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破门说精卫

刘宝才

三皇五帝的传说,本来可以从不同学科做多视角、多层面的研究。它可以是历史学研究的课题,可以是神话学研究的课题,也可以是文化学以及文学艺术研究的课题,无论从哪个学科进行研究都不存在“破门”与否的问题。但我这个一直从事史学工作的人,现在却要写这篇关于精卫填海神话故事的小文章,便可以说是“破门”了,是破史学之门而出、破神话学之门而入。标题上特意写明“破门”二字,表示仅仅一只脚踏进门槛,不过姑妄言之,难免肤浅和错误,拜托方家指教!

精卫填海的故事始见于《山海经》卷三《北山经》,其文曰:

又二百里,曰发鸠之山,其上多柘木。有鸟焉,其状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其鸣自讠交。是炎帝之少女,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

“又二百里”系承上文而言,说发鸠山的地理方位在上文所说的神困山之北200里。今按:依照郭璞注,发鸠山在今山西长子县,神困山在今河南林县。长子县在林县以西约200里。柘木是桑的一种。这个故事很简单粗疏,说发鸠山上有一种名为精卫的鸟,形状类似乌鸦,头上有花纹,长着白色的嘴、红色的脚,叫声就像自呼其名。这种鸟是炎帝的小女儿的精灵。炎帝的小女儿名叫女娃,出游时淹死在东海里。她死后灵魂变成精卫鸟,飞到西山来,叼上小木棍、小石子飞去,丢进东海,往往复复,永不停息,要填平东海,以向东海报仇。

后来晋代张华著的《博物志》里记载的这个故事,情节没有变化,文字更为简略。到了南北朝时,南朝梁代的任昉著的《述异记》里讲的精卫填海的故事就变得完善细密了。说:

昔炎帝女溺死东海中,化为精卫,其名自讠交。每衔西山木石以填东海。偶海燕而生子,生雌状如精卫,生雄状如海燕。今东海畔(引者据《太平御览》卷925补“畔”字),精卫誓水处犹存(引者据《太平御览》卷925补“犹存”二字),曾溺于此川,誓不饮此水。一名誓鸟,一名冤禽,一名志鸟,俗呼帝女雀。

与《山海经》的记载相比,《述异记》讲的这个故事,省去了精卫鸟所在的山的名称和方位,省去了描写精卫鸟形状的文字,也没有说这个溺死的炎帝之女的名字和排行,而用“昔炎帝女溺死东海中”一句话概括了《山海经》里这个故事的前半部分的内容,叙述极为精炼。省去的都是与故事主题关系不大的细节,对于与填海关系密切的情节则作了精心推敲点染。因为精卫鸟是炎帝之女精灵所化,应当为雌鸟,而单有雌鸟不能生育后代,填海就会中断,所以增加了“偶海燕而生子”的情节。又因为精卫与海燕是两种鸟,相配所生的后代如果不是精卫,精卫填海的行为还是不能继续,所生的后代如果不是海燕也不合理,所以又出现一个情节,说精卫偶海燕所生的雄鸟是海燕,所生的雌鸟是精卫,表明衔木石精卫鸟永远不会灭绝,精卫填海的行为永远不会止息。此外,还增加了精卫在溺水的海边发誓不饮此水的情节,引出精卫一名誓鸟、一名冤禽、一名志鸟之说,更加突出了精卫立志申冤雪恨、坚忍不拔的精神,使故事的主题思想更加显豁。最后一语“俗呼帝女雀”尤精妙,一则暗示民间知有此鸟,增加了故事的真实感,二则称其为雀,点明精卫是一种小鸟,以形体之小反衬志向之大,表达主题思想十分有力。

《述异记》里讲的精卫填海的故事成熟了也就定型了,以后只有无关紧要的细小变化。《太平御览》引《山海经》的文字称炎帝之女名媱(yao),《说文》解释媱是“美好也”。《太平广记》引《博物志》的文字又称炎帝之女名娙(xing),《说文》解释娙是“女身长之美”。给故事的女主角起个美丽的名字可以增加故事的魅力,但与主题的关系并不很大。至于民间故事里把《山海经》说的“炎帝之少女”具体化为第三个女儿或者第二个女儿,对于故事主题更加无关紧要。

大体说,战国至南北朝间,精卫填海的神话故事主要是在流传中发展完善,罕见讨论故事的意义。郭璞的《山海经图赞》里的《精卫填海》诗只是将这个故事用韵语重复一遍,一点没有讨论其意义。唯有陶渊明《读山海经》诗十首之二,将精卫与刑天并论,触及精卫填海故事的思想内容,却没有表示肯定与赞许。诗曰:“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同物既无虑,化去不复悔。徒设在昔心,良辰讵可得。”

从唐代开始,精卫填海的意蕴得到更多阐发,精卫成为代表不怕艰苦、执著追求精神的典型形象。

在一些大诗人、大思想家的作品中可以见到专论精卫填海精神的诗篇。

岑参《精卫》《全唐诗》第199卷。诗:

负剑出北门,乘桴适东溟。

一鸟海上飞,云是帝女灵。

玉颜溺水死,精卫空为名。

怨积徒有志,力微竟不成。

西山木石尽,巨壑何时平。

面对精卫填海无望而不懈的努力,诗人满怀悲恸!以一种小鸟的微小力量,要实现填平东海的宏大志愿,终究是不现实的。“西山木石尽,巨壑何时平。”就算衔尽西山木石,全部填入东海,也不能把巨大的东海填平。依照理性推断,东海不可能填平。宏大志向与现实之间的矛盾,突出了故事的悲剧性格,引起诗人难以压抑的悲恸情感。精卫要填平东海是没有理性、不合逻辑的,而这不但没有削弱反而加强了这个神话故事的感染力。

王建的《精卫词》《全唐诗》第297卷:

精卫!谁教尔填海?海边石子青磊磊。

但得海水作枯池,海中鱼龙何所为。

口穿岂为空衔石,山中草木全无枝。

朝在树头暮海里,飞多羽折时堕水。

高山未尽海未平,愿我身死子还生。

诗句表现出无限同情,无限哀伤!末两句:“高山未尽海未平,愿我身死子还生。”诗人愿以自己之死换得羽折堕水的精卫鸟复生,同情何等深切,哀伤何等深切!诗人看到精卫填海艰苦卓绝,而目标注定不能实现,产生无限同情哀伤。由于同情太深、哀伤过甚,以至愿意舍掉自己的生命换回精卫的生命,便不自觉地陷入与精卫鸟同样的幻想的境地。平大海是幻想,以自身之死换得羽折堕水的精卫鸟复生也是幻想,都违背自然法则无法实现。后人评王建此词说:“造物缺陷无限,而吾人之精力有限。欲运有限以补无限,徒劳矣。”陈伯海:《唐诗汇评》,浙江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第1523页。这既是对精卫鸟而言,也是对诗人而言。当然,这里的逻辑辨说不过是文字形式,表达的仍然是同情与哀伤。神话本来不是现实,不可以用通常逻辑论是非,但诗人和评论家纷纷视神话为现实,为其歌哭,为其争论,似乎陷入故事情节里不能自拔,足见精卫填海这个神话故事感染力之强。

韩愈《学诸学士作精卫衔石填海》《韩昌黎诗纪年集释》第7卷。诗:

鸟有偿冤者,终年抱寸诚。

口衔山石细,心望海波平。

渺渺功难见,区区命已轻。

人皆讥造次,我独赏专精。

岂计休无日,唯应尽此生。

何愧《刺客传》,不著报仇名。

与前两首诗不同,这首诗超越逻辑思维,抛开逻辑上的是非真假,高歌赞颂精卫的“专精”精神。诗句将精卫与司马迁笔下的刺客曹沫、聂政、荆轲等相比,以为毫无愧色。荆轲等人“立意较然,不欺其志”《史记·刺客列传》,因而名垂后世;精卫立志之明、持志之坚足以与之相比。韩愈的这首诗得到后人高度评价,说其“清空挥洒”,“意倍沉挚”,“朴极,老极,清极,爽极”陈伯海:《唐诗汇评》,浙江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这不仅是诗的艺术境界,更加是韩愈的生活历练和刚毅品格的表现。

顾炎武《精卫》《亭林诗文集》,又见《元明清诗选注》。诗:

万事有不平,尔何空自苦。

长将一寸身,衔木到终古。

我愿平东海,身沉志不改。

大海无平期,我心无绝时。

呜呼!君不见西山衔木众多鸟,鹊来燕去自成巢。

《文史英华·诗卷》郭兆琦主编:《文史英华·诗卷》,湖南出版社1993年版。说:“此诗作于顺治四年,当时清军向南方顺利推进,各地南明势力纷纷失败。在这种情况下,作者作此诗,以精卫鸟自喻,表现出在不利的形势下,他抗清复明的决心像精卫填海一样始终不渝。”这个说明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首诗。这首诗采用了作者与精卫鸟对话的形式,前四句是作者的话,劝慰精卫鸟不必“空自苦”,中间四句是精卫鸟的回答,申明“身沉志不改”的决心,后三句是作者听到精卫鸟的回答以后的喟叹:啊!可敬的小鸟,你看见没有,众多的鸟儿都在为自己衔木做巢啊!这最后一句意似未定,因为听到精卫鸟矢志不移的回答后,不知该继续劝说它放弃无望实现的宏愿呢,还是该忍心让他“空自苦”下去。其实,精卫鸟的回答正是作者的心声。填平大海遥遥无期,众多的“鸟儿”只顾为自己筑巢去了,而我不改初心,不顾艰险,要始终不渝,坚持奋争到底!

精卫填海与愚公移山一样,倡导坚忍不拔的执著精神,但与愚公移山有两个不同点。愚公说,山不会生长,移去一点减少一点,人能够生育子孙,世代坚持下去,终会搬掉两座大山。这个推断是合乎逻辑的。精卫鸟立志填平东海则不能用逻辑论证。百川日夜注入东海,西山木石有限,衔尽西山木石也不能填平东海。只好说“大海无平期,我心无绝时”,表达不顾成败、奋斗不息的决心。这是精卫填海不同于愚公移山的第一点。这个不同点没有削弱而是增强了故事所表达的执著精神。事实上,人类社会活动中,越是大事业,受到的制约因素越复杂,经历的艰险曲折越多,达到目的的可能性越是难以简单地依靠逻辑推定。所以,不能因为神话故事精卫填海的非理性、非逻辑的表达形式低估它的意义。第二个不同点是,愚公移山是主动向大自然开战,要改造不利的自然环境,为发展开辟道路,精卫填海则是遭到大自然压迫、被海水吞噬掉生命以后的报仇雪恨行为。愚公移山具有豪迈气质,精卫填海更具有悲壮感。

写到这里,本文可以结束了。由于长期沉浸于古史研究,我在这里不由得产生一点联想:炎帝的传说有个不同于黄帝的传说之点,那就是具有突出悲壮色彩。黄帝的传说充满支配神灵、战胜强敌、疆理四方的荣耀与辉煌,黄帝的形象十分接近一个伟大的帝王的形象。传说中的炎帝则更接近一个部族首领的形象,他也治理天下但教而不诛,他有诸多发明但经历着苦苦实践的过程。传说炎帝为发明医药尝百草,“一日而遇七十毒”《淮南子·修务训》,“尝百药之时,一日百死百生”《通志》,何等悲壮啊!精卫填海的神话故事与炎帝传说的悲壮色彩是一致的。为什么炎帝文化中具备突出的悲剧色彩,具有强烈的悲情诉求?这或许有社会历史的现实背景,是个可以探讨的问题。

附记:本文草成后,见到《丰子恺——一个菩萨心肠的现实主义者》(挪)何莫邪著,张斌译:《丰子恺——一个菩萨心肠的现实主义者》,山东画报出版社2005年版,第5页。一书。书中有丰子恺1945年画的一幅漫画,画面上一位老人右手拄着长长的竹杖,左手牵着一只老虎,老虎驯服的朝向老人卧着,题为《仁能克暴》。书中还有丰子恺的另一幅题为《解放》的漫画,画面是一只目光慈祥的猫正在打开笼子,让一只被捕的老鼠逃出了笼子。书的作者何莫邪说,丰子恺的这类漫画不合逻辑、不合事理,是现实世界里不可能有的荒谬之事。但正是这样逻辑上荒谬的漫画,最为有力的表现了丰子恺让人感动的菩萨心肠,使人感到丰子恺的慈悲情怀真实可信。于是,何莫邪想起德尔图良(Tertullian)的观念:因为荒谬,所以才相信。德尔图良是早期基督教神学家,反对理性,提倡信仰,所以人们如此概括他的思想。丰子恺不信仰基督教,但信仰佛教。各种宗教的共同点是提倡信仰,信仰的价值如何,则要看信仰的内容和历史条件。我的小文中说,精卫填海故事幻想的、不合逻辑的表达方式,没有削弱反而加强了故事的感染力,丰子恺的以上两幅漫画也是这样。创造那两幅漫画的年代,中国和世界经过长期空前残酷的战争,遭受了深重的灾难,多么渴望和平啊!人们普遍厌弃暴力了,就是对邪的恶的势力,人们也希望使用仁慈来化解。丰子恺的漫画表达的正是这种普遍愿望,其不顾逻辑的表达方式将人们的和平愿望表达得更加强烈:即便是吃人的猛兽也要用仁慈改变它的本性,即便是自然界的天敌也要让它们友好相处。在这里,行得通行不通倒不是价值所在,价值在于代表了人们的心声。美好愿望和崇高理想并非都能够实现,更非当前都能够实现,而它们的价值却不会消失。人文理想与自然科学原理有某种相似,它们的价值往往是潜在的,眼前可能看不到有直接的使用价值,而一旦需要出现、条件具备,就会发挥巨大的甚至是超出想象的作用。看问题太实利、太近视,不可言自然科学,也不可言历史科学,尤其不可言神话学。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一个走出情季的...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