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十九

  早晨,林夕梦上班路上,想象着她走后卓其是怎样对待父母的。她知道卓其不敢做出格的事,那样,林天明不会坐视的,但他的没有教养,林天明是奈何不了的。在这点上林夕梦一直为卓其护短,甚至要林天明把卓其的没有教养看成一种病来对待。并且说,生病还要让人担心,花钱医治,他的没有教养无非让他们生点气而已。林家人也就只好忍耐迁就,谁也奈何不了。她不知道昨天卓其又是怎样让他们无可奈何的。她连给父母打个电话问一问的勇气都没有。

  来到公司,她径直走进樊田夫办公室,一眼看到樊田夫正在欣赏自己贴到墙上的作品,她走过去。樊田夫热烈地去拥抱她,“啊……”她尖叫起来。“怎么啦?”樊田夫脸色吓白了。她蹲在地下,捂着被卓其扭伤的那只胳膊,脸上已经沁出汗珠,看樊田夫吓成那个样子,慌忙地说:“没,没事儿。”

  她站起来,强装轻松,说:“我要看画。”

  樊田夫不再追问,从她身后轻轻地揽住她。

  “你看,怎么样?这就是我昨晚为你画的。”

  林夕梦抬头看上去:在一片肥沃的土地上,两株并肩傲然站立的树木,枝干相互交叉纠缠,似是你搂我腰,我揽你背,相互依赖,共求生存;叶子则片片拥挤,似是我摸你额,你吻我腮,相亲相爱,难舍难分。它们在金色的阳光下,闪烁出梦幻般迷人的光辉……

  她对这游荡着灵性的画面产生了神往。

  “怎么样?”樊田夫问,“我正等着你给它起名字呢。”

  她继续望着画面,开始沉思。自从她来到樊田夫身边,樊田夫每画出一幅作品,都要让她给命名。有时两个人面对同一幅画,各出各的名,然后论证谁的更精彩,更能挖掘出新意,然后就选用谁的。两个人是乐此不疲的。

  “起好没有?”他问。

  “斑斓岁月!”林夕梦脱口而出。

  “什么?你再说一遍。”

  “斑——斓——岁——月。你看,这整个画面,就是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这个世界又充满色彩斑斓的爱。它既是我们的今天,又是我们的明天;既是我们的理想,又是我们的现实。”

  “还有,它是我们的化身。”樊田夫低声说。

  林夕梦笑而不语。

  “斑斓岁月……”樊田夫兴奋起来,说,“太好了!”

  林夕梦的胳膊还在疼痛,望着这幅画面,她突然感到自己游荡这么些年月的灵魂终于有了着落。她全然忘记肉体的疼痛,兴奋地说:“我们应该庆贺一下才是。”

  “对!”樊田夫双掌一拍,“我们今天给自己放假,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哪儿?”

  “大庙山。”

  两个人驾车朝大庙山出发了。时逢金秋,天高云淡,一路上秋色浓郁,田野气息扑面而来,俩人在飒爽的秋风中愈行愈快,仿佛两只乘风的大雁在空中飞过一般,将秋阳的燥热都抛在了风中。

  远处,青蒙蒙的那座山犹似一位横卧的巨人,不知已在这片丰饶的土地上沉睡了多少个春秋,身躯上早已披满了郁郁郁葱葱的林木。秋叶斑斓,红绿相间,宛如一张锦被盖在他的身上。风过密林,那海潮般起伏的声音,便是巨人沉稳的呼吸。

  在那一刻,林夕梦真的相信这山是活着的一个生命。

  传说唐太宗东征高丽,亲自率领十万大军,走到大庙山时,粮断草尽,人困马乏,进退维谷。正在这时,从这山上蹒跚走来一位老妪,她手中提一只瓦罐,径直走到唐太宗帐前,说是得悉唐军受困,特为前来饷军。唐太宗不禁皱起眉头说:“军中无戏言,我十万大军,你用什么来饷军?”老妪提了提手中的瓦罐,放置在唐太宗面前。唐太宗俯过去一看,只有半罐子稀稀溜溜的米汤。正待发怒,又想正当饥渴难忍之时,有这半罐米汤水也好,就和帐前几位大将和幕僚盛来饮之。几个人喝了,十几个人喝,几十个人喝了,可那半罐子米汤竟然一点也不见少。于是,唐太宗传令三军战士一齐来分享米汤,顷刻间,十万将士都饮遍了,个个喝了米汤之后,饥渴全无,精神抖擞,勇气倍增。再看那罐子,依然还有半罐米汤。唐太宗十分惊讶,敬问老妪仙居何处,老妪顺手向山上一指,说:“离此三里,山上小庙。”唐太宗立刻道:“大仙所居,岂可谓小,当为大庙。”老妪称谢告退,转身即不见了。唐太宗惊讶不已,等东征高丽凯旋班师之后,就颁旨批拨专项巨款在这山上建一座金庙,以彰仙妪饷军之功。但各级贪官趁机层层克扣以饱私囊,到了省道,这庙由金变银;到了府州,由银变铁;到了县,又由铁变石头了。所以,最后这山上只建成了一座石庙。

  现在,这石庙也早已荡然无存。只有一条沟,传说是仙妪将饷军剩下的米汤从山上倒下来后形成的,多少年来,里面的流水依然是米汤色。不久前,国家地质学家在这里发现了大量麦饭石。

  他们一边感慨着大自然的奇妙,一边走进山下一片谷地。谷穗子就要熟了,散发出浓郁的香味,在望无边际的谷浪里,樊田夫选一块谷子稀疏的地方,按倒谷子,把毯子展开铺平。他们脱去鞋子和外衣,走上去坐下,摆开带来的各种时鲜水果和食品。林夕梦看着这些食物,说:“庆贺《斑斓岁月》诞生,最好有蜡烛,可惜没有。”

  樊田夫一怔,四下里望了望,说:“嘿,你看这些谷穗子,多么饱满,多么整齐,每一个谷穗子就是一枝蜡烛,它们都在频频向我们致意:‘祝贺《斑斓岁月》诞生!’”

  林夕梦开心地笑了:“没有什么能难倒你。”

  “可不是,你想想,连你我都给征服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难倒我的事?”听了这些话林夕梦颇有些不好意思。

  天空晴朗,金灿灿的太阳直照下来。林夕梦把食物摆好了,快乐地问:“田夫,我们先吃什么?”樊田夫没有回答。他望着她那被太阳烤红的面庞,久久地出神。她长裙飘飘,周身气息逸致淡雅。美妙的曲线似乎正骄傲地向世界显示着她逼人的魅力。樊田夫轻轻地将她拉进怀里,火热地吻起来,林夕梦热烈地响应着。爱情已经把两个人燃烧成两团火焰,两个灼热嘴唇久久地粘合在一起。樊田夫把她紧紧抱在怀里,浑身微颤,呼吸急促,吐着热辣辣的热气,说:“夕梦,我不知道现在我应该做什么。”她再也不想拯救自己,低声地、无力地说:“爱我!”樊田夫轻轻地把她抱起来,轻轻地把她平放在毯子上,轻柔地去解开她衣裙……

  她呻吟着,浑身微颤着,感受着那火热的狂风暴雨般的冲击……那是浑厚的、饱满的、惊心动魄的巨大撼力,她的体内被唤醒着,唤醒着,仿佛它已沉睡几千年从来没有人去唤醒它,而现在,一个火焰般的雄性终于把它给唤醒了,于是,它温柔地、湿润地、散发着浓郁的馨香舒展开来,她终于感受到大海的波涛一起一伏一直地向辽阔的海岸荡开去,荡开去,一直到达彼岸的极点……

  阳光暖洋洋地洒在两个赤条条的身体上。谷子在微风吹拂下,荡漾出微微的声响。天空时而有飞鸟划过。林夕梦醒来,看到樊田夫静静地卧在阳光里,酣睡着,便坐起来,欣赏起这个美如雕塑般的男人形体。他的躯体硕健,肌肉发达,从腹部开始,直到脚趾,长满茂盛的体毛,抚摸上去毛茸茸的。她伏在那宽阔厚实的胸膛上不停地亲吻下去……一份甘甜,一份芬芳,一份醇香,盈满她的口腔,沁入她的心肺,使她产生了一种亲吻永不停止的强烈欲望。谷穗撞击出轻微的沙沙声,仿佛是在替她念叨:“哦,我的田夫,我的生命,我爱你……”畅饮着爱之甘露,爱之乳汁,爱之饱满与丰盈,她一下子想到“生命之树”。是的,生命之树,此时此刻,她整个身心都是在含吻这株生命之树,或许,今生今世,她再也亲不够爱不够享受不够这株生命之树。它坚强、坚韧、挺拔,深深地扎根在生命的沃土里。她爱这株生命之树,今生今世不会有什么力量把她从它身边拉走。她要用爱的甘露,生命的泉水,去浇灌它、培育它,使它永远茁壮,永远茂盛,永远散发出诱人的芳香……

  樊田夫呻吟着醒来,他把她拉回怀里,亲吻着她,耳语说:“夕梦,再也没有比爱更辉煌的了。”

  “是的。”她吻着他回答,已没有任何犯罪感。

  两个人就这样一丝不挂地躺着,产生了一种回归自然、享受生命、死不后悔的感觉。

  “田夫,你实在是应该出去走走了。”林夕梦望着天边的幽幽浮云说道。

  她一直渴望樊田夫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认为只有那样才能加快他集香木的速度,缩短他集香木的时间,早一日实现涅槃。然而,每当她提出这个问题时,樊田夫都以还不到时候加以断然拒绝。

  “不行,现在还不到时候。”樊田夫依然是这句话。

  林夕梦静静地躺在他身边,和润地轻语:“我认为是时候了。你想想,你已经三十二岁,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离开过本省,外面世界是什么样子,你都不知道。作为一心想成就一番事业的男人,我认为不应是这样的。”

  她一边用眼睛的余光暗暗观察他的神情,一边轻声地试探着往下说:“人们常言,环境造就人。我认为,一个人要成就一番事业,首先应该站到高处向地面看,选择一块适合自己生长的土壤和能够最大限度发挥自己才力的环境,然后,把自己植根于这块土壤,借助环境去发展自己。古往今来,那些成就过一番大业的人,哪一个不是这样?而你不走出去,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你怎能认定这里就是最适合你生长发展的土壤和环境?再说,一个人的发展与进步,实际上就是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道德观等一系列观念的发展与进步。像郭沫若,他在接触达尔文进化论之前和之后,在质上是完全不一样的。当然,观念的改变并不是突然的,它既需要量的积累,又需要一定的契机,而契机是等不来的,只有你自己去寻找。我虽然到过的地方也不多,但是,我毕竟能抓住每一个走出去的机会不放,尽可能多地走出去,包括我刚来你身边时那次去北京,你认为我只为那几千块钱酬金?错了。我最大的收获是去拜访我敬仰已久的钱钟凯教授,我读过她所有著作,那次登门拜访,从她那里得到的东西是我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可以这样说,我每到一个地方,几乎都能感受到一些新的东西,同时,总会惊奇地发现我体内有许多潜藏着的意识,这些意识被唤醒起来,影响着甚至改变着我的观点……”

  她极尽和润,轻言细语,正如耳边那微风吹拂在谷穗里。樊田夫闭目养神。听完了,闭着眼睛,说:“夕梦,你讲得都对。但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林夕梦感到累了,便不再作声,看天色已晚,就坐起来穿衣。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