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樊田夫并不食言,给了林夕梦最大自由。林夕梦来红星上班不到半个月,就允许她为另一家公司去北京谈判一个项目。回来后,樊田夫为她设宴接风洗尘,公司主要人员都出席。席间,樊田夫向她介绍一位新来成员。

  “这位姓汤名圆宝,是我的画友,今年四十五岁,家住农村,上有八旬父母,下有两个念书孩子。他本人在一家国营企业当工会主席,业余时间全部精力用来绘画,庄稼地里一切农活全推给家属,也就是我那位大嫂。他听说我从部队回来了,便一封信接一封信地与我取得联系,打算与我结伴去闯深圳。深圳那里他的一位至交朋友,一直希望他去。当他知道我已经在这里安营扎寨时,毫不犹豫地打消去深圳的念头,来到我们这里,担任工程部主任,发誓挽起衣袖同我们一起大干一场。”

  林夕梦被这种真挚友情感动着,不由得向汤圆宝投去敬佩的目光。汤圆宝在那里不住地朝她点头。樊田夫说道:“别小看我这位老兄长得憨,肚子里一窝小猴儿,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蹦出一个来,您可得小心点儿。”

  汤圆宝立刻涨红原本就暗紫的脸,责怪道:“您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林老师,您可千万别见笑。我们两个打趣习惯了,以后还请您多加指教。”

  “汤主任,您太客气,是我要请您多加指教呢。”

  “哪里哪里,林老师,千万不要客气。我听过樊经理介绍您的情况。一见您,果然风采不凡。从今以后,我汤圆宝就是您的学生……”汤圆宝一边说,一边从席间站起来,朝林夕梦深深鞠躬。林夕梦慌忙站起来说:“您千万不要这样。我刚下海,我才是学生呢。”“哪里,您是老师,我是学生。”汤圆宝还在那里虔诚地点头哈腰,要林夕梦收他为学生。这弄得林夕梦哭笑不得,站在那里只剩下不停还礼的份儿。

  樊田夫坐在那里,那双眼睛笑眯眯地看着这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客气还礼不止,扬了扬手,说:

  “行了,圆宝你把那些小猴子收起来吧。”

  汤圆宝这才停止了礼节,坐下去,笑道:

  “林老师,您是不是听说我要来就去出差?是不是不欢迎我这个乡下土巴子?”

  “哪能呢,我走前就知道您要来,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您为什么出去十多天,连个电话也不向回打?害得有人整天像没了魂似的!”

  大家一下子笑了起来。

  林夕梦有了醉意,脸上泛着红潮,装作不知,说:“整天在外面跑,没有时间打电话。再说,反正很快就回来了。”樊田夫有点坐不住了,推说喝醉了,要先离席。汤圆宝笑着阻止。范工说:“汤主任,我提个建议。樊经理昨晚绘图到深夜两点,还是让樊经理先上楼休息吧。”其他人表示同意范工建议。汤圆宝见林夕梦没表态,就问她:“林老师,您说呢?”

  其实,林夕梦在北京与樊田夫通过电话。那天晚上,卓其去魏珂家里喝完酒路过红星,到红星给在北京的林夕梦打电话,卓其讲完以后请樊田夫讲,樊田夫接过话筒,简单说了几句,无非“请林老师注意休息”“您不要过度劳累”之类客套话,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林夕梦床头电话又响了,那时已是深夜,她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喂……”

  一声低低的熟悉的声音。

  “哦,知道了。”她轻轻地回答。

  “睡了吗?”

  “没……没有。谁,在那里?”

  “没有人。他……走了。刚走。”

  “哦。”

  “你……怎么样?”

  “还好,只是……只是……田夫!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

  “我也是。”一声叹息的声音。

  ……

  “早点儿回来。”又是低低的声音。

  “嗯。”

  这是他们第一次通电话,说的话也就这么几十个字,却用了半个钟点时间。

  她沉浸在那份温馨的回忆里,没有回答汤圆宝。直到汤圆宝站起来,弯下腰给她深深鞠躬时,她才惊醒过来:“您……您……”

  汤圆宝道:“我在问您呢,林老师。”

  “我……我没有意见。”

  “怎么才算没有意见?”

  “那就……那就少数服从多数。”

  汤圆宝总算罢手,并亲自把樊田夫送回楼上宿舍。

  林夕梦从北京回来,一天没休息,就立即投入工作之中,陈暑秋告诉她供电公司有装饰工程,她立马就去了。谁都知道,供电公司是一块肥肉,他们正准备投资五十万装饰一个豪华酒店。如果能揽到这个工程,经济效益显而易见。正因为这样,竞争非常激烈,当林夕梦去联系这个工程时,曹孝礼摊开双手为难地说,到目前为止,通过各种渠道来联系这个工程的,已不下几十家大大小小装饰公司,连白浪岛几家装饰公司也闻风来了。曹孝礼还不到五十岁,头发却开始秃顶,一双眼睛露出狡黠的光,一看就是个奸猾的老狐狸。在这种情况下,谁能把分管这个工程的曹孝礼请到自己公司宴席桌上,谁就意味着迈出成功的第一步。曹孝礼更是谙于此道,心中没有一定意向是不会轻举妄动的。而且对于他这种人,被人宴请早已成为不是负担的负担。而这个工程对于红星来说,除经济上的意义外,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意义,那就是广告效用。这工程位于红星公司马路对面,是梧桐最显眼的地方。做好了,红星牌子在梧桐装饰行业中也就打响了。

  把曹孝礼请到红星,这对林夕梦来说,并不需费太多脑汁。她知道,世界上的男人,从表面上看千差万别,其实无非有两个特点:一是都认为自己的才能可以胜任国务院副总理;二是即便他是一头俗不可耐的蠢猪,也希望女人说他具有区别于其他所有男人的特色,听女人这样对他说,他就认为这个女人很欣赏他。她以前用这两条原则去对付每一个与她交手的男人,只要运用得当则无往而不胜。下海后,她第一次把这原则运用到曹孝礼身上,果然又是立竿见影。

  宴会上,她穿一件齐腰长银灰色宽松羊毛衫,一条长及脚面黑色窄裙,胸前别一枚紫色胸花,化着淡妆,直把个曹孝礼看得眼花缭乱。越是这样,她越是起承转合巧妙地把握着,以配合樊田夫充分地展示红星的优势和实力。汤圆宝则对主人极尽恭维,对客人极尽奉承。宴会结束时,曹孝礼感慨地说红星装饰公司不愧是军办企业,确实有实力。

  送走客人,林夕梦回到办公室,范工还在绘图,她收拾一下东西,正准备回家,却被樊田夫叫住了:

  “林老师,您过来一下。”

  林夕梦放下皮包,走出办公室。她刚走进经理室,身后的门就被樊田夫掩实了。

  樊田夫站在她面前,酒力使他面庞绯红。他呼吸紧迫,紧盯着她。她从未离他如此之近。她甚至能清清楚楚地听到他咚咚的心跳声。她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酒力也使她面庞早已绯红。

  “你感到今天晚上怎么样?”樊田夫温柔地问。

  她望着他,不解地回答:“我感到挺好的。”

  突然,他抓起她的手,呼吸的热气吹在她脸上。他喉咙沙哑,说:“让我怎么感谢你?”

  她吃一惊,无言以对。猛然,他把她身子一拉,她就被两道铁钳似的胳膊紧紧地拥进怀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的嘴唇已被另一个灼热的嘴唇堵住,紧接着,这个灼热嘴唇又疯狂地在她脸庞、耳朵、脖颈狂风暴雨般地狂吻下去……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给震晕了。她原本高大的身材在这个山一般的男人面前,竟然可怜得如同一片叶子,无力地、机械地、失魂落魄地任这个男人狂吻下去……

  林夕梦回到家时,已有十一点,卓其正在看电视,看到她回来了,懒懒地伸个腰,说:“怎么才回来?”“唔,”林夕梦解释道,“有个应酬。宴请供电公司曹孝礼。”说完,她走进牛牛房间,看牛牛睡得香甜,情不自禁地在孩子额上甜甜地吻着。

  她无法抑制内心巨大的幸福。樊田夫!哦,樊田夫!那是怎样一个优秀而出色的男人啊。他是那么谦恭和气,又不失男子汉威严,他整个身躯如同沙漠里的火焰熊熊燃烧着,而他的激情简直就是那火山爆发,一瞬之间就可以把万物烧成灰烬。在那马拉松般的狂吻里,他竟然一句话也没说,也不允许她说,只是那么灼热地辗转地狂吻下去,仿佛他从未吻过女人,已经积攒三十多年热能,这一吻要把这三十多年热能全部释放到她身上似的。她体内的激情被点燃了。她知道,这一次点燃非同以往,或许今生今世再也熄灭不了了……

  “还不睡?”卓其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

  她一惊,赶紧说:“睡……我看看牛牛。”“看什么,日您妈他睡了你没事找事。”她想去院子里洗涮,打开自来水后又改变主意。回到屋里,坐到写字台前,揽镜自照,佯装用毛巾擦脸。通过镜面,看到卓其仍在投入地看电视,便放下心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涨红的面颊,那红润的双唇,那雪白的颈部,那燃烧着火焰的眼睛……哦,十几分钟前,凡是被那个男人灼热嘴唇经过的地方,都仿佛有一层圣洁的光泽在闪耀。

  “哈哈……”卓其被电视里的情节吸引,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陈佩斯真有意思。”他关上电视,见林夕梦已经脱了鞋子,说,“回来越来越晚了。我看不行的话,干脆给我把阿金找回来。”

  “阿金?当初你没抓牢她,等她飞了,你再让我去找,有本事自己找去。”

  “俺这不就没有本事才找你。”卓其拉着长腔。

  “你何苦非要阿金?”

  “除了你俩,别的女人没味儿。”

  林夕梦见卓其丝毫没感觉到她今晚的情绪明显有异,便故作生气地说:“我说过,阿金我是找不回来的。你何苦非要阿金,另给你找个不行?”

  卓其认真地摇头,说:“不行。别的女人吊不起我的胃口。这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有了你,又见过阿金,实在再难看上别的女人。”

  阿金是林夕梦送到卓其身边的第一个女孩子,并不十分漂亮,但却迷人,天生具有使男人神魂颠倒的神韵。可惜她回了南方。当初之所以把阿金送到卓其身旁,一个原因是她实在忍受不了卓其生硬的口气,宁愿有一个女人出现在这个家庭里,使卓其口气柔和一些。另一个原因便是她已经开始外遇,希望以此来冲淡一下自己的犯罪感。林夕梦表层意识同卓其调侃着,内心却希望快点结束这无聊的闲话。卓其兴致勃勃地要求做爱,她推说自己累了,明天还有一大堆工作等着她。

  第二天,她来到公司对面一家理发店,向理发师提出,请根据她脸形给剪一个适合她的短发。这是她在北京就决定了的。从学校到企业,从写教案到拟合同,从讲台桌到谈判席,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她为之兴奋了,天性中那火山似的激情在体内熊熊燃烧了。她越来越感到自己这副飘逸、缠绵、甚至诗意的形象,远远不适合商场,眼下她需要以精干、利索,甚至帅气的派头,出现在谈判桌上。

  然而,留了十几年长发,一朝要剪掉它,林夕梦的心紧张得要跳出来。她无法想象剪掉这头长发后,自己会是何种模样。她几次趁理发师准备刀剪之时,想溜走。可是,为了工作,她实在不得不忍痛割爱。

  同时,隐隐地,一种冒险的刺激也在诱惑着她。

  理发师拿起剪刀要动剪的那一瞬间,她竟然有一种上了断头台的感觉。她感到理发师不是在剪她的头发,而是在剪她的头,或者说简直是在剪她的生命,剪她的历史。

  她想哭,想流泪,不敢看面前整墙的镜面,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直到听到理发师职业性地说了声“好了”,她才最终以面对死亡般的勇气,睁开眼睛:镜子里这个女人是谁?浓密齐眼的刘海,小心地保护着一双略带忧郁却流露出渴望的眼睛;齐耳的短发,蓬蓬松松,微微向前弯着,顺颧骨侧向腮下流畅地画出两道优美的弧线,在这两道弧线中间,一张丰满湿润的红唇被醒目地衬托出来……

  太美了!太漂亮了!

  当林夕梦确认这就是她自己时,长长地嘘了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她对理发师连声致谢,付上钱,对那被剪下的一地长发,不屑一顾地扫一眼,然后迈着轻盈的步子,昂首走了出去。

  她站在马路边,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有马路两旁林立的商店,橱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她突然第一次感受到城镇生活。而在这之前,她在这个县城生活这么些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从家门到校门,又从校门到家门,偶然来到这条繁华中山街购物,就像去外地一般。而现在,她目睹着这一切,第一次感到这个古老的县城竟然是如此的美丽,而这美丽的县城竟然是属于自己的。

  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认同了工作着是美丽的。

  林夕梦刚走进办公室,电话铃响了,她去接电话。

  “是林夕梦吗?”一个男中音。

  “我是。”

  “你好!”

  “你好!”

  “听出我是谁吗?”

  “听出来了。”她认为是张千里。

  “前些天给你们学校打电话,找不到你,说你走了。接电话的人还不错,告诉了我这个电话号码。”

  天哪,这不是张千里,林夕梦巧妙地问:“你现在在哪里?”

  “家里。”

  “谁知道你家在哪里!”她不得不“哦”了一声。

  “前几天打这个电话,接电话的人说你出差了。”

  “是的,我刚从北京回来。”

  “你现在在什么单位?”

  “红星装饰公司。”

  “什么地点?”

  “梧桐中山街156号。”

  “慢点儿,让我记下来。”

  这会是谁呢?黄山地?不是,刘知福?不是……这口音是标准普通话男中音,无法猜出,看来只有装腔作势下去。

  “你这个公司是干什么的?”

  “搞装饰工程的,例如宾馆、酒店、家庭等室内外装饰装修,资质是丙级,能承接最大工程量五百万元……”

  林夕梦滔滔不绝地介绍起来。她想以最短的时间,让每一个朋友知道她的工作范围,以便为她效力。等她介绍完了,对方笑了:“你当老板?”

  “不,”她这才发觉自己似乎有了一种职业病,抱歉似的说,“我是老板的雇员。”

  “想不到连你也搞起经济来了。”

  “是啊,说不定过一段时间,什么也都不认识了,眼前只有钞票。”

  “哈,是吗?”

  “也许。见面以后再说吧,欢迎你来。”她想快点儿结束这电话。

  “你的小说写得怎么样了?”

  天哪!这人还知道她写小说!

  “写了一个长篇,但现在不想出版。”

  “怎么?泡汤了?”

  “不,是让它发酵。”

  “哈。你把栾正仁写死了吗?”

  林夕梦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轻柔地搪塞:“以后再说吧。你把你现在的电话号码告诉我。”

  放下电话,望着这串电话号码,她突然想起了这是谁。

  潘增录!正是他!

  半年前,在白浪岛一次作家笔会上,身为白浪岛副市长的潘增录也参加了。自由座谈时,他坐在林夕梦身旁,两个人交谈起来。她说自己正在写一个中篇小说,里面一个人物名叫栾正仁,而副市长与这个栾正仁非常相像,并说自己刚见到他时,还认为自己小说中的人物向她走来了呢。其实,那纯粹是她在社交场上对潘增录玩的一个小小伎俩而已,却想不到他信以为真,并且至今念念不忘。

  想到了这个小插曲,林夕梦不禁一笑。一转身,却发现樊田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那里,正用一双异样的眼睛盯着她。她赶紧地低下头。樊田夫站一会儿,转身出去了。下午四点钟,当办公室里只有林夕梦一个人的时候,樊田夫又进来了。他坐到她对面。她回避着他的视线。许久,他才犹犹豫豫地低声说:“昨天……对不起……”

  一盆凉水从头到脚浇下来,林夕梦浑身上下全凉透了。

  果然,樊田夫毕竟是樊田夫。

  她盯他一眼,不假思索地说:“你太令我失望了。”

  说完,她站起来,迅速离开座位,走出去了。

  林夕梦站在走廊上,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楼道上人群大多是酒店里的。红星租四个房间,两间作办公室,两间作宿舍,她没有其他房间的钥匙,站在走廊上实在不便,又不到下班时间,她只好又返回办公室。

  樊田夫仍坐在那里,她下逐客令道:“你还有什么事?没有事你可以离开了。”

  “我愿意坐在这里,哪怕只坐在这里……”

  他放赖了。林夕梦心烦意乱,赶他不走,而她又无处可去。多么虚伪的男人啊!如果你爱我,说一声对不起,我可以原谅你虚伪的道歉;如果你不爱我,又说出一声对不起,这我无法容忍你真诚的道歉。难道说一声对不起,就可以原谅你虚伪的举动吗?她现在难以分清,他的道歉是真诚的,还是举动是真诚的?他的举动是虚伪的,还是道歉是虚伪的?抑或举动道歉都是真诚的?抑或举动道歉都是虚伪的?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啊!

  “昨晚一夜没睡好……我似乎砸碎了一件珍贵的东西。”樊田夫似乎在凝视着一件破碎的珍品,惋惜之情不能自禁。

  她没有放声,看下班时间已到,拿起包,走了。

  一天早晨,林夕梦刚走进办公室,胡小玉交给她一个精美的红色信袋,说这是她的薪水。红星发放薪水采用红包制,这她知道,每个红包内附有总经理箴言,箴言总结该职工一月来的成绩、存在的缺点、指出努力的方向等。

  她接过红包,坐到自己桌前。她急切地想打开,看看樊田夫给自己写了些什么。碍于许多人在眼前,她放进抽屉。她心神不安,樊田夫,哦,这个男人,他会给自己写些什么?他会像对待其他职工那样对待自己吗?他会说她工作很努力希望继续努力吗?……林夕梦焦渴地想知道樊田夫究竟给她写了些什么。可是,接下来一整天在外面联系业务,始终没有机会打开那红包。直到天快黑时,她才回到公司,急切而仔细地用剪刀把红包剪开,抽出里面的东西,一张纸,一叠钞票,她丝毫不管薪水多少,迅速拿起那张折叠的纸,铺展开来,迫不及待地看了下去:

  夕梦:

  (看了这个称呼,她的心狂跳起来。箴言是统一打印的格式,上面那些“红星装饰公司薪金箴言”、“女士”、“经理”等起头落款字样,统统被樊田夫用笔圈掉了。她继续看下。)

  当您打开这所谓的“红包”时,我非常想知道您在想什么。

  我心中的一潭秋水。

  right秋水中的田夫

  林夕梦看完了,心脏狂乱地跳着。她顺手取过一张纸,疾速地在上面写道:

  当我打开这所谓的红包时,我唯一想知道的是,您写给我些什么。

  刚写完,胡小玉进来告诉林夕梦,樊田夫下午到处找她。“知道了,谢谢您。”林夕梦故作平静地应道。她收拾好桌面上的东西,手拿了刚写的那张纸,走出去。在宿舍里,找到了樊田夫。樊田夫从部队回来后,一直住公司集体宿舍,很少回家,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樊田夫喝醉了,睡在床上,满面绯色,被子掉到床下。她拾起被子,轻轻地为他盖上。不料,樊田夫突然睁开眼睛,一把抓住她的手,深情地凝视着她。

  林夕梦望着他那双醉迷的眼睛,那是一双贮满思恋之苦的眼睛。她知道,只有处在煎熬思恋之苦中的人,才会有这种神情。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低着头,望着那双硕大丰满同样绯红颜色的手,只轻轻地说:

  “不要喝这么多酒。”

  他的嘴角颤抖着,望着她。突然,他用力把她搂抱胸前,脱口而出:

  “想死我啦!夕梦!”

  林夕梦有种认识,爱上一个人是幸福的,被一个人爱往往是烦恼的。这是从她经验中得来的。这么些年,幸福总是那样短暂,而烦恼总是那么漫长。并且,从数量上去看,也是烦恼远远超过幸福。而现在,感受着樊田夫那火一般的亲吻,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沉浸在一种被人爱的强大幸福之中。同时,她隐隐感觉到,要她全部投入地爱上这个生动漂亮的男人,对她来说似乎已并不遥远。亲吻如狂风暴雨般铺天盖地向她丰润的唇袭来,她的口红恰如一丛草原上的鲜花,在风雨中变得狼藉了。狂吻之后,他紧紧地拥抱着她,仿佛整个生命在燃烧着:“再也不许你离开我!夕梦!永远不要离开我!永远永远!直到我死!”

  她没有放声,把手中纸条放进他手里,然后,走了出去。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