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十六

  林夕梦因故意伤害他人,并造成对方轻伤而被派出所拘留半个月。当樊田夫把她从派出所领出来回到公司时,陈暑秋已等候在那里。她一见到陈暑秋,鼻子一酸,委屈、挫败感都涌上心头,泪水也抑不住地涌了出来,说:“我要淹死了。”

  陈暑秋一笑,说:“差远了,水刚淹没过脚面。”

  樊田夫一边热情地给陈暑秋沏茶,一边激动地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接二连三几个工程相继泡汤,这给林夕梦身心打击太大,以致她几乎没有勇气再出去承揽工程。她人也消瘦了,整天呆在办公室里。

  这天下午,她又坐在办公室里发呆,突然间,她发现一点儿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但一时还不知道什么地方不对劲。当她的目光扫过电话机时,她终于知道了什么。

  林夕梦发现自己身边的朋友们从她生活里消失了。

  自从她来到红星,最初那段时间,朋友们热切地关注着她,给她极大的支持。而现在,这些朋友,似乎一个接一个地隐退了一般。这种迹象在最近一段时间已让她有所觉察,但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明明白白地摆在面前。以前,每次电话铃声响起,十有七八是那些朋友打来的。而现在,除了因为业务联系而时常更换的几个顾客电话外,她几乎绝少接到朋友的电话。

  林夕梦不得不寻思出现这种局面的原因所在了。

  想来想去,她似乎找到了原因。

  每一个见到樊田夫的朋友,都感到了同一个问题,面临了同一个问题。樊田夫太优秀太出众,任何一个有自尊心的男人,都不愿意在他所喜欢的女性面前,被另一个光彩照人的男人对比得黯然失色。即便是作为朋友,他们也不喜欢是这样,更何况在她身上抱有一种性友谊的愿望。如果说在这之前,他们尚有一份自信,一份希望,而当发现她身边有一位樊田夫这样的男人时,他们这份自信被彻底破坏,他们这份希望也随之消失。或许,当一个男人面对一位自己虽然喜欢,却已经失去拥有她的信心时,他唯一的做法是远离这个女人。这是来自樊田夫方面的原因。来自林夕梦方面,则是她已把全部时间与精力用在工作上,用在樊田夫身上,她不愿意再分出一些时间与精力给别人,友情固然可贵,但就目前而言,她实在顾不过来了。

  那天她去白浪岛,第二次见到潘增录。一年前这个时候,她第一次在那个作家笔会上见到潘增录,一直渴望这个男人不会令她失望,并且这份希望持续很久,然而,潘增录却似乎无动于衷,直到半年前才来过一个电话。而这次她去见他,已是别有用心地去。她是为樊田夫的事业而去。令人意外的是,她和潘增录位置已完全颠倒,他甚至直呼她名字。当他满怀希望地面对她时,她却早已无动于衷,仿佛面对一个与她毫不相干的人,而意念里已经把他想象成樊田夫。在宾馆她住的房间里,几个小时的交谈,他对她细声慢语,体贴周全。看得出这是一位循规蹈矩的好男人,然而,他还是一反常态地珍惜她这位女性的到来。临走时,潘增录双手搭在她肩头,注视她,意味深长地说了句“我祝贺你”。他说:“在所有人眼里,我都是一位正人君子。我从来没有被一位女性所征服,而你,却用你独特的魅力征服了我。”她静静地听他叙说,轻轻一笑,说:“你该回去了。”等潘增录一走,她便迫不及待地去楼下给樊田夫打电话。

  第二天一早,潘增录来到她房间。他已经换上全套考究的西装,穿着洁白的衬衣,打着漂亮而雅致的领带。她不得不叹服:又是一位风度潇洒而年轻漂亮的男人。在这一点上,他甚至超过樊田夫。他温情脉脉地望着她:“夕梦,但愿我对你的思念不会成为我的负担。”他执意要亲自驾车带她去海边游览一天,她婉言回绝:“不了,我要回去。再说,你应该知道你该以什么为重。”与政界仕途上的男人交往最安全,只要她把握住分寸,他们永远不会越雷池半步。她知道他们最怕什么。潘增录无奈地微笑着,拿出一支金笔:“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接受吗?”她望着这位大学里的高才生,仕途上的得意儿,社会眼里的优秀男人,有一种被尊重的满足感。她说:“我接受,谢谢你。”是的,她已经不忍心伤害这位男人的自尊心。如果她拒绝了,这对他几乎是残酷的。

  “夕梦,下午走不行吗?”

  “不行,我必须现在就回去。”

  “我让我司机送你。”

  “我自己回去,搭车。”

  “不!”她要拒绝看来是困难的,这样也好,她可以用最短的时间回到樊田夫身旁,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见到她思念的、已经二十个小时没有见到的樊田夫。

  “田夫,我回来了。”她一见到樊田夫,便被幸福给充溢满整个身心。樊田夫紧紧地拥抱着她,诉说着他的思念。她被这位情蜜意浓的男子所迷醉,她思念的人终于在她身边,她再也不必用意念想象,而是实实在在地在他怀中了。

  两天后,接到潘增录打来的电话,她问有何事,他说想问问她工作进展怎样。她笑了,两天工作能有什么变化?他说已给她打过电话,但找不到她。她说她正在同朋友们聚会,没有时间长谈。他说:“过些日子我去看你。”她把电话轻轻挂了。

  林夕梦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告别过去,但她万万没有想到是这么快地告别过去,也没有想到是因为爱而告别过去,也没有想到是因为希望而告别过去,她一直认为自己总有一天会因为绝望而告别过去。现在,为了樊田夫,她宁愿今生今世与过去告别,与旧我告别,永远地远离所有男人,用她整个身心,固执地专一地热爱她的樊田夫。

  在拥有樊田夫之前,她曾为自己是个女人而自豪,因为世上多的是男性化女人和女性化男人,真正男人和女人已经并不多见。而拥有樊田夫之后,她感到自己不仅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好女人了。她相信自己有一天会为樊田夫而变成一位更优秀的女人。她对此充满自信,正如她读中师时就自信一定能大学本科毕业一样。

  这种改变对目前工作是非常不利的,这点她比谁都清楚。但是,心里孰轻孰重,她已分明。更何况,她绝非一个没有头脑的女人,她的才华,她的智慧,以及她从父辈那里秉承来的那种深谋远虑工于心计的特性,足以使她既能达到目的又能做到自我保护。她对此同样是自信的。

  “我们必须调整一下战略战术。”樊田夫说。

  “怎么调整?”

  “你发现没有,接连几个工程失败的原因似乎是相同的?”

  “什么原因?”她真不知道。

  “对方是男老板,在没有见到我之前,都很仗义,对你满口满应,大包大揽。而一旦见到我,工程急速降温,以致泡汤。尤其你和我出双入对在对方面前,效果更糟,我们两个各自的优势似乎奇妙地抵消了。而我们两个人单独同对方谈判,却都能创造出最佳效果……”

  “天哦!”林夕梦恍然大悟,兴奋起来,“正是这样子!你怎么不早说呢?”

  “所以,从今往后,我们分开单独行动,在没签合同之前,你我一方采取回避态度。”

  林夕梦热烈赞同。突然,她想起什么,略一沉思,问:“那对方是女老板呢?”

  樊田夫一愣,紧接着笑了,把头一扬,得意地说:“那当然由我去攻关喽。”

  “你敢!”

  “不敢不敢!千万不要……”

  林夕梦确实是患了病,一种无法医治的敏感型痛苦症,那就是她无法忍受樊田夫与任何年轻女性的接触。这一天,她正在办公室里与大家谈笑,樊田夫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位红衣女子。胡小玉也发现了,并赶紧跟他们进经理室。胡小玉出来后,凑到林夕梦眼前,耳语道:“你过去看看,问问那是谁。”林夕梦微笑一下,不语。胡小玉又说:“你看看去,刚才我去倒茶水,看那女的妆化得挺妖艳的。”林夕梦还是笑而不语。

  她不由得望着胡小玉,在这个可爱女孩子心目中,樊田夫与林夕梦已经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樊田夫不应该再与任何女性接触,他只能与林夕梦在一起。林夕梦深为胡小玉的好意所感动,但是,她还是没有去。理智告诉她不应该去。

  不多时,公司约好要会面的两位客人来了,林夕梦便不得不去告诉樊田夫。当她进去时,樊田夫正与那位红衣女子对桌而坐,俩人正在交谈。林夕梦告诉后,便退出来。紧接着,那红衣女子离开,樊田夫送她出大门。林夕梦带引这两位客人走进樊田夫办公室。樊田夫拿出精致备忘录请两位来客在上面签名,正当客人要动笔时,樊田夫说:“翻开新的一页吧。”

  林夕梦猜想他一定请刚才那位红衣女子在第一页上签了名。一想到这里,她敏感的神经像被利刃割了一刀,剧烈地痛楚起来。两个客人俯身在桌面上签名时,樊田夫转向她,面颊上醉意尚存,用一只手放在嘴上,做一个吻她的动作。

  她轻笑一下,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究竟是怎样一个笑。她突然有种可怕的感觉:有一天她会因为爱而杀了这个无辜的男人,然后再自杀。

  她现在的想法是前所未有的:爱一个男人,不允许他身上一个细胞分散给别人。自私!前所未有的自私!小气!前所未有的小气!她不解,难道她林夕梦能够自私?难道她林夕梦能够小气?谁能相信呢?她自己呢,还是卓其?她是不相信的,而卓其也不会相信。几年前,她曾亲自把那个漂亮迷人的金子送到他面前。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呢?在情场上闯荡这么些年,她什么时候曾这样强烈地希望独占一个男人?而且是完全彻底不留一丝一毫地独占?没有。什么时候也没有。包括爱卓其。当年她是怎样地爱着这位班主任的啊,但是,她却从来没有想独占卓其。

  林夕梦痛苦地看一眼客人手中那个小本子,突然意识到:我原本就是自私的,就是小气的,只是我从未发现自己这些弱点罢了。或者说,自私和小气这些弱点一直潜藏在我体内,只是从未有人将它们挖掘出来罢了。而现在,樊田夫,他竟然如此毫不留情地将它们挖掘出来。

  当发现自己体内这些弱点被樊田夫给挖掘出来时,她真是痛恨极了。这带给她的不是收获的喜悦,而是收获的痛苦。她第一次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财富竟是如此的令人痛苦。她甚至无法分清自己的幸福和痛苦哪种成分更大。樊田夫曾提到过的那位舞蹈演员,也时常出其不意地闪现在她脑海。毫无疑问,樊田夫曾狂热地暗恋过那位舞蹈演员,这是令她万分痛苦的。她甚至想,莫非樊田夫是把她当成那位舞蹈演员来狂爱的?这样,她岂不成为那个女人的替身?每想到这些,她的心简直要被撕碎。

  “你怎么了?”客人们走后,樊田夫叫住林夕梦,问道,“你怎么不说话?”

  林夕梦不语。

  樊田夫抓住她肩膀,瞪视着她,又问:“告诉我,你怎么了?”

  她的泪水涌出来,还是不语。

  樊田夫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伸手将她揽入怀中,紧紧拥住她。许久,他压低声音:

  “夕梦,你变了。我没有希望你改变,我总认为两个人无论怎样相爱,也有境界不一样的情况,但你的改变令我喜出望外。”

  她那被利刃割过的神经还隐隐作痛,泪水汹涌地流出来。她还是紧闭双唇。

  “夕梦,听着,如果有一天我负了你,天诛我地灭我……”

  “不——”林夕梦慌忙用手去堵住他的话。

  “夕梦,我有一个打算,你答应我。”

  此刻,他满脸威严,满脸决心,满脸渴望。她被他这种威严骇住,低声道:“你说吧。”

  “我想要一个孩子,我们的孩子。”

  林夕梦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一点一点地去看这张威严的脸庞。泪水又涌了出来,她却分明感到这泪水是热的。后来,这热泪变成了无声的哭泣。樊田夫吻着她的泪水,温柔地低语:“夕梦,我们应该产生一个新的生命。我爱你,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我要你给我生一个孩子,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夕梦,你答应我……”

  她满含热泪地答应着,什么也不去想了。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