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十七

  范工那位家里人探望丈夫来了,还带来两篓鲜草莓分给大家品尝。

  公司设了便宴,樊田夫出面热情招待,林夕梦亲自下厨房帮忙,公司所有人都出席作陪。樊田夫说:“大嫂,真让您辛苦了。”范工家里人四十多岁,长得端庄,模样甚是好看。她有一刻红了脸,用征询的目光看着坐在身旁的丈夫,说:“樊经理,我不会喝酒,倒是该我先敬您一杯,还有林经理,老范每次回家,都说你们对他太好了,不知怎么感谢。老范是个老实人,只知道干活……”

  “让我说两句吧,樊经理?”范工打断家里人,得到樊田夫允许后,说:“樊经理,今晚大伙都在这里,真的,不是我说,像俺家里人这样的好人,真是难找……”

  “看你!”范工家里人嗔怪地望着丈夫,羞红了脸,不让他说下去,“别让人家樊经理和大伙儿笑话。”

  樊田夫立刻说:“哪里还能笑话?我们羡慕还来不及呢,这真是范工的福气啊。这样吧,大嫂,这杯酒我敬您和范工两位,范工跟着我常年在外,不分昼夜地操劳工作,我总也照顾不周,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望您多加包涵。您在家带两个孩子,加上一地农活,真够辛苦,这也是为了范工工作安心。所以,将来军功章里,也有大嫂您的一半呢。”

  大家笑起来,纷纷举杯。范工家里人不会喝酒,实在推说不过,只好以茶水代酒水。樊田夫对大家说:

  “大嫂确实是难得的一个好人,又干净又利索,招待起人来更是热情得没得说。我第一次去范工家,连脚都不敢落地。大嫂把家收拾得锃亮锃亮,井井有条,连鸡笼子都是一格一格的,美观雅致,里面的鸡一尘不染。我当时怀疑大嫂是不是天天给鸡们洗澡。你们谁要是不信,下次我带你们去范工家参观,但你们必须提前把脚洗干净了。吴爱仁,就你那双脚,干脆就站在大门口往里望望就行了……”

  大家大笑起来。

  樊田夫一杯酒下肚,脸上泛着红光,继续说:“还有大嫂做的饭菜。大嫂做的饭菜,真是色香味俱佳。就这么说吧,大山庄酒家那些厨师还真做不出来,更不用说林经理做的这些菜手艺。大嫂用一种菜能做出十几道风味不同的菜来。你们看,林经理做这些菜,不是猪头拌黄瓜,就是黄瓜拌猪头,要不就是大蒜拌猪脚,猪脚拌大蒜,万变不离其宗,全是猪身上的东西。咱真不知道猪们怎么得罪了林经理,总是朝着猪下火。人家大嫂可不是这样做法。吃过大嫂的饭菜,这些菜连看都不想看,你们没看我和范工、大嫂今晚吃得这样少?”

  笑声一浪高过一浪。范工见樊田夫这样赞美她家里人,心里比吃蜜还甜,他看着家里人,说:“樊经理对你这样好,我们敬樊经理一杯酒。你不能喝,我帮你。”

  大家都知道范工酒量很小,平时也就两杯啤酒,今天破例要喝第三杯,都鼓起掌来。范工三杯啤酒下肚,像换了个人似的,容光焕发起来,说:“樊经理,您不嫌弃我,把我从海岛带过来,又认识这么多兄弟,还有林经理,这真是缘分。大家在一起这样团结、和睦、齐心协力,就像扭成一股的绳子。我今年已经四十三岁,我走过的单位可真不少,但还从来没遇过这样的单位。说句良心话,我能跟你来到梧桐,就是冲着您樊经理这个人来的。在我们海岛那里,有好几家公司出的工资很高,这俺家里人知道,可我还是看中你,跟来了。我们现在企业虽然还很艰难,但是,我相信,我们一定会超过梧桐所有装饰公司。明珠算什么?他们有几个人?看我们红星,有一个算一个,没有一个草包。别看明珠他们干了供电公司的工程,我范文中都咽不下这口气,一定干出个样儿来给他们看看……”

  范工一边说,一边挽袖子,大家第一次见他如此慷慨激昂,仿佛看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要披盔挂甲上战场,即便杀不死敌人,却精神感人。大家既敬佩,又受鼓舞,纷纷端起酒杯。

  “范工说得对,我们一定干出个样儿来给他们看看。”

  “只要樊经理指向哪里,我就冲向哪里。”

  “我记住樊经理一句话:‘只干工作,不问前程。’”

  “我三年之内不结婚了,直到红星发达起来才结。”

  这场面犹如千军万马征战前的誓师大会,一个接一个,各表各的态,各下各的决心。最后,只剩下樊田夫和林夕梦,两个人相视一笑,樊田夫说:“怎么?你先说还是我先说。”

  “当然应该我先说?”

  “那你说吧。”

  “我能力是有限的,忠心是无限的,我只能用无限的忠心来添补有限的能力。”

  一片热烈的掌声。

  樊田夫那双眼睛笑眯眯地说:“说得这么好听,真不愧是文学学士,是不是等你成了博士、博士后,说得还会好?”

  在座这些人中,大多是只读过初中,又都来自农村,从未听说过博士、博士后这些名词,都捧腹大笑起来。林夕梦知道他们联想到什么,自己也笑起来,说:“樊经理自己成不了博士,便嫉妒我。他要不服,成个‘后士’给大家看看也行嘛。”

  大家又笑起来。樊田夫环视一遍在座的每个人,说:“今天我们这么多人,能够坐在这里,正像范工所说,这就是缘分。这个企业是大家的,在座的每个人都把这个企业当成自己的来干,这正是我一直追求的。既然有缘来到一起,有福共享,有罪同遭。企业发达了,我们一起分享胜利果实;企业倒闭了,我们每个人都遭罪。我作为这个企业中一员,大家尊敬我,称我为樊经理。其实,我也就是个领班的。怎样带好这个班,最终使企业发达起来,是我这个领班的最大的职责。所以,我建议,为了红星的兴旺发达,让我们干杯!”

  在场人纷纷站立起来,举杯相碰,一饮而尽。

  落座后,樊田夫建议,为欢迎范工家里人到来,在座的每位讲出一段自己亲身的经历,这经历必须是真实的,而又必须风趣幽默,能引人发笑。大家都表示热烈赞同,并力推樊田夫打头炮。樊田夫说声行,开始讲起来:

  “我在部队的时候,盼望下雪就像小时候盼望过年一样。每到下雪天,天不亮我第一个起床,悄悄溜出宿舍,开始扫雪。我扫啊扫,等我扫了半个多小时,还没有人看到我,我就心里犯嘀咕:怎么还没有人看到呢?做好事别人没有看到真难受。有一次,又在我这样想的时候,一位首长朝我走来了。当天,他就在大会上表扬了我。这一表扬不要紧,大家都跟我学,一到下雪天,都悄悄起床,出去扫雪。我一看雪被别人扫了,真把我难受极了。以后就有了经验,三九严寒,北风刺骨,别人五点起来,我就四点,别人四点,我就三点,到后来,我干脆整晚上不睡觉,怕的是睡过点别人比我早起。结果战友们看出门道,也这样学。谁也不甘心落后,谁也想得到表扬啊。后来,被首长发现这个秘密,严厉责令大家睡觉。有一段时间,天老爷跟我作对头,就是不下雪,真把我急坏了。天天盼啊盼,跟小时候盼过年一样,每天晚上临睡前观察天气。结果,十年过去,我练就一种本领,冬天时,只要我夜晚看看天空,就知道第二天是否下雪,比天气预报还准确……”

  大家笑起来,说讲得好,于是,樊田夫开玩笑:

  “你们谁以后做了好人好事赶快告诉我,要不遭罪难受的是你们自己,在这方面我是有过体会的,在咱公司不提倡做无名英雄。不过,幸亏当我开始天天做好事的时候,就不遭罪了,为什么?因为人家都知道我是个做好人好事的人了……”

  林夕梦看着大家笑得那样开心,心想:樊田夫啊樊田夫,你真是精明啊。

  “该林经理讲了。”大家异口同声。

  樊田夫笑道:“林经理,你能不能讲一段有关你结巴的经历?我们这么多人,就你是个结巴,让我们也感受一下结巴人的感觉。”

  笑声掌声连成一片。林夕梦讲起来:

  “我从小是个结巴,在陌生人面前或给学生讲课,由于我特别谨慎,语调非常缓慢,便很少打结,陌生人和学生也就听不出我是个结巴。但也有例外,有一次,我刚接一个新班,在课堂上检查背课文,接连叫三个学生:第一个刚张口就停住了;第二个背出半句就背不下去了;到第三个,他干脆站在那里,脸涨得通红,就是口不开,这下可把我气坏了。学生欺生现象很少见,往往是怕生的,而这一帮子学生竟然要欺负我这个新老师。我大声说,‘你……你……你……’我是要说‘你们是怎么回事?’可由于我气急了,怎么也结不上来。教室里鸦雀无声,那三个学生一动不动地站着,头都低到课桌上,等我好容易把这句话说出来,他们还是这样站着,没有一个回答我的问话。我更气急了,背不过竟然还没有个理由,哪有这种事?我忍无可忍,但又实在不敢再讲话,恐怕再结不上来在学生面前露馅,只能干瞪眼,干生气,不知该如何收场。大约过了四五分钟,坐在最前排一位女生悄悄示意我到她跟前去,对我小声说:‘林老师,他们都背过了。’她见我疑惑不解,便附在我耳朵上说:‘他三个都是结巴。’我如闻雷声,刹那间,全身燥热,满面通红,赶快招呼那三个学生坐下,并安慰他们说,没……没……我……和你们一样。”

  “难怪梧桐这么多结巴,”樊田夫说,“原来有专门培养结巴的老师,这下算找到了根源。下一个谁讲?”

  有人推荐吴爱仁讲,说他有个“死了”的故事。吴爱仁人很老实,说话木讷,推辞不过,涨红着脸,讲起来:

  “俺村里有个姓衣的老头儿,村里人背后都叫他衣老头儿。他是个半拉子医生,还懂点算卦、看相什么的,村里谁家有点病有点灾都去找他。有一年夏天,我脖子上,就这儿,被臭蚊子咬了一口,起了个鸡蛋大红包,后来又化脓,痛得我什么活也干不成,俺娘让我去找衣老头儿看看。我认为很快就好了,不愿意去。原本我的皮肤挺好,以前被些蚊蚊虫虫咬了连事儿也没有,不知哪一次是怎么回事,一直痛半个月还没好,看样子越来越重,我心里有点儿说怕还不是怕的滋味,后来,只好去了衣老头儿那里。那衣老头儿给我看完,瞪着眼睛,张着嘴巴,好久不说话。那表情说明很严重。我心里害怕起来,小心地问:‘大爷,我还能死了?’他瞪我一眼,生气地说:‘什么?死了?你心思死了就行了?’”

  正当大伙儿笑得前仰后合的时候,卓其来了。卓其是来给林夕梦送雨衣的。大家纷纷站起来同他打招呼,给他让座。林夕梦问:“下雨了?”樊田夫说:“还没下吧?”卓其说:“下是还没下,预报说今晚有大雨。”范工道:“卓其老师真是模范丈夫。”卓其闻听此言,立刻道:“咱这叫孝顺老婆。”大家一下子笑起来,樊田夫请卓其入席,这时候早已经有人给卓其添了筷子和酒杯,卓其问林夕梦:“还不走?”林夕梦看大家正在兴头上,怕一走给大家扫了兴,便说:“范工家大嫂来了,你也一起来喝几杯吧?”

  卓其看大家还在站着,说:“看样儿今天我也成了家属?行!喝一杯你们八路的酒。”

  卓其入席,大家都坐下,开始喝酒。先前那种活跃气氛没有了,吴爱仁及小顺那些小家伙们都拘谨起来,不再说笑,只有樊田夫说着一些近来天气太热之类的话,然后转向卓其,说:“卓老师,您学校工作是不是挺忙的?”

  卓其放下酒杯,说:“忙什么!我们可不像你们,你们忙是为了票子,我们再忙也就那么几个钱,一点不干学校也照旧少不了咱一分。”

  樊田夫说:“是啊,还是公家的饭好吃。看我们倒好,一天到晚累死累活。范工这已经三个多月没回,林经理也是整天这样忙,让您也跟着吃些累。”

  卓其说:“这就没办法,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林夕梦在学校里迟到早退是出了名的,她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谁也拿她没办法,没想到你樊田夫能把她调动起来,不仅不迟到早退,而且还早到迟退,连星期天都不歇。看来,还是八路本事大,佩服!佩服!学校差远了。”

  大家又都笑起来,气氛也活跃起来。

  樊田夫笑道:“干脆,让我们八路跟您学校喝一杯酒。”说着,樊田夫端起酒杯。卓其不屑地说:“喝酒?别看你八路本领大,喝酒恐怕就不是咱的对手,不信?”卓其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来,今晚咱比试比试。”樊田夫说:“真的?我就不信喝不过您。”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喝起来,卓其一边喝一边说:“我看您八路的军旗还能打多久。”樊田夫笑道:“永远高高飘扬。”卓其说:“我看快倒了。”

  果然,不多时间,樊田夫先放下酒杯,满脸赤红,把头靠在椅背上,推说喝醉了。

  卓其说:“怎么样?行就是行,不服不行;不行就是不行,光吹不行。”说着,他朝向林夕梦,说:“你们的军旗倒了,你还不赶快上?”樊田夫在那里闭着眼睛说:“林经理,咱不能让军旗倒下!喝!”林夕梦只得端起杯子,同卓其喝起来,其他人拍手为林夕梦助威。喝到第三杯,她便佯装喝醉。这下,卓其可威风了,手舞足蹈起来:“哈哈……八路的军旗终于被踩倒脚下……”卓其一边说,一边弯腰,大家不知他要干什么,都看着他。他慢慢地拿起一只皮鞋,往菜桌上磕了几下,从鞋内掉出一块鱼骨头。这块鱼骨头正好落在一盘猪脚旁边,然后,他又把鞋子放到地上,重新穿上。他是在喝酒过程中,因天太热,将脚从皮鞋里拿出来透风,喝酒时鞋内掉进一块鱼骨头,刚才一兴奋要穿鞋时感觉到了,想把它弄出来。他是怕弄到地上,这是他一贯做法,别的地方可以脏乱,唯有地面不能弄上东西。林夕梦了解他,其他人不了解,都被他这一举动惊呆,先是面面相觑,后来又不约而同地看着林夕梦。

  林夕梦窘极了。

  樊田夫头靠在椅背上闭目装睡,突然间听不到一点儿声音,立刻睁开眼,抬起头来,问:“怎么,都不说话了?”

  林夕梦看看大家,又看看卓其。

  卓其正若无其事地在喝茶水。

  她端起满满一杯酒,回答樊田夫:“我罚我自己!”

  说完,她一饮而尽。

  结束这场宴会时已经十点。樊田夫安排范工他们夫妻二人在客房过夜。谁料,范工说什么也不去,只让他家里人一个人在客房,他仍在集体宿舍。樊田夫到集体宿舍去向外拖范工,其他人帮忙向外推,范工死死抓住床体不放手,脸涨得又红又紫,死活就是不去。樊田夫装作生气了:“范工你是怎么了?大嫂打老远来了,你怎么能这样?”范工却真火了,翻了脸:“你樊经理是不是瞧不起人?”樊田夫哭笑不得,实在也没有办法,只得让林夕梦去客房安置范工家里人。

  范工家里人正脸庞红红地站在客房里。她显然知道了范工死活不来客房,一见林夕梦,她脸庞更红了,说:“林经理,我来真是太给你们添麻烦了。”

  “大嫂,这是哪里话?什么时候我们还想去吃您做的菜呢?”

  “俺真是欢喜呢,您明年正月去吧,跟樊经理,还有大伙都去,家里还有八只鸡呢,你们去时,我提前把它们杀了。”

  林夕梦望着她一脸真诚,想到她大老远来探夫,明天一早又要离开,今晚却在这里独守空房,有种说不出的东西堵塞在自己心头,只得说让她早点休息,自己退出来。卓其早已等得不耐烦了。林夕梦要去推自行车,卓其说:“我带你就行了。”林夕梦说:“明天早晨上班时怎么办?”卓其说:“我来送你。”林夕梦知道卓其今天在喝酒时逞了英雄,很是兴奋,也就跟他走出公司大门。

  回家路上,卓其骂道:“痴死!痴死!红星一群痴死!你们统统是些痴死!像樊田夫这样不识字的痴死还能搞企业?”

  林夕梦坐在他自行车后座上,说:“是啊,他才高中毕业,连大学都没念,怎么能跟咱相比?”

  “这就是先天不足。你想想,一个当兵的,能有多少知识?没有知识就是不行,永远上不了档次。”

  “是啊,俺公司的人听说你是讲师,都很敬佩,你又能喝那么多酒,倒像是企业家风度。”“这就是档次问题。像樊田夫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上档次。”

  “是啊,我也这样认为。”

  卓其沉浸在讥刺樊田夫离自己差得太远,根本不上档次的幸福之中,比平时温和多了。他想起了什么,突然问:“樊田夫老婆是干什么的?”

  “听说是个工人。”

  “长的什么样儿?”

  “听说非常漂亮。”

  “唉,”卓其叹一口气,说,“再漂亮也就是个工人,不上档次。”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很快到了家。卓其继续沉浸在讥讽樊田夫不上档次的幸福之中,那份陶醉,那份惬意,那份满足,无以伦比。面对他的温和,以及他那笨拙的爱抚,林夕梦便也有了幸福感。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幸福,连林夕梦自己都已经说不清楚。她已经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唯一的幸福就出自这里。现在,她想哭,哭不出泪;她想笑,又笑不出声。

  次日早晨,卓其送她上班。路上,她看着他那辆实在破烂不堪的自行车,又一次建议说:“你实在应该换一辆车子了,你看看满马路上能再找出这么破的车子来?”

  “带着你这样的女人,车子越破,越能显示出我更有本事。不信让他们试试?他们有这个本事?”

  又是这理由!她望着他瘦弱的背影,说:“你该洗头了。”

  卓其头一歪,笑了,说:“我都想跑进淤泥里,打个滚儿,那样我跟你走在一起,所有人就更对我刮目相看了,不知我是个什么人物,要么以为我是大款,要么以为我是高干。”

  又是这谬论!林夕梦不再说什么。到达公司门口,樊田夫和大家站在那里。范工说:“卓其老师亲自送夫人上班?”樊田夫笑笑,没有放声。卓其头一仰,说:“专车接送,孝顺老婆。”说完,骑上那破烂不堪的车子走了。林夕梦看看大家,问:“大清早都站在这里干什么?”樊田夫说:“范工家大嫂要回去,我让小潘开车送回去,正好让范工也回家休息一段时间。”

  林夕梦这才发现,樊田夫身旁有两大包食物,一看就是些滋补品,显然这是樊田夫为范工准备的。林夕梦说:“大嫂,欢迎您时常来。”范工家里人说:“来就给您添麻烦,您看樊经理又派车去送俺,又给买这么多东西,真让俺过意不去。”林夕梦看了樊田夫一眼,说:“他是为去吃您做的菜。”

  车来了,范工和范工家里人,千恩万谢,欢天喜地,上车走了。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