店,马正岩去请客吃饭记红星账下的签字无效,公司一概不付账。”

  “田夫没说该怎么办?”

  “他说应该有一个黑社会组织,专门清除这种人,剥夺他们在人类中的生存权利。”她调侃道。

  “那为什么还不赶快让他走?”

  “因为钱。他刚来公司上班第一天就向公司借了一万,几天之后又是一个八千。他当时说仅用三天,立刻就还。可现在这么长时间,根本没有偿还可能。他现在到处躲着,连家也不回,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樊辉夫叹了口气。

  林夕梦为他添水,说:“哥,说您的事吧。”

  “我不知道田夫这几天回部队去了,没办法,只好等您。您知道前段时间那十万块钱的事吧?”

  “我知道。”

  “这件事被上面知道了。”

  林夕梦一惊,问:“怎么知道的?”

  “不知道。有人向我透露,下周一上午八点,他们来查我的账,我必须在这之前把款全部堵上。你说怎么办?”

  林夕梦惊呆了:私自挪用公款,一旦被查出来,后果将怎样?

  “六哥,这样吧,”林夕梦沉思片刻,说,“今晚上我无论如何与田夫取得联系,然后想尽一切办法,无论怎样不能让您受到……”

  “夕梦,我就拜托你了。”

  送走樊辉夫,樊明夫悄悄走进来,轻轻地问:“出了什么事?”吓林夕梦一跳。

  “怎么,你还没走?”林夕梦问。

  “我不知出了什么事,一直在楼下等着。听六哥走了,我才上来。”林夕梦笑了一下。这个樊明夫,老实厚道得让人不可思议,同是一母所生,他与樊田夫的性情竟然天地之别。

  “明夫,给你个任务。”

  樊明夫看看林夕梦,谨慎地问:“什么任务?”

  “限你两天时间,给我借来两万块钱。”

  樊明夫先是愣一下,紧接着,把大腿一拍,说:“你把我抱到井里吧。”

  “明夫,不是开玩笑,说真的,这一次你不能无动于衷了。”

  “我上哪儿去借?我一个人也不认识。就认识学校那几个同事,他们又都没有钱,不行不行……”

  “不行!你必须借,能借多少借多少。”

  “不行不行……我真的一点点也借不到……”

  “我把你抱进井里去呢?”

  “你现在杀了我,我也借不到。千万别给我任务,我走了……”

  樊明夫边说边向门外退去,转眼间不见了。

  林夕梦关上门,坐下来。今天已经星期五,即便樊田夫今晚连夜赶回来,离下周一只有两天时间。像红星这样的小企业,要在两天之内拿出十万元钱,无异于逼迫一个老弱病残去攀登喜马拉雅山主峰。

  然而,不去攀登又有什么办法?

  突然,电话铃响,她赶快去接。

  “喂,哪一位?”

  “林经理?我正要找您,是我,宋会计。”

  “宋……宋会计,我也要找您。”

  “您找我?什么事?”

  林夕梦控制着自己,说:“您先说吧,宋会计。”

  “今天下午工行来一个电话,说咱们出现二千三百元空头支票,让明天下午五点前必须补上,否则罚款。您说怎么办?”

  “中行账上还有多少?”

  “二百一十元。”

  “我们还有哪些账户?”

  “再没有了,就开这两个账户。”

  “哦。”

  “另外,工程部今天送上一份购料单,注明这些材料明天必须买进来,如果买不进来,工地就停工待料了。林经理,您说怎么办?”

  林夕梦咬了下嘴角,说:“宋会计,明天再说吧。”

  放下电话,她跌坐在椅子里。

  一年来,她数不清为这个企业借过多少次钱,多到几万,少到几千,甚至几百。林晨爽开玩笑说她可以开一个借钱公司了。可是,如果不这样又有什么办法呢?当初她并不知道樊田夫是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凭高息贷款创办公司。企业最初一点盈利,仅够维持日常办公开支,稍有盈余,都还了债。由于一直没有接到大工程,资金一直紧张得没有喘气工夫,往往是拆东墙补西墙,仅借钱一项工作就时常弄得她疲惫不堪,使她尝尽借钱这滋味。在这个社会里,什么事情都可以请朋友帮忙,跳槽,晋升,离婚,出国,甚至考大学,找情人,但只有一件事万万不可轻易开口,那就是借钱。这实在是一件令双方尴尬的事情。

  林夕梦第一次晓得钱有多么重要,是在梧桐师范读书时,从杨曼君那里知道的。那一次她问杨曼君想不想家。这一问,杨曼君那双温柔却又分明充满智慧的眼睛深深地望着她,好久才说:“能不吗?”杨曼君的眼睛有点湿润。从窗户透出来的橘色灯光,照着她那张瘦小而平凡的脸。林夕梦奇怪地问:“那你怎么一次都不回去?”杨曼君咬了咬唇角,许久,说,“没有钱。”林夕梦目瞪口呆:没有钱买车票?这可能吗?然而,随着杨曼君的叙述,她终于完全相信了。杨曼君长到这么大从来还没见过火车。父母都已年老,失去劳动能力,加上最近这几年父亲生病,长年卧床不起,日子更不好过。两个姐姐早已出嫁,连孩子都已经有杨曼君这么大。两个大哥结婚后也已另立门户。小哥眼看春节就结婚,但至今筹集不起彩礼钱,父母愁得整天唉声叹气。当民办教师的小哥,更是一筹莫展。她从小因为自己长得丑而自卑,但贫穷的日子又使她从小就很要强,在学校里一直是班委干部,三好学生。

  “咱现在不是每个月发二十五快钱助学金吗?我已经积攒了三个月的,等放寒假时就有一百块了,我打算回家给我小哥,帮他结婚用。”杨曼君说。

  林夕梦眼睛也湿润了。在橘色灯光辉映下,杨曼君那张瘦小而平凡的脸变得越来越美丽,越来越庄重。杨曼君整个形象在她心里也变得越来越崇高,越来越伟大。她一夜没有睡好,想到自己从小不知道忧虑的生活,想到自己从来不晓得钱从哪里来和它有多么重要,想到每次回家都有父亲派的车接送,想到回到家后那欢乐热烈的家宴,以及家宴上那丰盛的美味佳肴、醇酒芳香……第二天早晨,林夕梦把自己身边所有零花钱找出来,数了数有七十块三毛五分钱,全部送给杨曼君。她是想让杨曼君在元旦放三天假时,回家看望日夜想念的父母。

  杨曼君接受时一句话也没说,只用那双含着眼泪、温柔却又分明充满智慧的眼睛,深深地望着她。那种神态是意外,还是欢喜?是感谢,还是不安?林夕梦不晓得,但却令她终生难忘。

  樊田夫接到电话后,立刻放下手头的所有事情赶了回来,回来时已是周六上午九点,他和林夕梦关上门研究该从何处下手。研究来,研究去,唯一的办法,是一点一点地去向亲戚朋友们借。

  两个人立刻分头行动了。

  林夕梦先去找魏珂。她一直想告诉魏珂自己已爱上樊田夫,一直没有勇气。她多么渴望魏珂会祝福她啊。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