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林夕梦的信如沉大海,杳无音信。

  她再也沉不住气了,只好鼓足勇气去问柳大光。按照她的性格,这原是万万不能的。凭着她的才能,去如此一个并无可靠实力的企业下海,难道还需要去求他不成吗?可是,在她内心深处,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她是绝不会轻易放弃的。

  “柳先生,你好!”

  “托您林老师福,还好,小仲,你看谁来了。”

  仲小姐一蹦一跳地出来了。这是柳大光从外地招聘来的服务员,今年二十岁,长得虽然土气点,但还算标致,由于得到柳大光宠爱,便在那一帮子服务员中洋洋得意,连走起路来都蹦蹦跳跳的。仲小姐一见到林夕梦,大呼小叫起来:

  “哎哟,是林老师,您怎么能有时间来?柳大哥,你看人家林老师,多漂亮啊。我从来到你们梧桐,再也没有发现一个比林老师更漂亮的。林老师,看您这身衣服,简直……哇!您这是在哪里买的?多少钱?……”

  “好了好了,”柳大光打断她,吩咐道,“你给林老师泡上一杯茶来,要好的。”

  柳大光带着林夕梦来到一个情侣间,说:“这几天我正想问问您,红星装饰公司那里怎么样?”

  林夕梦笑了一下,说:“没怎么样。”

  “您是不是嫌那公司太小?不过我觉得公司也不在于大小上,只要能……”

  “不是,”林夕梦打断他,“不是我嫌那公司太小,而是那公司嫌我太小。”

  “什么什么?”柳大光猛地站起来,问,“他们嫌你?”

  “谁知道呢,反正没有回音。”

  柳大光拔脚走出去。

  仲小姐端着茶送上来,林夕梦问:“柳先生呢?”

  “在打电话。”

  柳大光回来了,说:“老樊出差了。”

  林夕梦笑了笑。

  柳大光不满地说:“这老樊是怎么回事?他明明说过让我帮忙给他物色人才嘛。”

  “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那一年他从部队回来举办画展,我们见过面。不过这已经好几年了。这期间相互并无联系。前些日子他跟几个朋友来我这里吃饭,彼此认出来了。他说从部队刚回来,搞了一个装饰公司,老樊让大家给介绍装饰工程,开玩笑说还有提成什么的。那天我姐姐也在这里。”

  “那怎么提起我的?”

  “他第二次来吃饭时,请我向他推荐合适人才。我姐姐听了,你知道,我姐姐自我离婚后时常来帮我忙的,她把你推荐给了他。”

  “你都说些什么?”

  “说你是教师,梧桐师范毕业,又自学大专,大专毕业后又自学大本,还给北京一家报社干特邀记者,社会交往广泛,很有社交才能……”

  林夕梦最忌别人说她有社交才能,认为一个女人有社交才能难免有“交际花”之嫌,现在听柳大光告诉樊田夫她有社交才能,她似乎被击中,明白了一点什么。

  “难道我说错了吗?”柳大光见她神情有点不对劲,赶紧问。

  “算了,我还是去姗姗时装公司吧。”

  “我看你还是先等等,既然他出差了……”

  林夕梦一笑:别自欺欺人了,樊田夫在躲避着她们呢。这一刻,她自尊心受到残酷伤害,尤其想到自己那封信,那简直是在对牛弹琴。她不由得在心里咒骂:姓樊的,你真是有眼无珠啊!她突然又想:或许是那几句“眼下这几年我唯一的目的是赚钱”把他给骇住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真是悔恨至极,因为这并非她真心话,仅仅是为给自己留条后退之路而已。如果樊田夫连这一点也看不出来,他也真是无知到极点了。

  不可能,一定不是这个原因。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一夜之间,或几天工夫就变卦了呢?当她表示出可以考虑不去姗姗时装公司而到他那里时,他是多么热情地说出“我等着”这三个字来的呵。并且,整个晚上,他是何等地淋漓尽致地表现自己啊。当晚宴结束后回到他办公室时,他整个人几乎是一座火山了,向她爆发着激情昂扬的言辞。他甚至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她:赚钱并非他的目的,而是他达到目的的一个手段;他的最终目的是绘画。既然他已不可能成为一名驰骋疆场的统帅,他就要成为一名驰名中外的绘画大师。数年之后,他赚足钱,就去中央美院进修,甚至去欧洲深造,然后去世界各地举办画展……

  这与她内心秘密计划是何等的相似啊!她的目的虽然不在绘画而在文学,而达到不同目的的手段,或者说是走向不同目的的道路是何等一致啊。当樊田夫问她为什么要下海时,她说她认为一个人不可能一辈子为了赚钱而赚钱,那样就成了赚钱的工具,成了金钱的奴隶;然而一个人一生中必须要有一段时间,无论三年,或是五年十年,必须为了赚钱而赚钱。一个人只有从事自己热爱的事业,才能发挥出最大潜能。而现在这个社会,只要你有足够的钱,你就可以去从事你热爱的事业。

  想到这里,她释然了,即使他对信上那几句话信以为真,也总不至于认为她是一位唯利是图的女人吧?再说,他下海是为赚钱,难道就不允许别人也抱这种愿望吗?

  那么,这终究是什么原因呢?

  林夕梦一边冥思苦想着,一边走回学校,正遇上课间操,教师在校长室门前站着开临时会。她知道又是关于初三年级分班的事情。对初三是否重新分班问题已经研究了一个多月,领导班子及全体教师各自形成针锋相对两大派系。主张分派认为刻不容缓,理由是四个班并进,不分重点,教师精力分散,顾不过那么多学生来,更何况每个班都有那么一帮子穷神恶鬼,搅得全班不得安宁,升学率没有个好。持反对派理由是有的学生一旦分到差班去就会失去学习信心,失去升学希望,也许这将毁了一个人的终生,坚决反对用毁掉一部分去保护另一部分。更何况,分出的差班由谁去上课?由谁去做班主任?所以,研究来研究去,会议开了无数次,意见就是统一不起来。林夕梦只听老校长快刀斩乱麻地宣读结果:两个重点班,一个普通班,一个拉子班,又称“敢死队班”;敢死队班由教导处慕宏宽主任亲自挂帅担任班主任,语文课林夕梦,政治课……对敢死队班唯一要求,是能够收留住就行了,好歹可以让他们提前一段时间毕业。

  分班后的第一节课,林夕梦刚走进教室,只觉得眼前一片骚乱,定睛一看,猜拳的,抽烟的,骂娘的,一片乌烟瘴气,教桌也不翼而飞。

  林夕梦正在诧异,教室后边有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请向上看!”她抬起头,这才发现教桌悬吊在梁柱上,正在三条腿朝下(另一条腿不见了)观看着这人世间不平的闹剧。

  她机械地走向那个“神圣”的讲台,环视着全教室。她唯一的感觉是想哭。是的,学生集体性打闹起哄不是没有理由的,她不为这个生气,她是在可怜他们,发自内心深处地可怜。她的心在滴血,她的眼眶盈满泪水。她和他们一样在人格上受到侮辱。

  “同学们,请安静一下。”

  她声音发涩,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停了停,等教室稍有安静,又继续说下去:

  “咱班语文由我来上。首先,我绝不会嘲笑、轻蔑、看不起你们,因为,我也不是一位好老师,如果我是一位好老师,也不会被分到这个班来。”

  教室里一片寂静。她说不下去了,最前面唯一一排女生,从她一进教室,就没有一个抬起头来的,此时竟伏在课桌上出声地抽泣起来。

  讲课开始不久,“飞机”一架接一架飞到屋顶上空,“烟筒子”开始冒大烟,说的,笑的,打的,闹的,玩牌的,猜拳的……应有尽有。

  她无法再讲下去,怨恨地瞪着他们。

  这时,从教室后边站起一个高大的男生,怒气冲冲地径自朝教室门外走去,林夕梦大声喝道:

  “黄一峰!你干什么?”

  “出去!”

  “出……出去干什么?”

  “在这里你也不讲,出去一样。”

  “你……你怎么知道我不讲?”

  “那你讲来?”

  “你……你……你们像个听的么?”

  “你不讲怎么听?”

  “你……你……你们不听我……我怎么讲?”

  ……

  又有一个男生从教室后面站起来向外走。林夕梦的血液直冲脑门,话都说不出来了。

  林夕梦的脸火烧一般,泪水控制又控制,还是汹涌地流了出来。

  教室里仿佛死一般地寂静。

  林夕梦回到办公室,伏在办公桌上,呜呜地哭起来,任何人前来劝说也无用。

  第二天早晨她躺在床上,死活不起来,卓其再三催促劝说,她就是不听。她的心被那帮子穷神恶鬼给气歪了;被老校长那套哲理——因为她进修所以她影响教学——给气糊涂了。

  去上班时,她补了一个假条:生病,请假一天。把它交给了校长。

  “怎么了?”老校长叫住她。“病了。”她示意假条。老校长缩短往日拉长的脸,说:“你先别走。”她毫无表情地站定。老校长笑容可掬地站起来,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唉,前天的事我知道了,这不能怪你,这帮学生啊,你千万千万不能和他们生气。”

  “哼!分班本身就荒谬。”林夕梦在心里回一句。

  她回到办公室,慕宏宽在召开初三教师会,中心话题是给“敢死队”班上课的教师也要认真对待,不能因为是差班就简略讲课等。这几句话引爆了林夕梦无处发泄的怒火,她恼怒地驳斥道:“谁不想认真上课?怎么个认真上法?扭曲孩子的心灵,还要让他们平心静气地接受。要改变的是我们而不是学生,不合理的分班才是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这能责怪谁呢?”

  林夕梦一顿抢白让大家面面相觑,会议不欢而散。

  晚上临睡前,林夕梦把这件事向卓其和盘端出。卓其立刻暴跳起来,暴风骤雨般朝她来了,甚至骂她没有教养、丧失良心之类恶毒话,逼迫她给慕老师去赔礼认错。她偏不认这个账。她实在不是真正朝慕老师去的。自从慕宏宽调来这个学校,她感到有了依靠,现在只因为他是校领导,就不能提意见了?卓其却不依不饶,一连批斗她一个小时多,她越听越气,终于愤怒地吼:

  “我不爱听了!”

  “不爱听?除非你答应去赔礼认错!”

  “哼!我不是朝他去的。”

  “后果却是这样!你听不听?你去不去说?”

  “不说!”

  “说不说?”愤怒的卓其指头戳到她额上。

  “不说!”

  “你!你怎么变成这副形象?”

  “我要自卫!我不能让人欺负!”

  “你是个傻子?慕老师能欺负你?”

  “我知道他不是在欺负我,可别人在欺负我!”

  “别人欺负你你朝别人去,为什么朝慕老师去?他对你哪个地方不好?再说,他作为教导主任,这样说也并没有错,人家是从工作出发,你有意见个别谈,你这样算干什么?你如今简直太不像话了。满身火药味,动不动要打架的样子,活像个泼妇!”

  她彻底焦头烂额,只好软下来:“快别说了,你也不嫌累得慌。”

  卓其这才平息一点怒气,重新躺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道:“因为我这个教育对象太难教育了。”

  第二天早晨,当着办公室所有人的面,林夕梦毕恭毕敬地给慕老师赔礼道歉。她的泪水往肚里咽下去。

  接下来,她的教学工作受到人们的全面攻击与非议,教育局甚至来人进行调查,弄得老校长非常难堪,对她进行一次又一次谈话。这天,林夕梦站在讲台上(“敢死队”班集体性起哄打闹取得效果,学校不得不将这个班跟普通班混合起来后再一分为二,变成两个并进普通班),她悲哀得心碎心死,知道自己无力向任何人抗争,无力向任何人证明她对教学工作是尽心尽力的。她成为众矢之的,以怪物身份被送到被告席上。人们只听到和相信她没做什么,而丝毫不去了解和相信她做了什么。

  人们把她的缺点毫不失真地像扩大照片一样,几倍,几十倍,甚至几百倍地无限扩大,而对她的长处视而不见。她从来没有在教学上有失良心,她相信交给学生许许多多别的教师永远也不可能给的知识。到了今天,她也不认为自己是在像人们说的那样误人子弟,即便现在这班学生全都是她自己的孩子,她也是这种教法,这种教态。不错,教师备课本上她没有字,因为她对教材早已吃透烂熟,胸有成竹;作文本上,难得有她批阅,可她作文教学卓有成效,这是大家公认的;至于在课堂上她自己学习,那纯粹是对她的诽谤,诬陷;现在,连她从来不过问奖金多少也成为她罪过之一。

  下课的时候,有位女孩子送给她一张纸条:

  老师:

  您不是一位完人,更不是一个伟人,但您却是我心中最仰慕的人。或许您受到的打击太大了,但是雪后的青松却是更挺拔更伟岸的。

  right李兰兰

  她读后哭了,一个学生一张小小纸条让她哭了,她的学生理解她,这就足够了。

  林夕梦被这种理解深深地感动,泪水汹涌地流,她丝毫也不想去阻止它,这是几年来第一次得到的一种被理解的泪水。

  第二天,她又收到一张纸条:

  敬爱的林老师:

  我们不知道该怎样安慰您,只是希望您不要悲哀。别人感到您很怪,可我们觉得您并不怪。我们很了解您,您在我们的心目中是一个值得我们崇敬的人。同学们是信任您的,也许这张小小的薄纸,会解除您悲哀的心情。

  您永远是我们的好老师!

  望着这张全班五十多个学生签名的纸条,林夕梦又一次被一种真诚的理解深深地感动了。

  可是,林夕梦还是决定离开这些学生。教育,她已不再留恋这人类灵魂工程师的职业!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从家门到校门,从校门到家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毫无变化,毫无特色。十年了,她厌烦了,她疲倦了,她想冲破这桎梏般的生活。她不想再这样死死地守在讲台上,她不想再死死地抓住公职不放,她不想再死死地捆在家里,听喜怒无常的卓其发号施令。她要找一份对她完全陌生的工作,改善她现在的生活,改善她现在的一切,否则她就死过去了。

  樊田夫那里仍是毫无音信。她实在不能再等了,连最后一线希望都消失了。她向学校提交了停薪留职报告。她也做了学校不批准的心理准备,一旦不允许,她就辞职。她豁出去了。正好有位教师产假结束,能够在寒假后接替她的课,老校长审时度势地同意了。

  林夕梦拿到与校方签订的停薪留职协议,便去了姗姗时装公司。那里离县城七十华里,但她已不在乎这些。她义无反顾了。那位老板五十多岁,胖墩墩的,甚为和善,看到她来了,笑逐颜开,合不拢嘴:

  “林老师,我们终于把您等来了。”

  林夕梦笑了笑。

  “我们还认为您不来了呢。”

  “学校只有暑假才放人,平时工作就绪是不动的。不过这次算我的运气好,有一位休完产假的老师能接替我的课。”

  “是我们的运气好。”老板眉飞色舞,问:“我们什么时候签合同呢?”

  “什么时候都行,我已经带来了,需要您看看。”

  林夕梦拿出卓其帮忙修改的合同。

  老板看完后,立刻说:“就这些,不用动了,很好。我们现在就签吧?”

  林夕梦沉吟一下,问:“我什么时候来上班?”

  “随时,哪一天都好,我们巴不得是今天呢。”

  “这样吧,下周一我来正式报到上班,合同也是那一天签吧。”

  “一言为定。”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