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十五

  樊田夫比以前更繁忙了。以前到施工工地去的次数少,去待的时间也短,而现在工地上的事几乎全落到他身上。范工过于认真和繁琐,只能做一些细小精微工作。指挥工程需要大刀阔斧的才能,樊田夫具有这种才能,并且这种才能又非常突出,但是,他却又不能把主要精力用在这里。谁都知道,现在搞装饰工程利润大、投入小,只要拉起一个架子,说是装饰公司,就可以对外承接装饰工程,只要把工程承接到手,也就等于把钞票赚到手了。满街装饰公司林立,工程毕竟有限。在这种狼多肉少的情况下,哪个公司不把主要精力用到承揽工程上呢?

  汤圆宝躺在病床上急得咬牙切齿。每当樊田夫和林夕梦去看他,他就张口问这个工程干得怎么样、那个工程进展如何,两个人只好安慰他说都挺好的,先安心养伤要紧。只要几天听不到公司消息,就写些洋洋洒洒情真意切的信,派小顺送回公司。到他出院的时候,林夕梦把这些信集中起来足有几万字了。

  樊田夫弟弟樊明夫,大学毕业分在梧桐一个中学教书,看到樊田夫忙得不可开交,暑假一到便来帮忙。等暑假结束时,他已经留恋这里,回去同校方签了一年停薪留职合同,暂时顶替汤圆宝,主管工程部。

  供电公司工程,林夕梦不知跑了多少腿,一次又一次地奔波在曹孝礼的家与办公室之间。她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耐心等待。事实上,她早已焦头烂额。她牵头几个工程连续泡汤两个,实在有点支持不住。每当一个工程泡汤,她自己难过不说,更觉得难以面对范工。范工工作太认真,太一丝不苟,每改动一次图纸和预算,对他来说都意味着几个通宵达旦地加班加点,这时常令她心痛难忍。

  早晨,林夕梦刚进办公室,一眼又看到范工埋头在那里写着,头顶上的日光灯还在亮着。知道范工又是一夜没合眼,赶制供电公司预算。她从包里拿出两个鸡蛋,递了过去。这原本是给樊田夫准备的。樊田夫时常不吃早饭,她知道后,就每天早晨带两个鸡蛋给他。这当然不能让卓其看到。她说:“范工,去睡一会儿吧。”

  范工抬起头,揉揉眼睛,沙哑着嗓子,说:“不了,再有一个钟头就干完了。”

  “范工,这已经是第几遍?”

  “我也忘了,可能是第六遍吧?”

  “您太累了,范工。”

  “林经理,我累点儿不要紧,只要工程能拿到手就行。再说,公司这么些人,一旦工程断流接不上,大家都着急。”

  “范工,您有几个月没回家了吧?”

  “三个月零三天了。”

  “这次跟供电公司签完合同,您回家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也真够大嫂在家累的了。”

  范工一听林夕梦提起他妻子,就来了精神,说:“林经理,真的不是我说,像俺家里人那样的好人,真是难找啊。割麦子时候,我没回去,俺家里人来一封信,说她一个人收割三亩多麦子很吃力,盼望我回去帮帮她。可供电公司这工程,总不知什么时候就要重新另出图纸、预算,我没敢离开。这不,俺家里人昨天又来了一封信,说麦子已经收好了,要我不要挂念,嘱咐我注意休息,别累坏了。林经理,俺家里人真是对我好啊。”

  林夕梦心里一阵难过。已经有四个月没发工资了,而公司没有一个人问,各忙各的工作。大家都知道,这个企业说是部队的,实质上,就是樊田夫个人的。企业的发展非常艰难,大家那份对樊田夫的体谅,对企业艰难的理解,全部变作尽心尽职默默地工作。这对在学校里工作过的林夕梦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等范工写完最后一个数字,她帮着用计算器核对一遍,没有差错,便顺好页码,装订成册,然后让范工回宿舍睡觉。范工在离开办公室前,忽然想起一件什么事似的,欲言又止,林夕梦立刻问:“范工,您有什么事吗?”

  范工迟疑着。

  “有什么事尽管说吧,我尽最大能力帮助您。”林夕梦真诚地说。

  范工知道她误解了他,立即说:“不是我的事。是这么回事,林经理,我听吴爱仁说,明珠装饰公司一次就给曹孝礼送了五万块钱。”

  “他怎么知道?”

  “他弟弟在明珠装饰公司干活,说这个工程他们快要开工了。”

  “不可能。曹孝礼已经跟我们订好明天正式签署施工合同。”

  “我也这样想,可是……”

  “您放心,范工。您太累了,赶快去睡觉吧。”

  “那我去睡了,林经理。”

  范工走了,林夕梦抓起电话,拨通供电公司。

  “喂,供电公司吗?”

  “对,您找谁?”

  “请给找一下曹经理。”

  “他出去了。您是林经理吧?”

  “是啊,沈主任?”

  “是我,我一听就听出是您来了。您有什么事?”

  屁话!林夕梦在心里骂道:您姑奶奶还能有什么事!

  还没等她回答,那沈进财说:“还是那工程的事?”

  “是啊,曹经理约好星期一让我们去签合同,怕他忘了,今天打电话提个醒,后天别出去。我们按照曹经理的意见,把图纸预算又重新搞了一遍……”

  “他已经订出去了。”

  “什么?”林夕梦真的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已经同别人订出去了。”

  “什么时候?”她强压住陡然升起的怒火,问道。

  “就上周。”

  “同谁?”

  “明珠。”

  “好吧,就这样。”

  “再见。”

  “不,我再问一下,他们签合同了没有?”

  “签了。”

  “再见。”

  星期一早晨,樊田夫、林夕梦、范工三个人准时出现在曹孝礼办公室。坐下后,林夕梦从范工手里拿过图纸和预算,摆到曹孝礼眼前,平静地说:“曹经理,我们按照您的意见,把预算、图纸又重新做了一遍,请您过目。如果您感到还有什么需要改动的地方,我们回去继续改。”

  曹孝礼看一下手下工作人员,不阴不阳地说:“我看不用看了。”

  “既然这样,我们开始签合同吧。”

  听她这话,曹孝礼拿过图纸,打开,看起来。他看一会儿,说:“合同……合同不能签了。”

  “为什么?”她盯住他,“我们上周来,您不是说让我们回去把预算图纸再修改一下,今天来签合同吗?”

  “当时是这样说的,但现在变了。”

  这时,有人提醒曹孝礼,说楼下有个电话等着他。曹孝礼拔腿就走。林夕梦这三个人,一等不见曹孝礼回来,二等不见曹孝礼回来,知道他想溜之大吉。办公室几个工作人员开始轮流劝开了樊田夫。

  “樊经理,算了吧,反正他已经签订出去了。”

  “我们要讨一个说法。”樊田夫说。

  “什么说法?再说也没有用,还是回去吧。”

  “这不行。”

  “不行又能怎样?反正您不能把他抱到井里去。”

  樊田夫冷笑一声。

  “曹经理这些天让我们做做林经理的工作,我看樊经理你们还是回去吧。”

  “今天这可不是我们自己要来的,是曹经理让我们今天八点来签合同的。”

  “他不是已经跟明珠签了嘛。”

  “既然签了为什么还要我们再来签?为什么还要让我们继续搞预算,画图纸?”

  “是啊,我们也感到挺难为情。每次到你们那里去,你们都那么热情地款待我们。这么长时间,相互处得怪不错的。那天向总经理汇报情况时,大家还一直说红星实力最大,设计的图纸最新颖,价格还相应地低。可是,不知怎么搞的,曹经理突然跟明珠签订了合同,连我们都没想到。但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

  范工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出神;林夕梦自曹孝礼出去后,一言不发,眼睛死死地盯在桌面上一个绿色烟灰缸上。那是一个特大玻璃烟灰缸,绿色,皮很厚,棱角突出,里面盛有大半缸烟灰、烟蒂巴、火柴杆。她顺手把烟灰缸拿过来,沉甸甸的,摆在眼前,又顺手把沈进财端来的一杯热茶水倒进去。

  她望着这只满满的烟灰缸,心静气顺,面容显得从未有过的冷静。她已经从巨大的震动和愤怒中平静下来。

  她见大家还在劝说樊田夫,而曹孝礼一去不回,便开口说话了:“这样吧,你们去把曹经理叫回来,我们只要他本人亲口正面答复,说这工程是否还要我们干,只需要三两分钟,然后我们就走。我们回去还有好多事,你们也很忙。”

  自从曹孝礼走了,林夕梦没再讲一句话,现在她讲出这番话来,大家赶快让沈进财跑去叫曹孝礼。沈进财叫回曹孝礼。曹孝礼脸色难看,坐在林夕梦对面,支吾着问:“你……找我?”樊田夫坐在林夕梦身旁,刚要说话,被林夕梦从桌子下面踹一脚。她微笑着,说:“你手下人刚才告诉说,你已经跟别人签了合同?”

  “基本上差不多了。”曹孝礼阴阳怪气地回答。

  “怎么算‘基本上’?是签了,还是没有?”

  “算是签了吧。”

  “什么时间?”

  “谁能想那么多,就这些日子。也不是我说啊,你们来的次数也太多了,人家明珠装饰公司来三次就订了……”

  狗娘养的杂种!他与别人签完合同还让他们继续搞预算画图纸,连个电话也不通知一声,而现在居然没有一丝一毫抱歉之意,反而数落起他们工作认真踏实负责任来。她再也不能忍耐,端起眼前那只烟灰缸,朝这个狗娘养的杂种脸部摔过去。

  “啊……”曹孝礼嚎叫一声,像条疯狗,哇哇狂喊乱叫起来。他一手捂着脸,一手到地下去摸索寻找烟灰缸。他站起来,满脸满身茶水、烟灰、烟蒂巴、火柴杆,整个儿像是一条落汤疯狗。他捂着脸,拿起从地下摸到的烟灰缸朝林夕梦头部猛然砸来。樊田夫眼疾手快,一把将林夕梦拖闪在自己身后。“嘭——”一声巨响,烟灰缸砸在林夕梦身后的水泥墙面上。烟灰缸碎了。

  在场所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给吓呆了,回过神来后惊慌失措,乱成一团。曹孝礼抓起电话,声嘶力竭地狂喊:“给我报案!给我报案!快点儿!您妈了个臭×沈进财你还等什么?快点儿!快点儿!快去叫警察……”

  早已呆若木鸡的沈进财这才回过神来,撒腿跑了出去。

  其他办公室突然听到这里喊叫成一片都慌忙跑来,有人去叫来公司其他领导。只几分钟工夫,这间办公室门里门外围得水泄不通。曹孝礼捂着淌血额头,被大家推拉着,疯狗般嚎叫:“林夕梦!你给我等着!”

  林夕梦一直被樊田夫挡在身后。事情的变化根本出乎樊田夫意料,当所有人惊慌失措,手忙脚乱之时,他很快冷静下来,敏锐地观察着时局的每一丝细微变化,审时度势做着相应反应,既让对方感受到他是通情达理的,又恰如其分地保护着林夕梦。

  林夕梦站出来,斩钉截铁地回答:“曹孝礼!我林夕梦死都不怕,还怕给你等着?”

  “你……你……你是无赖!”

  “我宁愿做无赖!”

  治安派出所来了两名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带走林夕梦。

  樊田夫和供电公司一位领导也跟着。

  曹孝礼被人送往医院。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