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十四

  打印完合同回来,林夕梦坐在椅子里,“等他回来,您跟他说说,把家已经搬来了。”芸姑的话还在耳际回响。樊田夫,哦,这个男人不属于她林夕梦!他有家!有妻子!一想到樊田夫从今以后每晚要回家跟那个女人睡在一起,她心里像是塞进了一团乱麻。后来,这团乱麻变成一些横七竖八的干硬树枝,直把她的心给穿插硬塞得支离破碎,疼得她涌出泪水。

  樊田夫回来了,看到她脸上依稀的泪痕,便在她身旁坐下,揉着她身上那条黑底白色碎花裙子,轻声说:

  “你看这些图案像什么?”

  她摸一下那些图案,低声回答:“像锁和钥匙。”

  “是的,我那天画你的时候就想说。”

  “锁和钥匙,”她自言自语,“这么多。”

  “就像你的人生,你打开一把锁,又有一把锁在等你去打开。”

  “如果我打开一把,以后再也不想去打开其他的了呢?”

  “这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如果这一把并不属于我呢?”

  “谁打开的就属于谁的。”

  “是吗?”

  “是的,你打开就是你的。”

  “如果我并没有十分把握呢?”

  “其实,你应该有把握的。”

  林夕梦不再言语,站起来去给樊田夫倒一杯白开水,双手端给他时,樊田夫刚要抓住她的手,她一下子挣脱,转到老板桌另一边,迟疑一下,说:

  “你那位……来过。说把家搬来了。”

  樊田夫突然像被什么东西触痛了。他紧缩眉头,放下杯子,把身体后仰半躺在老板椅上。他闭上双目,一声不吭,表示知道了。

  过了许久,他突然坐直身子,睁开眼睛,但眼睛并不看她,说:

  “我突然有种出家当和尚的想法。”

  “是吗?”她感到吃惊。

  “是的。”

  林夕梦沉思一下说:“我赞同和支持。”

  樊田夫掩口而笑:“那样你就解脱了。”

  她一时没弄明白,等明白过来,满脸通红,禁不住也掩口而笑。

  “真的,我去追随邝老师。”

  “我去当尼姑。”

  “你到哪里当尼姑?”

  “你去哪里我去哪里。”

  “和尚还准带家属?”樊田夫开着玩笑。

  林夕梦却一脸认真:“无论准不准,反正我要去。”

  樊田夫叹完一口气,低声说:“去把门关上。”

  她顺从地去关上。

  “过来。”

  她只得走过去。他让她坐他腿上,揽她入怀,用手拂开她面颊的头发,抚摸着她面庞,低低地说:“夕梦,我爱你。”

  她眼睛潮湿,用牙咬着唇角。当樊田夫的手指温柔地从她脸庞上划过时,她的心底涌出一股被娇宠的幸福感,呼吸也因此而微微颤抖。

  “夕梦,想不想知道你是怎样来到我这里的?”

  她不觉一振。是啊,她是怎样来到这个男人身旁的,这连她本人都不知道。她只知道这个男人要求见她刻不容缓,见面以后杳无音信;数月过去,他又突然杀将出来,将她从去姗姗时装公司的路上拦截下来,并且无条件地要她来这里。他说:“我希望您来我这里上班!”这句话的口气几乎是命令。而“只要您能来就行!”这句话分明是在说:“我不管你什么条件,但你必须来!”

  “想。”林夕梦低声地回答。

  “让我告诉你吧,”樊田夫简明地说,“我离开部队回来搞企业,是带有非常明确的目的性的,那就是寻找一位理想伴侣,说白了,一位我理想中的女人。”

  林夕梦错愕地抬起头,盯视着他,好久,才小心地问:“田夫,你刚才说什么?”

  樊田夫把刚才的话又说一遍,神情严肃,口气坚决,不容人质疑这话的真实性。林夕梦还是弄不明白,困惑地望着他,谨慎地说:“你……不是说,事业……是你的生命?为了事业,你才回来的?”

  他断然摇头,坚决否定了。

  她还是不能相信,然而,随着樊田夫的叙述,她不得不相信了。

  原来,樊家弟兄们能到今天,全是母亲的功劳。这是樊家弟兄们永远也报答不完的。可是,他们在感谢母亲的同时,母亲却在不知不觉中给儿子们内心留下一件隐隐作痛的事,那就是儿子们的婚姻。她的这些儿子可以说个个仪表堂堂,很早就表现出各自的良好天赋。但因为家里实在太贫穷,来他家提亲的寥寥无几。与贫穷较量了几十年、已经精疲力竭的母亲,唯恐儿子穷娶不上媳妇。这在农村很常见。所以,只要女方托人提亲表示愿嫁,母亲就都一口替儿子们应允下来。而当儿子的,在母亲言传身教下,从懂事起就知道忠孝礼义,孔孟思想根深蒂固地长在他们脑子里,纵然他们不满意,但出于孝顺母亲,也不便多言。尤其是樊一行抗婚失败以后,下边的弟兄们更是不得不一个个地就范了。就这样,在这个大家庭里,樊氏兄弟的事业与婚姻都是脱节的。在事业上,他们个个有成有望;而在婚姻上,除了当母亲的感到儿子们都已经娶了媳妇成了家这个概念之外,儿子们却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樊田夫在兄弟们中属小字号,从小又最善解母意,深得母亲加倍疼爱。参军前,芸姑家托媒人来樊家提亲,樊田夫没看上,表示不愿意。母亲说:“要长得好看的能顶吃还是能顶喝?只要老老实实能过日子就行了。人家她娘对婆婆真孝顺,在村里都出名。”母亲最后一句话,樊田夫的婚姻也解决了。三年后,他在部队接到家里让他回家结婚的信,婚期是半个月。那半个月,他仿佛一个死囚在等待去被处决一样。当处决日期到了,他回到家。回家后,他又是能拖一天就拖一天,直到无法再拖了。

  “你,”林夕梦打断他的回忆,说,“你难道不能说自己不愿意?”

  “我没有说。那时我愚蠢到只有一个念头:只要她能对我母亲好就行了。夕梦,只有我知道,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我没有说出内心不愿意的话,这给我留下无穷无尽的悔恨。结婚三天,我回到部队。结婚那天照的照片,被我全部撕了个稀巴烂,一张也没留下。我的笑比哭还难看!而她,你见过的她,苍天!我不知道是谁在惩罚我!我不知道自己上辈子作了什么孽!与她做爱,这样打个比方吧,一个饥渴难忍的人,面对一大锅根本就不想吃的饭菜,不吃,你就得饿死;吃,又令你厌恶。在这种情况下,吃?还是不吃?只要你想活下去,就只得去吃。”

  樊田夫陷入一种无法诉说的痛苦之中,闭上双目,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

  夕梦,毕竟我正当年富力强,精力旺盛,是一个血肉之躯,我吃了。可是,每次吃完之后,就懊悔到极点,辱骂自己:‘你这混蛋!你这没出息的东西!你不能不吃?不吃还能死了?’于是,就惩罚自己。我惩罚自己方法很多,揪头发,咬胳膊,掐大腿,有时用头颅去撞碎水泥墙壁,用肉体的疼痛,去缓解麻木吃下那些东西所带来的厌恶。

  就这样,一年过了一年,这婚姻成了我的心病。越是这样,我越是拼命地工作。这既可以用军功章一个接一个地慰藉母亲,换来母亲的欢心,又可以忘记自己是一个血肉之躯的男人。也正因为这样,我的工作愈加出色。那些荣誉给我带来了五彩缤纷色彩斑斓的外部世界,然而,我的内心世界,我实在是不敢去触摸。那里面除了苦涩,还是苦涩,而在人前又不得不强作欢笑,包括在父母兄长们面前。

  有谁能相信,像我这样一个血气十足感情丰富的男人,到三十多岁竟还没有谈过恋爱,竟还没有品尝过爱情的滋味。在部队,有那么多年轻女战士向我投来爱慕暗示的目光,可是,我躲避她们,如同躲避洪水猛兽,唯恐坏我的荣誉。其中一位是宣传队的舞蹈演员,身材修长,漂亮,见到我总是一口一个‘樊班长’,那时,我内心深处喜欢她,渴望与她接近,几天见不到她,心里像少了点什么,可是,每当见到她,我又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突然有一天,我看到她与一个男青年并排坐在操场的树阴下。一问别人,说那是她男朋友来部队看她。我没有恋爱,却品尝了失恋的滋味。我痛苦极了。其实,那时候,她男朋友很一般,从她眼神里也知道她对我的爱慕与暗示,只要我稍一主动,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可是,我仍然躲避她。她转业离开部队时,送给我一张照片,那是一张演出时的集体合影,里面有她。舞蹈演员只说了半句话:‘樊班长,我……’泪水就出来了。

  “我至今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但我知道,我太令她失望了。每当我在热烈的掌声中去领取那荣誉时,我的泪水就快涌出来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内心是一种什么滋味,太苦,太涩。有时夜深人静,我时常想象,用一把锋利的匕首,刺进自己的胸膛,让那些苦涩的东西流出一些,让我好受一点,哪怕是一点点……”

  看到樊田夫又要陷入一种不能自拔的痛苦里程,林夕梦立刻说:“田夫,告诉我,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为什么表现得那样出色?”

  “出色吗?”樊田夫精神一振。

  “出色极了。”

  “我看一般呢。”樊田夫狡黠地笑着,然后接着说,“那个晚上,我使出了浑身解数,可是,对是否能最终征服你并无十分把握。那天,你虽然未经化妆修饰,可你的体态风采是无法掩饰的,还有你的言谈举止,无不表明你是一位很有分量的女人,绝非那些轻飘的女子。就好比这张老板桌,它上面蒙上一块厚重的大布,你想知道这老板桌的质量和档次,只要掀开一角便可知道,根本不需要全部掀开。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你对我的感觉不坏,这是通过你要包子那个举动让我知道的。”

  林夕梦笑了,樊田夫至今还记得她要包子那个举动。

  那天晚上,酒饭结束时,她要一些包子,说要带回家给孩子吃。这个举动令所有在场的人万分意外。连樊田夫当时都被她这个举动惊了一下。要么这是一个超凡脱俗的女子,要么这是一个过于俗气的市侩,一般常人是不可能有这个举动的,他们即便心里想,也不可能说出来,而她竟然大大方方说出来,并果真带走。这使樊田夫越发捉摸不透。就在这个时候,见到她的信。看完后,立刻知道他的目的达到了。他兴奋得一夜没睡,天亮就给她打电话,可刚拨完号码他立刻又扣上电话。天哪,他是不是昏头了?他冷静下来,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一点点地去理清思绪。

  “你想想,如果我让你来公司,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不是清清楚楚地明摆在那里吗?就这样,我天天看你的信,看了一遍又一遍,早已经背得烂熟,心中矛盾着。”

  “这不正是你所愿望的吗?”

  樊田夫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林夕梦突然明白了一点什么。

  “夕梦,我爱你。”他紧紧地拥抱着她,喃语着,“现在,给我姑娘我也不换。”

  一丝阴影还是爬上她的心头。

  她困难地问:“田夫,你在意我结过婚?”

  “夕梦,你结不结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爱你。”

  她听他继续说下去:“我被内心的矛盾折磨了几个月,躲避着你,躲避着柳大光。既不说要你来,也不说不要你来,暗地里注视着你的动静。那一天,突然知道你就要去姗姗时装公司了,我再也不能躲避了。我必须迅速作出最后的抉择。而抉择的两种不同结果,又显然将把我的人生推向两种完全不同的境地,甚至天地之别。那一夜,我抽了三包烟,我并不比伍子胥过昭关好过多少。直到天快亮时,我才熄灭最后一支烟,走到窗前,望着渐渐明亮起来的街道,对自己说,‘大不了……背起画夹去浪迹天涯。’”

  “可你竟然对我说对不起。”林夕梦想起那件事,有点怨恨地说。

  “那是火力侦察。”他不无得意地说。

  林夕梦神会了,她想起他搬家的事:“你怎么想到了搬家?”

  “我结婚后很少回家,但在部队时不回家有个借口,说部队工作忙,离家远。从部队回来,这个借口就不妥了。说工作忙还可以,但梧桐离家毕竟只有几十里,再说还有车,几十分钟就到了。这种情况下,我仍是不回家,就不由得家人不焦急,包括她家,都认为这很不正常。前段时间背着我,他们研究出一个办法,让她带着孩子搬来梧桐,在离公司几十米远地方租了两间房子。这样,就不愁我不回家。”

  “你们打架吗?”她问。

  “我是巴不得她跟我打架的。可是怎么打?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相互根本就够不着,撞不到,怎么能打起来?”

  “她爱你吗?”

  “谁知道。”

  “谁知道?”

  “有一次我问她:‘如果我,你,你哥哥,咱三个人同坐在一条船上,船快要沉了,在我与你哥哥之间必须有一个人下去,而下去就必死无疑,让你选择,你会把谁推下去?’她说:‘把你推下去!’我问:‘为什么不把你哥哥推下去?’她说:‘那是俺哥哥,俺怎么能把俺亲哥哥推下去?’”

  她不禁爱怜地望着这个男人。

  “田夫,你想过离婚没有?”

  “能不想?我曾试探过她,她说如果我提出离婚,她就去死。”

  “那我们远走高飞。”

  “我现在巴不得带你远走高飞。可是,你想想,一旦我们离开这里,到另一块天地去,恐怕整个梧桐都要议论我们,谴责我们,闹个满城风雨。尤其我那个大家庭声誉将受到的损害,更是我深为担心的。说句不该说的话,以前我一直为生活在这个大家庭里感到自豪和骄傲,而现在,我甚至羡慕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儿。”

  当樊田夫说这番话的时候,林夕梦似乎见到了十年前的自己。那时候,她就像现在的樊田夫一样,把名声看得远远地重于生命,以至于连一件新衣服穿出去的勇气都没有。如今十几年过去了,她早已经走出那块误区。她终于明白,好的名声是桎梏,是镣铐,它几乎紧紧地捆住她的翅膀,使她不得飞翔。直到她砸烂这桎梏,砸烂这镣铐,她才得以轻装上路,飞向天空,自由翱翔。她时常想,这完全得益于那些书籍。如果没有读过那么多哲学书籍,或许,她就会永远陷入那块自认为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的误区里不能自拔,而且,会将自己的羽毛爱惜保护得比任何人的都亮光美丽。当然,她将永远没有翅膀。

  毫无疑问,樊田夫现在还是十年前的她。他既要翅膀,又过分爱惜羽毛,这种矛盾使他痛苦。也正因为这个,她对是否能最终拥有他而没有十分把握。

  她等待他在翅膀与羽毛之间作出抉择。

  那么樊田夫呢?樊田夫会集香木而自焚吗?

  林夕梦禁不住朝樊田夫身后望去。他身后,那座造型优美古色古香的根雕上面,精心地摆放着那顶闪耀着红五星黄色军帽。它是那么惹眼,又是那么自然。

  而她很清楚,这种抉择是痛苦的。它几乎像孕妇的分娩,分娩的痛苦在肉体上几乎使她死掉;而这种矛盾的抉择所带来的痛苦,在精神上又几乎使她死去。她时常想,郭沫若的《凤凰涅槃》或许就是在类似这种抉择后产生的。那集香木而自焚的凤凰,当她在痛苦的自焚中重新获得新生时,她是何等愉快地歌唱自己的更生啊!

  那么樊田夫呢?樊田夫会集香木而自焚吗?

  林夕梦禁不住朝樊田夫身后望去。他身后,那座造型优美古色古香的根雕上面,精心地摆放着那顶闪耀着红五星黄色军帽。它是那么惹眼,又是那么自然。

  她几乎不能自禁地打一个寒噤。上天!樊田夫骨子里传统守旧的东西太多太多!而他接受新知识新观念的机会又太少太少!让他自焚是过于残酷!不是吗?他现在仅仅是处在集香木的过程中,而这种痛苦已使他想到了出家当和尚。这虽然听起来像是一句玩笑话,但这足以证明他的矛盾,他的苦恼,他的无奈,他甚至要逃避那自焚所面临的痛苦。

  林夕梦心疼地望着这位涅槃前心爱的男人,感到自己无能为力。在这个时候,她说任何话都将是多余的无用的。就像当年她自焚时一样。所不同的是,那时的她,身旁没有人看着她,没有人理解她,没有人鼓励她,没有人给她一点儿心理勇气。

  她弯腰拥抱住他。

  她什么也不说,只是一味地紧紧拥抱着这个男人;然后,抬起头深深地望着这张英俊的面庞;再然后,她才在那张鲜嫩优美的嘴唇上狂热地吻下去,她想把鼓励吻进去,她想把勇气吻进去,她想把理解、安慰、空气、氧气……一并吻进这个男人的体内。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