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星期一早晨,林夕梦上班后第一件事,是给那些朋友打电话,告诉下海后的电话号码。她首先告诉魏珂,魏珂是为她下海呐喊助威呼声最高的一个。

  “魏珂,我已经正式报到上班了。”林夕梦在电话里掩饰不住喜悦地说。

  “说话算话,你说过星期一报到上班嘛。我正在等你的电话号码。”

  “难道你不需要地址吗?”

  “我知道那个地方,我去过。”

  “胡说!我不信。”

  “不信?谁不知道姗姗时装公司,从那个乡政府朝南走大约两公里……”

  “哈!果然是胡说!你手拿电话抬起头来,从你们万元街朝南看,那粉红色的楼是什么地方?”

  “新世界酒店。”

  “一点儿不错,那是一楼和二楼。现在我在三楼。”

  “三楼是什么?”

  “红星装饰公司。”

  “你……去那里上班?”

  “是的。”

  魏珂在电话那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见鬼!这是怎么回事?你明明说是去姗姗时装公司!”

  林夕梦放下电话,不自觉地笑了,她实在无法解释自己怎么一夜之间变了卦来到红星装饰公司,这连她自己都无法知道是怎么回事。

  凡接到林夕梦电话的朋友纷纷来红星看望她,这使她最初几天大有应接不暇之感。几天过去,该来的朋友都来过,她也就闲散下来。她这才猛然发现,樊田夫一直不动声色,暗暗地注视着她的言行,既不告诉她分管什么工作,也不告诉她如何展开工作,甚至连她在哪张办公桌办公也不告诉,这使她心里七上八下起来。

  这天下午,办公室只有林夕梦一个人,她坐在一张办公桌前,无所事事的感觉困扰得她坐立不安了。樊田夫!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天,她在外面跑了一天,购买了一些日用品。晚饭时,柳大光急急去了,一见面就说:“老樊正在公司等着你。”

  还没等她开口,卓其就问:“老樊?哪个老樊?”

  她说就是那个樊一行的弟弟,从部队回来的,在新世界酒店三楼开办了一个装饰公司。

  她给柳大光端来茶水,问:“他没说干什么?”

  “没有。只让我务必把你今天请去。这老樊,累死我了。”

  她似乎预感到什么,说:“明天我要去姗姗时装公司报到,今晚还有些东西要收拾一下……”

  柳大光不耐烦了,说:“行了吧,回来再收拾也不迟。快去吧,我找你一整天。学校找不到,你家锁着门。我这是第三趟,像我这样的朋友上哪儿去找。是不是卓其老师?”

  卓其说:“不是为朋友,而是为樊一行弟弟的公司多去光顾你酒店吧?”

  “哪里哪里,我首先是为林老师,其次是为老樊,再其次才为你说的。”

  三个人笑起来。

  卓其对她说:“那就赶快去吧,别让人家久等。”

  樊田夫早派人在楼下迎接她。她第二次走进樊田夫那铺有猩红色地毯经理室时,樊田夫倒背双手,微缩眉头,正在里面来回走动。见到林夕梦,他露出笑容,得体地把她让到那圈椅上,还没等她喘息过来,他简短地说:“我希望您来我这里上班。”

  林夕梦愣了。

  她弄不明白樊田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明天就要去姗姗时装公司,这在梧桐几乎无人不知,他樊田夫也不可能不知,他这不是明明拦路抢劫吗?她显出很为难的神情说,她会使他很失望。她为经济效益,要一年当数年用,不可能固定在一个地方上班,不仅要采访、写稿,如果有单位聘她做事,只要时间短,赚钱多,她也是要做的。再说,她被学校约束这么些年,从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来后也不能坐班。还有,她这个人天生既不会管人,也不愿被人管,如果来了,除他这个经理外,她不可能听公司任何其他人调遣,也不可能去调遣其他任何人。

  樊田夫望着她,笑眯眯地问:“还有吗?”

  “就这些也够了!再有还不把你气死?”她想。

  她微笑着,既不说没有也不说有。

  “只要您能来就行!”樊田夫说。

  林夕梦愕然了。她实在弄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求见她刻不容缓,见面以后杳无音信;数月过去,他竟然又突然杀将出来,将她去姗姗时装公司路上拦截下来,并且无条件地要她来他这里上班,当他说“我希望您来我这里上班”时,口气几近命令,而“只要您能来就行”这句话,分明是在说:“我不管你什么条件,但你必须来!”这连给她思索的余地都不留一点儿……

  就在林夕梦困惑地思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樊田夫进来了。他坐到她对面,默默地望着她。

  林夕梦颇犹豫一番,说:“我想我是沉不住气了。”

  樊田夫狡黠地一笑,问:“怎么啦?”

  “我想知道,你让我来这里干什么?”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必须沉得住气。”

  “我来这里已经五天,可是……”

  “我知道,”他打断她,“你即便坐在这里,对我来说,也是……”

  “不要说了!”她迅速截住他要往下说的话,心脏狂乱地跳起来。

  樊田夫不再放声。

  她不知如何是好,正在这时,电话铃突然响起。她伸手拿起话筒,听一会儿,对着话筒说:“正好樊经理也在。”她放下电话,樊田夫问:“谁?”“陈暑秋。他一会儿就过来。”樊田夫若有所思,缓缓地点头。

  陈暑秋这个名字,在梧桐谁个不知,哪家不晓,一个地地道道建筑界的巨头。樊田夫回梧桐安营扎寨之初,就虔诚地去登门拜访过,但从未奢望过他来红星做客。万没想到,林夕梦刚来公司才几天,陈暑秋就要来看望她。其实,林夕梦在来红星之前,已经去征求过陈暑秋的意见。那天一清早,她开门见山地问:“你说我去还是不去呢?”陈暑秋沉思良久,说:“行。去吧。”她就是等这句话才去征求意见的,立即说:“这可是你让我去的,看到我快淹死就赶快扔救生圈。”陈暑秋笑了,说:“放心吧,淹不死。”也就在那时,她才知道樊田夫这个名字。

  听到楼道有脚步声,知道陈暑秋来了,林夕梦站起来,迎出去。陈暑秋西装革履,穿戴一丝不苟,看到她,露出温厚的笑容,说:“怎么样?”林夕梦说:“还没有感觉呢。”樊田夫迎出来,跟陈暑秋亲切握手。回到办公室,寒暄过后,陈暑秋便问:“田夫,你的画现在画得怎么样?”樊田夫笑了笑,看一眼林夕梦,说:“有您这样的长辈关注着我,我哪里还敢懈怠。上次画展后,又画了些,您愿意看的话……”樊田夫没有说下去,他是在征询陈暑秋的意思。不等陈暑秋说话,林夕梦说:“看吧,看吧,我也看看。”

  林夕梦终生的一件憾事,是她没有走上绘画的道路。导致这一遗憾的,是卜田伟。那时,她刚考进梧桐师范不久,美术课上,考试试卷发下来,林夕梦就给击晕了。辛媛那张虽然经过林夕梦修改,但仍很低劣的人物头像得九十分;而林夕梦这张已经被全班同学传着欣赏,并被断言夺冠的人物头像,竟得七十五分。林夕梦自尊心受到空前伤害。这是她十七年中第一次受到的最残忍最不公平的待遇。当着辛媛的面,她愤怒地把那张用鲜红笔画着七十五分的试卷,咬牙切齿地撕了个粉碎。这是她第一次撕考卷。一边撕,一边在心里咒骂讲台上那位眼睛只盯在漂亮女学生脸上的美术教师卜田伟。她的泪水汹涌地流,幼稚的心想通过第一次考试取得好成绩而去引起美术老师注意的愿望已经彻底破碎了,那个藏在内心深处想当画家的秘密梦想也彻底破灭了。本来,她觉得世界上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眨眼之间,美好的世界在她眼前开始扭曲,开始变形。她恨恨地咒骂:“卜田伟!我恨你!我诅咒你!我永远也不能饶恕你!我永远也不能原谅你!”林夕梦咒骂着,浑身无力。她终于病倒了。卓其来宿舍看她,由杨君曼陪着。杨君曼对卓其说:“卜老师也太那个了。林夕梦的美术水平在班里谁不知道?她画得就是好嘛。连我的作业每次都是她帮忙修改,把个人物几笔就画像了。而别人比她差远了,却得高分,就是不公平!谁能受得了?如果是我的话,早拿卷子去找卜老师了。林夕梦太软弱,只知道哭,连饭也不吃,就这样病了。我真没有办法,只好把您叫来看看。”卓其也没有办法。他铁着脸,问吃什么药,林夕梦说没有病。他不再问,坐一会儿,嘱她好好休息,就走了。接下来几天,卓其天天来看她,来后也并不说什么,只是坐一会儿,然后就走了。后来有一天,卓其说:“你还这样年轻,不要认定自己将来非干什么不行。两年很快就过去了,应该好好珍惜,多学点文学方面的东西吧。”林夕梦听着,抬起头,感激地望着卓其。

  林夕梦无法否认,当年他之所以对卓其产生好感,是卓其在她品尝人生第一次痛苦的时候,给了她安慰,并且,在她人生第一个理想破灭的时候,给了她第二个理想,让她学文学。这是她永远感激不尽的。

  在樊田夫画室里,林夕梦看到了樊田夫近几年的作品。

  这是她有生以来看到最多、最丰富、最令她难以忘怀的画家作品。画幅大小不一,画面内容各异。林夕梦看痴了,看醉了,怀疑地问:“这都是你画的?”樊田夫含笑不语。陈暑秋看了林夕梦一眼,打趣道:“难道是你画的?看把你能的!”

  看完画,他们回到办公室,樊田夫已吩咐人把酒菜弄来,三个人在办公室里喝起酒来。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