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二十三

  上午,樊田夫在走廊里走来走去。他走进大办公室,在沙发上坐下来,眼睛呆呆地看着办公人员,他们进进出出,各忙各的,而他的大脑却早已神游出去。

  “夕梦,知道吗?你说他的一些话,在我脑子里产生效应了。我最初对他印象并不太好。”

  “天啊,你这个蠢人。那是我当面为了恭维他,而尽说的挖苦讽刺的话。你怎么竟然能信以为真?”

  “可看上去你是真诚的,我以为是真的。”

  “你要知道我对一个人的评估,你应该背后问我才是,你怎么可以听我在他们面前说?”

  “我问过你。”

  “是的,你是问过我。可是,我当时付之一笑,这人根本就不值得我去评估。”

  “你想想,他说他对工商、税务很熟,那是因为他知道我们这个行业需要天天跑工商,天天跑税务。至于偷税漏税,那不是睁着眼犯法吗?他说他对银行熟能贷到款,你信吗?他说他能打官司讨款,那我们聘请的常年法律顾问干什么?那么,你要马正岩来是让他代表你的形象,是不是?是不是?什么,他谈起财会很有一套?那么,我问你,当你向一个装饰外行谈起装饰的时候,即便你是胡乱说一气,别人不是也很认为你了不起?不是吗?什么?他的经历和誓言打动了你?那么,我问你,他的经历是为你去经历的?那样的经历在每一个恋爱青年中都会去做的。誓言?田夫,你怎么能相信他的誓言?无才无德,自以为是,这就是我给马正岩下的定义。”

  “夕梦,我大脑里随着你的叙述回忆起来,他给我第一印象确实不好,只是后来被这层同学关系给掩饰,再加上你那些话产生的效应。现在,我满脑子是在想如何赶走他的念头。”

  “答应我,田夫,让他到大办公室里去。我不想让这间神圣的屋子被这堆狗屎污染着。”

  “夕梦,答应你,我一定答应你。我已感觉到了,这几天我坐在这里,突然感觉空间太狭小,狭小到呼吸都感到困难。我已经在想办法把他赶出去,因为这里是仅仅属于我们两个人的。”

  “田夫,答应我,赚足五十万我们就离开这里。”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你给我起誓。”

  他拉着她不容思索地离开桌旁,面对面双双跪下去,她的两膝在他两膝之间,就那样久久地拥抱着。她泪如泉涌,失声哭泣:“田夫,我爱你。”他神情庄严:“我起誓,我樊田夫今生今世如果不娶林夕梦为妻……”

  “樊经理,电话。”林夕梦的声音把樊田夫的神魂给拽了回来。

  “谁?”

  “唐局长。”

  樊田夫一边去接电话,一边从范工手里接过一份预算,这是陈暑秋给联系的红豆酒店装修工程,工程量不大,工程方催促赶快进入工地施工,争取春节前交付使用。

  “是唐局长吗?您好。”

  “您好,樊经理,这些日子一直想同您聊一聊。”

  “咱弟兄们还谁跟谁?别客气,有什么能用到老弟的尽管吩咐。”

  “哪里哪里,已经够麻烦您了,这几天连老婆都时常吹枕边风,说真应该好好感谢人家樊经理。”

  “大嫂可真是客气。”

  “这样吧,你大嫂做菜手艺不强,今天我们在大山庄酒店聚一聚。这酒店大家都反映你们装饰得不错……”

  “不了,唐局长,我这里还有一大堆事,有个工程这几天要签合同,我还要抓紧时间看看预算。”

  “这就更应该喝酒,签合同发大财,可贺可贺。樊经理,你确实不简单,从部队回来才几天,身边就财源滚滚,人才济济,活得真是潇洒,佩服佩服。就这样说定了,你不要离开公司,我司机一会儿就去接您。”

  “唐局长,别……”

  樊田夫还想说什么,那边电话已挂断。他骂道:“他妈的,这些狗杂种!一个电话打出,就有人去给装修房子,不但不需要花自己一分钱,他妈的请客都不用自己掏腰包。真是一群吃虫、喝虫……”

  还没骂完,唐局长的司机已经来了,手里拿着唐局长的亲笔信,信中要樊田夫“务必请林经理一同来”。这并不是林夕梦工作上必需的应酬,她不去。樊田夫把她单独叫到门外,说:“刚才是你接的电话,他已知道你在公司。还是去吧,反正不是什么重要应酬。轻松轻松,去调整一下这几天心绪也好。”林夕梦看唐局长司机已从办公室走出来,不便再说什么,跟着樊田夫上了唐局长那辆黑色奥迪轿车。

  车子在大山庄酒店门前停下。酒店门前已被各种轿车给填满。林夕梦和樊田夫先下车,司机由酒店工作人员指挥去停放车辆。

  “林姐!”一位衣着宝石蓝色旗袍,斜披红色绶带的礼仪小姐,在酒店门厅喊住林夕梦。

  “宁宁!”林夕梦既意外又高兴,“你什么时间上这儿来的?”

  “过来有一个月啦。”迟宁宁爽言爽语,见到林夕梦,更是高兴得不得了。

  “礼凡呢?”

  “他正在这里。林姐,刚才我差点儿没认出你来,你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

  “是吗?但愿如此,你怎么来这里?”

  “礼凡不让我在他公司上班,让我在家呆着。可我呆得要无聊死了,就缠着礼凡要出来。这不,前段时间给我找这个工作,我还挺喜欢的……”

  “迟小姐,就只看见你林姐?”樊田夫被冷落在那里,开腔了。

  迟宁宁这才看到樊田夫,欢喜地叫着:“哎哟,樊经理,我怎么没看到您呢?”

  “是不是整天只想着您林姐?”

  “可不是,我林姐多像一位时装模特儿啊。不过,樊经理您可真胖了,一副大老板派头,是不是饭都让您吃了,工作都让林姐干了?这可不行,要想欺负林姐谁也不行……”

  “天哪!还敢欺负你林姐呢,谁敢!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儿。不信问问你林姐。”

  林夕梦抿嘴只笑不答。她第一次见到迟宁宁是在照片上。因为一个工程,她认识了赵礼凡。赵礼凡是一家小型建筑公司经理,比林夕梦小两岁,对林夕梦非常崇拜和信赖,便把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诉了林夕梦,说他爱上一个从外地来他公司打工的女孩,两个人秘密同居已有两年。他既不想离婚,又离不开这个女孩,离开这女孩对他来说就无法生活下去。他就这样整天奔波在家中妻小与这个女孩之间。幸好这女孩性格开朗,通情达理,有委屈往自己肚子里咽,从不怨恨他。他拿出几张穿着新郎新娘礼服的彩照给林夕梦看,新郎是赵礼凡,新娘就是面前这个迟宁宁。照片上两个人相依相偎,幸福甜美。尤其迟宁宁,一脸纯真少女灿烂的笑容。那段时间,为了工程,林夕梦时常请迟宁宁和赵礼凡,并在电话里说:“我们三个人一起过周末。”周末来了,三个人去酒店,那是怎样的夜晚,怎样的周末,为了梦中的明天,林夕梦竟然这样放弃今天,给别人过周末,陪别人过周末;给别人微笑,陪别人微笑;看别人幸福,陪别人幸福。饭桌上,看到迟宁宁打扮得漂漂亮亮那一脸幸福,林夕梦差点儿哭泣起来。同样是女人,她这是何苦来?迟宁宁比她幸福,她有情人为她过周末,她不必为什么目的去陪别人过周末,她可以一心一意为自己过周末!她可以整日整夜地呆在屋里思念她的情人。这份专一的情感令她羡慕,而自己竟然每天还必须应酬另一个男人。那一晚她没喝酒,回到办公室,樊田夫应酬在外尚未回来。她满屋子找酒,没有找到,如果找到,她想喝。喝醉。喝死。樊田夫匆匆进来时,她正满脸挂着泪水,右手拿着一根将军烟,口里鼻里向外喷着烟雾。樊田夫瞪视着她,愤恨地说:“以后不许你学些坏毛病!”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每当她苦恼时,便一个人关上门来死命地抽烟,她才懂得,坏毛病不是学的,坏毛病是滋生出来的。

  此刻,她望着迟宁宁那一脸灿烂的笑容,不由得想,当时那一点儿痛苦,现在看来又算得什么呢?

  “林姐,我把您送进去。”迟宁宁欢欢喜喜地拉起林夕梦的手,走进一个雅间,果然赵礼凡也在。一见到唐民正,樊田夫就笑道:“唐局长,今天你究竟请谁的客?在电话里说请我,紧接着一封特快专递请林经理,到底是请谁?”唐民正一看林夕梦来了,赶快上前握手问候,并不停地解释:“都请,都请,两个经理都请。”樊田夫拉开长腔:“我看呵,名义上是请我,实质上是请林经理嘛。”

  “哪里哪里,樊经理多疑。”唐民正忙不迭口地说,一双眼睛却盯在林夕梦身上。

  樊田夫笑起来,在座的人也都笑起来。

  赵礼凡早就站起来,一直插不上嘴,直到这时,刚要讲话,却被唐民正制止。唐民正说:“我给你们相互介绍一下。”樊田夫更憋不住笑。唐民正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相互早已认识。他没听到赵礼凡一见到林夕梦进来就叫“林姐”,便说:“你们红星是怎么回事?梧桐指头肚大的单位你们也知道?”赵礼凡笑道:“唐局长,这叫了解市场,摸清行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大家笑着,礼让着座位。樊田夫推辞不过,便在唐局长右侧主宾位坐下,林夕梦被安排在唐局长左侧,礼凡与唐民正对面,其他几位客人和司机才依次坐下。

  宴席菜肴极尽丰盛。林夕梦不由得想起,几个月前,就在这个雅座间里,那些工人,那几颗破烂白菜,以及樊田夫的责骂声。宴会气氛轻轻松松,唐局长不时插科打诨,引得满座笑语连片。酒足饭饱,大家鱼贯进入三楼舞厅。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